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九章 一怒杀人
星辰变 - 我吃西红柿

    “驾!”
    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秦羽,骑着一匹黑色高头大马飞奔在大道上,独自一人直接朝炎京城赶去。在秦羽的上空正有一黑鹰展翅高飞,正是秦羽的宠物‘小黑’。
    感受着劲风的吹拂,秦羽满脸尽是享受。
    “哈哈,这感觉真的很爽,脱去那两百斤的负重我整个身体仿佛轻飘飘的一样。”秦羽兴奋地双手一撑,在马上一个高空空翻,张开手臂感受着劲风,而后准确落于马背之上。
    八岁修炼,极限修炼整整五年。几乎不浪费任何时间,再加上全身肌肉不断的吸收内力蜕变,秦羽修炼五年,最起码抵一般人十年极限训练。秦羽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外功高手。
    身法轻灵飘逸,速度快如狡兔,爆发力、力量等等都不是一般的高手可以企及的。
    “驾,驾!”秦羽兴奋地加速,马儿跑的更欢了,瞬间大道之上只留下一串烟尘,人影却已经消失在大道的尽头。
    ******
    马儿飞奔,路旁景物极速被甩开,秦羽陡然减速停下,而后跳下马直接朝道路旁一村子跑去,秦羽每年都会有一两次去城里逛逛,当初第一次从云雾山庄进城的时候,就在这村子喝过水,和这村子的一些孩童结成了好友。
    “大山,小璐。”秦羽刚到村子门口就大喊了起来。
    “小羽。”一个健壮的青年手握着铁锹高兴地跑了出来,这青年赤裸的上身露出一块块肌肉,这肌肉之中蕴含着爆发的力量。这正是秦羽的好友,今年刚十六岁的铁山。
    “羽哥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也跑了出来,猛然一把抱住秦羽,这个小女孩就是铁山的妹妹铁小璐,今年才八岁而已。
    “小羽来了啊。”周围的一些村民也热情的打招呼,他们对于秦羽都是比较熟悉的,毕竟秦羽都来过好几次了,秦羽穿着不像普通人,可是待人却是极好的,这也是村民喜欢秦羽的原因。
    “小璐,大山,我都大半年没来过了,你们还好吧。”爱怜的摸着小璐的脑袋,秦羽笑着询问道,
    “都还好。”铁山笑着道,一旁的小璐眼睛乌溜溜的大眼睛一亮,忽然道,“羽哥哥,你渴了吧,我去倒水。”说着不等秦羽说话就直接跑向自家了。
    当初秦羽第一次来这村子的时候,就是因为口渴要水喝的。
    “大山,我马上要去城里,你想要买什么,我帮你去买。”秦羽询问道,铁山一听,想了片刻不好意思一笑道,“我想买一把好点的战刀,我自己攒的钱差不多够买一把了。”
    “还你攒的钱,这叫什么话!我去买一把,就算我送你的吧。”秦羽拍着铁山的肩膀笑道,铁山微微一愣,而后连忙道,“这怎么行,好的战刀可是很贵的,怎么能……”
    “羽哥哥,喝水。”小璐捧着一碗水跑了过来。
    秦羽接过水,笑眯眯看着小璐:“无事献殷情,肯定有什么事情,说吧,有什么要让你羽哥哥我办的。”秦羽可是一眼看穿了这小璐鬼丫头的心思了。
    “呃……被拆穿了!”小璐大眼睛眨巴两下,脸红了起来,而后不好意思道:“羽哥哥,我想要一个布娃娃,那种头上绣大红花的哦!”
    秦羽笑着捏了一下小璐的鼻子,道:“知道啦,一个布娃娃,头上还绣着大红花是吧。放心,我一定帮你买来。”秦羽很喜欢小璐这个丫头,当初秦羽第一次来的时候,小璐才四五岁。
    喝了水,秦羽将碗还给小璐,对着铁山和小璐道:“大山,小璐,我先去城里了,等回来的时候你们要的东西我就带回来。”
    “小羽,这钱。”铁山拿着手中一个个铜钱,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而秦羽却是跑向了马儿,一个跳跃,便是两三米,硬是直接跳上了马背,而后随着一声马儿欢叫,秦羽就消失在他们眼前。
    “羽哥哥,再见。”小璐还连忙挥着小手。
    ……
    进入炎京城,秦羽直接朝王府赶去。
    “李叔,帮忙收一下马!”秦羽直接从马上一撑,就跳跃到空中一个空翻就落地了,速度极快。空中一直黑鹰俯冲而下,直接落到秦羽的肩膀上,正是黑鹰。
    镇东王王府那两名守卫大汉看到秦羽,立即单膝下跪恭敬道,“见过三殿下。”
    秦羽每次来炎京城都回王府,王府中的人也都认识秦羽,之所以来王府,或许秦羽是想看看自己父王在不在吧。
    王府总管葛闽立即笑着走了过来:“小羽啊,王爷他还没有回来。”葛闽直接说了出来,因为葛闽知道每次秦羽回王府都要询问王爷的事情,所以他就事先说了。
    “哦。”秦羽微微有点沮丧,而后一笑道,“葛爷爷,带我去藏兵库。”
    “那你跟我来。”葛闽笑着道。
    藏兵库不是一般人能够进的,王府中有好几个机密的地方,如藏兵库、秘籍藏阁。不过这些地方,有几个人可以随便进去的。王爷秦德,三位殿下,还有徐元、连言以及王府总管。连王府副总管都没有资格进去。
    亭台楼阁,画栋雕梁,廊道曲折,庭院重重。
    王府占地极广,秦羽在葛闽身后走了许久,才进入了一地下秘库之中,这地下秘库正是所谓的藏兵库,其中的每一把兵器都算是了不得的兵器。
    “小羽,你要挑选什么兵器尽管挑选吧,我就先离开了。”葛闽笑着道。
    “葛爷爷,你让人准备一把战刀,玄铁战刀!还有,再准备一个布娃娃,记住一点,布娃娃头上必须是绣有大红花的。”秦羽忙向葛闽嘱托道,炎京城极大,秦羽知道什么地方有战刀买,可是却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布娃娃买。让王府中人办最容易。
    葛闽一呆:“布娃娃?还绣有大红花?”葛闽仔细看了秦羽几遍,怎么看葛闽都无法想象已经和他一般身高的秦羽竟然喜欢布娃娃。不过既然秦羽有此要求,他也不会拒绝。
    “好,小羽你既然喜欢布娃娃,还喜欢绣有大红花的,我就马上派人去买一个。”葛闽笑着说完就直接走出了兵器秘库。
    “这……”秦羽一时间愣住了,“我喜欢布娃娃,还喜欢绣有大红花的?”秦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即转身急切道:“葛爷爷……”可是此刻葛闽早已经走了。
    秦羽无奈,这叫什么事情。自己竟然被误会喜欢布娃娃,还带有大红花的布娃娃。
    “算了。”秦羽不在意一笑,而后开始仔细寻找那把‘鱼肠剑’。这兵器秘库中的兵器一共有数十件,都属于所谓的‘仙品’。大多是一些从洪荒中找到的好的矿物等等炼化出来的。
    兵器大略被分为凡品和仙品。
    凡品就是潜龙大陆上容易找到的一些矿物材料炼制出来的。而仙品就是极为难得,从洪荒中寻找到或者是洪荒妖兽身上材料炼制的兵器,当然,凡品也有上中下之分,仙品也有上中下之分。
    鱼肠剑,就属于一把仙品下级的短剑。不过整个兵器库中短剑类的也只有这么一把。
    “鱼肠剑。”秦羽看着眼前的短剑,这短剑宽一寸,长也就七寸多点,看起来黑漆漆的,很不起眼。这么黑的短剑,可是罕见的很,“估计就是天外陨铁那特殊的材质吧。”
    秦羽拿着短剑,这黑漆漆的鱼肠剑根本不反光。黑夜中杀人,绝对让别人难以察觉。
    “咻!”
    秦羽手一幻,鱼肠剑就完全消失了,消失在了秦羽的手上。
    ‘于氏一剑’有‘藏剑、出剑’一说,秦羽修炼了近乎两年,这‘藏剑’已经如火纯清,短剑藏起,外人根本无法发现,而且这鱼肠剑只有七寸多点,对秦羽的近身之战没有丝毫影响。
    陡然秦羽右手一动,空气之中响起两声尖锐声,秦羽的右手还是和一开始一样,没有任何东西。
    如果有高手就可以看的清楚,在刚才霎那,鱼肠剑就出现在秦羽手上,然后极速连划两次,随后鱼肠剑瞬间消失在手上,速度极快。从此可见‘藏剑’之速。
    “‘于氏一剑’的藏剑之法果然了得,不过《祖龙诀》中描述的‘藏剑’之法要练到我这般藏剑境界,需要十年之久,可是我两年就达到了。看来《祖龙诀》中描述的也不是完全准确啊。”秦羽感叹道。
    秦羽错了。
    对于一般高手的确需要十年之久,可是秦羽身上肌肉吸收内力,柔韧性极强。而且秦羽经常锻炼手指灵敏以及速度,这使得他对于肌肉控制能力也极高。肌肉柔韧性好,加上对肌肉控制力强,这使得秦羽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肌肉将鱼肠剑藏起,而一般高手怎么可能身体修炼到如此境界呢?
    他‘藏剑’修炼两年,赶上常人十年,也是极为正常的。从此可见赵云兴所谓的‘先锻炼出一个完美协调的身体,而后在训练攻击之法’原理是如何的正确。
    磨刀不误砍柴功就是这个道理!
    兵器库中还有其他的兵器,刀枪棍棒等等,秦羽是根本不瞧一眼的。
    寻找了片刻,秦羽很遗憾的放弃了,藏兵库之中只有一个拳套,还是完全包裹手掌的,那种拳套秦羽根本不喜欢,一旦戴上那种拳套,秦羽的一些攻击便无法施展了。
    “算了,等以后得到好的矿物材料再炼制吧。”秦羽只能安慰自己,而后便出了藏兵库。
    ******
    马蹄飞扬,过百人骑着健马极速奔驰在大道之上,带头者是一个身高近乎两米的肌肉极度发达的野蛮大汉,这大汉身上却穿着一件黑袍,整个人都被黑袍罩住,眼中闪烁着丝丝冷光,显得阴森的很。
    “停!”
    领头野蛮大汉陡然单手一挥,一声冷喝,顿时过百人的骑兵部队陡然停了下来。
    “老三,带上一队人马,将那个村子的钱财以及女人完全夺来,给你五分钟时间。我和老二先走一步。在罗庭山那边等你。”领头的野蛮大汉直接一声令下。
    “一个小村子而已,五分钟?时间太充足了,大哥,你放心!兄弟们,走。”一精瘦的独眼男子背挂狭长弯刀随着一声大喝,便带着五十人朝不远处的村庄冲过去。
    而那强壮的野蛮大汉则是带走剩下的两队人马直接朝罗庭山方向赶去。
    赤裸着精壮的上半身,铁山正在村头一锹锹挖着土地,汗珠在他精壮的背上渗透了出来,一旁的小璐则是在边上看着路边的花,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胡思乱想着。
    “哥哥,羽哥哥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小璐看了看天,天空有着一层乌云,显然天气不是很好。
    铁山一笑道:“小璐,放心,小羽他不会忘记的。”此刻铁山心中不禁想起请秦羽代买的一把战刀,铁山平常却是喜欢舞枪弄棒,最梦想的便是一把锋利的战刀。
    “啊,是马,羽哥哥来了。”小璐看着远方兴奋了起来。
    铁山感受着地面的剧烈震动:“不对,不是一个人。”铁山仔细看去,只见远方数十个人正骑着马飞速冲来,铁山心中涌出一个念头,不禁吓的魂飞魄散,“
    “小璐,快走!”铁山一把抱起小璐就飞速朝村子冲去,回头一看,此刻数十个马贼已经冲近了,一个个马贼都举起了手中的战刀,铁山立即对着村子高吼道:“马贼来了。马贼来了!”
    马贼,比一般的强盗更加厉害,他们拥有着马,来无影去无踪,而且也更加嗜血。一般的强盗还为了细水长流,对周围的村子只是稍微抢掠一番而已。而马贼屠戮一个村子也是经常的事情。
    马贼来了!
    整个村子都慌了,一个个成年壮汉都从房间中拿起了武器,或者铁锹,或者砍柴刀,小孩子老人妇女都躲在后面。
    “驾!”独眼男子猛然催促马儿加速,眼中闪发着冰冷的光芒,马的速度飞快,很快便要追上铁山了,而村子其他人都为铁山兄妹担心了起来,可是一个个却都不敢上前。
    铁山距离村子还有百米远,而身后骑着快马的独眼男子却离他只有十米远而已,随着一道光亮,狭长的弯刀就出现在独眼男子手上,独眼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住手。”陡然,一个壮汉冲了上来,正是铁山的父亲。
    独眼男子嘴角有着一丝冷意,手腕陡然一动,手中狭长弯刀化作一道闪电直接旋转着劈向铁山,铁山时刻注意着身后,看到这一幕当即一个飞速驴滚地,幸亏平常经常锻炼自己,铁山竟然躲过这一击。
    独眼男子脸色一变,“哼!”随着一声冷哼,竟然脚尖一点,直接从马背上高高飞了起来,那旋转的弯刀竟然又反转了回来,那独眼男子轻而易举一把抓住。
    “咻!”
    随着一道亮光,铁山慌忙一个翻滚,险险躲过了那一刀,可是——
    “啊!”小璐一声惨叫,铁山低头一看,小璐的右臂已经被斩断了,那断臂正躺在一旁,小璐疼的脸色煞白。刚才铁山躲避,他怀中的小璐手臂却在外面,刚好被斩断了。而直到此刻铁山的父亲才赶了上来,见到这一幕,自然是睚眦欲裂。
    “噗!”
    弯刀一闪,铁山的父亲头颅就飞了起来,瞬间就被杀死了。一个农夫怎么能和一个马贼队伍中的三号人物相比呢?
    “你们给我听着,将所有的钱财还有年轻的女人都交出来,我就饶了你们的小村,否则……屠戮干净。”独眼男子冷笑着道,手中握着那把滴着鲜血的弯刀。
    其他马贼也一个个骑马上前,俯视着下面的村民。
    “去死!”
    一道劲风闪过,一把铁锹携带着一股极强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一个马贼的头上,“轰!”那声音响彻无比,当场那马贼就头就被砸裂了,血流的一地。一脸狰狞扭曲的铁山双臂肌肉纠结,握着手中的铁锹仇恨地看着眼前的马贼。
    “哦,竟然杀了我们一个兄弟。兄弟们,直接灭了这个村子。只留下女人就可以了。”独眼男子淡淡道,此刻他已经怒了。
    其他马贼也同样愤怒了,在他们眼中一个普通的村子根本就是鱼肉,谁想在这里还是死了一个兄弟。
    “爹,小璐。”已经被杀的父亲,还有着断臂已经昏过去的妹妹,铁山头脑完全发热,心中有的只是愤怒,他现在只想要报仇,睚眦欲裂地盯着眼前的独眼男子。
    断臂飞起,鲜血飞溅。
    独眼男子轻而易举杀死一个个村民,那些村民的临死一击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力,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和一个内功高手相比呢?
    一个个过去熟悉的村民,自己的大叔,大婶,就这么被杀死了,铁山双眼通红,瞪得眼角都裂开了。
    “来啊,杀我啊。”铁山拿起他杀死的马贼身上的战刀就朝那独眼男子冲去,可是那独眼男子似乎戏弄于他,就是不杀他,用高明的轻功轻易杀着其他人,让铁山在后面不断追着。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被杀死,铁山痛苦的要发狂。
    “住手!”
    陡然——一声犹如雷震的大喝响彻在整个院落中,一瞬间竟然所有人都被震地愣住了。
    一手玄铁战刀,一手布娃娃,秦羽就这么出现在了场上。
    独眼男子看了一眼秦羽,眼睛微微眯起,而后笑道:“这位朋友,在下‘黑风’马贼的老三白三,人称弯刀三,不知道朋友怎么称呼?”这白三也是一内家高手,他一眼看出眼前的少年不是一般人。
    “小璐。”秦羽看到断去右臂脸色煞白的小璐,心中一阵疼惜。幸亏秦羽精通于医道,当即点穴止住了断臂流血。
    小璐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秦羽,煞白的小脸上微微有了一丝笑容:“羽哥哥。”小璐一看到旁边死去的父亲,还有村中其他的熟悉的人,不禁眼泪就流了下来。
    “爹,大伯,叔!”
    小璐眼泪不停流下,同时不自禁地一阵阵抽搐,断臂之痛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实在太恐怖了。
    秦羽看到那些半天之前还和他热情打招呼的村民此刻却是死了许多,体内秦家血脉之中所蕴含的嗜杀铁血开始沸腾了起来,眼中也开始燃起丝丝火焰。
    秦羽小心地将布娃娃放在小璐身旁,而后猛然站起,将手中的玄铁战刀直接扔给了铁山:“大山,接刀。”铁山立即一把接过玄铁战刀,此刻厮杀玄铁战刀还是很有用处的。
    秦羽看到一旁的小小断臂,他知道那是小璐的断臂,从今以后,小璐将永远成为一个残疾人。
    独眼男子白三此刻却是连忙笑着道:“朋友,你好歹也是一高手,怎么能够为一群普通人和我们‘黑风’斗呢?要不,这些女人你要哪个随便选一个。怎么样?”
    白三可以看出秦羽是个高手,一般高手都是有师承的,白三不想随便得罪人。而且在他看来,眼前的少年实力应该不弱,要杀了少年,马贼要死不少,不值得。
    “你们……”秦羽冷冷看着眼前数十个马贼,“都该死!”秦羽牙齿之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陡然——
    秦羽出现在一马贼身旁,手掌呈鹰爪一把抓住一马贼的喉咙,秦羽冷冷看着那马贼,那马贼眼中有的尽是惊恐骇然。随着秦羽鹰爪用力,一声咔嚓声,那马贼瞬间断气。
    同时秦羽身形一闪,犹如闪电一样冲向另外一马贼。腿如奔雷,狠狠一腿划过长空,刺破空气,重重砸在了马贼头部,“轰!”的一声头部碎裂,又一马贼死。
    “兄弟们,不要留情,杀啊!”此刻白三也怒了,顿时所有马贼朝秦羽杀去。
    秦羽身形很快,人一闪就到了远处。
    “蓬!”秦羽一击重腿踢飞一人,而后一个高压劈腿直接劈碎了对方脑袋。
    “咔嚓!”秦羽飞起脚尖直接踢中喉咙,一脚断命。
    “喝!”秦羽一声大喝,穿透力最强的拳指击中对方的腹部,肝脏立即破裂,那马贼眼睛瞪得滚圆,却已经死了。
    “蓬!”秦羽回身就是一腿,脚尖直接踢在马贼背部脊椎要害,那马贼当即瘫痪在地一动不动了。
    ……
    秦羽身法玄妙,人如旋风,腿影拳影飞速攻击,每一个马贼都无法抵挡秦羽的攻击,一般秦羽都是一招就杀了对方,最多两招也就杀了对方。
    要害攻击,威力极大。
    秦羽原先训练所计划的一切都很完美,如今秦羽单手能悬空提起过百斤的重物,平常时候身体负重更是二百斤可以蹦跳自如。拳脚力量已经极为厉害的,绝对可以轻易制人于死地。
    还有秦羽的身法,风不再成为阻力,融合奇门遁甲之术,加上他本身的速度爆发力,秦羽的身法远远不是这些人可以企及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独眼男子握着弯刀,傻傻看着眼前一切。
    一个人影以恐怖的速度移动——
    拳快如电,腿重如山!
    拳出人倒,腿出人飞!
    每一个马贼都是霎那就被杀死,短短半分钟,近五十名马贼就死去一半了。
    “站住,跟我打!”独眼男子极速用轻功追赶。
    可是秦羽的身法太玄妙了,很是诡异却又似乎蕴含玄奥道理的一晃,就出了几米之外,根本不是他所能追上的。独眼男子白三举着弯刀,疯狂追杀着,可是连秦羽的衣角都追不上。
    他不断追着,却眼睁睁看着一个个马贼被杀死。
    “你跟我打啊,有本事别逃,你别逃啊!!!”白三疯狂嘶吼着,可是他再喊也没有用处,一个个马贼就那么被杀死,即使有的马贼想要骑马逃跑都没用。
    因为……秦羽的速度远远超于马。
    秦羽一个凌空旋风扫踢,狠狠踢在一惊慌中马贼的头戴侧部,正是太阳穴位置,当场那马贼脑袋碎裂,人倒地不起,当场死去。秦羽飘然落地,冷冷看着最后一个马贼——白三。
    短短一分钟,五十名马贼就只剩下一人,‘黑风’马贼的老三白三。
    手握着弯刀,白三的独眼不停的闪烁,喉咙间发出低低的吼声,短短一分钟,他的手下全部死了,整个黑风马贼团损失了三分之一实力,白三心中如何不惶恐。
    “受死!”白三施展轻功,极速朝秦羽赶来,手中的弯刀也闪发着冰冷的光芒。
    秦羽站着一动不动,看着白三杀来。白三红着眼,体内内力完全爆发,手中弯刀更是闪发着道道光芒,他身形也达到极致,霎那就到了秦羽身前,周围幸存的村民看到秦羽还是一动不动,一个个都担心了起来,就在那瞬间——
    秦羽竟然身形一晃,就到了白三的侧面,一脚从侧面直接踢在了膝弯。
    “咔嚓!”膝盖侧部的抵抗力最弱,瞬间就被踢碎,“啊!”白三顿时一声惨叫,人体一晃,秦羽在同时右手成爪,一把抓住白三的手腕,强劲的指力猛然施出。
    随着骨头碎裂声,白三的右手腕就完了。
    “砰!”
    拳指出,直接击中白三的喉咙要害,秦羽的全身力量完全击中在拳指那一点,爆发出最强的穿透力,一声清脆地声音响起,瞪大双眼的白三就轰然一声倒地,再也爬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