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小乌鸡精老巢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小乌鸡精老巢

    前面还有几个跟这个基本相同的陷阱,都是用浮土覆盖着,不易发觉。好在有曲陌在前面探路,倒没发生危险。有惊无险的走过一段短短的隧道,进了一个极为广阔的洞腹内。

    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情形,就觉得肚子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劲头非常足,感觉肠子都被踢断了。痛的我一下蜷缩在地上,别说站起来,就连腿都伸不开。

    “土包子,你怎……啊……”沈冰也似乎遭到袭击,咕咚倒地,不住shenyin。

    曲陌嘶叫一声,随即在黑暗中听着声音远去,草他二大爷的,可能又给卵尸鬼引开了。我就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恢复呢。急忙把手电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摸出一头大蒜,放进嘴里嚼了几下。

    呵,真辣,眼泪都出来了。那句老话说的真有道理,蒜还是老的辣……

    好像这句话说的不对,我现在竟然还有这心思,正想着这事的时候,背上又挨了一脚。草,这次让哥们坐了云霄飞车,整个人放风筝一样飞上去,咚一声脑袋重重撞在洞顶上,然后又来了垂直降落。

    落地同时一颠簸,嘴巴里含的那头大蒜咕嘟吞下嗓子眼,竟然还卡在那儿,你说倒霉不倒霉!这一咳嗽,把蒜汁呛到了气管内,这种痛苦比死都难受,我勒个去的!

    “土包子,你……哎呦……”

    “砰”地一声,沈冰似乎也飞了一回。

    我想跟她报个信,可是剧烈咳嗽不止,一个字说不出来。心说完了,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老子今天可能要报销。

    正在这时,曲陌又嘶叫着回来,乒乒乓乓的跟对方一阵厮打。听的是惊心动魄,也不知道谁占了上风,手电滚路在一边,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咳嗽了一阵子,总算缓过劲,把大蒜吐了出来,才从地上爬起身。转头看见一缕黑气就在眼前,张口吐出一口唾沫,那成分百分之九十八都是蒜汁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洞内响起,继而不住回荡。我又从地上抓起那头被嚼烂了的大蒜,在两只手中间搓了搓,然后伸出右手就握住了正在逐渐显出原形的女鬼,在地上手电光芒映射下,看不清脸上全部组织,但那股痛苦的神色是依稀可见的。

    她身子漂浮在半空,痛的不住剧烈颤抖,发出极有规律的惨叫,“啊……啊……”

    靠,听着像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咋滴了。

    另外那只男鬼正在被曲陌缠住,冲突了几次都没冲过来。我手上使劲一捏,然后左手把大蒜塞进了女鬼长大的嘴巴里。

    “啊……”女鬼发出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顿时消失身形,化成了一股青烟向四周飘散。

    那头大蒜竟然没消化掉,吧嗒掉在地上,我重新捡起来,冲着男鬼跑过去。刚跑出没两步,突然肚子上像遇到了一根绳子阻拦一样,整个人被拦住然后倒翻过去,一头栽在地上。草他二大爷,脑门差点磕崩了。

    我这哼哼唧唧还没爬起来,又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把我从地上托起,嗖地耳边生出一股劲风,我又坐了回云霄飞车,比坐飞机刺激多了!

    然后撞墙落地,全身骨架仿佛都给撞散了,躺在那儿只能不住的往外吐气,都感觉这气吸不进来,我心说咋了,难道是在倒气不成?

    耳边传来一声男鬼的惨叫,显然被曲陌给摆平了,我心里松了口气。但紧跟着曲陌也惊叫一声,发出一下重重撞墙声。我赶紧转动脖子,依稀在黑暗里看见她贴在石壁上,才放心了。既然能贴在半空,说明人没事。

    谁知这次完全想错了,眼前忽然亮起一团光芒,是从洞中央传来的,于是扭头往那边看。小乌鸡精终于闪亮登场,随着光芒旺盛,一枚蛋壳裂开,那只令人实在讨厌的小乌鸡脑袋钻了出来,霎时又变成了诱人的美女面孔。

    蛋壳上虽然焦黑一片,可是它怎么就没被烧死呢?哥们强烈抗议这种桥段,为毛妖精总是那么坚强,让我又如此脆弱呢?

    再回头看了一眼沈冰和曲陌,擦,沈冰头朝下给贴在石壁,拿大顶呢,偏又扁着嘴说不出话,似乎被对方用了什么邪术给控制住了。而曲陌是贴在半空石壁上,却全身形成一个大字,不住扭动,怎么都挣脱不了一股无形的束缚。

    我惊诧的转回头,小乌鸡精也太牛逼了吧,要知道灵狐也是妖,有不到二百年的道行,怎么在它面前,反倒是像只柔弱的小鸡一样无法反抗。这下是彻底玩完,遇上了比狼妖还厉害的主儿,现在真后悔该答应老祖宗帮地府查奸细,这么死了还有希望还魂。现在倒好,地府正在通缉我呢,去了就是送上门!

    “你毁了我的木屋,让我以后只能永远住在冰冷的洞里,我恨你,我再也不要你了,我要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这女人声色俱厉的吼叫着,脸上再没有半丝诱人的滋味,倒像是头凶猛的母狼!

    我心说什么毛病,复读机啊。回味她刚才的话,原来那个木屋是让她能够走出洞口看到外面世界的一种法阵,被我烧毁不要紧,但用五方咒给破解,就永远封堵了这条出路。想到这儿,我有点好奇,她难道是被某种禁制给封禁在此地吗?

    “哇……哇……”

    一阵啼哭声打断我的思路,温玉生这个杂碎,抱着三个孩子,从黑暗中走出来,到了我眼前半丈停住。把孩子往地上一放,嘿嘿邪笑着又往我这边走过来。

    我刚才是摔的不轻,感觉岔气全身不能动弹。可吸取了一阵子魅宝气息后,阻塞的那口气就通畅了,并且全身各个伤痛地方,也迅速复原。这杂碎可能不知道魅宝有这样的妙用,一点防备都没有的走到我跟前站定,弯下腰手伸向我的口袋,看样子是冲着魅宝来的。

    我不动声色的等他爪子刚触及衣服,猛地出手闪电般的攥住他的手腕。要知道我丹田之气充盈时手力有多大,当时都掰断了如春的脖子,温玉生这条胳膊算什么。用力往外一掰,首先感觉到了骨头的断裂。

    “啊……”这杂碎大声惨叫,手腕已经被掰断,扭转过来,他痛的额头上青筋暴突,汗如泉涌。居然伸出另一只手想来救回这只断腕,让我左手握住一扭。

    “咔嚓……”

    我现在都不忍心看他脸色了,太痛苦了,我都感觉自己太残忍,活生生的把人骨头扭断,我脸上肌肉忍不住抽搐几下。

    温玉生惨叫声中跌坐在地上,一头冲我撞过来。我急忙撒开他的手腕,猛地朝旁边滚开。这杂碎冲劲挺大,一头撞在石壁上,鲜血横溅,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