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二十一卷第八百零六章 远赴昆仑

第二十一卷第八百零六章 远赴昆仑

    死耗子用法术让魏子陵暂时醒过来,他本来一对乌溜溜特别有神的小眼珠,现在变得极其黯淡,没什么光采。并且气若游丝,濒临死亡时的一副模样。

    他用尽力气告诉我们,还有十八天可活。能帮他增寿的,只有一个办法,去寻找他当年掩埋的一件宝物。我们问是什么宝物,在什么地方?他却是看了看死耗子和沈冰,向我钩钩小手指。

    我把耳朵探到他的嘴唇边,听他压低了声音说:“昆仑山死亡谷……”说到这儿,脑袋一歪,又昏过去了。

    昆仑山死亡谷,这个地方我倒是听说过,那是被誉为地狱之门的一个极为凶险之地。他在那里埋藏了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宝贝,以至连沈冰和死耗子都不相信?

    再让死耗子施法,结果魏子陵只是睁开眼不过几秒钟,又闭上眼昏睡过去。死耗子摇头说,他因为身子太弱,抵御不住鬼毒,刚才说了几句话把精力耗尽,很难再清醒了。

    “他是不是告诉你怎么才能活下去的办法了?”死耗子问。

    我抬头看看它,心想现在这老小子不能完全相信,因为小乌鸡的事,它在我心里的信任度大打折扣。再说魏子陵既然这么谨慎只告诉我一个人,分明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没有,只说让我带他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死耗子和沈冰同时好奇的问。

    我没有回答,从货架上拿出治伤的鬼药,给尖头鬼外敷内服。然后抱着孩子回到家里,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启程。一共有十八天的时间,从现在开始倒计时,一分钟都不能耽搁了,那都是小家伙的命!

    沈冰倒是乖觉,知道我不说,但是肯定会带她去。老妈见我们又要出门,这次不像以前那么宽容了,问我去哪里,要是冒险的事,就不许出去。她老人家经历了这次生离死别,一颗心已经变得相当脆弱,经受不起任何打击了。

    此行冒险那是肯定的,昆仑山死亡谷那个不毛之地,据说是有进无出,搞不好小命都保不住。但敢跟她老人家说实话吗?我就哄她,魏子陵因为中了鬼毒,要去西藏找位活佛用佛法来化解,可能要走很多天,让她老人家不必担心。

    老妈一听是为了魏子陵,又是去西藏找活佛的,于是就半信半疑的放我出门了。可是知子莫若母,我从小说谎就瞒不过她老人家的法眼,这次依然是。送出大门的时候,老妈拉住了沈冰。

    “我知道你这次出去很危险,不要沈冰跟着你去了,免得害了她!”老妈说着眼泪就流淌下来。

    我点点头,对沈冰说:“你在家好好陪老妈,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可是沈冰抱住老妈哭道:“我如果不在他身边,能放心的下吗?妈,我不怕危险,就让我跟他去吧!”

    老妈最终没能留下沈冰,只好让她跟我走,在我们走出很远,还能听到从后面传来老妈的哭泣声,我这心里是非常的酸楚,泪也终于悄悄从眼角爬出来。

    如果能带上曲陌去死亡谷,心里就会感到很踏实。可是这次她回来,不知又怎么受到父母责骂,还是决定不带她了。上了火车才跟陆飞打个电话,让他火速赶回来守护小雪,最好把麻云曦带回来。死耗子我还是对它信不过,有他们俩回来我就放心多了。

    在火车上我悄悄告诉沈冰是要去昆仑山,让她千万不要让别人听到。因为我隐隐觉得,这次旅途无比凶险,身后可能会盯着一群狼。所以我们火车到了西藏后,马上乘车钻入无人区,兜个圈子确定后面没人跟着,才去了青海格尔木市,鲜为人知却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昆仑死亡谷,就在它南边160公里!

    到这儿,已经是两天之后的晚上,我们在无人区饱受艰辛困苦,又没从高原反应中恢复过来,先住进一个宾馆休息了一晚。

    魏子陵一直昏睡着,尽管这里海拔将近五千米,氧气稀薄,但他却仍然是那副睡态,没出现高原反应,让我们放心不少。

    第二天早上在茶餐厅吃早餐时,向服务员询问死亡谷的情况。这位漂亮的藏族女孩吐吐舌头,说那叫那棱格勒峡谷,那陵格勒翻译成汉语是“太阳沟”的意思,可后来又改叫“魔鬼谷”!

    据说峡谷内风景秀丽,但却充满了无限神秘和恐怖,曾经有很多人都死在谷内,能够活着走出来的非常少。所以当地牧民,宁肯牛羊都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进这个青草繁茂的死亡地带。因为暴雨过后,山谷内遍地是被烧焦了尸骨,科考人员曾进谷探测为磁异常值极高,受磁场作用,就会产生雷暴,被烧焦的尸骸,都是被雷劈死的。

    并且这里地表下是终年冻土,到了夏季表面土层融化,青草覆盖,下面却被汩汩融水给掏空,形成泥潭和陷阱,一旦掉进去,会越陷越深,有的会随着下面水流冲走,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况且谷内狼、熊、豹等野兽很多,就算不被雷劈死,不掉入陷阱泥潭,如果遇上野兽,也难逃一死。最近有不少外地探险的朋友去那里,可是从来没见到他们回来过。

    服务员口齿伶俐,介绍的很详细,最后又小声跟我们说,最好还是不要去那里探险了,他们当地人心里清楚,其实科考人员得出的结论那不过是从科学角度上来解释的,真正的神秘和恐怖,却远远不止于此。

    我们已经被刚才那些凶险感到惊心动魄了,居然这不算什么,沈冰就低声问她,那真正的神秘和恐怖,到底是什么呢?

    服务员才要开口,这时有客人叫她,冲我们微微一笑,匆忙跑过去了。

    我摸着鼻子,跟沈冰大眼瞪小眼,魏子陵藏东西还真会挑地方,这简直不是人去的。你说我们不怕鬼,可是遇上这种天然危险地带,比别人也强不到哪儿去,还不如去地府呢。

    吃晚饭,准备回客房时,忽然发现远处靠墙的一个客人,似乎正在注视我们。当我望过去的时候,他急忙低下头吃饭,显得极不正常。这个人一看就是个本地人,因为藏族人特征是鼻骨高,鼻孔大,这是为适应高寒地区缺氧和寒冷所致,并且在风吹日晒下,脸色多呈酱红色。腮部咬肌发达,颧骨较高,三角眼细眯眼较多。

    我也没在意,跟沈冰出了茶餐厅,回到客房后,觉得不对,那个人有问题。藏族人很少有脂肪型胖人,这人腆着一个大肚子,背影看上去有些熟悉。一想到这儿,我让沈冰先喂魏子陵吃点东西,然后急匆匆的又赶回茶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