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七章 诡异大白花

第八百一十七章 诡异大白花

    我忽然想到之前看到的白影,会不会是这玩意?因为从来没听说过水下会生长花朵,就算水莲也会破出水面的,在这么深的潭底生长,不是太诡异了么?

    并且这玩意还在开放,你说吓人不?

    不过转念又想到,可能真是一朵水下奇葩,如果是妖邪,早该被灭绝咒给消灭了的,怎么可能任由它活到现在,还敢开放,你以为是女人花啊?

    正在想着,花朵突然间打开,让我神经跟着一阵颤抖。花心里不会猛地探出一张极其狰狞的鬼脸吧?

    好在不是。花朵盛开之后,花瓣出奇的大,大约每片有一米多长,三十多公分宽。个头这么大,看清了确实是一朵花,不过就是大了点,让人不太适应。

    花心里没有花蕊,黑乎乎好像是个黑洞,我不由特别好奇,趴在石柱上,又拿出手电,再加强一点光照度,但还是看不清花心到底是什么模样。一缕青烟忽地从花心里袅袅升起,我心头不由一紧,草他二大爷的,你见过冒烟的大白花吗?

    马上意识到不妙,刚想回头去背包里拿铜钱和黄符,结果一条黑影从花心中喷发而出,跟火箭似的,速度飞快的冲我打过来。拿东西来不及了,挥起手上军刺,还没看清飞来的是什么玩意,就已经给劈成连段,往石柱下坠落。

    低头仔细一看,让我大吃一惊,是两截肤色紫黑的尸体!

    又是一条黑影飞过来,我赶紧抬头迎战,还是尸体。这具尸体刚到眼前,紧跟着接连冲花心里发射出三四具,我勒个去的,这赶上植物大战僵尸了,问题是这花心里射出来的不是子弹,全是僵尸。

    “嚓嚓嚓”挥刀将尸体不住削落下去,忙的是不亦乐乎。好像白花肚子里的货还真不少,怀疑用了外挂,咋就没完没了装了那么多的尸体,让哥们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越斩越是心惊,残害尸体那也是件损阴德的事,都被我砍坏了二十多具尸体,手有点软了。

    尸体落在淤泥里,迅速隐没不见,显然淤泥很深厚,我还得打起精神站稳了,不然摔下去就是不死,也会给活埋在淤泥里。正砍的手忙脚乱的时候,突然一具尸体迎面飞过来,睁大了眼珠,嘴巴还张了几下。似乎想跟我说什么。

    草,还有诈尸的,军刺恐怕搞不定。我一缩脑袋,趴在石面上,急忙从背包里掏黄符。这时候四五具尸体一齐罩头落下来,左躲右闪,总算没被砸中。有三具弹到石柱下,有两具落在上面。此刻我已经摸出几张符和一把铜钱,才要将眼前的一具尸体踢下去,谁知他翻身站了起。

    头皮子一下就麻了,这万一要是个惊煞厉鬼,哥们直接跳楼吧。

    这死玩意竟然没有冲我攻击,而是挥手把接踵而来的几具尸体给奋力打下石柱,其中还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扑通扑通跌落在淤泥中,迅速下沉消失。我心头扑通扑通剧跳着,听着刚才惨叫,好像还有人活着,难道眼前这个死玩意也是活人?

    我只是呆了片刻,马上数出八枚铜钱,咬破手指在上面涂血,抖成一把短小铜钱剑。捏起一张破邪咒贴在剑尖上,快速念了咒语,挥剑往前一甩,烧着的黄符如离弦之箭般往前快速飞出。正好飞到大白花上空火光熄灭,一片黑灰洋洋洒洒的飘落而下。

    大白花花瓣一阵痉挛,倏然往内合起,变成了起初见到的花苞形状,跟钻地鼠似的,一个旋转钻到淤泥下,眨眼不见踪影!

    最后发出的这几具尸体,全被站在我身前这个不知道是惊煞还是活人的家伙给打落下去。他咕咚坐在石面上,看着我不住喘着粗气。他全身涂了一层透明的粘液,看上去非常恶心。不过面目能够看清楚,仔细一看,我差点没晕过去,是通玄!

    “怎么会是你?”我惊诧的问道。

    不知道这小子是吓傻了还是晕头了,扑棱着脑袋说:“不知道。”

    我一眼看见他的右手腕上在不住的流血,竟然没了手掌,不知被谁用利刃砍断了。我连忙从包里拿出止血的白药,还有绷带,慌忙给他包扎好断腕。

    “是把你手砍掉的?”我将跟他一块落在石面上的尸体踢下去。

    “不知道。”

    “你怎么跑到那朵白花肚子里的,那是一种什么妖邪?”

    “不知道。”

    晕,这小子是真吓傻了,一脸的恐惧迷茫的看着我,就会一句不知道。我拿出一瓶水,烧了一张净身符调在里面,让他喝下去,这玩意不但可以驱除邪气,还有镇定心神的功效。

    我让他先躺在地上睡一会儿,醒过来估计就会恢复神志。我站在石柱边缘,望着白花消失的地方,心里疑窦丛生,这东西一定是什么妖邪之类,吞了无数活人,有的早就闷死,还有的尚未断气。可能是被灭绝咒摧残之后,失去了大部分法力,就用吐尸体的办法来对付我,倒是让通玄意外逃出生天。

    这白花也太恐怖了,要知道灭绝咒是道家最为阴狠的毒咒,再厉害的妖邪都会被灭绝的,它居然不死。想起之前桃木剑和黄符奇异消失的情景,应该都是它捣的鬼,这玩意太可怕了!

    现在它只不过是暂时伤了元气,躲到淤泥下养伤。我们得抓紧离开这儿,不然等它恢复过来,再想跑可就难了。正想到这儿,石柱忽然一阵剧烈摇晃,草他二大爷的,不会是它在下面动手了吧?

    一转眼看到四面八方的石柱,同时在摇晃,眼看就要集体倒塌,吓得魂儿都飞出去了。在石面上不住转圈,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怎么跑啊?

    “喀喇喇……”石柱断绝声不绝于耳的传过来,脚底下这根也从中折断,猛地一头朝下栽去。正在感到灰心,做好了去地府的准备时,一条阴冷的小风吹来,一只冰冷的爪子提住我的肩头。

    “爷,不用怕,我来了!”

    “啊!快抓住下面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