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死亡倒影

第八百一十二章 死亡倒影

    最后决定还是放开吧,因为沉到水底下是死路一条,被水冲走还有一线活命希望。放开这根石柱后,随着湍急的暗流,用力往上冒出水面。然后顺着水流,往下游快速冲走。

    现在在这么汹涌的水流当中,根本用不上任何力气,这会儿会水跟不会水差不了多少,口鼻不住的被灌进水来,呛的头昏脑胀,也看不清前面的情况。不过却隐约看到了红发鬼,倒悬在身后数十米开外,随着迅速冲远,逐渐消失了它的影踪。

    他妈后悔没把小白旗带过来,这种情况,尖头鬼他们肯定能救我一把的。现在只能祈求前面不要凸出什么尖利的石柱等东西,还有河道不要有急转弯,这么快的速度,无论撞到什么东西上,都难保小命!

    一路顺水猛冲而下,倒是没遇到危险,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身子腾空,似乎给抛在空中了。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转头看看四周情形。草他二大爷的,原来这里还有悬崖,河流到这儿形成了瀑布,而我被湍急的水流给推出瀑布到了半空中,正在往下垂直降落。

    “噗通”一声,就坠到崖底一个巨大的水潭中。水底暗流依旧猛烈,没浮出水面之前,就往前被冲走了几十米远。幸好冒出水后,一眼看见前面就是一大块石头,出来的再晚点就要触礁了!

    用力往一侧闪开这块大石,然后伸出双手,在经过它身边时,用力攀住石头棱角。在牢牢抓住了一会儿后,便稳住了身子,一点一点的抓紧棱角爬到大石上面。石面直径有四五米,高出水面只有一米不到,不过终于能让我有个栖身之地喘口气了。

    一下躺倒下来,全身完全散了架,跟滩软泥一样,动都懒得动一下。

    正闭着眼睛喘息,忽然一阵纤细的声音,丝丝袅袅的钻入耳朵里。我一怔,谁在说话?听不出是人还是动物,声音极为柔弱纤细,也不知道说的什么。幽幽细细的,跟梦呓一样。我深吸一口气,翻身坐起来。

    水潭中的流水声很大,让我更加惊奇,这么微弱的声音,是怎么穿透流水声钻入我耳朵里的?转头看着四周,黑暗中升腾着氤氲水雾,一片迷茫。什么都没啊,可能是我精神过度紧张,在极度疲劳之下,产生幻觉了。

    才要重新躺下,耳朵里那股纤细的声音再次响起,让我心头一凛,不是幻觉,这是真的。好像这声音,就在身后。我急忙转头,刚好捕捉到了一丝白影逝去的一瞬间。完全转过来的时候,眼前白茫茫一片水雾,刚才那丝诡异的白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草他二大爷的,跟我捉迷藏。

    拔出桃木剑,拿出一块毛巾擦干水渍,又拿出密封的塑料袋,拣出一张金光符,在剑尖上一贴。

    刚念了一句咒语,就听到声音又来自背后,在转头的一霎那,仍然只是捕捉到那丝白影消失的瞬间。似乎像是个白衣飘飘的女人,又像是一朵随波逐流的白花,别说它消失的迅速,就算停在水雾之中,一时也很难看清本来面目的。

    我冷哼一声,刚要接着念咒语,突然发现,手上桃木剑不见了。我不由大惊失色,游目四顾,哪有桃木剑和黄符的一丝踪影。背脊上唰的起了层鸡皮疙瘩,卵尸鬼夺我手东西,是有感觉的,并且东西还有形有影,像此刻浑然不觉中,桃木剑和黄符跟空气蒸发一般的情形,简直太诡异了!

    又连忙拿出八枚铜钱,撒了出去。在头灯笔直的光柱里,我看到了一个奇异的情景,铜钱旋转着往前急速飞行,却像飞进了一个空间黑洞里一样,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空荡荡的水雾,让我愣了好大一会儿,心说这是什么邪祟啊,怎么一次跟一次碰到的不一样,而且都是那么凶猛。这么玩下去,哥们还怎么混?

    我警惕的不住猛地回头,但再没看见那丝白影,它似乎隐匿了,也没发出半点声音。让我的神经稍微放松一些,又感到全身酸痛,坐在石头上。透过茫茫水雾,发现这个水潭面积最少也有几十公顷,在断崖瀑布的正对面,可能有个出口往外泻出水流,导致潭水依旧往前汹涌流动。

    水潭里像我栖息的这块大石,不止一块,错落有致的冒出水面,有的更大。我张大口心说哥们运气还不错,没有落下来时掉在石头上。否则沈冰就算找到这里,也只能发现一滩肉泥,绝对看不出是谁。

    收回视线时,眼角忽然瞥见就在斜上方水面上,出现了人的倒影。我心头一紧,迅速站起身走到大石边缘,探头往前去看。没看错,是人的倒影,我勒个去,竟然是我!

    头皮顿时麻了,老子好好站在石头上的,这倒影未免投出去的太远了吧?根本不可能,无论从距离,还是角度,都不能让我投出那样的倒影,再说影子随着晃动的水波愈加清晰,也不是此刻站在石头上的模样,而是往后倾着身子,一手臂黑影抵住我的喉咙,正张大了口,舌头吐出老长,眼珠往外暴突,双手逐渐软软垂下来!

    看到这情景,我差点没跳起来,另一个我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投出这种噩梦般的倒影?杀我的又是谁?

    眼睁睁的看着水中我的倒影,慢慢随着那只黑手往前力挺,身子软倒在地上,眼珠神色定格在这一瞬间,舌头伸在嘴巴外面再也不动一下,全身散发着浓重的死亡气息。

    看来,我是死了!

    我猛地睁大眼睛,老子还没死呢,这是怎么回事?再看前面的倒影,那只黑手消失了,只有我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逐渐变得灰暗的眼珠,仿佛诉说着不甘与痛恨。

    ***,跟我玩心理战术。这肯定是一种幻觉,想要击溃我的心理防线。哼,既然这么做,说明藏在暗处的邪祟害怕我。道家法器不能用,那就用咒语,照样bi你出来!

    咬破手指,想用血咒符做法时,忽然一只黑手,悄无声息的掐上我的脖子,顿时让我一阵窒息,抬起的手指又慢慢放落下去。我心头巨震,难道刚才那个倒影是死亡预告吗?

    我拼命的往回扭头,要看看这只黑手的主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