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八章 阴木火荡邪阵

第七百九十八章 阴木火荡邪阵

    沈冰一扁嘴:“你把木屋给糟蹋了,我们还怎么去找小五小六呢?”

    汗,啥叫糟蹋,好像搞的我是似的,再说我要糟蹋,也不能糟蹋一间木屋啊。

    曲陌跑过去把他们三个给提出废墟,让他们清醒过来,张小川抱着脑袋还在叫:“鬼,鬼……”

    他们肯定在里面看到了很刺激的东西,以至于都吓得神智不清,好在我出手及时,不然他们仨肯定会被活活吓死。

    “木屋不见,也就失去了孩子们的线索,我们该怎办么?”曲陌也隐隐带有问罪的口气。

    我说不怕,拿过手电走到一边把铜钱剑捡起来,又走回到废墟前。按照屋门大概位置,剑尖指地,捏剑诀轻声念着五方咒,然后手一松,铜钱剑脱手飞出,直cha在东南角方位上。我立刻转头看向山谷东南,眯着眼心想,原来在这里。

    当下让沈冰点上八根蜡烛,让庞富荣父女和张小川站在一块,用蜡烛将他们围起来,烧了一道驱邪咒。叮嘱他们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踏出蜡烛圈,这才带着沈冰和曲陌,匆忙跑向东南方。

    刚才是用五方咒破的这个邪术,仍旧用五方咒能够指出木屋成形的原地。所以断定,小乌鸡精、温玉生和孩子们,肯定在这个方向。

    往前跑了感觉四五里路,仍然看不到尽头,这个山谷虽然广阔,但直径也最多十里吧,我们是在中心位置跑过来的,现在居然找不到边际,也看不到任何惹眼的东西。草他二大爷的,肯定是又迷失在了迷踪阵里。

    “桀桀……”此刻四周响起阵阵鬼笑声,听着至少也有二三十只之多,让我感到心里直冒凉气。

    张云峰肯定在这儿,用黑木盘把野鬼都招来了,我让沈冰和曲陌都念驱鬼咒,并且连烧几道驱鬼符,这才笑声渐隐。

    不过又往前走了七八步,这种瘆人的笑声突然爆发,我勒个去,一下子感觉有几百只恶鬼在发出笑声,震耳欲聋,吓得我们全都停住脚步,沈冰脸上闪现着无比恐惧的神色。曲陌脸色一变,刷地变身,身后弹出了一堆尾巴。

    我冲她摇摇头说:“野鬼太多,灵狐招架不住,还是用阴木火吧。”说着拿出小白旗,把尖头鬼叫出来。

    这小子全身伤痕的站都站不住,还不住的发出shenyin:“爷……你又叫我干嘛,我都快痛死了……”

    “给烧一把阴木之火!”

    “哦,我试试吧。”这小子咬着牙,使劲一甩手,呼地喷出一道蓝色火焰,立刻将黑暗给撕开,气势凶猛的冲向前面。山谷中草木一遇此火,顿时熊熊燃烧,我的天,不出半分钟,整个山谷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子!

    “爷,姑奶奶,你们不用怕,我给你们画了圈子,火烧不到这边。”这小子呲牙咧嘴的跟我们说。

    我点点头,才要夸他两声,猛地想起来那边还有仨呢,再说不能让火势蔓延出谷,否则会引发山林大火,酿成巨大天灾人祸的。赶紧催他过去,让他保护那三个人之外,还要切断通往谷外的火势。这小子苦着脸很不情愿的跑走,看着摇摇晃晃的小身板,的确是受伤不轻。

    火是烧不到我们身上,可是这圈子画的不大,野草在几尺外別波燃烧,凶猛的火势让我们感到全身滚烫,毛发都被烤的卷曲了。

    幸好这火很快就熄灭,整个山谷中变成了一片焦碳废墟。我心惊肉跳的看着这场景,心说孩子们千万别被烧死了。不过知道小乌鸡精不会让他们死,肯定竭力保住他们的。

    阴木火一烧,终鬼遁形,野鬼最怕的是这玩意。并且眼前那一丝丝的黑雾也不见了,看来阴木火还有破迷踪阵的妙用,这倒是始料所不及。

    我们这下放开脚步,再不怕迷路,往前只跑了不到二里路,就看到了山壁。手电光在四处划过,除了到处一片燃烧的痕迹之外,就是地上的灰烬,没有任何东西。难道他们的老本营在山谷外?

    摸着鼻子想了想,又排除了这个可能。因为要让我们看到他们,是不能离的太远,尤其是有山峰阻隔,任凭小乌鸡精法力再大,也是做不到的。他们一定在这里!

    “你们看,山壁上好像有个洞口!”曲陌眼尖,指着斜对面山壁说道。

    我拿手电一照,果然是个洞口。可能洞口外树木浓密,燃烧之后,灰烬厚厚的挂在山壁上,又到处烧黑的画面,不仔细看,很难分清洞口黑暗与黑灰的分别。

    “你们俩留在外面帮我把风,我进去看看。”我说着拿出那张黄鼠狼图往那边走过去。

    她们俩跟在后面,沈冰说道:“咱们又不是做贼,把什么风啊?”

    “要不沈冰你在外面等着,我跟习风进去。”曲陌拉着她的手说。

    “我跟着去吧,在外面同样有危险。”她理由挺多,反正是不想在外面等。

    “好进去后,你跟着曲陌不要走散,也不用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说着话,我们来到了洞口外,我站住脚步,先用手电往里探照。

    黑漆漆的洞口内,透着令人心悸的诡异气息,空气中充斥着烧焦的味道。我又拿出一束香,用火灵咒往里面再烧一把火,只见洞内空间很大,洞壁上全是烧焦的黑色痕迹。一条人影忽然闪过,躲进了黑暗中。

    这时火势衰竭熄灭,没能看到那人的面目。不过从身影上来看,像是温玉生。他们就在里面,我先把黄鼠狼图装起来,攥了几枚铜钱,跟他妈俩一甩头冲进去。草他二大爷的,进洞第一步就察觉出不妙,是个陷阱!

    幸亏我还算机灵,一边跟她们打招呼,一边往前猛地扑了一下,趴在了坑沿上。沈冰“啊”的尖叫一声,掉下去了,被曲陌及时拉住。她贴在洞顶上,跟壁虎似的,提着沈冰迅速向前游走。

    呃,我咋没这待遇,肚子撞的好痛。跟乌龟一样慢慢爬起身,回头看一眼,差点没把我吓尿裤子,下面是个足有丈余深的大坑,坑底布满了尖利的刀子,下去就是不死,也会被钉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