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莫名其妙的遭遇

第八百一十三章 莫名其妙的遭遇

    可惜的是,在我回头看到了一丝白影的同时,脑子里嗡的响了一声,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神智。

    不知过了多久,心里有个声音把自己唤醒。我不能死,死后进地府就再也回不来,留下沈冰和魏子陵在死亡谷内,还在苦苦的等着我,或是遭到雷暴和猛兽的袭击,也或许会被野鬼害死。

    凭着这个念头,全身中立刻凝聚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冲上脑袋里,让我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头灯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脖子上的那只黑手还在死死的掐着,让我透不过一丝气息。

    看样子我是刚昏迷过去又被自己惊人的意志所唤醒,这已经濒临死亡边缘,再不挣脱这只爪子,那就不是昏迷了,直接会去地府报道。我猛地一挺身,伸手从包里拔出军刺,用尽全身力气斩在这只黑手上。

    “嚓”地一声,手腕顿时被斩断,断手还留在我脖子上,手臂却闪电般的缩回去了。

    终于透过气了,让我深呼吸几口,将这只爪子扯掉,远远的丢进潭水中。手掌却是“噗”一声落在实地上。可能是掉在某一块石头上了吧,当下也没在意。心想这儿太他妈诡异,不宜久留,还是被水冲走的好,下游尽头说不定能找到走出地面的出口。

    想到这儿伸手去打开头灯,涌身往水中一跳。

    头灯没打开,因为头灯不见了,手指按中了头皮。草,头灯呢?这还不算是倒霉的,我这一下原以为跳进水里,马上就要闭住呼吸,谁知道双脚落在实地上,偏巧踩在一块咯脚的石头上,一屁股坐在地上。

    “啊……”屁股又被石头捅了!

    疼痛的同时,我心里极力镇定下来,这什么地方啊,不是在潭水中么?伸手去摸背包,一摸摸了个空,背包也不见了。不过还记得口袋里带着一根荧光棒,一打就着的那种玩意。掏出来在手掌上击打两下,慢慢的发出了幽绿色光芒。

    汗,怎么是绿色的,黑漆漆的空间里,又是这么紧张的气氛,绿光给人感觉充满了无限诡异!

    模糊看到身前不远处站着一条黑影,两只手握在一块,往下不住滴落水滴。我心头一震,那应该滴的是鲜血,是那个差点掐死我,手被砍断了的狗杂碎。他居然还没走,于是一抡手上的军刺,朝他冲过去。

    背包和头灯虽然没了,幸好手里还攥着这把军刺。刚往前冲了一步,那条黑影忽地受惊般的往前逃走,跑起来速度挺快。现在看清了脚下全是尖石,不敢跑的太快,倒是让这杂碎逃的越来越远,眼看是追不上了。

    我气喘吁吁的收脚站住,看着满地的青草和荆丛,心里是无比惊异,水潭呢?我什么时候跑出来了,看上去这已经不是在地下暗河里,而是在地面上了。只不过抬头看看天空,感觉很低沉,有种地府中的味道。

    “呼喇”一声草丛抖动声,让我立马警觉的瞪大眼睛,拿着荧光棒向声音来源处照看。这光芒太弱了,光照范围不过一两米,前面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忽然间,一个臃肿的黑影从草丛里钻出,大概距离我有十几米远。

    我心里隐隐感觉到不妙,挥手把荧光棒丢过去。草他二大爷的,是头大黑熊!

    吓得我掉头往回就跑,据说这玩意每小时速度可达到六十公里,别说没它跑的快,就算能勉强跑过它,可这地形太坑爹了,想快都快不起来啊。

    还好往前跑了几百米,隐隐看见一条河水横在前面,于是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去。以为它不会水的,结果听到后面噗通一声,回头一看,差点没哭了。这玩意正晃动着粗壮的身影,向我迅速游过来。

    我吐吐舌头,拼了命的游向对岸。我跑不过这畜生,还游不过它吗,很快我这游到岸边,翻身上去。谁知大黑熊速度也不慢,跟着就到了屁股后头。我勒个去的,对岸还是一片尖石地,怎么逃啊。

    正在发愁之际,忽然从一边冲过两条黑影,大声叫着:“是通玄吗?”

    我一愣,听声音似乎是通觉,心里这个打鼓啊,他不是死了吗?惊疑之余,还是答了一句:“不是,我是习风。”

    “习风?通悟,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没有……”

    靠,依稀看着他们俩就是通觉和通悟,居然不认识我。现在熊瞎子都爬上岸,哪有闲工夫跟你们废话,我招呼他们快逃,首先冲了出去。

    “是头狗熊!”通悟失声大叫。

    “不用怕,我有对付它的办法!”通觉说了句,随后就听到黑熊惨叫一声,噗通又掉进水里,哗啦哗啦的朝远处游走。

    他用的什么办法,反正在黑暗里也看不到,不过这畜生被打跑倒是让我松了口气,坐在地上不住粗喘。

    他们师兄弟又朝我走过来,到了跟前,通觉问:“你在前面见到一个身穿道袍的人了吗?”

    我真想骂他两句脑残,这么黑的夜里,别说我没见人,就算见到也看不到身穿什么衣服啊。心头忽然一动,除了他们还真是见到了一个人,莫非是通玄,是这混蛋刚才差点没掐死我?

    “见到了,不知往哪儿跑了。”我喘着气说。

    “通悟,那咱们快去找,别让他遇到了黑熊。”通觉说了句,立刻跟通悟急匆匆沿着河岸往前奔走。

    “喂……”我在后面叫了一声,他们却宛若不闻的往前急急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感到孤寂和凄凉,偌大一个死亡谷,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存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距离沈冰有多远。

    伸手摸到一片平坦的地方,躺倒下来,正好被草丛遮掩住。我就在这装死,等到了天亮,什么都怕了。

    心里想着从水潭莫名其妙的出来同时,又联系起通觉和通悟复生的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是我跟沈冰起初看错了尸体,还是刚才是个幻觉?要说一个人看错,还有可能,两个人怎么会同时认错人。再说通觉和通悟竟然不认识谁是习风,就显得不正常了,我怀疑,他们是假尸!

    这种假尸,类似于杏子假尸术,看到的是一种假象,并不是真人存在。这反正都是邪术中的东西,有很多大无量术里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