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零四章 恶人遭灭口

第八百零四章 恶人遭灭口

    我没能进入地府,被曲陌救走,稍微打乱了一下他们的计划,马上又重新布置,改变计划。按照温玉生所说,组织老大真有通天彻地之能,竟然让鬼差硬是把我们拦在那座荒山里一夜,第二天就布好了局,让庞富荣让我乌卵换形,引入荒山木屋,受到小乌鸡精的控制,从此永远都被老大所用。

    可是没想到我们竟然从木屋中能够逃出来,还一把火把屋子给烧了,让没有及时把灵识收回的小乌鸡精多少受了点伤。这下迫不得已,又临时改变计划,本来是让庞富荣回到镇上看到安黛云尸体,老大在暗中施法让他自杀的,现在又改变主意,让我们查找凶手线索,要把我们困在桥南村,争取时间把那三个孩子偷过来。

    我心说通天彻地个毛,那肯定是请地府小人鬼帮的忙。可我想不明白,张云峰既然失去了谭青一伙儿势力,怎么又勾搭上另一伙的?不得不承认这狗杂碎太厉害了,非常人可比。

    “你们为什么要杀死安黛云,你难道对她一点眷恋都没有吗?”沈冰瞪眼问道。

    “老大让我杀谁,我就杀谁,就是我爹娘都会下手的。”这杂碎一脸坚定的说。

    沈冰气的又要动手,我把她拦住,跟温玉生说:“安黛云的死也是你们的计划一部分吧?”

    温玉生点点头,告诉我们,这本来是对付庞富荣的,让他充当了一个棋子之后,看到心爱的女人死后,会算出凶手在哪儿,接下来会弄个家破人亡。张小川强迫庞小蕾的事,那也是他们安排安黛云做的,并且看出这女孩xing情极端,于是就让张小川把安黛云的事故意告诉她,让她拿着刀子闯进安黛云家里。

    可是起初并没有发生让他们想象中的结果,小蕾没有胆量动手,是老大在暗中念咒帮了个忙,让她情绪激动后果断杀人。杀人之后逃回村子,那时神智还处于紧绷状态,又bi死了亲生母亲。这都在他们掌握之中,就算淑珍不死,小蕾就得死,他们需要一个跟庞富荣有关系的惊煞厉鬼,好把我拖在桥南村。

    这段话我们听的是惊心动魄,他们俩可真是畜生不如,庞富荣又不是什么坏人,还帮他们做事,到头来要把他整的家破人亡。不用问,这是要杀人灭口,让庞富荣和安黛云都从世界上消失。

    这次沈冰没再冲过去,而是抓起地上一块石头丢到他的断腕上,痛的这杂碎立刻跟杀猪一样的嚎叫。

    “太残忍了,要不小蕾这孩子还不至于变成杀人凶手,结果一错再错,最后bi死了母亲。你们真是禽兽!”沈冰又搬起一块大石头。

    我赶紧夺下来跟她说:“冷静,你要是杀了他,你也成杀人凶手了。”

    沈冰气呼呼的难平心头气愤,叫道:“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杀人的事没他一点事,警察绝对破不了案子。”

    我拍拍她肩膀:“恶人会有恶报的。”然后转过头跟温玉生说:“我们现在不杀你,但你必须要老实交代,你老大长什么模样,把他的一切特征我仔细描述清楚。”

    张云峰自从掉魂变成一个小姐,跑到邙山又金蝉脱壳,就很难确定他的真面目了。从庞富荣、小蕾、张小川以及温玉生身上,我都看不出有张云峰的痕迹。不过,我觉得,他总会有一个真身。频繁掉魂,那需要活人来配合,再加上掉魂有很大风险,搞不好会没命的,所以猜他现在不可能变来变去,只要掌握了这人面貌特征,就有希望抓住他。

    我拿出毛笔、朱砂和一张黄纸,让沈冰按照温玉生所提供的面目画出图像来让他确认。谁知温玉生刚刚开口要说,突然一股紧急的破空鸣响声在耳边响起,我第一反应是有人放暗箭,一下扑在沈冰身上,两个人朝一边滚开。

    果然在我们滚开的地方,有两枚弩箭射在那儿,再转头去看温玉生,他脑门上中了一箭,已经瞪着恐惧的大眼珠子,气绝身亡了!

    草他二大爷的祖宗,杀人灭口,还差点让我们也跟着送命。我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辨明弩箭射来方向是正北,抬头一看,在背面山头上,一条黑影一闪即逝。追是肯定追不上了,不过肯定那绝对是张云峰这狗杂碎!

    我气的七窍冒烟,但也无可奈何,只有又坐下来,跟沈冰对望一眼,说道:“这不,恶人遭到报应了吧?”冲温玉生尸体努努嘴。

    “这么死太便宜他了,真恨不得让他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沈冰还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可见这杂碎他娘的有多可恨。

    本来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梅倌镇老镇长怎么会死在这儿,通天灯芯草是不是落在了张云峰手里。现在也不用问了,不过也猜得出来,通天灯芯草,绝对给张云峰夺走。

    曲陌身上有灵狐帮忙恢复,很快醒过来,伤口也呈现鲜红色,逐渐在愈合。而魏子陵却是仍然昏睡不醒,怎么都叫都没反应。到了天黑,我们三人抱了三个孩子走出山谷,来到贯口镇找到一辆出租车,把我们送到三门峡火车站。

    第二天早上在县城下了火车,曲陌直接回家,我们打车回到尚城镇。刚到门口,小五小六醒了,饿的哇哇大哭。老妈似乎是听到孩子哭声急忙跑出来,见我安然无恙,一下将我抱进怀里,失声哭了起来。有生以来,这是让老妈担的最大一次心。我跟他老人家相拥哭了一阵子,才发现,魏庆两口子和周建涛两口子都在身边,把三个孩子接过去了。

    不过魏庆和赵婷华一见小成成变成这副模样,顿时惊慌失措,要送到医院去。我给拦住了,先进了家再跟他们小声说,这是中了鬼毒,送医院救不了,还是留给我吧,不出几天我准会还他们一个活生生的孩子。

    他们两口子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再说也相信这孩子命大不会有事。在我们家待了一会儿后,才恋恋不舍的抱着小五跟周建涛夫妇一道回去。

    等他们走后,老妈问我都发生了什么,我抱起魏子陵说:“让沈冰跟你老人家说吧,我得去趟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