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四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百一十四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虽然感觉很累,可是心里充满了担忧,怎么都不可能睡着。觉得在这儿躺了两个多小时,竟然天还不亮,依旧是黑沉沉的夜空,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块伪装的布景,很久没有一丝变化。

    想着天黑到现在,起码有十二三个小时了吧,怎么天不亮呢?我忽然坐起来,不对,这绝对有问题,这可不是上次在北邙山,被人利用磁场扰乱手表指针正常运转,这可是直接来了个永久的黑夜。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河对岸传来,我心里一惊,好像是通觉和通悟的声音。站起来遥遥往那边看了一会儿,又没了任何声息,心想他们早就死了,何必再杞人忧天,说不定是敌人引我上当的手段,哥们才没那么白痴。

    当下确认一下方向,沿着这条河,往东走过去。一边走,心里一边想着这是什么邪术,该怎么破解?

    “嗒嗒嗒”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打断我的思路,前面又来人了。

    不知道这次是谁,还是谨慎起见,往草丛了一趴,只露出一只脑袋在草丛外面偷窥。

    “老钱,这是在哪儿啊,怎么到处是死尸?”

    我心头突地一跳,是老阎!头皮唰唰的直发麻,你说通觉他们才死不过几天,可老阎都死多长时间了,怎么也给弄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咱们再往前去瞧瞧吧!”老钱答了一句。

    草他二大爷的,老钱也给挖出来了。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从面前跑过去,一会儿便失去了声息。我慢慢从草丛里出来,心说这玩的什么游戏啊,满地跑假尸!假尸只不过是猜测,万一是真人,我觉得自己应该去撞墙了,太他妈吓人了!

    往前又走了一段路,看到了草地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一条条黑影。由于在黑暗适应了好几个小时,现在依稀能看到一些事物。果然如老阎所说,全是死尸,铺天盖地,仿佛永无穷尽一样,散发着浓重的死亡气息,让我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现在尸体遍地,都没什么缝隙可以落脚,我都不敢往前走了。可是接下来听到了一个人的话声,让我魂飞天外,再也顾不上其他的,跳着脚踏进尸体之间的缝隙中,往前匆忙逃走。

    那是俞松羽的声音,似乎说了一句:“那个小鬼呢?”

    老杂碎都死了多少年了,这简直是在挖祖坟啊。随后听到后面传来谭青和矮冬瓜的叫声,我勒个去的,哥们怀疑这是在枉死城。

    “在前面,快追上他!”后面发出一群人的叫喊声,让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肯定不是活人了,是不是假尸也难断定,能确定的是他们在追我。于是跟野狗似的仓惶往前奔逃。在后面追人远不如被人追跑的快,什么尖石荆丛还有暗河陷阱,统统不管了,一连栽了几个跟头,身上多出了无数伤口,才算是甩脱了后面这些杂碎们。

    蹲下身子,吐着舌头不住粗喘,抬头看看天,怎么还没亮呢?

    “老顾,那边好像有情况,咱们过去看看。”

    “咦,你怎么也来了,又让印子假扮你?”

    我听到这两个人的说话声,惊骇的眼珠差点没掉下来。前面是我老爸,后面是顾老板。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老爸让那个印子假扮他,难道是印子叔?我脑中灵光一闪,别说,印子叔跟我老爸从身形和相貌上还真有几分相像,如果再用点易容术的话,肯定会瞒过我们母子。再说晚上不回来睡觉,早上回来一觉睡到下午,起来再出去溜达溜达,那是不容易露馅的。

    忽然间明白了,老爸怎么会到处奔波,在我的印象里,从没见他出去过。并且时常发现他老人家神情古怪,不喜欢跟老妈和我说话。原来那是他出门了,让印子叔在假扮他。

    “老爸,老爸,我是小风……”我一边叫着,一边冲着他们跑过去。

    谁知老爸在那边警惕的问:“谁在喊爸?”

    顾老板说:“管他是谁,反正不是你儿子,快走吧,别中了敌人的圈套。”

    老爸嗯了一声,跟顾老板两条黑影,迅速隐没在黑暗里,再也看不到一丝身影。

    我呆呆的看着那边,心里感到空落落的,明知道老爸死了,可是就算是一具假尸,也想跟他见一面。我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想让他知道,我继承了他的香火,没有跟他老人家丢脸!

    “梁东海,你不认识我了?”这时身后又响起了声音,听了之后,我脑袋都凉了半截。

    是梅若奇!

    “啊,你是梅若奇?”

    “别跑,把烟斗给我!”

    随着话声一落,两条黑影一前一后的从我身后窜出来,往前急速奔跑。梅若奇发现我后,猛地停下身子,睁大眼珠不住打量我。我心想瞅什么瞅,没见过啊。捂着脸就往河边走去,现在我身上什么都没有,这娘们可是会蛊术的,左一道金蚕蛊,右一道银蛇蛊,我还活不活了?

    “啊,是你,给我站住……”梅若奇厉喝一声,随后跟来。

    我的天,吓得我心头一颤,一头扎进河里了。拼命的往对岸使劲游过去,梅若奇在后面也跳下水跟了过来。我心说你找老梁去吧,干吗要找我呢?游到对岸慌忙上岸,梅若奇还在后面跟着,于是又沿着河岸往下游奔跑。

    忽然在前面看到一座帐篷,咦,那不是我们营地吗?加快脚步跑到跟前,顾不上喊沈冰,揭开门帘钻进去。好像没人,漆黑之中,察觉不到一丝有生人气息,也听不到呼吸声。伸手摸了摸,空空荡荡,也没找到魏子陵。

    难道沈冰带着孩子离开这里了?好在摸到一只打火机,打着火一看,不由傻眼,怎么会这样?帐篷里到处结满了蛛网,看样子很久没人居住也没人来过了。可是帐篷的确是我亲手扎起来的这座,绝不会错。

    我不过掉进地下暗河走了一遭,就过了很长的岁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