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进谷躲避

第七百九十一章 进谷躲避

    我们不由苦笑不得,小女孩给妈妈吓破了胆子,现在听到死人就害怕。庞富荣立刻追杀去,把女儿拉回来,跟她说现在警察到处在捉他们,不能乱跑。

    小蕾哭着说:“我宁肯被警察抓走,也不想再看到死尸了,我怕会跟妈一样跳起来杀人……”

    我温言跟她说:“不会的,有我在,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小姑娘似乎挺信任我,眼泪巴巴的看我好久,终于跟着进门了。院子里静悄悄的,虽然现在晨阳初上,阳光普照,可是总觉得这里充满了诡异的气息。沈冰是无所谓,她没来过,还东张西望的到处瞧看,当跟小蕾目光接触后,两人都像斗鸡一样各自冷哼转开头。

    屋子里光线阴暗,弥漫着一股腐臭的气息。床上尸体依旧静静的躺在那儿,被床单罩着,隆起人体的形状。说实在的,在这种光线里,看到用布蒙着的尸体,还不如直接看到死尸的模样,因为给人太多联想空间,越想身上鸡皮疙瘩起的越多。

    小蕾一下捂住口,眼珠子瞪的圆圆,充满了无限惊恐,闪身躲在庞富荣背后。

    我冲她笑了一下,递给她一张符。小蕾感激的接过去,双手捧着胸口上。

    庞富荣跟大家说:“先坐下吧。”他首先颓然坐在床边,愁容满面的低下头。

    我明白他的心情,现在我们竟然陷进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桥南村杀人案,我们是绝对洗不掉嫌疑了,你说一具尸体杀人谁会相信?并且这具满嘴血肉的死尸,就是庞富荣的老婆,此刻就在家里锁着。而更愁人还有安黛云,目前想报案也没机会了,不能安葬,又不能出去查凶手,就这么臭在这儿,怎么是好啊。

    沈冰是闻不了这种气味,挥着手走出屋门,我也待不下去了,跟着往外走,小蕾机灵的跟在后面跑出来。我们就坐在院子小凳子上,沈冰把凳子拉近坐在我跟前,小声问:“我们就这么待在这儿吗?”

    “要不然去哪里,估计现在警察正四处通缉我们呢。”我说。

    “可是你怎么不动脑子,警察要追踪四个人,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饭桶,不出中午,肯定能查到这儿。”沈冰撅嘴说。

    她是警察,当然知道怎么追踪嫌疑犯的。况且说的也很有道理,我们四个人面积太大,走到哪儿都会引起别人注意,尤其是像沈冰这样的美女。我摸了摸鼻子,一言不发的回到屋子里,跟庞富荣商量,这个地方也不能久待,得赶紧离开。

    但他想不起去哪儿,我说有个好地方,就去那个木屋所在的隐秘山谷。因为那里有骇人的传说,警察一来不敢去,二来不一定能够找得到。庞富荣一听顿时吓得脸上变色,那个地方真是很邪的,去了不是找死吗?

    正说着,听到外面传来曲陌的说话声,我就出去了。她一副风尘仆仆的神色,看来一夜是马不停蹄啊。她悄悄跟我和沈冰使个眼色,三个人就走到厨房门口,远远躲开小蕾说话。

    “果然小五小六被偷来了!”曲陌焦急的说道。

    “什么?”我和沈冰同时感到惊诧。

    不过这也在我意料当中,敌人费了这么大力气,把我拖的来回奔命,如果不是为了小五小六,值得这么做吗?

    “魏子陵和小雪呢?”我急忙问道。

    “小雪不在,魏子陵跟小五小六在一块。”

    草他二大爷的,你个死耗子怎么巡夜的,让敌人几乎一锅端了。我气的双拳互击一下,问曲陌:“在什么地方?”

    曲陌小声跟我们说,就在那个山谷中,现在又重新搭起一座木屋,小五小六和魏子陵被关在里面。她只是在外面透过缝隙看到的,但没敢进去,因为怕还是迷踪阵的话,出不来倒是麻烦了。后来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整个山谷也被布下了迷踪阵,别说出山谷,就是想进木屋都找不到路。

    她在山谷里转了整整一夜不敢放松,唯恐遭到毒手。直到天亮迷踪阵自解,她才跑出来,先回到桥南村,发现警车云集,警察在挨门挨户的排查。她躲在一个角落里,听到他们说着我们几个人的名字,就知道不妙,想了想猜我们可能会来贯口镇,于是跑了过来。

    刚才劝庞富荣去那个山谷,也是担心曲陌一夜不回,想过去看看,现在更不用说了,救小五小六和魏子陵那是大事,管不得庞富荣了。回到屋子里跟他说你去不去,反正我们要去那里暂避一时。

    庞富荣此刻也没主意,见我去意已决,只有点头答应。他从陪房里找来一只大麻袋,将安黛云尸体装进去扛在肩上,打算把她埋在那里入土为安。我跑到厨房找到几头大蒜,装进口袋里。

    我们几个走出镇子时,发现远远有警车开过来,吓得全体躲在几棵大树后面,等警车进了镇子,仓惶进山。

    进了那个山谷后,四处瞭望,不见有木屋啊。我诧异的看向曲陌,她也十分疑惑的来回寻找,摇头说:“不可能的,昨晚明明看到了这座木屋,怎么会没有呢?要是我可能看错,她是绝对不会眼花的。”

    曲陌口中这个“她”我和沈冰都知道是灵狐,这说的也是,灵狐怎么会看错。我们又跑到原来木屋那儿,废墟依旧,上面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据曲陌说,新木屋是原有废墟上重建的,可是这就不合道理了,除非她是穿越到了以前,看到的还是原来的木屋。

    “这……这……”曲陌急的说不出话来。

    “曲陌,你不用着急,我们都相信你没说谎话。”沈冰搂住她肩膀安慰。

    “我不是怕你们怀疑,而是觉得这件事不可思议。”曲陌摇头说。

    我抬头看看四周,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对方,但一时看不出来。又回头看看谷口,哦,明白了,记得谷口对面是一座高插入云的山峰的,可现在却变成了一道蜿蜒的山梁。再眯上眼睛看了看,嗯,明白了,现在迷踪阵就启动了。

    四处弥漫着淡淡的薄雾,不注意就不会发现,正是这种薄雾,才让我们改变了视线,恐怕想要出谷,那是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