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零五章 死耗子是叛徒

第八百零五章 死耗子是叛徒

    急匆匆的冲进店铺,把门关上,也不念咒语了,直接大声叫道:“死耗子,你给爷滚出来!”

    铜镜放在货架上,一丝反应都没有,这死玩意肯定没脸出来见我。见他躲着不出来,我心里气更大,咬牙切齿说:“再不出来,我要用三昧真火烧镜子了!”

    死耗子顿时冒出了脑袋,一副苦瓜脸说:“别,别介,我老人家这不是出来了吗?”

    “呸,你还老人家,你是王八蛋!”

    死耗子一撇嘴:“你先消消火气,好歹我也是大神,总得给点面子吧?我知道这次我失职,没有保护好……”

    ***,你还要面子,差点没把老子害死,我把孩子往桌上一放,一把揪住它的小鼠须叫道:“我不是急这个,你干嘛要害我?快说,你是不是跟张云峰是一伙儿的?”

    死耗子痛的哇哇大叫,好不容易从我手里扯回胡子,耷拉下脑袋说:“我什吗时候害过你了?”

    靠,还嘴硬,我拉过椅子,抬起右脚踏上去,捋起袖子说:“怎么,你真想让我烧一把三昧真火啊?”

    “别,别,我说还不行吗?”死耗子就跟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一脸羞愧神色。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次终于老子跟他这么说话了,感觉心里特别的爽!

    “那个小乌鸡精原本也是镜子神……”

    他刚说了这么半句,差点没让我从椅子上摔下去。怎么都想不到,小乌鸡精居然也是镜子神。那为什么被压制在山洞里?哦,明白了,那说明就是镜子神中的败类。

    死耗子叹口气,接着跟我说下去,原本镜子神共有九宗,只是当年这只小乌鸡对邪派泄露三大禁忌的秘密,才被天道禁制在那个三洞里,让它面壁思过的。谁知道思过多少年了,还死心不改,最终没被放出洞。

    它喜欢吃烧鸡的习惯,也是因为挂念这位老伙计的缘故。没想到多少年没有联系过,前段日子,忽然就得到信息,小乌鸡要它帮个忙。死耗子一听要陷害习风,那是说什么都不肯的,可是以前它因为贪酒误过事,遭到天道惩罚,是小乌鸡帮忙求情才饶一死的。现在他尽管要酒喝,但不敢喝的太多,那是有前面一个惨痛的教训。

    所以他欠小乌鸡一个天大的人情,在对方痛斥之下,并且保证不会害死习风,才勉强答应了。这才有了说出往生鱼的秘密,却没告诉我不能随便说出来的禁忌。还有这条往生鱼的正主是印子叔的事,也是它告诉了小乌鸡,才让他们有针对xing的排庞富荣引我上当。

    我现在有点怀疑,印子叔跟他们也串通到了一起,不过小老百姓贪财,又被蒙在鼓里,所以无可厚非,不打算去追究他了。

    但死耗子发现我遭到天谴,又被鬼差追着捉捕,后悔不迭,知道他们要偷孩子还要魅宝,所以就叫曲陌和和魅宝去白骨洞躲避。那个地方不光是地府伸不进手,一切鬼邪和人都无法进入的,我和灵狐待在一块就不会有危险了。

    正说到这儿,沈冰跟老妈说道完了我的事,赶来这里。一听这件事其中有死耗子参与,顿时气的非要烧一把三昧真火不可。

    死耗子哭着求道:“看在我当初帮你记忆的份上,就饶了我老人家吧……”

    “呸呸呸,你什么老人家,你是禽兽!”

    擦,我最多骂它是王八蛋,沈冰直接给它安上一个禽兽的罪名。

    “好,就饶了我这个禽兽吧,我知道错了!”

    其实刚才听到它说后悔,又提醒我们躲进白骨洞,那绝对不是假装的,所以气消了一半。现在看到它这副可怜样,哪还有平时自居大神那副神气,感到有点可笑。

    “禽兽还能饶啊,那是必须要死的!”沈冰得理不饶人。

    我看死耗子已经都到这份上,就像它说的,好歹是个神仙,也不能过分难堪。再说要烧死它,我们又那胆子吗?

    “算了,算了,这次饶了他,以后烧鸡一律免除,就当我们仆人吧。”我忍着笑说。

    “那也便宜了它!”沈冰咬牙切齿的说。

    死耗子一副小苦瓜脸:“能不能不当仆人,我好歹是八宗镜子神之一,以后怎么见同僚啊?”

    “不行!”沈冰果断喝道。

    死耗子撇撇嘴,抽抽鼻子,看样子又想哭。

    我问它:“你既然知道错了,那为什么没看住魏子陵和小五小六?”

    “我是很用心在看护他们,可是小乌鸡知道我的弱点,用返魂香能让我睡着。起初恶人使用这种东西,我没上当,捂住了鼻子。但最后一天夜里,我发现地上丢着一只烧鸡,好几天没吃了,实在馋的不行,就吃了一口,里面搀着返魂香,于是我老人家……”

    “是禽兽!”沈冰纠正它。

    “是,我这个禽兽就睡着了。醒来魏子陵和小五小六不见,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

    “那你怎么没死啊,别跟姐说这种废话!”

    我看着死耗子被沈冰话头堵的差点没呛死,感觉非常可笑,忍的我也是相当痛苦。

    死耗子砸吧砸吧嘴,隔了片刻才说:“那不是惦记着你们死活吗?”

    “这么说还算有点良心。”沈冰这才消了气。

    “嗯,那现在要看看你这点良心有多少,先说个救醒魏子陵的办法吧。”我指着躺在桌子上昏睡不醒的小成成说。

    死耗子一愣,抬头看了一眼魏子陵,摸了摸鼠须,突然大吃一惊:“他吞下了魅宝?”

    我和沈冰同时点头,见它这副紧张神态,心里隐隐觉得不对。连忙跟它说:“如果不是它吞下魅宝,我们可能全体阵亡了。”

    “这……这可真不好办了,我说实话的。按地府规矩,他年满十六岁才能吞魅宝,恢复前世记忆。可是在两岁之前就这么做,那是违背了地府的规矩,活不了几天了!”死耗子愁眉苦脸的说,还唯恐我们不信,特意说是说的实话。

    我们大吃一惊,觉得死耗子说的绝对不是假话,年纪太小,根本承受不住魅宝的阴煞之气,那是铁定要没命的,不光是鬼猴子鬼毒所造成的。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吗?”沈冰瞪眼问。

    死耗子皱了皱小眉头说:“也不是完全木有办法,这要问他自己,他知道该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