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秘年轻人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秘年轻人

    我回头看看庞富荣在挖坑掩埋尸体,小蕾坐在一块大石上看手机。我探头跟她们两个小声说:“灵狐昨晚也花眼了,绝对看到的是假象。敌人是故意要让你看到木屋里有孩子,然后困你一夜,再让你把我们引到这里。如果猜得不错,天一黑,他们再不会客气了,这次要跟我们玩真的。”

    “这还不是玩真的啊,有炼魂凶尸还有卵尸鬼……”沈冰瞪大眼珠说。

    我笑着摇头:“这只不过是他们的走卒,而真正厉害的,是那只小乌鸡精。在桥南村拖住我们两天,不光是为了小五小六他们,还有在考察我的本事,以及这只小乌鸡精可能被烧伤,这两天要恢复,所以不敢让我回到这里。”

    “你又是猜的吧?”沈冰眨着明亮动人的美眸问。

    “明知故问,发现你现在越来聪明了。”

    “死土包子,你转弯抹角的骂我。”沈冰听出我说的是反话,气的狠狠在我手臂上掐了一下。

    “那我们该怎么办?”曲陌皱眉问。

    “不能怎么办,出是出不去了,只有等着晚上跟小乌鸡精决一死战。”我把手往后一负,挺起胸,大有一股豪气冲满腔的感觉。

    “拉倒吧,昨晚上对付一只诈尸差点丢了小命,还跟妖精决一死战。”沈冰嗤之以鼻的说。

    我没理她,仍然挺胸抬头望天。

    “是不是想到了办法?”曲陌急忙问。

    “这个,暂时没有。”

    两个大美女一听,差点没晕过去。

    你说没办法就该愁容满面消极待命吗?还不如装出一副潇洒,在美女面前挣点面子。很后悔把青冥箭用在死娘们身上,今天是农历十六,月亮一样的圆,青冥箭也能使出。可这绝技一个月只能使一次,说不得只能跟他们硬拼了!

    好在现在家伙齐备,又有曲陌帮忙,不是没有半点把握。卵尸鬼受伤,减轻了我们不少压力,单凭小乌鸡精,我隐隐总觉得有办法对付,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茅山古籍里有记载还是老爸曾经说过了。

    “啊……”小蕾突然惊叫一声,打断我的思路。

    我们同时回头去看,只见庞富荣挖好了坑,把尸体从麻袋里拽出来,揭开了床单。小蕾可能是看到了死尸模样,又受到刺激,吓得叫出声。我们也没在意,才要转回头,发现那具尸体竟然活了,陡然立起来。

    我勒个去的,一下子让我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现在可是在太阳底下啊,怎么会诈尸?

    庞富荣居然没有什么表现出什么大的反应,隐约听到他说了句:“早知道是你了!”

    是谁啊?我们距离有点远,连忙往回跑了几步,才看见尸体不是安黛云,而是一个年轻男子,长的非常帅气,一脸微笑的看着庞富荣。我们不由大吃一惊,安黛云呢,怎么会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小伙子?他身上穿着安黛云的衣服,胸前还塞了两只东西高高隆起,当时蒙着床单的确没看出下面已经不是死尸了。

    “你知道是我,为什么路上不下手杀了我呢?”小伙子斜眼瞥了一下我们,说话时仍然保持微笑的神态,看上去不像农村人,有一股非凡的气质。

    “我想知道真相!”庞富荣双拳紧握着,不过却往后退了一步。

    这人自嘲的笑笑,往地上一坐脸上一副惫懒的神色,说道:“我都想知道真相。”说着转头又看了看满脸惊诧的小蕾,冲她挑挑眉毛,做出挑逗的表情。

    小蕾立刻愤怒的“呸”了一声,显得极为厌恶。

    “你不知道真相,为什么要我去尚城镇诱习风泄露天机,而后又杀死黛云再假装她的死尸?”庞富荣气愤以及的往前又走回一步。

    “因为有人给了我一万块钱,让我演戏的。”这个家伙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擦,是苏烟,一盒45块,一般人是抽不起的。这应该是个有钱的主儿,怎么会为了一万块钱帮人做坏事呢?要不就是个挥霍无度的混混,不过看气质不像啊。

    “是谁给你钱的?”庞富荣又往前走了一步。

    这人笑了笑,抽了口烟吐出一股烟气,眯着双眼显得特别惬意,却没回答庞富荣的问话。

    “问你话呢!”庞富荣咬牙切齿的说了句,然后转头看向我,一副求助的神色。

    靠,以为你是个汉子呢,没想到是个脓包。我还没开口,沈冰倒是冷冰冰的说道:“你不说是吧,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这人看着沈冰一脸垂涎的笑道:“美女,注意仪态,生气就不美了。”

    “你……”这家伙挺无赖的,沈冰气的说不出话。

    我跟她摆摆手,示意没必要跟这种人生气,我往前走了几步到他跟前,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给的你钱。”

    这人不屑的一笑,歪着脑袋抽烟,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那副吊样,我真恨不得给他两个嘴巴子。

    “你真知道是谁?”庞富荣诧异的问,沈冰、曲陌还有小蕾同时看着我,表现出一副极为期待的神色。

    我点下头说:“知道,不就是安黛云给他一万块钱吗?”

    此话一出,全都愣住,包括这小子,瞪大了眼珠看向我,现在脸上没了任何蔑视,发愣之际,嘴上那颗烟都掉了下来。

    “不可能,怎么会是黛云。”庞富荣打死都不肯相信。

    我却盯着那小子脸一寒道:“你老实交代,否则我就把你丢进那个木屋里,让你永远都走不出来!”

    这小子脸色顿变,又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可是手上发抖,怎么都点不着烟。

    “那座木屋烧成灰了。”沈冰这时候还在我耳边小声提醒,汗,这个我知道,那不是吓唬他的吗?

    “说,到底是不是黛云给你钱的?”庞富荣壮着胆子往前又走上两步,紧握拳头却始终不敢给对方来上一下,那模样真够憋屈的。

    这小子虽然显得慌张,但眼神闪烁,估计在想着编什么瞎话。这种狡猾的家伙是很难对付的,不让他尝点苦头,那是绝对不会说的。拿出小白旗轻声吩咐两句,然后一撒手放出去,旗子唰地飞到他眼前不住晃动,林梦希从里面发出“桀桀”诡笑声!

    这小子这下再也撑不住了,一头拱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叫道:“我说,我说,是安黛云给的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