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力斩木屋

第七百九十七章 力斩木屋

    天色逐渐黑下来,整个山谷陷入死寂的黑暗中,看不到一丝生机,处处透着死亡气息。

    我开了阴阳眼,看到一丝丝黑雾,在四周缭绕漂泊,那都是迷踪阵的形影,来迷惑我们视线的。这种山谷中布置的迷踪阵,不同于木屋中的九宫格,血滴土下恐怕走不出去,因为空间太大,又有暗鬼丛生,这样做一旦不成功,便有丧命危险。

    本来小蕾不跟任何人接近,现在好像怕了,慢慢挪到了父亲身边,说到底,还是父女天性,她在受到惊吓时,还是会选择寻找父亲的怀抱。而张小川却在大树下站起来,远远往我们这边眺望,从晃动的身体上散发出恐惧的形影。

    我故作若无其事,跟沈冰和曲陌有一搭没一搭的调侃,等到了九点多,整个山谷完全笼罩在幽暗的黑夜之中,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诡秘。天上乌云满天,如浓墨一般将整个天空遮挡的严严实实,让我们伸手不见五指。今天就算保留了青冥箭,但月亮不出来,还使个毛啊!

    “咕咕……”这时传来一阵夜猫子的叫声,让我们心头俱各一惊。

    扑棱棱的惊鸟飞起,让我们神经立刻崩的紧紧的。都从地上站起来,我急忙拿出那张黄鼠狼图画,已经贴好了狼毫。忽然间发现,我们身边的这片灰烬废墟上,不知什么时候矗立起一座黑乎乎的建筑。

    打开小手电一看,是木屋,跟我们初时见到的木屋一模一样,仿佛它从来就没烧毁。

    “滚开!”小蕾在那边叱咤一声,我们都转过头,依稀看到似乎是张小川跑到他们父女跟前,被她赶走。这脓包,什么胆子。

    “吱呀呀”一阵开门的声响从木屋上传来,让我们快速转回头,一个个紧张的瞪视着向内缓缓开启的木门。里面无尽的黑暗,仿佛有无数只恶鬼躲在其中,正睁大了狰狞的眼珠,在偷偷的盯着我们。

    “要不要进去?”沈冰颤声问了句,手上挺起了桃木剑。

    “不进!”

    我张开手臂,将她们俩全都划拉到我身后。木屋内隐约传来几声儿哭,让我心头一震。

    屋子里黑暗深处逐渐亮起一团微弱的光芒,有三个小孩趴在地上,竖着脑袋不住啼哭。靠,真是魏子陵和小五小六。三个小家伙哭的很卖力,同时身边黑暗处,隐隐透着一股让人揪心的恐怖气息。

    对方这是要引我进去,现在小乌鸡精不出现,马上还不能贸然往里闯。于是镇定心神,静观其变。

    三个小家伙身边突然冒出一条人影,露出狰狞的笑脸,草他二大爷的,是温玉生!

    他手提一把杀猪尖刀,冲门外的我们笑了笑后,提起挣扎乱踢的小五,拿起刀对准了他的肚子。

    “是他!”曲陌惊呼一声。

    沈冰也叫道:“他要杀小五,快去救他啊!”说着在后面推我一把。

    我往前俯冲半步,但前面一只脚却牢牢抵住门槛,现在还不能进去。拿出一束香,快速年了火灵咒,使一道凶猛火光迅即冲进木屋内。可是火光只是冲到了他们前面就势头衰竭,根本烧不到温玉生身上。

    草,忘了他们藏在迷踪阵核心之中,我们看到的都是跟海市蜃楼一样的幻象,触手不及。

    温玉生是有意要引我进屋,没有对小五下毒手,只是用刀尖在他小肚子上来回比划。转回头又不住的冲我们发出邪恶的笑容。虽然猜到他不敢动手,但毕竟心里没底,万一要是我不进去,这杂碎动手了怎么办?

    庞富荣他们听到我们这边惊呼声,一起跑了过来。到跟前一看,庞富荣父女俩气的咬牙切齿,冷不防冲进了木屋中。可是一进去,就立刻失去了他们踪影。张小川只是扒在门口往里窥视,结果沈冰抬起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把他送进门口。

    汗,这小痞子尽管不是好人,可是这么做未免过激了。

    温玉生见沉住气就是不进来,可能失去了耐心,冲我狠狠瞪一眼,刀尖在小五肚子上划破一道口子,登时鲜血横流,让我们大吃一惊!

    “还不进去吗,还不进去吗?”沈冰一边推我一边失声叫道。

    曲陌也皱眉看着我,似乎在问还等什么?

    两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丫头,根本不知道进去后,可能就永远出不来了。上次烧伤小乌鸡精,这次它肯定不会重蹈覆辙,里面一定挖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坑,等着我们跳呢。

    我没好气把身边推到一边,问她:“你是不是还带着铜钱剑?”

    “带了。用桃木剑不就行了?”

    “对付木屋就要用铜钱剑,以金克木,快给我!”我急着伸出手。

    沈冰慌忙从包里拿出铜钱剑,我接到手里,把手电交给曲陌,左手捏个剑诀,大声念道:“东方青玄道法雷帝,南方火光震门雷帝,西方白煞吊星雷帝,北方被发震雷雷帝,中央戊己雷帝。五帝之君,五帝之名。吾统五令,火急奉行。急急如律令!”

    随着咒语举起铜钱剑,往木屋门框上斩落。“嗤”地发出一声诡异的声响,铜钱剑斜斜划进木屋墙中。抬起剑诀手指在嘴里咬破,然后顺着剑身一抹,顿时铜钱剑通体发出一团青光,不住闪烁。

    嗯,木屋果然是假的,是用邪术弄成的鬼打墙一类障眼法,不然铜钱剑又没剑刃,不可能砍进坚实的木材之中,更不会涂血之后生出反应!

    右手腕用力一抖,剑身跟着往下切去,把全身道气都运到了手上,大声喝道:“破!”

    “轰”一声爆响,眼前青光暴涨,刺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同时感到右手巨震,铜钱剑脱手飞出,跟着青光飞上天去。我们被这种惊人的场面给吓得往后不住倒退。

    青光闪耀的根本看不到木屋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这种暴光只持续了不到十秒钟,便即消失,眼前恢复了一片漆黑。不过眼睛还是被晃的看到前面一团光亮在晃动。

    曲陌拿着手电往前照射,木屋果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还原了那片灰烬废墟。这个幻象被我用五方咒外加铜钱剑的力斩妖魔给破解了,忽然心里有点骄傲,小乌鸡精不过如此。

    庞富荣父女和张小川在废墟中来回转圈奔跑,还在不住大喊着。

    “地震了,快往外跑!”

    魏子陵和小五小六呢?他们不在这里,那在哪儿呢?哦,对,他们应该在别的地方,对方是用折射的原理,让我们看到这个画面的。

    他姥姥的,他们到底在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