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四章 两顶绿帽子

第七百九十四章 两顶绿帽子

    联系起初时张小川挑逗小蕾的轻浮神态以及她怨恨的眼神,让我不由起疑。要说这小姑娘长的还算过得去,性格并不温顺,有点叛逆,隐隐还有种小太妹的味道。

    我于是走回到张小川跟前,蹲下身跟他勾勾手指头:“给我来根烟。”

    张小川“哦”了一声,把整盒烟连带打火机丢过来,我点上一支把烟火还给他。由于不是正宗烟民,几天不抽一颗,抽了一口差点没呛着。

    “安黛云被杀死的,你心里有数吗?”我问张小川。

    他先是一愣,眼珠子转了转,嘿嘿一笑摇头说:“我又不是神探,怎么可能知道。”

    “我跟你提示一条线索,凶手是个女人。”我说完紧紧盯着这小子神情变化。

    他顿时张大口,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忽然眼珠瞥向小蕾那个方向。但瞬即收回目光,还是摇头说:“女人就更猜不到了。”

    这小子明摆着心里有数,可是偏偏装作不知道,那肯定在掩饰什么,并且一定与小蕾有关,更加坐实他跟小蕾早就认识的推测。

    我点点头起来,走到小蕾跟前,她急忙把目光从张小川身上收回去,一副躲躲闪闪的神色。我看在眼里,确定这小姑娘心里有鬼。沈冰和曲陌跟着走过来,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

    “小蕾,你妈妈上吊那天早晨,你去干什么了?”我看着他抽了口烟。

    听到我这么问,庞富荣和张小川都从地上站起来,慢慢走到跟前。

    小蕾顿时脸上出现一股慌乱,眨着眼说:“我在家啊,跟妈妈一直没出门。”

    “你是不是陪你妈去了贯口镇?”

    “没有!没有!”她似乎唯恐一句没有不足以证明,特意又加强一句。这明显是心虚的表现。

    “你撒谎,你跟你妈去了贯口镇,你妈进了安黛云家里,你在外面把风是不是?”我一沉脸低声喝问。

    大家均各脸上动容,尤其是庞富荣,惊诧的看着女儿。

    “不是,我妈从来没去过贯口镇……”

    我立刻打断她的话,咄咄bi人的说:“你妈杀人后,你们一路跑回家,你妈然后在家里心绪不宁,最后支开你上吊自杀,是不是?”

    “不是,杀人凶手不是我妈……”

    “事实就是你妈杀人!”我又打断她,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不是她,是我……”她说到这儿,脸色大变,急忙住口,瞪着一对眼珠看着我惊呆住。

    她情急之下为了帮妈妈洗脱嫌疑,说漏了嘴。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连我都觉得意外。

    “是你……”庞富荣和张小川同时惊叫道。

    “不……不是我,不是我……”小蕾冲我狠狠瞪了一眼,慌忙起身跑向谷口。

    庞富荣一时呆若木鸡,怎么都想不到,杀死安黛云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虽然结果出乎意料,但绝对符合现场的凶手留下的脚印,凶手就是女人。并且庞富荣算的也不错,凶手在桥南村,但不是他老婆,而是他女儿!

    曲陌就要去追,我摇摇头说:“她跑不出去的,等会儿自己还会回来。”

    果然看着小蕾往前跑着跑着,开始在原地绕圈子,似乎陷进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迷途。最后惊叫一声,又快速奔跑回来。但面对我们几个人,脸色苍白的紧靠在大石头上,冲张小川发出求助的眼神。张小川却是移开目光,不敢迎视她。

    “到这份上,你个混蛋不帮我,老娘都把身子给你了……”小蕾顿时气的对他破口大骂。

    我们全都愣住,不但为他们之间这种关系感到震惊,更为小蕾变得这么泼辣凶狠感到惊奇。才十八岁的小女孩,居然有这么深重的痞子气,张口就是老娘,汗,庞富荣平时怎么管教孩子的。

    “咱们那是你情我愿,跟安姐的死别扯到一块,我帮不了你。”张小川一脸无情的往旁边走开。

    “你个王八蛋,搞我女人还搞我女儿……”

    庞富荣发疯似的一下扑过去,将张小川摁倒在地,两个人滚在一块扭打起来。尽管张小川年富力强,可庞富荣这会儿跟头受伤的野,一时把张小川打的还不了手,只能抱着脑袋挨打。

    我们看着这出闹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拦架的意思。这小子真是欠扁,你搞人家女儿就是了,还搞人家情人,太缺德了,打死都不值得同情。

    哪知小蕾看着他们打架,用不忿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父亲恨恨的说:“你这就是报应,瞒着自己老婆女儿在外面风流快活,自己女儿情人都了,很不爽吧?还有你老婆也被别人上了,你知不知道?你头上现在有两顶绿帽子,我都替你丢脸!”

    吖,又有新情况,我跟沈冰和曲陌对望一眼,庞富荣家里真是多事之秋啊,红杏一再出墙,连家里的红旗都变色了。

    沈冰忍不住好奇问道:“怎么回事啊?”

    小蕾正没好气,瞪着她骂道:“你个狐狸精,老娘最恨的就是你这种sao货。本来他们……”伸手指着我和曲陌,“……是一对,你又横cha一杠,怎么不被雷给劈死呢?”

    汗,这小姑娘嘴巴可够毒的,我都感觉招架不住。

    沈冰气的一瞪眼,还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俩是一对了,我才是他老婆好不好?”说完瞅向我和曲陌,一脸的惊疑,似是怀疑我们俩趁她不在时有什么亲热举动。

    曲陌脸一寒冲小蕾说道:“我跟习风清清白白,你什么时候看我们是一对了?”

    “哼,你们俩眉来眼去的,谁看不出是一对,要不你就是个狐狸精,抢人家老公!”这孩子又咬上曲陌了。

    沈冰一时脸色相当难看,看看我再看看曲陌,最后把话憋回去,显得挺委屈。

    我气的七窍冒烟,跟小蕾说:“小丫头,男人跟女人在一块,就必须是眉来眼去吗?我们也说过话,难道我们也有问题啊?”

    “对,你色迷迷的冲我笑,当我不知道吗?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跟条小母狗一样疯狂乱咬。

    这我就没脾气了,摊上这样一个小泼妇,有理说不清啊。曲陌拉了一把沈冰说:“现在听明白了吧,她的世界观有问题,在她眼里,男人和女人只要在一块,那就是眉来眼去。”

    沈冰恍然大悟的说:“我听明白了。她是在离间我们关系呢,我才不会上当。”

    这时庞富荣听到女儿的话,停住了手,张小川慌忙从他身子底下逃出去躲的远远的。

    “小蕾,你把话说清楚,你妈找了哪个男人?”庞富荣气的脸都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