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章 逃出桥南村

第七百九十章 逃出桥南村

    沈冰再次一个翻身,又趴回我怀里,呃,虽然我很喜欢这样,可是动作太大了,差点把我身子骨给压散。

    死娘们缓缓伸直了手臂,浑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杀气,我眨巴眨巴眼,心说你不能弯腰,抬手臂干什么,真是白痴。真让我说对了,她伸直手臂后,发觉转来转去,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手伸进坑内,不住在原地蹦跳,让我在恐怖的气氛当中感到了一丝有趣。

    忽然间她老羞成怒,往前猛地一跳,要落进坑里。我勒个去,这两脚踹下来,我和沈冰立马变冰糖葫芦!

    正在焦急万分之际,蓦地看到天空上乌云飘离,一轮圆月当空,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于是抬起手指,冲着死娘们眉心方向一点,指尖上射出一道青色寒光,闪电般的没入她眉心之中。

    “呃”死娘们闷叫一声后,重重摔在沈冰身上。草他二大爷的,差点没把我肚子压爆。

    沈冰也跟着惨叫一声,我心说不好,难道青冥箭没杀死死娘们?赶紧捏个法诀,正好死娘们摔下来时,头朝一边耷拉在我眼前,一指点上眉心,念了两句破邪咒,就算不死,这下也能让死娘们尸体内的炼魂受到重创。

    “砸的我好痛……”沈冰

    听了这句立刻让我松了口气,死娘们肯定魂飞魄散,只不过尸体把她砸痛了。我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道:“这下是不是更舒服?”

    “呜呜……你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幸灾乐祸……”

    她一边哭一边张嘴飞快咬住我的手指,立马一股钻心的疼痛袭遍全身。

    “啊,你小狗啊,怎么咬人?”我没好气的把手缩回来,痛的不住在嘴边吹气。

    “哼,我就是小狗怎么了,大仇得报,收工!”她得意的晃晃脑袋,在月光下,一张俏脸洁白无瑕,哪有泪珠啊,刚才哭是假装的。

    今晚算是大获全胜,搞定了死娘们,还把卵尸鬼打伤,让敌人受到不小的损失。可是我坐在桥上,半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南桥村因此死了几个人,都是无辜的做了枉死鬼。要说我真是个灾星,走到哪儿都会有人丧命,唉!但愿他们这次因祸得福,来世投个好胎。

    我们把尸体抬回庞富荣家,正好这时小蕾睡着,庞富荣冲出院子,看着亡妻的尸体,忍不住哭了起来。但不敢大声,可能怕惊醒了女儿。不管怎么说,他虽然在外面有女人,但现在看着对老婆还是有情有义的。

    尸体暂时放在放粮食的偏房内,用床单蒙上,然后将屋门紧锁。我们坐在院子里,把惊心动魄的一场战斗跟他说了,很抱歉的是,淑珍再没有投胎的机会。庞富荣一听,又落下眼泪,叹口气说:“这可能都是前世注定,枉我这个神算也不能算出来。”

    算不出来还说个毛,那还能叫神算?不过他解释了两句我才明白,他们这一支麻衣神算,是有规矩的,什么人都能算,唯独自己和妻儿还有父母,那是不能算的,否则会遭受天谴。要说这规矩我也听说过,算命的帮别人断吉凶求财运,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啥时候遇到灾祸。其实我感觉,这都是屁话,无非是为自己遮掩这全是蒙人的。

    我问他有什么打算,把老婆尸体锁在屋里也不是个事,总不能不安葬吧。

    庞富荣心情沉重的说,他现在也是没了主意,安黛云那儿也在等着他处理,先不说凶手,尸体都放了两天,现在天气还热,估计要开始腐烂了。他也不知道该是先抓凶手安葬了安黛云,还是给老婆风光下葬。

    我拍拍他肩头说:“先顾一下女儿感受吧,她毕竟这么大了,还是好好先给老婆下葬。安黛云那儿,我们帮你处理吧。”

    “谢谢,谢谢!”庞富荣感动的握住我双手,不停道谢。

    正在这时,一阵警笛声划破寂静的夜空,让我们不由心头一颤。我看看表,现在是夜里三点多,心说不对啊,马上拿出小白旗,吩咐林梦希去看看怎么回事。按说这么晚,谁会去报警呢?我害怕把警察引过来又是冲这我来的。

    果然焦急的等了一阵子,小白旗飞回,我走到一个角落里,不让庞富荣看到林梦希。

    “不好了,有个人跟警察说,你跟庞富荣一家人合伙杀害了老婆还杀死了那一家六口人,警察马上要过来了!”林梦希从旗子里探出头紧张的说。

    哪一家六口人啊?哦,明白了,是被炼魂凶尸给残害的那户人家,草他二大爷,居然杀了这么多人,我心头忍不住感到一阵颤抖。有人竟然举报是我们下的手,肯定是敌人安排的,极有可能是温玉生,那报警的人也是他了。

    “老庞,我们得赶紧走,不然警察过来搜到你老婆的尸体,有理说不清啊。”我看着庞富荣说。

    庞富荣短暂思索一下,点头道:“好,我带上女儿,先去贯口镇吧。”

    他叫醒女儿,什么都来不及带了,匆忙跟着我们出了家门。正好警笛声又响起,冲这边bi近,已经从东边巷子口看到了车灯光。庞富荣立刻跑到前头带我们钻入一条巷子,我唯恐跑不脱,拿出小白旗,跟林梦希嘀咕几句,让她们暂时挡一挡。

    要不是有林梦希她们,还真不易走脱,听说来了三辆警车,如果分头追的话,我们肯定跑不掉。但他们被鬼魂一吓,全都缩在车上发抖祷告,让我们顺利在天亮前跑到了贯口镇。

    进安黛云家门时,小蕾忽然叫了一声,把我们全体吓一跳。忙问怎么了,她转头来回看着说:“好像有东西跟着我。”

    我冲她微微一笑,是小白旗回来了,把旗子接在手上说:“别怕,是我的一只魔术小旗。”说着装进口袋。

    她勉强对我一笑,但看到沈冰时,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爸,这是什么地方啊?我总觉得好可怕!”小蕾怯懦的依偎在父亲身上问。

    “是一个朋友家,她也死了。”

    “啊,那我不要见到死人,我害怕……”小蕾说着就急忙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