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秘熊洞

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秘熊洞

    这时帐篷门帘揭开,我还以为是梅若奇来了,一抬头让我错愕不已,是付雪漫!

    “是你……”她瞪着我,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是梅若奇我就放心了,付雪漫最大的本事就是勾引男人,所以不用怕。

    “你来干什么?”我心里暂时放下沈冰,想从付雪漫身上找出端倪,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假尸。

    “我一直住在这里啊,你这个杀人恶魔,竟然敢来这里自找死路。”她说完这句,好像唯恐我会对她动手似的,赶紧缩出帐篷口,大声叫道:“快来人啊,他在这里……”

    什么意思,我怎么成了杀人恶魔了?感觉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都是神经兮兮的。自从遇到通觉和通悟,他们就不认识习风,而俞松羽、谭青他们以及梅若奇,也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还有老爸也不认识我,难道我在他们眼里,是另外一个人么?

    她这一叫,立马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夹杂着一片奔跑的脚步声。靠,可能俞松羽那帮杂碎又来了,我得抓紧离开这儿。门被付雪漫堵住了,再说从这儿出去正好跟他们碰头,于是揭起篷布钻了出去,慌不择路的往前逃窜。

    一口气跑出很远,回头看不到有人追来,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才停下脚步,弯着腰不住粗喘。

    刚喘了没半分钟,又听到远处响起了脚步声,现在的我也成了惊弓之鸟,不管是谁来了,赶紧脚底抹油。没想到追我的人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围追堵截,喊声震天,草他二大爷,我有那么多仇人吗,是不是有凑热闹的?

    几次差点被他们围困住,都是在危急关头,从人缝里逃出去的。就这么跑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跑的口吐白沫,再跑下去的话,非得心脏猝死不可。隐约看到前面有个山洞,管他里面有什么危险,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进去我就后悔了,这是黑熊窝!

    并且这头熊似乎就是之前追赶我的那个,嘴巴里还衔着那根几乎没什么光芒的荧光棒,冲我扑了过来。吓得我差点没趴地上,可是此刻后有追兵,出是出不去了。反正左右都是死,我忽然恶向胆边生,挺起军刺迎着这畜生冲过去。

    它的爪子一下插进我的双肩里,痛的我全身打个哆嗦。当它伸着嘴巴来咬我的时候,我也趁着荧光棒掉落下去之前的那点微弱光芒,一刀刺穿了它的喉咙!

    饶是如此,黑熊还是惯性的咬下去,我一歪脑袋,这一口咬在了左肩上。不过随即又松开嘴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叫,向后咕咚倒地。

    它倒下不要紧,尖利的爪子从肩头往下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痛彻心扉。我双手握住两边肩头上的伤口,紧紧靠在洞壁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冷汗不住的从头上狂涌而出。

    过了好大一会儿,外面听不到任何声息,而黑熊似乎是死了,也没半点动静。我壮着胆子,踢了它一脚,没任何反应,才敢把军刺拔出来。我跑的几乎脱力,感觉口干舌燥,于是趴在熊身上,对准它的伤口,咕嘟咕嘟的喝了一通血水。

    满嘴的血腥味,真他娘的感觉恶心,胃里一个劲的往上翻涌,好在是止渴了。

    左手上还一直攥着那个打火机,现在打着火看看洞里情形。一眼看到洞深处遍地是白骨,触目惊心。显然这是黑熊吃剩下的东西,看骨骼形状,大部分是人骨头,更让我心头扑腾扑腾跳个不止。

    往里面走了几步,猛地看到了一个大背包,当时就惊呆住了,那是我们带来的!

    一下子又感到口干舌燥,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恐惧,大声叫道:“沈冰,沈冰……”往里一边跑一边喊,这个洞不是很深,大概有七八米,尽头是一个往下斜cha而下的黑洞,洞口不大,直径只有一米不到,打火机正好这时烧坏了火头熄灭,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我心想沈冰是不是在里面?脑子里又浮起那一片白骨,心头就忍不住一颤,赶紧又跑回背包跟前,拉开拉链,里面什么照明的东西都没有。这只是个装衣服、食品和药物的包,从里面摸出白药,敷在伤口上,又摸了摸,摸到了黄纸、毛笔和朱砂。拿起来塞进衬衣里,又摸出一瓶水喝了,感觉血腥味被冲淡了很多。

    “土包子……”

    一声清脆的叫声从身后传来,让我如遭电击般的转回身,惊喜的叫道:“沈冰,是你吗,你在哪儿?”

    “土包子……”又是一声呼唤,声音比之前微弱了很多,显得非常遥远。

    当下循着声音往前跑过去,来到了洞窟尽头,跟着沈冰又轻轻叫了一声,让我确定她在这个斜洞下面。立即头下脚上钻了进去,脑袋进去的一瞬间,感到一股极为寒冷的气息迎面扑来,冻得全身打个冷战。

    这还不算什么,更要命的是,随着这股冷空气,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硬生生的把我给吸了进来。起初还用双手撑住两壁缓了一下,谁知这股吸引力相当强大,双手根本抵挡不住,整个身子跟火箭似的往前冲下去。

    我勒个去的,手掌差点折断了,好在把手蜷缩起来,身子倒也没跟洞壁发生摩擦,不然这么快的速度,衣服被磨烂是小事,皮是肯定保不住的。

    往下俯冲过程中,忽然间想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这跟聻境那条道情形很相似,我不会是掉进聻冥幽境了吧?

    这条斜洞也不知道有多深,只知道一直在往下冲,一直往下冲,无穷的黑暗,无穷的风声,让我心里彻底凉透了。这么深的洞,恐怕是进得去出不来了。不过心里坚持着一个念头,就是在死之前,要找到沈冰,死也要跟她死在一块!

    回想起老妈当时送别那种情景,好像她老人家知道这次我们必会遇上劫难,哭的那么悲哀。唉,一切都晚了。只是想不明白,到底是魏子陵故意引我们到这儿送死,还是个意外?

    “砰”地一声,脑门重重撞在一堵坚硬的石壁上,脑子里嗡的一下跟炸开一般,立马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