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蒜汁

第七百八十九章 蒜汁

    尖头鬼在关键时候,一把提起沈冰,投进左边一条巷子里,让我把悬在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他们逃走同时,我却又跑回到死人的家里,冲进厨房找到几头大蒜,用刀拍烂,压出一些蒜汁,粘在手上跑了出去。我也只是要干嘛呢?是对付卵尸鬼用的。

    这种死玩意虽然是猛鬼中的猛鬼,算得上是极品了,可总有他的弱点。那就是大蒜,往往能克制邪祟的,就是那么不起眼的东西。具体是什么道理,我没研究过,茅山古籍中也没提到。

    我跟进那条巷子时,他们早跑的无影无踪,于是抛出小白旗,跟着它一路追出村子到了河边。刚好看到尖头鬼把沈冰丢进河里,它回过头跟三只凶鬼斗在一块,只过了一招,尖头鬼就惨叫一声,也掉河里了。

    这小子说起来牢sao挺多,但对我们还是满忠心的,要不是他挡这下,沈冰必死无疑。卵尸那两条黑气在河面上游荡来去,看样子犹豫不决,上次母的在水下遭到我敕水符毁灭xing打击,显然是吓破了胆。而凶尸那是不能入水的,因为腿不能打弯,下去只能喝水。

    我看着前面的情况,灵机一动,掏出一根红绳攥在手里,又拿出一束香,跑到跟前时,也念完了火铃咒。旺盛的火光冲到河边,死娘们站在当地,任由火龙从身上冲过形成,竟然巍然不动,嘴里只不过发出几声闷哼。

    火光熄灭后,小手电打在她身上,发觉衣服全给烧光,赤裸的身躯上一片焦黑。我心说怎么也得受点伤吧,哪知死娘们嗖地拔地而起,看样子还挺生猛,没半点受伤的迹象。两只卵尸鬼也冲我飘过来,一左一右形成夹击之势。

    我急忙往前一个鱼跃冲顶,身子贴着地面上的草地,快速滑向岸边,刚好从死娘们脚下穿过。一扬手红绳缠到了她的脚上,用力往回一扯。这时候一不留神,脑袋磕在岸边大石头上,整个身子倒翻入河。我勒个去,这绝对是高难度动作。

    沉入水下的一瞬间,感觉手上红绳扯紧,紧跟着附近有股晃动的水波涌动过来,知道死娘们肯定也给拉下水了。

    我用小手电往那边晃了晃,在水波当中,看到死娘们嘴巴正在不住冒泡。好了,暂时她对我们形不成威胁了。赶紧冒出水面,发现尖头鬼正护在沈冰前面,被两只卵尸鬼痛扁,这小子叫的那个鬼哭狼嚎,让我又是担心又是好笑。

    糟糕,猛地想到手上的蒜汁,别被河水给涮没了。抬起手一闻,蒜味挺大,这玩意粘附力高,没有那么容易冲干净。当下拼命的游过去,到了尖头鬼身边,伸手揪向一条黑气。它好像不知道大蒜是自己的克星,不躲反而来调戏我,感觉握住了一只冰冷的小手,手指还在我手心里挠了两下。

    一共就挠了两下,然后就听到一声凄惨到的叫声。立刻一只赤身裸体的女鬼出现在眼前,好像上次被我脱了衣服一直都没穿。因为小手电遇水后,忽明忽灭,看不清具体长的啥样,反正女人身上有的东西,它全长着。汗,貌似是废话,没有女人特征,那能叫女鬼吗?

    它的一只手在我手心里已经变成了焦炭一样,在不住的冒着黑烟,瞬间是它的手臂以及全身,全都变成了黑色。另外一条黑气匆忙飘过来,似是拉住了女鬼,可马上也惨叫一声,显出原形。

    还好,这家伙穿着衣服呢,是只男鬼。他的脸孔正好被小手电晃着,靠,长的又丑又恶心,跟夜叉似的,非常狰狞。不过他跟遇到了电流一样,爪子被吸附在女鬼身上,怎么都挣扎不开。眼看着两只死玩意身上黑影滚滚,伴随着惊心动魄的惨叫声,马上就要魂飞魄散。

    谁知道这时候死娘们从水下“嗵”地窜出来,带出一条笔直的水柱,哗啦啦往下洒落,落了我们一脑袋。

    死娘们落下时,正冲我脑门,要是不躲,估计脑袋肯定会被踩进肚子里。只有撒开两只死鬼,赶忙沉入水下。等她掉进水里时,我已经游向一边,随着她入水时水波的涌动,往前快速游开几米,探出头,刚好沈冰也过来了,拉住她的手匆忙游上岸。

    我们坐在岸上不住粗喘,而尖头鬼趴在后边不住shenyin,肯定伤的不轻。我先拿出小白旗让他进去,等把死娘们搞定了再给他治伤。

    “两只卵尸鬼呢?”我气喘吁吁的问沈冰。

    “跑了,速度真快!”沈冰瞪大眼珠说。

    没打死它们虽然挺遗憾,但这次让它们伤的不轻,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是恢复不过来。目前就考虑怎么对付死娘们吧,刚才一番较量,确定确实是炼魂凶尸,对于一般道家法术,根本不怕,估计天雷地火烧不死。想到这儿,抬起头又看看天空,诶,乌云逐渐飘离,让月亮露出边缘了。

    “嗵”地一声,死娘们又从水下窜出来了,这次并没随着水花落进河内,而是伸长手臂冲着我们俩扑过来。在微弱的银色月光映照下,死娘们的脸变得灰蒙蒙,眼珠子显得特别恐怖骇人!

    我们俩吓得双腿在地上一踢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掉头就跑。还好跑的及时,死娘们落在岸上,一对爪子只擦到了我们后背,只差一点就让我们尝到九阴白骨爪的滋味了。

    死娘们这次被拉下水可能给激怒了,速度是异常的快捷,很快追到屁股后头。恰巧我们跑的太急了,没留神脚下,前面有个坑。是很大一个坑,不过不是很深。我们俩谁也没能幸免,一齐趴掉进坑里。沈冰这丫头总是那么幸运,她又趴在我身上。

    “好舒服……”她得了便宜还卖乖,让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被凶尸抓住会更舒服的。”我没好气说。

    “啊……”她惊呼一声,赶紧翻过身,呃,一屁股坐在我肚子上了,好痛!

    死娘们忽然出现在坑沿上,低头下看,那对死鱼眼一样的眼珠子,尽管没半点光采,可是就这么死死盯着我们,仿佛在看着两只小猎物,流露出垂涎欲滴的神色。我勒个去,就算现在往上爬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