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灭绝咒

第八百一十六章 灭绝咒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四周隐有微弱的光亮,仔细看过去,非常的遥远,远方好像是一个冰冷凄惨的世界,曾经看到过的尖刀穿体、火柱烫身、石板重压、火山烧烤、剖腹剜肠、剥皮鞭打等残酷情景,一齐出现在视线内。

    我顿时惊的张大眼睛,那不就是聻境吗?

    “土包子……”

    沈冰这声叫清晰的传进耳朵里,是从聻境里传出来的,并且也看到了她,压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下。我心头突地一跳,吃惊的站起来,沈冰怎么进了这个地狱的?

    “你别怕,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我冲着沈冰大声叫道。

    沈冰不知道是听到了没有,反正安静下来,歪着头看向我,一副凄凉无助的模样。我心里一阵酸痛,搓着手寻思救她的办法。

    聻境与我所在的地方,之间隔着一片迷茫的黑暗,不知道黑暗中是什么情形,可能是无底深渊,也可能是杀人的陷阱。为了能把她救出来,我必须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想着想着,脑子逐渐冷静下来,再转头看了一眼聻境,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怪事。距离聻境那么遥远,沈冰在我眼中只是一个黑点,为什么我能看清楚是她?这不是真实的,这压根就是个骗局!

    我闭上眼睛,从头开始想,从进入山谷没发现什么不对,从遇到红发鬼后,事情发生了转变,让我陷进地下暗河,又被冲到水潭中。记得红发鬼在我被冲走的时候,悬挂在空中,似乎脸上有一种无奈的表情。那么排除是它捣的鬼,而在水潭里遇到了一丝神秘的白影,跟着差点被一只黑手扼死,又离奇的离开了地下暗河。

    对,问题就在那个神秘的白影上,一切都是它捣的鬼!

    想到这儿,连忙从衬衣内掏出黄纸和毛笔,铺在地上,借着遥远的微弱光亮,在黑暗中摸索着用朱砂画出几道大金光符、净身符、驱邪符,以及还画了一道太一使者咒。

    破除这种诡异的假象,按我目前的修为,一道大金光符足够。捏个法诀念咒,黄符却没反应,草他二大爷的,要罢工是咋地?接着又念了两遍咒语,黄符始终没有烧着。换了净身咒,洗去身上邪祟之气也有用的,可是黄符依旧纹丝不动。再试驱邪符和太一使者咒,全部宣告失败。

    此刻沈冰的叫声,又钻入耳朵里,让我心急如焚,在原地不住的转圈。心里憋着一股火气无处发泄,举起军刺在石壁上乱砍一气,溅起丛丛火花。火花闪耀之际,军刺上映出了我的脸孔,虽然只是一个断面,可是却看得很清楚。

    我的天哪,满脸毛茸茸的,这那是人啊。似乎是一张尖嘴,有点像狼的模样,难怪他们都不叫我的名字,却很痛恨我,付雪漫还说我是杀人恶魔,这副嘴脸,连我都觉得不是恶魔那真是白瞎了。

    伸手摸摸脸,没毛啊,就嘴唇上有胡子,擦,没胡子那是太监。

    我跟哪儿来那么多毛?又挥动军刺在石壁上砍了几下,不错,照出来的影像的确是长毛的脸,就跟狼人一个模样。突然间眼前一亮,明白了,这是要让我像过街老鼠一样,bi进绝境。至于这个杂碎为什么要这么做,暂时还行不通。

    一闭眼睛,想到眼前的一切可能都是虚幻的,包括那只背包。对,肯定是幻觉,否则不可能咒语念过,黄符不着,反了它们了,敢不听我的话。

    那该怎么破解呢?用凌空血咒,再高级的法咒都会大打折扣,发挥不了全部威力,那还不如不使,没得浪费元气。

    只有一种,本来就是用血来凌空画符的,并且具有灭绝xing的威力,那就是灭绝咒!

    但要不要用,心里开始矛盾,这种咒语过于狠毒,会将附近方圆十里之内遭受灾害,人会减寿,地会减产,树会枯死。而我也会受到天谴,减阳寿就不说了,死后还会下地狱。可是除了这个办法,已经是无路可走,也只有这样才能灭了附近妖邪,让我回归清醒。再说这里本来就是个死地,除了我跟沈冰之外,就是野兽,不怕会受到灾害波及,也没破了老祖宗曾经立下的遗训。

    减阳寿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根本不放在心上。于是一咬牙,决定使出灭绝咒试试。默想了一会儿太祖爷爷口传下来的咒语,一个字一个字的在脑子里浮现而出。

    当下咬破手指,快速在半空中画下一道灭绝符,跟着张口念出咒语:“干象天灵,坤以运载。天丁受吾,神印六甲。指人人短命,指鬼鬼灭绝,指山山崩,指水水竭,指云云舒,指木木折,指风风停,指雨雨歇。有违吾令,四肢伏折。急急如律令敕!”以道家纯正罡气送出。

    话音刚落,就见远方那片聻境画面突然消失,耳边隐隐传来风雷声,伴随着水波拍岸汹涌澎湃声,大地为之激烈颤抖,大有撼天动地之威,让我脸上不禁变色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下去。急忙伸手去扶石壁,结果扶了个空。

    硬生生的拿桩站稳,随着这种声势逐渐平缓消退,眼前也慢慢有了亮光,我勒个去,还在水潭里!

    头灯还戴在头上,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原本蒸腾的水雾,正在缓缓飘散,水流速度大大减弱,变成了淙淙流水声。我仍旧站在那块大石上,看样子从来没离开过这里,这让我感到十分的惊愕,被人追的跟野狗似的经历,难道是在做梦吗?

    急忙抻头在水面上照了照,是我自己那副德行,这才心里松了口气。抬起头又快速搜寻一圈,没发现那丝白影,心说这死玩意肯定被灭绝了,现在再不用担心这里会有鬼邪,不由大是得意啊,老子都变灭绝师太了。

    草,我怎么把自己形容成老尼姑啊。

    灭绝咒实在是太厉害了,挂在悬崖上的瀑布起初还有可怜的水流淌下,不过几分钟,断水了,露出了被水冲洗的光滑照人的石壁。水潭中的水位,随着慢慢干涸和往外流淌,迅速降低。

    眨眼的功夫,已经露出了满是淤泥的潭底,上面留下一片片稀薄的水渍。水落石出还真不假,无数根耸立的石柱暴露无遗,我脚下就是其中一根,大概有十一二米高,看的我心底直冒凉气。这万一要是摔下去,就算淤泥深厚,恐怕也会摔成肉饼。

    咦,那是什么,在水潭左上角,有一朵白莲花一样的东西,矗立在淤泥之中,由于距离太远,灯光照射到那边,已经很微弱了,看不清具体情形,但肯定是一朵花。

    按理说,灭绝咒一出,方圆十里之内,花木都会凋零,这朵生长在水底的白花怎么会屹立不倒呢?正在惊异之际,花朵似乎开放了,慢慢的不住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