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激尸法

第七百八十五章 激尸法

    按道理说,取魂并不是容易的事,特别是惊煞厉鬼,六亲不认,能力再高的天师,一时半会也是做不到的。我们测到淑珍魂魄的位置,到鸡场这段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这人就能取走魂魄走的无影无踪,这有点不可思议。

    我还是坚信自己的想法,这个叫温玉生的家伙,肯定是个懂道法的人,极有可能是个术人。

    小蕾现在听到母亲魂魄被取走,不再会出现诈尸情况,恐惧心渐去,又悲伤起来,趴在庞富荣肩头失声痛哭。

    庞富荣慎重的跟我们说:“本来淑珍的死,村子里的人都还不知道。万一魂魄不是这人取走的,我们贸然询问他,那这件事不就传出去了吗?”

    我摇头说:“不怕,就算魂魄不是这人取走的,但尸体一定是他帮忙掩埋的,在他嘴里,能问得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事。”

    庞富荣听着有道理,就答应去把温玉生骗过来,要是不来,我们就去他家里动手。庞富荣出去一会儿后,竟然带着那家伙来了。

    “老庞,你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请我喝酒,是不是你帮那些大官阔太太们算命,给的好酒喝不完了?”温玉生笑着进门。结果一看没酒席,顿时就愣住了。“还没买菜啊?”

    我早站在门口了,一把将他拽进来,将门关上。

    “你要干嘛?老庞,这……这怎么回事?”温玉生吓得靠在对面墙壁上叫道。

    庞富荣没答话,而是看我一眼,我冷哼一声冲着这家伙说:“怎么回事,你心里不清楚吗?”

    “不……不清楚!”这小子一摇头,但脸无人色,明显是心虚了。

    “你害死了我妈,你还说不清楚?”小蕾气的抓住一只枕头丢过去。

    汗,你妈是上吊自杀的,他只不过埋了尸体,怎么变成害人了?不过也不好说,庞富荣老婆是不是被他调戏过,羞愤之下上吊了呢?

    温玉生躲过枕头,一脸惊恐的说:“我没害过人,老庞,咱们这么多年的邻居,你还不明白我有那副胆子吗?”

    “那人不是你杀的,为什么要埋尸体?”我瞪着他问道。

    温玉生唰一下脸上变色,咕咚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我知道这事我做的不对,可是有人吓唬我,要我帮忙埋尸体,不然晚上淑珍会来自找我算账的。”

    我们一听不由对望一眼,我果然没猜错,尸体真是他埋的。

    “那个人是谁?”庞富荣咬牙切齿的问。

    “不认识,是个小伙子,他还给了我二百块钱。”这小子说着掏出两张大红票子,放在地上。

    “从头说起,要是敢撒谎,我就让你变成一具尸体!”我拔出铜钱剑冲他挥了挥,手里这不是没别的玩意,只能拿这东西糊弄糊弄他。

    “我说,我说,你千万别生气。”这小子看样子吓破了胆,不住的磕头求饶。

    原来他早上从这儿离开后,在刘老福门外看了会儿热闹,后来见一个小媳妇去地里干活,他就跟着去了。结果在地头遇上了一个年轻人,给他二百块钱,吩咐他把鸡房里的尸体埋好。如果敢告诉别人,死者阴灵晚上会找他算账的。说完那个年轻人就骑上一辆电动车走了。

    他进鸡房一看,差点没吓死,竟然是庞富荣的老婆。慌忙又跑回家拿过来铁锹,把尸体埋了。刚好这时候,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就赶紧装作在这里大便。还好这手骗过了我们,在我们走后提起铁锹跑回家去了。谁知庞富荣会来找他喝酒,寻思着可能老庞还不知道自己老婆被人杀了,不去吧,怕被看出破绽,所以就壮着胆子来了。

    “杂碎!”庞富荣握紧拳头狠狠的虚空打了一记,显然这年轻人我们都知道谁了,就是找他帮忙那个,临了还害了他老婆。

    我闭上眼睛算算时间,这人应该说的不是假话,正好他走到田间的时候,我是刚查到尸体在鸡房。而这段时间,那个年轻人刚好搞定惊煞厉鬼,把魂取走。可能手上没家伙没法埋尸,才出钱托温玉生埋尸的。

    这人已经取走了魂魄,为什么还要埋尸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摸着鼻子想了半晌,感觉那是不想让人找到尸体,还留着有用。忽然间想到,这人还想利用尸体搞惊煞,在村里杀人,隐隐觉得,是对付我的!

    “走,曲陌,我们再去一趟养鸡场。”

    我和曲陌又跑回那个废弃的养鸡场内,这次是带着铁锹来的,刚显露到胸部,我赶紧停手了。草他二大爷,这人手段真是狠毒,在尸体喉咙上开口,放入了猫狗毛发和粪便,并且还有符灰,如果猜得不错,用的是大无量术里的“激尸法”。挪动几下不要紧,只要一见阳光,必然会诈尸。

    但我并不是要把尸体带回去的,而我也想要符灰做手脚,灌进尸体嘴巴里,这样魂魄再也不能入体。但现在不同了,有激尸法在,再用道家咒符,那也会诈尸。并且这种激尸法一旦诈尸,除非把尸体大卸八块,否则是不会停下来的。这也就是我所说的这人狠毒之处。

    尸体不能抬回村子,因为不论抬到哪儿,魂魄都会找到自己尸体,抬回去只能说在我们身边放了一颗定时炸弹。

    曲陌问:“怎么办?”

    “回去,等着今晚应敌吧。”我颓废的甩下头。

    现在明白对方掩埋尸体,是怕人发现后抬出去会诈尸,要留着晚上对付我。还是那种可能,就是要把我死死的拖在南桥村。这人算准了我的脾气,知道我肯定不忍心见死不救,一定会留在这里的。

    我真是郁闷的要死,这人到底是谁呢,对我了解这么深,否则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应该从安黛云被杀死,就开始布局了。我不被困在迷踪阵里,就会去查找杀人凶手,最终被拖在南桥村。

    在路上我跟曲陌说,晚上不用管这里的事,再去那座山里看看,我怀疑孩子的哭声来源于那里。不管是小五小六还是其他无辜的孩子,都应该得救。一旦查到线索,不要轻举妄动,回来通知我,我们一块过去。

    曲陌担心的问:“那两只神秘的邪祟可能还会来,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对付它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