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九十五章 逼母亲上吊

第七百九十五章 逼母亲上吊

    “是温玉生这个狗杂种!”小蕾大声叫道。

    草他二大爷的,庞富荣老婆居然被这混蛋给勾搭上了,真替庞富荣感到悲哀啊。现在事情乱成了一锅粥,我都理不清其中关系了。

    庞富荣一下呆住,看样子是相信这个事实。温玉生在村里是出名的se鬼,他老婆从尸体面目上看,有几分姿色,被这人勾搭上,不是没有可能。

    “那你妈是为的什么上吊,是不是温玉生下的手?”庞富荣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失魂落魄的问。

    “我哪儿知道。”小蕾轻轻说了句,眼睛里出现一股闪烁的神色。

    我捕捉到这个情景,立刻心头一动,开口问道:“你当时在家,你妈为什么心绪不宁,你怎么会不知道?”

    “她可能是怕jq被揭穿吧?”小蕾低着头嘀咕。

    庞富荣双腿一软,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再也无语。做男人比他更失败的我看是没有了,老婆和情人为他带了两顶绿帽,女儿也变的这么腐化堕落,要我真是没脸再活世上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他也够可怜的,虽然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相比之下,他还算是个好男人,只不过身边两个女人变质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有jq的?”我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问题太多了。”小蕾忽然狠毒的瞪着我。

    小丫头片子,跟我掉花枪,我冷哼一声说:“是你知道了你妈的jq,才让她上吊的吧?”

    她不回答我问题,而是反口就骂:“你妈,你妈,你妈才有jq!”

    这种无理而又刁蛮的孩子,我真想给她一个耳光。我忍住气说:“你不用遮掩了,现在真相浮出水面,是你杀死了安黛云,又回去bi自己妈妈上吊。杀安黛云的可能是一个人,而bi你妈上吊,有另外一个人帮忙,这个人是谁,你不说我最终也能查出来。”

    “你胡说……”这个可恶的女孩还在狡辩。

    庞富荣半信半疑的抬头问:“小蕾怎么会bi她妈上吊?”

    “她不是很痛恨女人插足吗,那同样痛恨女人出轨。她这种极端的女孩,从连刺安黛云十几刀上看,足见心有多狠,bi死自己妈妈的事,难道做不出来吗?”我说着转头瞪向小蕾。

    她骂了一句:“你放屁!”慌忙转过头,不敢跟我目光接触,显得很心虚。

    “小蕾,你跟我说清楚,到底你妈是怎么死的?”庞富荣厉声喝问。

    “她是死有余辜。我骂她不守妇道,难道不对吗?我让她自己一了百了,上吊自杀不是很好吗?”小蕾恨恨的说道,理由还挺充足,仿佛她bi母亲上吊,一点错都没有。

    庞富荣一下子满面怒容,站起身指着她骂道:“畜生,你妈不守妇道,轮不到你来管,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心。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就是不说。”小蕾扬起倔强的脸庞,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我掏出小白旗冲她挥了挥说:“要不要我这里面的女鬼出来问问你?”

    小蕾顿时脸色煞白,身子紧紧贴在石头上,惊恐的看着小白旗。我又吓唬她两句,这才把真相说出来。

    原来庞富荣整天出去算命,又不时住在贯口镇,待家里时间比较少。缺少父爱的女儿,xing情变得越来越古怪,母亲管不住,经常跟同村几个年轻男女出去玩,起初就去去县城,后来接触到社会上的混混,于是就跑到了鱼龙混杂的贯口镇。

    跟张小川认识之后,被他一次强逼着失去chu女之身,而后就变得更加堕落。无意中张小川告诉她贯口镇上有个女人是桥南村算命先生的qf,这才知道父亲原来外面养着女人。她因为出来胡闹,怕传到家里,所以别人只知道她叫小蕾,连姓什么都不清楚,更不说自己的身世。

    所以有一天早上来到贯口镇,她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从安黛云家里走出来,就痛恨不已,跟张小川借了把刀,什么都没说,跑到安黛云家里。本来只是吓唬吓唬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叫她以后不要缠着自己老爸。结果安黛云竟然知道她母亲外面也有男人的事,说出来羞臊她。

    这下把让她恼羞成怒,自己父亲出轨,连母亲也红杏出墙,本就极端的女孩,更加仇恨他们。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对安黛云连捅十几刀。她是第一次杀人,见安黛云惨死在血泊中,起初感到很害怕,不敢在镇上逗留,偷偷跑回家里。

    当她正洗染血的衣服时,被母亲发现,问她怎么回事,她不肯说,母亲就开始骂她整天在外面疯跑,都变成了无父无母的野丫头。她被这番痛骂给激怒,就跟母亲吵了起来,说起母亲不守妇道的事,声称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

    她母亲马上慌了手脚,求女儿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她说:“不说出也行,除非你自己上吊死了,我就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母亲被bi无奈,真的选择了上吊。要知道已经四十多岁的女人,如果被丈夫抓住偷情的把柄,万一闹离婚将此事传出去,名声丧尽,死也抬不起头。再加上自己女儿竟然变得这么无情和古怪,就心灰意冷,决定自杀,一了百了。

    她上吊时,女儿就是说好了去买香烛元宝来祭奠她的。小蕾回来后,见母亲真的上吊,感觉一下子心里空了,开始只是痛恨,当这种悲剧发生后,她才意识到不对。父母再怎么不是,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让她感到很伤心。急忙把尸体放下来,结果无独有偶,自家的黑猫跑进屋子里,于是就发生了诈尸情形。

    她差点没吓死,正被尸体揪住时,有个人闯进来帮了她一把,将尸体重新吊回梁上。那人把她推出屋门,商量了一阵子,她跑到小时后经常玩耍的废弃砖窑内躲避,那人也若无其事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