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零七章 收获一份大礼

第八百零七章 收获一份大礼

    碰巧在门口遇上这个人,他低着脑袋从我一边溜走,好像做贼似的,越发让我感觉这个人我肯定认识。我先不动声色,装作是有东西落在茶餐厅了,进去找了一圈马上出来。发现那个人躲在走廊转角处盯着呢。一看到我,跟受惊了的野兔嗖地遁走。

    我心下冷笑一声,知道你是谁了!

    要跟我玩是吧,那咱们就玩玩,我让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

    当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慢慢走过去,我知道他肯定还在那边等着。果然走过走廊转角,这家伙探头探脑的在朝这边看,我一出现,他立马转过身假装欣赏墙壁上的图画。我两边看看,正好在他身侧是厕所,于是信步走过去,到了跟前,突然伸手将他拽进厕所门内。

    “你要干……”他刚叫出一声,我就用手给捂住他的嘴巴,手上用力将他手臂翻转,提在了背后。

    这家伙痛的满头大汗,从喉咙里发出呜呜闷叫声。

    幸亏厕所里没人,不然见我这么对待藏族同胞,肯定引起误会。

    “凌佩强,你终于被逮到了,快说,张云峰是不是也来了?”我咬牙切齿的小声在他耳边说道,然后放开他的嘴巴,反到背后的手臂也放松一点。

    这家伙呼呼喘着粗气,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冷笑一声,伸手在他脸上一抹,不知道用的什么化妆用品,剥落一地,露出扁平的面孔。就是凌佩强这个老混蛋,要不是因为雅雪,我肯定先把他痛扁一顿了!

    他见易容露馅,耷拉下脑袋,低声下气的求我:“习风,看在雅雪的份上,你别下手这么狠,我老胳膊老腿经不住这么折腾。”

    “哼,你记得雅雪啊!”

    听他提起自己的女儿,我这心里更来气,要不是因为他不同意这门婚事,雅雪会自杀吗?我手上一提,痛的这混蛋“啊”的惨叫一声。

    我连忙放开手,别惊动了外面的人,抬脚将他踹倒在地上,冷声问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说,我说。”凌佩强趴在地上,满脸惊恐之色,“不知道张云峰来了没有,他让我先躲在这里的。”

    “他为什么不让你躲在其他地方,而是来青海,跟我说实话,不然我让你去见冯公子!”我冲他狠狠的瞪圆了眼珠。

    一听冯公子,这混蛋差点没吓死,点头如捣蒜的说:“他说让我拿上东西,跟在你后边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到时候他会来找我。”

    草他二大爷的,我都在无人区兜了几个圈子,居然还没甩脱他们。这也让我感到很纳闷,就问他:“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的?一路上可是看清了后面没人跟踪的。”

    “他给我一个祭了符的罗盘,你们走到哪儿,我都能看到。”

    我倒吸口凉气,这祭符不是说随便烧张黄符念个咒就能跟踪我们的,那肯定是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跟他的祭符罗盘在通灵。我勒个去,自己身上带着吃里爬外的东西居然不知道,我这鬼事传人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问了几句,他也不知道张云峰祭的什么符,那我也就猜不出身上什么东西跟这罗盘有关系。总不能把带来的物品全丢掉,很大一部分是我吃饭的家伙,决不能丢的。

    反正已经被他们利用这件东西跟到了这儿,看来躲是躲不掉了,没必要再为此费神。想起他刚才说是拿着东西过来的,我心头一动就问他:“你是不是带着黑珍珠来的?”

    凌佩强脸上立刻动容,随即又装作一副茫然不懂的神色:“什么黑珍珠,我不清楚啊!”

    我点下头:“好,我相信你不清楚,那你不如去问问冯公子,看他知不知道?”说着抬起右脚,就要往他脑袋上踹下。

    “我清楚了,我清楚了,带着黑珍珠呢!”凌佩强头拱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全身不住瑟瑟发抖。

    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四十五颗黑珍珠,还有一颗玻璃球那么大的小珍珠。说是珍珠吧,有点不像,因为没半点光泽,就像一颗草药丸,散发着浓郁的草药香味,触手光滑,隐隐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因为跟黑珍珠放在一块,所以才认为也是珍珠的。

    “这些黑珍珠,都是从哪儿搞到的?我一年最多才出三四颗。”我惊讶的看着这些珍珠问。

    “听说从你祖上开始,就有人搜罗了,是张云峰近年出大价钱入手的。”

    “那这颗是什么东西?”我拿起那颗药丸似的小珠子问。

    “这是张云峰用四十九颗黑珍珠炼成的一颗小黑珍珠,据说价值连城,有天大的用处。”凌佩强睁大眼珠说。

    我明白了,顾老板跟我说,黑珍珠还有个秘密,就是代替狼妖当做灯芯草。那么再次熔炼,去除了渣子,成分可就纯多了,就像毒品里纯度最高的海洛因。张云峰没说谎,真是价值连城。先不说我炼制黑珍珠费多大力气,而他要提炼出这颗小珠子,恐怕工序要多出百倍都不止。

    这让我怀疑,炼制这种珠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做,张云峰估计是做不到的,更别说凌佩强这个草包了。那么隐藏在幕后的,还有一位炼丹高手,他会是谁呢?

    “你想死还是想活?”我把黑珍珠和那颗小珠子包好,冷眼盯着凌佩强问。

    “当然是想活了。”

    “那你就乖乖的跟着我,把张云峰给我引过来。”

    “是,是!”凌佩强满口答应,但眼珠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

    我冷笑一下,从包里掏出一颗黑珍珠,弯腰捏开他的嘴巴给塞了进去,然后一拍下巴,让他将珠子吞了下去。这混蛋立刻吓得魂不附体,握住自己的喉咙,不住往外呕吐。

    “别费力气了,鬼牙做的黑珍珠一进肚子那是怎么都不会出来的。会滞留于胸腹之间,永远不会消化,除非开膛破肚拿出来。以后你的行踪,我会掌握的一清二楚,并且想要让它爆炸,吥,你就会炸的粉身碎骨!”我坏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