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三章 红杏再出墙

第七百九十三章 红杏再出墙

    我就不信大白天闹鬼,吓不倒这个小杂碎。明显看得出来他不是术人一类人,给他来点刺激xing的鬼笑声,不把他吓破胆子才怪。

    “啊……”小蕾也吓得尖叫一声,双手掩面缩在大石头下,瑟瑟发抖。

    庞富荣此刻全副心思在对方这句话上,对于诡笑声充耳不闻,挥舞拳头大吼道:“你胡说,黛云怎么会给你钱,让你来骗我?”他神情相当激动,可能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情人怎么有事不跟自己说,反而出钱让别人来骗自己?

    “我不知道,上次我开车撞了她一下,然后……”那小子说到这儿停下,我一怔,隐隐觉得这故事里还有故事,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然后怎么样?”庞富荣厉声喝问。

    “我现在害怕的都尿了裤子,什么都想不起来啊!”这小子一副哭腔的叫道。

    我冷笑一声,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生了一副好模样,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于是把小白旗收回来,让他接着说下去。

    鬼笑声止住,这小子才敢慢慢抬起头,待缓过神后,在我的要求下,他从头说起来。他叫张小川,今年二十一岁,是三门峡市人,因为家里有钱,就游手好闲整天混一些社会上的闲散痞子鬼混,曾经为了一个小姐把人打伤,在号子里住过一年。后来老爷子一气之下把他赶出家门,就彻底跟着那帮人混了。

    别看贯口镇偏僻,但这儿有好几个地下赌场,都是市内黑道中人在这儿经营的,因为地处偏僻,不容易被发现。他是专门负责看赌场的小弟,有一天开着破车不小心撞倒了安黛云,正是那次安黛云发生车祸擦破点皮的事。见她虽然三十几岁了,但长的很漂亮,皮肤也保持的很好,就跟二十多岁的人一样,不由就动了歪念。而安黛云也是一个人孤独寂寞,似乎对他也是挺喜欢。

    尽管相差十几岁,可是三十余岁的少妇,那正是最为成熟最为诱人的时段,张小川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安黛云那种无限风情。于是两个人干柴烈火一点即燃,就搞在一块了。

    庞富荣听到这儿,勃然大怒,冲上去就打了张小川一拳。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于是两个人拳来脚往的厮打起来。我和沈冰赶紧冲过去把他们俩拦开,让张小川继续说下去。

    他们好上几天后,安黛云才通知庞富荣过来,并且暗地吩咐张小川,说自己情夫是个算命先生,很有钱,现在先不要开口要价,等着以后时机成熟再说。所以才有那次他们见面后,张小川等以后有事拜托的话。

    就在几天前,安黛云悄悄给他一万块钱,说有人找她帮忙,要自己情夫干点事,她说不出口,就让他代劳。张小川看赌场虽然不少挣,可是也不少花,一万块就够他挥霍一个月了。他们两个奸夫正在热火朝天的时候,就是让他雇凶杀人,他也做得出来,于是一口答应。

    因为手里有了一万块钱,镇上没什么好玩的,所以回到市内花天酒地了几天,回来后再找安黛云,发现她死在床上,可把这小子吓坏了。才要出门,就被一记闷棍给打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脸上蒙着床单,还听到了我们说话声音,所以大气不敢出一口。谁知庞富荣要带着尸体走,他是拼命用手抓着床单不使露出脸孔,就被装进麻袋扛到了这里。

    听他说完,又问他是谁找安黛云帮忙的,他摇摇摇头,表示一无所知。草他二大爷,竟然也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主儿,给人卖了都不清楚咋回事。再看这小子德行,就是属于那种耍小聪明吃大亏的货,什么都不知道那很正常。

    庞富荣颓然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一脸的痛苦。我心里叹口气,说起来他虽然在外面有女人,但还是算得上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就是富有讽刺xing的是,一个算命先生,都没算出自己情人会另找新欢,唉,可怜的绿帽男!

    “你说的自己这么清白,去桥南村取走死者魂魄,出钱雇人埋尸是怎么回事?”这时曲陌问道。

    对啊,我只顾想这件事又变离奇,背后主谋变得缥缈无影,失去线索,把他去桥南村的事差点给忘了。

    “我没去过桥南村。”张小川一口咬定的说。

    我们同时一怔,他没去过桥南村,难道是温玉生在说谎?我摸着鼻子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们其中肯定有说谎的人,但一时还分辨不出。

    我转头问庞富荣:“你什么时候发现尸体不对劲,是张小川的呢?”

    庞富荣冷眼瞪着张小川说:“装尸体的时候发现没那么僵硬,并且触手温热,就知道是个活人。还有他双手紧紧抓住床单,露出了手腕上的手表,我曾经记得跟他见面时,他戴的就是这块表,所以猜到是他。当时我暂时不动声色,等逃离镇子,来到山谷后,挖好坑子再收拾他。”

    说的很有气概,可是面对这小子的时候,你很脓包好不好。我看要不是我们在场,指不定你就被他活埋了。

    我摸着鼻子往一边踱步,思考这其中哪儿还有漏洞。沈冰和曲陌跟上来小声问我,刚才怎么猜到是安黛云给他钱的。我神秘一笑,说这是神机妙算,我偷偷学会了庞富荣的神算绝学。

    沈冰一皱鼻子:“吹吧,九成九是瞎猜的。”

    我笑着转头,还真是瞎猜的,不过并不是没有任何根据。当时安黛云车祸只不过皮外伤,何必打电话让庞富荣赶过来,而张小川还在跟前等着,按照逻辑推测,不符合常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们俩在演戏。所以,我猜让张小川继续演戏的,很有可能是安黛云,于是诈了一句,还真给蒙对了。

    现在真相变得扑朔迷离,让我感到很苦闷,知道内情的只有安黛云,可是她死了,连尸体都失踪,什么线索都没留下。而桥南村温玉生是不是跟她有关,目前就算能出山谷,也不能回去,那儿估计有警察在守着。

    我心烦的抬头看看四周,忽然眼角瞥见小蕾,蹲在大石头下面,正一脸怨恨的盯视着张小川。让我心头一动,他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