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第八百二十六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草他二大爷,我好心救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慌忙要爬起来的时候,蓦地感觉手心一痛,遭到暗算了。瞬时整条手臂都麻木不堪,一点知觉都没有。心里不由大吃一惊,这可能是麻药,顾老板是不是吓坏了脑子,把我当成了赵成实?

    正想到这儿,一股巨大的波浪冲过来,将我们四个人一齐卷入湍急的水流里,往前推出去。顾老板到现在还在牢牢的握着我的手,我想开口质问他,可是一张嘴,就灌进河水,呛的我不住咳嗽,只有先用左手猛力划动,不使自己沉底。

    但顾老板身子肥胖,他又受伤不能动弹,一下又把我拉下水了。右手臂麻木感觉,逐渐蔓延到了肩窝,我心里大骇,这要是蔓延到心脏,老子还有命在吗?心慌意乱之际,头灯在水下照在顾老板脸上,竟然是一副非常阴冷邪恶的笑容。

    我心知坏了,赵成实刚才提醒的没错,这混蛋也不是好人!

    他这么做,明显是要拉我当垫背,跟他一块去死。

    你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别说现在生死关头,手上什么都没有,再说就算有家伙,这么急的水流,根本使不上劲。我一张口就咬住了他的手掌,那是下了狠嘴,也过过狗咬人的瘾。

    这混蛋顿时痛的一咧嘴,就松开了手,我也急忙松开嘴,不然快憋没气了。脚下一踢,左手跟着不住划动,随着水流方向升出了水面。水流速度依旧是那么凶猛,前面都看不到魏子陵在哪儿,真怕他身子骨这么小没力气游泳,会被淹死。

    想要念召唤咒让小白旗来,一张口就灌了一嘴的河水,咒语都念不出来。也不知道现在范秋翊和田雯雅怎么样了,估计被尖头鬼和林梦希给救到了安全地方了吧?

    心里想着这个的时候,人已经冲出了老远。你说走过来的时候那么慢,回去的时候那比动车还要快。一下看到了断崖瀑布,不由倒吸了口凉气,紧跟着整个人被送出断崖,抛在了空中。

    倒霉,又来一次高空跳水。

    下面石柱虽然不少,但上次都矗立在水潭里,现在全部倒塌,横七竖八的,落下水有很高的几率撞上。我一闭眼,这事我也左右不了啦,只有听天由命,看老天爷怎么对待我。

    尽量的在空中调整姿势,不让头部或是横身入水,否则危险系数太高。基本上直立身体,双脚先进了潭水。

    “噗通”一声巨响,整个人沉入潭水中。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脑子里全变成了浆糊。正在急速下沉时,忽然感觉脚上被人扯了一下,卸掉了大半冲击力,往一边飘走。睁开眼一看,我的天,刚好身子擦着下面东倒西歪的石柱上飘过,要不是卸掉了冲力,非得撞个粉身碎骨不可。心惊肉跳的回头,发现魏子陵拖着我一只右脚,正往潭边方向游去。

    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大点孩子,就算前世是个有本事的阴阳先生,可你这辈子还只是个小屁孩,小的不能再小的屁孩,怎么比我都强,落进水潭会安然无恙,为什么呢?

    十万个为什么,总有答案,但这肯定属于十万零一个。

    随着水流方向往前冲出十几米才浮出水面,哇哇的吐了几口水,嘴里全是泥沙。又喝了口水漱漱嘴,草,泥沙更多了。魏子陵小脑袋瓜浮在水面上,在激流冲荡中,一起一伏,看的我是特别揪心。

    眼看就被冲到潭边出水口,一道白影快速从旁边闪过,令我心头一紧,白花出现了,心里刚有这个念头,就看见大白花已经挡在了出水口前,陡直的花苞露出水面大概有三米多高。

    草他二大爷的,灭绝咒没弄死它,怎么天灯照心都也不搞不定,到底是这玩意太厉害,还是天灯照心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魏子陵一见到这玩意挡住去路,眼见我们再有二十多米就到跟前了,按照水流速度,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他抬起小手捏个法诀,咬破了手指在水面上画出一道咒符,同时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咒语。

    身前水波哗的一声,形成一条巨大的水柱,往前激射而去。我一愣,这是啥咒语啊,看样子比敕水咒还厉害那么一点点,都能搞水炮了。

    说时迟那时快,水柱眨眼冲到了大白花跟前,两侧激起浪花,声势相当雄壮。大白花花苞刚刚开放了一点,又急忙合住,迅速朝一旁飘移。这次我算是彻底看清楚了,这玩意速度是真快,目光根本跟不上它影子,难怪开始捕捉不到它。

    我们两个就跟在水柱后面,畅通无阻的冲出了水潭,流进河道里。回头望了一眼,大白花已经消失不见,可能沉入水下了。

    “先等等,沈冰被它吞下去了,我得想办法把她尸体救出来。”我跟魏子陵说。

    “回不去了,再说地狱花王我们是对付不了的,回去只能送死。”魏子陵摇摇小脑袋瓜。

    “可是找不回沈冰的尸体,就没办法让她还魂!”我急道。

    “别急,沈冰死不了,等出了地下暗河咱们再想办法。”魏子陵胸有成竹的。

    听了这话,我不禁惊喜异常,连忙问他:“她怎么死不了,你快跟我说说。”

    魏子陵才要回答,这时发现顶部上黑影重重,发出了尖叫声。我们急忙抬头,还好我这头灯质量真不错,没有受到损坏,也没被水给泡短路了。在光柱的照耀下,有两个人吊在半空中,不住挣扎乱踢,是范秋翊和田雯雅。

    我一怔,他们怎么跑上面了?怎么不见通玄,不会是被冲走了吧?

    “爷,我快撑不住了,那三个丫头片子又不肯帮忙,你快想个办法。”尖头鬼的急叫声从他们俩头顶传过来。

    哦,是这小子拎着他们两个呢。我感到诧异,那三个丫头片子怎么见死不帮忙啊?其中一定有原因,不然她们三个不可能见死不救。我心里惦记着通玄的安危,先问他:“通玄呢?”

    “不知道,早就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的。”草,真是一堆饭桶,连个人都看不好。

    魏子陵抬头看着上面叫道:“你还撑个屁,把他们两个丢下来,大家都顺水往下走。”

    听了这句我差点没笑喷,这么大点孩子说粗口,那口气,那神态,真是滑稽到家了。

    “吖,你谁啊,毛孩子怎么会说话?”

    “你管我说不说话,不放他们下来,你就在那儿撑下去吧,我们先走了。”

    “诶,别,别!爷,我该咋办?”尖头鬼都带哭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