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援兵来到

第七百八十六章 援兵来到

    至于什么办法,我没说曲陌也没问,因为我觉得她可能想我是骗她,其实这次真不是,我真的想到了办法。“

    回到庞富荣家,他已经将温玉生放走了,那小子绝不敢声张自己为了二百块钱,昧着良心把人老婆尸体偷偷埋了。

    到了傍晚,庞富荣虽然还在悲戚当中,但我们总算客人,又帮他查案子,就下厨为我们做饭。而小蕾这么大孩子了,居然躺在床上不动。看来她从小被父母惯坏,十八岁了,饭都是由父母来做。

    我和曲陌坐在椅子上,一时对着这孩子,想不到什么话说。

    小蕾的手机突然铃声响起,她接起来还没说两句就急了,看样子是接到了什么骚扰电话。

    “你说什么呢,我告诉你,我不叫习风,也不跟他在一块。”小蕾说完把电话挂掉了。

    我一听不对,可能是沈冰,我的姑奶奶,怎么让我解释啊。赶紧好言好语的跟小蕾借过来手机,打通沈冰电话,谁知还没说话,那头就噼里啪啦的来了一通机枪盖顶。

    “你嚣张什么,我不就让你找个人吗,真是没礼貌的丫头。”

    擦,沈冰挂断了。你说你还说人家嚣张,你这通话也不怎么礼貌啊。

    我又再次打通,不等她开口先说我是谁,沈冰才算没发火。原来她到了贯口镇,找不到我和曲陌在哪儿,就按照这个电话号码问问,我是不是还在电话跟前。谁知小蕾心情正不好,也不知道我名字,就发生了误会。

    我小声问她来的时候把我家伙都带着没有,她说全带上了,嗯,有尖头鬼帮忙,我就会轻松不少。于是让她来的时候给我买条裤子,快打车来南桥村,我在桥头上等她。

    曲陌听说沈冰要来南桥村,先是高兴后又担忧,怕她遇到什么危险。我笑了笑说,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论道家法术,比你也不遑多让了。况且我急着要用这些家伙,她不来不行啊。

    停了一会儿,我算计她该到了,就跟曲陌跑到桥头上等着。不过几分钟,就看到一辆出租车来到河对岸停下。沈冰下车先向我们打声招呼,然后让司机打开后备箱,好家伙,她都带了两只大行李箱,这是要干嘛,搬家呢?

    “土包子,快来接住我啊。”

    我和曲陌跑过去把行李箱接过来,她本来刚才还是乐呵呵的,但近距离看着我,忽然就哭了,一头扎进我的怀里。

    “我担心死了,以为再也看不到你……”

    “傻丫头,我跟曲陌在一块,你说我会有事吗?再说我命这么大,怎么会死,你这不是在咒我吗?”我抚摸着她的发顶,心里是阵阵的感动。

    沈冰抬起泪眼看着曲陌说:“谢谢你又救了他一命。”

    “他都谢过了,你就不用再谢了。改天帮我出主意买件好看的衣服就成。”曲陌微笑着说。

    “什么叫出主意,我给你买两件,土包子,到时候记得给我发工资啊,这下我把手头上的钱全花光了……”

    呃,记得前几天我刚给她两千零花的,她买什么东西了?

    一问才知道,她买了大量的生活必需品和食物,竟然还带了棉衣。因为她听死耗子说我要在白骨洞躲避天谴,那里光秃秃的又黑又冷,所以不但把这两千块买东西花完,还跟我妈借了两千,她可真能买东西啊,不得不佩服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

    回到庞富荣家吃过晚饭,曲陌跟我使个眼色就出去了。庞富荣坐在椅子上黯然发呆,他这会儿因为老婆之死离不开村子,估计还惦记着贯口镇上的情人尸体。小蕾却是因为跟沈冰在手机上吵过架,两个人好像天生不对缘分,谁都不爱搭理谁。

    我带上沈冰给拿来的手表,一看九点多了,估摸着对方该有动静了。于是把包打开,将小白旗和铜钱装进口袋,拣出一沓用得上的黄符,以及桃木剑、红绳、糯米和一应除鬼的家当都带在身上。有这些家伙,心里踏实了很多。

    然后在门头和窗户上贴了符,再以清水围门,门外悬挂一只八卦镜,起码能保证庞富荣和小蕾的安全了。

    “鬼在哪儿呢?”沈冰一脸兴奋的问。

    “一会儿你就会见到,等会儿不许害怕。”我说完交代庞富荣无论听到什么动静,跟孩子都不要出门,然后拉着沈冰出去,站在大门口拿出我的罗盘,用小手电照看海底指针。

    “你这两天跟曲陌待在一块很快活吧?”沈冰笑嘻嘻的问。

    汗,哪有女朋友问这话的,我要是真跟别的女人快活了,你还不得把我大卸八块?

    “什么快活,我们都累死了,两天两夜没睡觉。”我没好气的说,其实真正两天两夜没睡的是曲陌,我在来时路上睡了一大觉,还做了一个奈何桥边的梦。

    沈冰一听就瞪眼了:“你们累的两天两夜没睡觉,怎么累的?”

    我差点没晕倒,这话一重复,我都觉得有问题,赶紧跟她说:“大姐,我知道你不老……”先堵住她的嘴让我说下去,“那个我们第一天晚上是被鬼差和天雷追击,第二天晚上是被死鬼追的满世界跑,你说累不累?”

    “哦,这样啊,我以为你裤子上烧出一个窟窿,是对曲陌不老实,被曲陌放的火……”

    死丫头,我有那么猥琐吗,再说我就算对曲陌不老实,她肯定不会烧我裤裆啊,最多扇我两个嘴巴子。

    “老妈怎么样?”我一边看着罗盘一边问她。

    “她开始挺担心,哭的要死要活。后来知道你没事,还跟曲陌在外面风流快活……”

    “打住,怎么又绕回来了?”我气的伸手在她头顶上打记爆栗。

    “混蛋,你又打我头。”

    我嘘了一声说:“有动静!”然后迅速拿出点睛笔开了阴阳眼,顺着指针看向左侧,还没看清有什么东西,就觉得一股冷风迎面扑到!

    沈冰首先“啊”的尖叫一声,随后拔出一把桃木剑,贴上一张黄符,刚要念咒语,桃木剑就飞了,符也跟着轻飘飘的飞走。

    “土包子,那是鬼吗,那是妖精吧?”沈冰带着哭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