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星辰变 > 第二十~二十二章 生死

第二十~二十二章 生死

    一阵阵马鸣声不断响起,马贼死去,那些马儿都乱了起来,撒开四蹄就飞奔了开去,让原先的战场掀起了一阵翻滚的烟尘,烟尘将战场中央的秦羽包裹了。
    村中幸存的人们一个个震惊看着在烟尘中身形模糊的秦羽,原本在他们眼中秦羽只是一个善良礼貌的少年,谁想就这个少年刚才却在短短一会儿就将在他们看来恐怖之极的马贼全部杀死了,马贼们甚至无丝毫反抗之力。
    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秦羽身上,而秦羽此刻却是低着头,喘息着。
    谁也不知道秦羽在想什么,秦羽就这么低头喘息着,谁也看不到他的眼神,他们无法想象秦羽此刻心中的激荡,虽然杀人的时候果决无比,可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杀人。
    第一次!
    秦羽待人都很真诚,很难对一个人起杀心,也是刚才看到可爱的小璐竟然被砍断了手臂,纯朴的村民被杀了数十个,这才让秦羽杀心暴涨,一怒之下,将所有人完全杀的干干净净。
    “我做的对吗?”秦羽心中有点惶恐。
    虽然他心志坚韧,可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而已,仅仅一个少年而已,当一个平常待人真诚善良的少年,一下子杀了五十个人,即使他心志再坚韧都会惶恐的。
    不自禁地,秦羽身形都有些震颤了起来。
    “小羽。”铁山走了过来,抚着秦羽的肩膀,秦羽抬起头来,眼中有着丝丝彷徨。
    “小羽,我知道你心里什么感受,因为我也是第一次杀人,可是你要明白,他们是恶魔,他们该杀,如果你不杀了他们,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会死掉。杀一个恶人,却可活百人。这样的恶人就应该杀,而且要大杀特杀!”铁山盯着秦羽说道,铁山心底依旧充满着仇恨,父亲的死,妹妹断臂,这使得铁山对于那些马贼愈加愤怒。
    秦羽身形微微一震。
    “杀一恶人,可活百人。”秦羽嘴里喃喃自语,依旧低着头。
    铁山看不到低着头的秦羽脸上表情,不知道此刻秦羽到底是如何想的,过了片刻,秦羽终于抬起了头来,眼中闪烁着灼灼光辉,看向一旁的铁山说道:“谢谢你,大山,我想……我明白了。”
    忽然,秦羽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大山,你还不快去帮忙救人。”
    “啊,对。”铁山也是被仇恨完全冲蒙了脑袋,经过秦羽的提醒,当即开始和其他村民一起救助一些重伤的村民。
    小璐家中。
    小璐脸色煞白地躺在床上,秦羽就在一旁静静看着小璐,神色很是复杂:“小璐,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秦羽在王府中带着玄铁战刀和布娃娃,便在炎京城好好逛了一遍,而后才回来。
    如果他快一点,或许小璐就不会被砍断手臂了。
    “对不起。”秦羽一回忆起上午小璐捧着碗给他喝茶的场景,就一阵心疼,眼中有的尽是悲恸。
    陡然——
    秦羽站了起来,眼中爆发出骇人的寒光,盯着窗户外,秦羽坚毅的脸庞上散发着莫名的光辉:“父王还有大哥二哥他们说的对,潜龙大陆人有万万千,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能对任何人滥用善心,真诚对人是好,但是一些心怀恶意的人,却是应该杀,杀个干干净净!!!”
    秦羽眼中一团火焰在燃烧。
    秦政秦风还有镇东王秦德,对于秦羽都不放心,因为他们知道秦羽的心太善了,如此心态在强者为尊的潜龙大陆会吃大亏的。不过秦德他们也相信秦羽会领悟如何处世的。因为秦家的人,史上还没有出现如此善良的人,秦家的人,血脉深处都有着嗜杀铁血。
    “不过……刚才的战斗真让人热血沸腾啊。”秦羽眼中闪烁着道道光芒,脑中尽是刚才战斗的每一幕场景——用最少的力量,攻击最要害部位,让每一分力气爆发出最强的攻击力,用最快的速度,直接断人性命。
    近身之战,霎那之间,决出生死。
    “这些人就那个独眼人稍微有点难度,其他人都太弱了,只有和自己一个级别的高手战斗,才能体会战斗的激情,在生死边缘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燃烧生命的激情……就和流星一样。”秦羽回忆起流星雨的景观。
    而此刻铁山走入了房间,直接走到小璐的身旁,而后看着小璐的小脸,他们的母亲当初生下小璐的时候就难产死了,现在父亲也死了,铁山也只有小璐唯一一个亲人了。
    “小璐,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铁山抚摸着小璐的脸庞,眼中很是悲恸。
    “大山。”秦羽走到铁山身旁,安慰的拍了拍大山的肩膀,二人都爱怜看着依旧在昏睡中的小璐,他们无法想象,醒过来后的小璐如何接受这一切。
    ******
    黑风马贼团,此刻正在离村子不远的罗庭山歇息着。
    “大哥,好像不对啊,白三那小子怎么还没来?时间已经过的很久了。”一名全身包裹黑袍的中年人走到那野蛮大汉身旁皱眉说道,这中年人正是黑风马贼团的老二贾明,内功极为深厚,据说达到了后天后期。远远超过黑风马贼团的老三。
    野蛮大汉身材魁梧之极,肌肉也是极度发达,按道理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可是连黑风马贼团的老二贾明对于这个老大也是畏惧无比,不单单是其本身实力,还有其狠毒的心。
    黑风马贼团老大——乌抟,本身实力达到了后天极致,一身内功恐怖之极。老三白三连乌抟一招都接不下。
    “哼!”乌抟一声冷哼站了起来,猛然一拍身旁的巨石,那巨石却是震动了一下,而后就“轰”的一声完全碎裂开来,无数的碎石洒满了一地,这乌抟实力之强和当初秦羽挑选的八个外功高手也是相差无比,远超此刻的秦羽。黑风马贼团的名声,可以算是乌抟一个人打下来的名声。
    被黑袍覆盖中的乌抟,眼中寒光闪闪。
    “废物,白三那个废物竟然浪费这么长时间,所有人都跟我一起去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身黑袍的乌抟上了马当即一声令下,声音森寒无比,百名马贼包括老二贾明都立即听命上马。
    “走!”
    秦羽双手环抱于胸前,目光透过窗户看向无尽的天空,在他的肩上黑鹰正静静地站着,刚刚从炎京城回来途中,黑鹰就去了别的地方,此刻也是刚刚回来,秦羽明白,黑鹰是出去觅食了。在云雾山庄的时候,一天大部分时间黑鹰都是出去觅食。
    “马贼又来了!”
    一阵阵惊恐声从村外响起,秦羽不禁眉头一皱,双脚能够清晰感受到地面的细微振动。
    “马贼又来了!”在小璐旁的铁山一听顿时猛然站起,一把抓起放在一旁的玄铁战刀,而秦羽此刻已经走出了房门:“大山,来人很多,估计百人左右!”话音刚落,秦羽已经消失了,他肩上的黑鹰则是冲天而起,飞向高空。
    铁山立即握着玄铁战刀,杀气腾腾的朝村外冲去。
    村外。
    野蛮大汉模样的乌抟被黑袍笼罩着,走到了白三尸体旁,仔细看了看。
    “呦,没看出来嘛,一个小地方竟然有外功高手。”乌抟嘴角微微翘起,睥睨了一眼前方那些村民,那些村民有的尽是恐惧,握着斧头砍刀的手也是颤抖着。
    乌抟不屑一笑,而后扫视了开去,陡然乌抟目光完全聚集在刚刚出现的秦羽身上,仔细看了看秦羽身上衣着,乌抟笑了起来:“这位朋友,似乎不是这个村子的人吧。”
    秦羽身上款式虽然普通,但是乌抟还是有眼光的,一眼看出秦羽身上衣料极为珍贵,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
    “对。”秦羽反问道,“你是什么黑风马贼的首领吧。”
    “聪明。白三是你杀的吧?”乌抟指了一下脚下的人,很是不在意的询问道,秦羽微微点了点头,看到秦羽点头,乌抟脸上顿时笑容盛开了,眼中目光却森冷了下来。
    “知道是我们黑风马贼团,你还敢出手?”乌抟身上气劲还是澎湃,顿时身上黑袍飞舞了起来,露出了乌抟身上恐怖的肌肉,“兄弟们,你们说该怎么办?”乌抟看着身后的人。
    “杀!”所有的马贼看到那五十人尸体就已经暴怒之极了,此刻一个个拿起了战刀。
    乌抟看向秦羽:“小兄弟,我们俩就玩两手吧,谁输谁就死吧。”
    秦羽身体微微一动,整个身体就噼里啪啦一声相当,双手十指微微握紧,秦羽眼中燃起丝丝光芒,盯着眼前的乌抟:“你应该比那个白三强吧,可别让我失望。”
    “老二,屠掉村子,这个小子我来玩玩。”乌抟很是随意的下了命令。
    “是,大哥!”
    贾明眼中立即放光,兴奋道:“兄弟们,屠掉村子,记住,女人要多留几个,哈哈,动手!”贾明手中出现一把软剑,站在一旁看着乌抟和秦羽,他竟然不准备参与屠杀,在他看来,村子中那些普通人根本不值得他这个后天后期的高手出手。
    “什么,屠掉村子?”秦羽心中一震,顿时心中大急、
    “不论如何,绝对不能让他们屠掉村子,擒贼先擒王,先杀了那个老大再说。”秦羽犹如柔风飘絮一样一闪,身体就按照奇妙的轨迹到了乌抟身前。
    “好快的速度,好精妙的身法。”乌抟心中吃了一惊,可是身体却是动也不动。
    “噗!”
    一个闪电般贴地横扫,秦羽经常在瀑布下锻炼腿部力量,再加上负重深蹲,或者负重长跑,对于腿部力量都达到最大的锻炼,秦羽全身最强攻击部位就是腿。
    一来,秦羽就是动用了最强攻击。
    “蓬!”
    秦羽的右腿狠狠地踢在乌抟脚上,“什么!”秦羽陡然脸色大变,一股恐怖的气劲竟然直接从乌抟脚上传来,不但轻易抵挡了秦羽的攻击,还继续攻击秦羽。
    “找死!”乌抟一个高压劈腿,犹如大斩刀一样劈下,秦羽立即双手一撑,整个人犹如一只鸟儿冲天而起,随后一个翻滚便逃逸开去。
    乌抟的一腿狠狠劈在地面之上,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烟尘飞起,等烟尘消去,一巨大的深坑就出现在众人眼前,单单一腿就达到了如此威力,乌抟的实力果然恐怖之极。
    “可恶的小子。”乌抟陡然大怒。
    “咔嚓!”
    探手成爪,直接抓裂了一马贼的脊椎要害,秦羽身形连闪,如柳絮柔风般灵动,如闪电般极速,秦羽那锻炼的柔韧性极强的身体完美施展着他的身法,穿梭于一个个马贼之间。
    一招杀人!
    根本不浪费一点时间,秦羽身形到了何处,那里的马贼就要死去。
    “那个家伙好恐怖,内功修炼到那个境界,应该就是连爷爷所说的内功修炼到极致的高手,估计和当初的八个外功高手一个级数,实在太强了,我的攻击根本无法破他的防御。”秦羽心中震惊,“先解决这些普通的马贼再说。”
    秦羽原本计划‘擒贼先擒王’,后来失败了,担心村中的人被杀的太多,所以先杀掉普通的马贼再说。
    所有的马贼都心惊胆颤了起来,这个少年实在太恐怖了,一招就能够灭了他们,他们可不是内家高手,这些普通的马贼实力再强也是不如白三,白三都被秦羽轻易杀死,那些人哪还有还手之力。
    “兄弟们,大家一起杀了他。”一个马贼高声喊了起来,其他马贼都恍然,一个个都不忙着杀村民了。群起攻之,那么多人朝秦羽围攻过去。
    “小心。”铁山急切地喊了起来,其他看着的村民都在为秦羽担心。
    秦羽却是不在乎一笑。
    “群攻?速度身法达到极限,在千军万马之间也可以不受丁点伤痕。现在不过还剩下大几十个马贼,算什么。”秦羽身形犹如闪电,冲入马贼中。
    虽然这些马贼急切乱砍,可是秦羽身形轻而易举就躲避开来,每一次出脚,每一次出拳,都能够轻易杀死一个马贼。
    “小子,有本事别躲。”乌抟飞速赶来。
    “那个家伙太强,先避开为妙。”秦羽身形展开,移动范围加大,从外围攻击一个个马贼,那乌抟虽然本身实力强悍之极,可是似乎在身法一道上却是不如秦羽。
    “老二,快上!”乌抟一声大喝。
    那贾明也立即冲了上来,贾明的轻功身法反而比乌抟稍微好一点,可是依旧在秦羽的诡异身法面前没有丝毫办法,眼看就在身前,可是下一刻就到了侧面数米开外了。
    “啊!”
    一个马贼瞪大了双眼,一声凄厉的惨叫,头颅却是飞了起来,秦羽的一极速刀腿,竟然一腿直接踢掉了脑袋。这是最后一个普通的马贼,短短五分钟左右,接近一百马贼全部杀死。
    主要是乌抟和贾明两大高手在一旁,这才让秦羽攻击速度变慢的。
    “咻!”
    脚下一点,秦羽身形冲天而起,竟然跳上了村外一树杈之上,站于树杈之上,秦羽冷冷看着下面的两大高手。
    “这个混蛋竟然杀了我的所有兄弟,一定要撕裂了他!!!”乌抟怒极,全身力量爆发,身上黑袍竟然爆炸成碎布,飘散当空,乌抟身上一道道眼睛可见的气劲在环绕,全身肌肉还在振动着。
    《莽牛劲》,虽然是内功心法,却是一种融合于肌肉力量和内功的心法。乌抟天生力量大,加上修炼《莽牛劲》,内外结合,竟然达到了后天极限,实力强的可怖。
    “老大,让我活剐了他!”贾明眼中寒光暴闪,体内内力滚动,单单论内力,他和乌抟一个级别。乌抟是因为内功和力量融合,才比他强,这两大高手可不是白三那种普通人可比呢?
    “无论和哪一个正面交手,胜算都不大。”秦羽一下子判断出了实力对比,一时间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管如何他也不过十三岁而已,虽然也算一外功高手,但是依旧远远不如赵云兴等外功宗师。
    秦羽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的身法以及自己研究出的近身攻击。
    “小子,受死!”那贾明一声怒喝,眼中发出冰冷的光芒,软剑绷直对着秦羽一指,整个人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天而起,直接朝秦羽所在的树杈飞去。
    秦羽当即身形一动,犹如猿猴一样灵活,绕着大树一下落到地上。
    “休要逃跑!”贾明立即从树杈上冲下,秦羽却是冷笑一声:“堂堂马贼首领,竟然也偷袭。”嘴中说着,秦羽已经到了十米之外,而他原先所站的地方被乌抟一腿砸出了大坑。
    “竟然知道我从身后偷袭,有点本事。”乌抟眉毛一掀。
    秦羽心中却是自信,他修炼的身法原理是什么?就是感应风势,化风的阻力为助力。可以这么说,周围的风势秦羽闭着眼睛都能够靠着身体轻易感知。
    周围人的一举一动,肯定引起风的变化,自然也会被秦羽发现。这也是秦羽在众人围攻的时候,还能够轻易躲避、杀人于挥手间的奥秘。
    “想要偷袭我,做梦!”秦羽盯着这两个大敌,心中却是怒极。
    “老二,这小子身法怪异,一起上!”乌抟一声令下,顿时贾明和乌抟一起鼓动体内内力施展开身法极速冲向秦羽,贾明和乌抟的极速带来强劲的风,可是秦羽却相反。
    只见秦羽身形晃动,仿佛庖丁解牛一般轻松,速度虽然快,可是所产生的风声很小,只要靠近才能听到。
    “身法还没有大成啊,大成的话,速度犹如闪电,却引不起一丝风。”秦羽心中暗叹,可是此刻他身后二人却是带着尖锐的风声朝他追来,秦羽不屑一笑,一会儿就到数百米之外,将二人远远甩开。
    “别跑!”乌抟和贾明心中大怒,可是却没有一点办法,秦羽在他们前方整个人就犹如猎豹一般有力,如狡兔一般飘逸,甚至于听不到整个人极速移动带来的风声。
    “你们两个老家伙,有本事追啊。”秦羽嬉笑道。一对二,他可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只能靠身法了。
    秦羽飞逃,后面二人急追,可是越追乌抟二人就越是愤怒越是恼怒,他们根本无法追上秦羽,而且越追彼此差距就会越大,秦羽则是不断用言语戏弄,陡然——
    “小子,再跑我就屠掉整个村子。”乌抟陡然一声大喝,秦羽犹如被雷电击中停下了身形。
    “你到底要干什么!”秦羽缓缓转身,冷着脸看着不远处的二人。
    “哈哈,你终于不逃了。”乌抟仰头哈哈大笑道,而后犹如毒蝎一样盯着秦羽,“你还问我要干什么,你杀了我那一百多个兄弟,你还问我干什么?哈哈哈,真是一个大笑话!!!”
    贾明也在一旁冷笑看着秦羽。
    “继续逃吧,你自己可以逃,那些村民可逃不掉。这个小村子也有几百人,杀掉这些人实在太容易了。小子,你怎么不逃了?”乌抟似乎很是疑惑地看着秦羽反问道。
    看到乌抟脸色的表情,秦羽心中只有一个词描述乌抟——心理变态!
    “小羽,快走,不要管我们了,快走!”铁山急得脸都涨红了,大声喊道。刚才看到乌抟一腿就砸出一个大的深坑,以及秦羽不想对付一般马贼一招杀人,反而不断逃,显然秦羽不是这两个马贼头子的对手。
    秦羽脸色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盯着眼前的乌抟和贾明。
    “很不错嘛,很有侠义心肠吗?为了这些没用人,竟然不逃。”乌抟双拳一握,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爆响,冷笑看着秦羽,“小子,我还是很光明正大的,我不要你束手就擒,我只要你别逃,和我打一场就可以了。”
    “要打就打,别废话!”秦羽脸色依旧无丝毫表情。
    乌抟一怔,而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佩服,小小年纪就如此有骨气,有侠义心肠。可惜,有侠义的心肠的人最后是会死掉的。”说着乌抟便一步步走向秦羽。
    秦羽心中一片宁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乌抟身上,他明白乌抟实力远远超过他,所有他必须冷静,必须抓住敌人的破绽,他只能等待对手露出破绽,而后发出致命一击。
    “哈哈,吃我一拳!”乌抟走了过来,陡然身形犹如一只野牛一样猛冲过来,体内达到后天极限的《莽牛劲》完全爆发,身上肌肉完全坟起,青筋更是暴突,右拳上道道气劲环绕其上,没有人怀疑这拳头威力。
    秦羽眼睛陡然眯起,身形陡然犹如蝴蝶一样飘起,同时探手成爪,狠狠地抓在乌抟的右腕关节处。
    “给我断!”秦羽眼睛暴睁,一声怒喝!同时他的右爪指力完全爆发,极限锻炼五年恐怖指力,就是砖块都可以轻易抓裂。秦羽的指力之强根本毋庸置疑,此刻秦羽抓的位置,正是右腕关节处。
    “哼!”乌抟一声冷笑。
    “什么!”秦羽感到自己五指受到一股浑圆有力的气劲冲击,仿佛触电一样五指发麻,“不好!”秦羽根本来不及继续攻击,连忙极速蹲下,左后一拍地面,整个人斜冲而起,逃逸到一旁。
    “呼!”
    乌抟的重腿从秦羽刚才所在的位置呼啸而过,如果秦羽慢上一点就要中了乌抟的一腿。
    秦羽陡然脸色一变,立即身形又是一闪,旋即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左肩膀上传来,秦羽身形两闪,就到了十米之外,回头冷冷看着刚才偷袭的贾明。
    “好险。”秦羽盯着贾明,左肩却是疼痛的要命,还在不断的渗透出鲜血。
    他刚才刚刚从乌抟的攻击下逃逸开来的时候,那贾明就准备好偷袭了,秦羽刚刚站定,贾明的软剑已经到了秦羽的身后,直指秦羽的心脏要害,幸亏秦羽身形一个横移下蹲飞速闪开,这才让这必杀一剑只是刺穿了左肩。
    “反应真的蛮快嘛,这都没死。”贾明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软剑上的鲜血,贾明忽然睁大了眼睛,兴奋道,“鲜血的味道真的不错,很清新,没有丝毫杂味,你应该还是一个童男吧。”
    秦羽心中却是想着如何对付这二人。
    自己力量虽然不错,可是和将《莽牛劲》修炼到后天极致,天生神力的乌抟相比,根本无法相比。而那个贾明更是仿佛一个毒蛇一样,那把软剑时刻会偷袭。
    “别想逃,你逃我就杀掉村子的人。”乌抟阴笑着走了过来。
    秦羽看着眼前的乌抟,再看远处那些可怜的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力量的纯朴村民,双拳不禁握紧,可是自己的左肩还是传来一阵阵的火辣,至少……自己的左手攻击要受到影响了。
    “速度,那乌抟速度没有我快,用速度。”秦羽心中暗自判定。
    “小子,去死吧!”乌抟冷冷一笑,犹如蒲扇一样的大手猛然掀下,秦羽整个人仿佛猿猴一样灵活,一下子到了旁边,一拳全力砸向腋下,乌抟只是单臂一收就轻易挡了这一招。
    “蓬!”秦羽的右拳砸在了乌抟的肩上,却仿佛砸在石头上一样。
    “你的攻击太弱。”乌抟不屑说道,的确,《莽牛劲》的融合肌肉的一种内功,防御极强。相当于十三太保横练之法修炼之极致一个功效,秦羽的攻击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轰!”“轰!”“轰!”“轰!”“轰!”……
    秦羽整个人极速的移动着,双手时而成拳,时而成掌刀,时而又是拳指,各种攻击不断攻击向各种要害,那乌抟防御太恐怖了,真正的要害,乌抟死死护住,一般的关节等处,秦羽根本破不了防御。
    “去死!”秦羽在乌抟正面,陡然眼中寒光一闪。秦羽的杀手终于出了,他一直等待机会,等待可以攻击要害的机会,于氏一剑必须一剑杀敌,一旦第一次失败,第二次敌人肯定有准备。
    “什么!”乌抟只感到一道黑光一闪——
    于氏一剑,藏剑——出剑!
    在秦羽原本成掌刀攻击的右手上,陡然出现一把黑色短剑,甚至于容不得乌抟反应,鱼肠剑化成一道黑光,直接割向乌抟的喉咙。乌抟体内莽牛劲自动爆发,可惜……鱼肠剑并不是一般的剑,是属于仙品的剑,虽然仅仅是仙品下级。鱼肠剑轻易刺破了乌抟的莽牛劲,割断喉咙!
    “噗!”鲜血喷飞,乌抟眼中尽是不甘,原本这个小子他可以轻易杀死,他只是在戏弄秦羽,在他看来,这个小子根本破不了他丝毫防御,可是戏耍秦羽,最后却是自己丢掉了性命,被一个少年杀了。
    ……
    “死吧!”早就等待时机的贾明一声大喝,当秦羽鱼肠剑刚刚割喉的时候,贾明的软剑已经到了秦羽的身后,秦羽根本来不及丝毫躲闪,眼看着就要丧命。
    贾明眼中尽是凶残嗜血,村民一个个都惊呆了,秦羽这一刻甚至于脑中都来不及想什么,贾明眼中甚至于有着兴奋,他知道眼前的少年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啊!”
    陡然一双利爪从天而降,狠狠抓裂了贾明整个脑袋,贾明整个人更是被抓飞,当场惨死,同时一阵响彻天际的鹰鸣响起。此刻秦羽看着眼前被割喉杀死的等着眼睛的乌抟尸体,再看看那个被抓裂脑袋的贾明,心中一阵后怕。
    抬头看去,小黑那锐利的眼睛正看着秦羽。
    “小黑,谢谢。”
    秦羽长长呼出一口气,背部此刻才出了一阵冷汗,心中一阵激荡。只差一点自己就被杀了,那种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说明了,秦羽的心也渐渐有所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