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二十章 地狱之花

第八百二十章 地狱之花

    我心说这教授是不是脑残啊,人都死了,还救个毛。但严鑫毅和田雯雅很听话,两个人从他手里接过手电就要下去。

    沈冰急忙拦住他们俩:“先别下去,你们没看下面淤泥深厚,就是一个泥沼吗?下去会没命的。”诶,这点沈冰比他们还有脑子,让我感觉老有面子了。

    他们俩往下伸头仔细瞧了一会儿,回头看向范秋翊。这位教授一皱眉:“必须要把钟教授救上来,他身上有几个珍贵的生物标本,我们一定要带回去的。”

    我听了这话差点一头栽进去,你连自己是不是能走出这条地下河道都不知道,还要往回带东西,真够迂腐的。不过说起来,他们到这儿出生入死,也是为了收集到珍贵的样本,像他们科学家毕生精力都用在这方面,钟教授身上的生物标本应该比他们生命还重要。

    “范教授,想捞出钟教授尸体是绝对不可能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跟范秋翊说。

    “你们带着登山绳吗?”范秋翊问道。

    靠,还不死心,这不是登山,而是进鬼蜮,搞不好会害死大家伙的。我才要说没有,谁知沈冰嘴快:“有,我们带着。但包在那块大石上。”

    “我回去拿。”严鑫逸反应很快,不等我再说什么,已经往回走了。

    我偷偷瞪了沈冰一眼,她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回瞪一眼。

    等了一会儿,严鑫逸拿着登山绳跑回来,栓在腰上。我们几个人用力扯住绳子,把他放下去。可是钟教授距离潭边最少也有五十多米,绳子可以垂直吊住他,但要斜着往里走,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严鑫逸试了几次,我们松开一段绳子,他往前走了两步就陷到了腰部,吓得赶紧往回爬,我们一齐使劲,把他拖回潭边。

    “范教授,还是让他回来吧,别说走不到那儿,就算走到跟前,里面还有一朵非常诡异的鬼花……”

    我刚说到这儿,就被范秋翊打断:“小伙子,这个世上哪里有鬼?我理解你干这行,必须要迷信,可是我们要尊重科学,世上是没有鬼神的,还是想办法帮我打捞出钟教授的尸体,我们必有重谢。”

    擦,什么必须要迷信,你说哥们愿意迷信啊,我见鬼比你跟女人上床次数都多,你说我能不迷信吗?

    “钟教授,我们不贪图重谢,要是能帮到你,一定会不遗余力,可是……”

    “习先生,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多试几次,一定能把钟教授尸体打捞上来的。”

    草他二大爷的,这个书呆子教授总是打断我,让我心里感到很窝火。

    “范教授,我是警察出身,本来也不信鬼神的,可是经历了很多灵异案子,现在不得不信。”沈冰回过头帮我说话。

    范秋翊一脸不屑的笑容说:“我曾经跟学生上过一堂戳穿阴阳先生捉鬼骗局的课程,这方面我比你知道的多……”

    刚说到这儿,忽然间从下面传来严鑫逸的一声惊叫,让我们同时脸上变色,赶紧往下瞧。他紧紧靠在潭边上,在前面不足两米的地方,慢慢从淤泥里探出一只脑袋,由于距离很近,一眼看得出那是一个死人,脸色呈现灰白色,瞪着一对暴突的眼珠,看上去非常瘆人。

    就算不能确认这人真的死了,但有从淤泥中钻出来还能活着的吗?你以为那是水啊?

    田雯雅首先一声尖叫,让范秋翊打个冷战,但他却叫道:“小鑫,下面可能有怪兽把尸体顶了出来,你看能不能借此机会利用它,走到钟教授跟前?”

    我勒个去的,你什么教授啊,真是要东西不要命,再说这条命不是你的吧?你丫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你们家怪兽会活在淤泥里,没事把尸体拱出来玩?我看着尸体慢慢探出淤泥,心想可能是白花在搞鬼,急忙从背包里掏黄符。

    严鑫逸明显是吓傻了,贴在潭边只是点头,却一动不敢动。

    “教授,下面好像有鬼,还是让小鑫出来吧。”田雯雅颤声说。

    范秋翊立刻一沉脸斥责:“你平时怎么跟我学的,世上哪里有鬼……”

    话没说完,尸体突然快速被顶出来,从下面拱出一朵微微盛开的白花。尸体嗖地冲着严鑫逸飞过去,我跟沈冰使个眼色,两个人用力往上扯绳。严鑫逸吓得闭上眼睛大声惊叫,在尸体刚要撞上他的时候,已经被我们俩给拉上了两米有余,尸体一头撞在潭边上,又坠落淤泥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范秋翊看着白花傻眼了,因为他自信那是怪兽,却拱出一朵白花,那玩意要不是有鬼,怎么能把尸体顶出来?

    其实我心里更惊骇,这朵白花就是之前看到吐尸体的那朵,竟然不在里面,移位到了潭边,似乎这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它就恢复了很多。

    “你说的大白花是不是它?”沈冰一边用力往上拉绳子,一边问我。

    “是它,快把人拉上来,然后马上往回撤!”

    田雯雅帮着拉绳,范秋翊却往前伸着脑袋,还在观察这朵诡异的大白花。现在距离很近,它的模样能看的一清二楚。整个花苞竖起来挺纤瘦,有柜式空调那么高,花瓣跟莲花差相仿佛,随着慢慢盛开,已经看到了花心中的那个黑洞,有脸盆大小,黑漆漆的散发着无穷的死亡气息。

    这他娘的就是一张吃人的魔口,顿时让我背脊上直冒凉气!

    “这是灭绝了几千年的一种巨花,根据资料记载,它叫地狱之花,又叫地狱花王,没想到在这里还有生存,简直是个奇迹!”范秋翊推了推眼镜,激动的说道。

    “教授,这……这不是鬼吗?”田雯雅颤声问。

    “怎么会是鬼,虽然名字恐怖了点,但绝对是一种珍贵的花卉……”

    眼看就要把严鑫毅拉上岸的时候,突然白花完全打开,蓦地从黑洞中冒出一个毛茸茸的黑影,我们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模样,飞快窜上来,一把揪住严鑫毅的双脚往下拉扯。这玩意力气相当大,我们三个都被扯的往前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下去。幸好松手放开绳子,才站稳了脚跟。

    沈冰跟我同时松开手,可是田雯雅还牢牢攥着绳子,被扯下去了。两个人都发出惊心动魄的尖叫声,严鑫毅被毛茸茸的东西给迅速拉进黑洞中,眨眼消失不见。田雯雅也落在了一片巨大的花瓣上,想要站起来,可是花瓣太过柔软,无论手脚怎么用力,都站不起来。

    我和沈冰又同时叫道:“把绳子丢上来!”

    田雯雅在下面吓得只是大哭,根本听不到我们在喊什么。我一咬牙,涌身就要跳下去,谁知沈冰一把扯住我,她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