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四章 魂魄失踪

第七百八十四章 魂魄失踪

    草他二大爷的,惊煞厉鬼好像不能开口的,跟僵尸一样只能呲牙咧嘴发出几声闷叫。再说这是男人声音,更加离奇了。我在惊异之际,忽然看见在一排鸡架末端后面,有个男人正在抽裤子。

    看这架势,这人在这儿拉屎,你个混蛋,什么地方不好找,来这个地方找死呢?你找死不要紧,差点没把我吓死。曲陌捂着鼻子退出去,我没理那个家伙,而是仔细搜索一下整个鸡房,不见有尸体的影子,诧异的摸了摸鼻子,尸体难道飞走了不成?

    “怎么是你们?”那人好像认识我们。

    我转头再仔细打量他,想起来了,是刚才跑到庞富荣家的那个邻居。我点点头说:“我们是帮老庞找淑珍的,你在这儿见过他吗?”

    “没有啊。”那人摇摇头。

    我摸着鼻子忽然对他生了疑心,外面只有尸体蹦跳的脚印,他怎么进来就没留下痕迹呢?不会是草上飞吧?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满腹疑惑的问他。

    那人茫然的指指身后墙壁上一个大窟窿:“这儿啊,我们在田地干活有时事急了,就从这儿过来解决。”

    哦,原来这屋子还有个另有出路,他是从另一个方向进来的。想到这儿,心头一凛,急忙跑过去,从这个口子钻出去,外面就是田地了。我相当郁闷的看着四周,惊煞厉鬼不敢在太阳底下露面,也就是说不可能是在我们赶到之时从这儿逃走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查出她是在这里的,怎么就没影了?

    “老庞家发生什么事了?”那人跟着钻出来,神秘兮兮的问我。

    我思路被他打断,“哦”了一声说:“两口子吵架了。”

    “你们跟老庞是什么关系啊?”这家伙好奇心挺重,什么都要问清楚。

    “朋友。”我敷衍一句,掉头钻回鸡房,从门口出去。

    曲陌刚才虽然匆忙出来,但知道尸体不在里面,否则这男人怎么还能有命可活。她皱着眉头正要开口,见那个男人又追在我屁股后头出来,就闭口不语了。这家伙似乎是个se鬼,不住的歪头瞧着曲陌,让她一脸讨厌的转过身去。

    我又找遍了其他两排鸡房,也没找到尸体影踪,并且在地上也没找到她的脚印,于是就跟曲陌说:“我们去别的地方找找。”

    我们走出鸡场,那家伙倒没跟来,漫无目的的在田间溜了一阵子,也不敢回村,现在警察正在村子里调查,我们两个外地人很容易被怀疑成杀人凶手。最后坐在一棵大柳树下,拿出罗盘,又使用搜魂术。

    头发一动不动,尸体失踪了!

    我勒个去的,怎么会这样,耍我是不是?又搞了一阵子,头发还是寂然不动,让我彻底没了脾气。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尸体远离此地,不在搜魂范围之内。可是,那要距离很远,除非在千里之外。我明白了,一拍脑门突然站起来,把曲陌吓一跳。

    “想到什么了?”曲陌怔怔的问。

    “惊煞厉鬼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现在把魂收走,装进容器内,我们就搜不到了。”我跟她解释,至于尸体,没了魂魄就是一具空壳,随便找个地方一埋,往哪儿找去。

    说完我就顺着来路往鸡场往回走,曲陌问我们回去干吗。我故意不说,考考她的智商。曲陌考虑一会儿,终于猜出,尸体就埋在鸡场内。

    我们回到鸡场,那个人早不见了踪影,并且往四周田地看了看,也不见有人。我开始怀疑这人是个懂道法的,这并不奇怪,既然桥南村能出一个神算先生,也能出个捉鬼天师,再说阴阳先生这类人到处都有,特别农村是藏龙卧虎,能人辈出。

    进了那间鸡房后,我就毫不犹豫的走到那人起初站立的地方,果然是我疏忽了,这儿泥土松软,明显是刚刚翻新过的。刚才不是以为他在这里大便吗,所以就没敢往这儿看。现在看这里根本没大便,压根就是在这里埋尸的。

    我蹲下用手挖开泥土,马上露出了一丛头发,拨开这层浮土,庞富荣老婆那张眼珠暴突的骇人脸孔出现了!

    我们俩同时打个冷战,赶紧又把土埋上,倒不是怕她再诈尸,而是确定魂魄不在,多看这种恐怖画面,只能让自己晚上多做几回恶梦。

    “还是你聪明!”曲陌对我一笑。

    “聪明什么,没能当场人赃并获。”我叹口气,“咱们先找点吃的,然后等警察离开村子后,找那个家伙审问一下。”

    “嗯,你一提我肚子都开始叫了。”

    不远处有片菜地,看上去这是种给自己吃的,规模很小,也没人看着。有黄瓜豆角西红柿,我们就藏在菜秧子之间,偷吃了个饱。

    又回到那棵大柳树下等了一会儿,都到中午了,感觉警察肯定离开了村子,这才往回走去。村子现在变得很安静,街上也没人,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景象。村东头死人的那户人家,门里门外一个人都没有了,估计尸体被警察带回去进行尸检。

    我们回到庞富荣家,他们父女俩正在望眼欲穿的等待。好在他们把绳子收拾,屋子也打扫干净,警察过来调查时,他们也没露出马脚,谁都不知道庞家还死了一口子。尽管昨晚上闹出很大动静,但庞富荣跟我的情况差不多,大家都知道这个算命先生家非比寻常,有点动静也不奇怪。

    我把找到尸体的事跟他们父女俩说了,并问那个邻居叫什么,是不是个阴阳先生。

    庞富荣一脸吃惊的摇头说:“他叫温玉生,不是阴阳先生,就是地地道道的一个农民,不过平时心花了点,整天调戏别人老婆,都挨过很多揍了。”

    这个他不说我们也看得出来,那王八蛋一对色迷迷的眼睛,老是盯着曲陌看。

    我们这就感到奇怪了,你说赶到鸡场的时候,只发现这个人在那儿,没看到有其他人,是谁把魂取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