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都市鬼奇谈 > 第6章 镜中鬼

第6章 镜中鬼

    回家了,尽管这个狗窝只有我一个人租住,还是觉得无比温馨。

    那只让我又爱又恨的小猫在屋子里拉了满地的粪便,破坏了刚进门时的那种愉悦心情。好在我不知道要出去玩几天,所以跟给它准备了很多口粮,不至于饿死。它是前女友送过来让我抚养的,日久生情,虽然跟女朋友分手了,我对它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

    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见到它,真是纳闷,难到它会遁地术,钻到邻居那儿偷食去了不成?不管它了,随便它去哪里,我急着找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那是我去上大学的时候,奶奶送我的“传家宝”。 当时奶奶虽然没有明说这是什么,但我心里清楚,是曾曾祖父留下的遗物,我尽管不喜欢,但怕奶奶不高兴还是收下了。不过因为不相信这种东西,所以从来没动过。

    在储物柜的一个角落里,终于找到了那个黄绸布小包裹。不出所料,里面果然是一本书,古香古色的线装手抄本,年代久远的缘故,书页都已泛黄,封面上写着六个大字:“茅山道法总纲”。

    茅山道术听得太多了,香港的林正英不是经常演茅山道士吗?头戴道冠,身披黄袍,手持桃木剑,哇靠,我是不是学会了茅山术,以后也这造型?

    当看了半个小时后之后,不由对茅山道术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尽管影视剧和民间传说都有一定的根据,但与真正的茅山道术还是有些出入的。

    驱邪、镇鬼、避祸、通天地鬼神乃至起死回生,便是道教在民间深入人心的认识。而真正的道法经历数千年的发展和演变,分为五个体系:“宿土、麻衣、众阁、全真、茅山”。宿土其实就是风水学,麻衣则是占卜预测,众阁和全真注重修身养性,练气修武,全真与众阁有所不同的是,追求长生不老飞升成仙。

    而茅山才是道教中主修驱鬼降妖的道术,最为世人尊崇,也是道教中最神秘难修的一派。以“驱”为主,以“降”为佐,讲究一切妖魔概无诛灭之理,其行虽恶自有天谴这么一个宗旨。书中的法术、咒语、符箓、阵法以及不传秘术,绝非一年半载就能修炼成的,因为茅山术传人不但要精通茅山术更要通晓宿土,麻衣的理论以及全真的修身,所付出的艰辛努力不逊于佛教祖师释迦牟尼。我只要学会一些皮毛,简单几种法术、咒语和符箓就足以驱鬼降妖了。

    这本道法总纲博大精深,浩如瀚海,一路读下去,越看越是爱不释手,心痒难搔。回想以前奶奶教给我的那些东西只不过是沧海一栗而已,原来很多不懂的地方豁然而通,忍不住一口气将这本书看完,不知不觉间发现屋中光线阴暗,已然天黑了。

    此时我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会有阴阳眼,那是因为还阳的人,经历了由生到死又由阴还阳,阴阳转换之际,自然而然的开通了阴阳眼,等于是无师自通。还有我的伤为什么会痊愈的这么快,那是因为从阴间回来后,身上多少带有一种阴间神秘力量,虽然不大,却异于常人,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我算是个超人了,抵得上修炼茅山道术几年的修为。

    嘿嘿,白皮鞋尽管厉害,老子有了这种神秘力量,有些低阶道术很快可以练成,以后就不用再怕了。

    痛痛快快的去洗了个热水澡,连日来的疲乏和郁闷随之消失殆尽,就连前女友带给我的伤害都冷却了,现在心里却是时不时的涌现着那个美女的面孔。

    我是不是又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略微消瘦的面容,眼神似乎有点忧郁,不会吧,才在一起待了那么不到一天(在医院的时间我昏迷着,我没意识的情况可以忽略不计),她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就会喜欢上她了?

    有人说爱情这老不死的东西,最害人了,自古就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何况我们还是一起出神入死过。

    哎,不管怎么说,反正我抱过她,牵过她的手,都是在她不反抗和自愿的情况下,管她叫什么名字,总之算是艳 遇了一回。

    正准备走出卫生间,却感到背后无缘无故的一阵阴冷,瞬时这股感觉传遍全身。顿时我的头皮有点发麻,心内多少有些紧张,因为那双白皮鞋一直在心底挥之不去。

    我不敢回头,但眼前偏偏是镜子,身后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没有白皮鞋,也没任何状况发生,应该是这些天太过紧张了,搞的自己神经兮兮的。

    咦,房顶左上角上好像有条毛茸茸的东西,那是什么?我的神经再次绷紧,心头一阵怦怦直跳。当看清楚了是猫尾巴时,才长长吁了口气,暗笑自己疑神疑鬼的,总有一天会变成神经病。

    这只可恨的小猫,竟然爬到卫生间的房顶上去了,难怪哪儿都找不到它。我要把它揪下来,好好的教训教训,现在没有前女友经常过来查房,我可以随意施展家法了。

    我一脸坏笑的转过身,抬起头,然后……我吓傻了!

    在房顶一角上的的确是我家小猫,不过是只死猫,肚子被剖开了,鲜血正在顺着墙壁向下流淌,看情况是在我回头的那一瞬间死掉的,因为鲜血刚流到墙壁一半高的位置。它是被一把菜刀穿过身体钉在房顶上的,我相信那是我家的菜刀,我都用了两年了,这个绝对不会认错。

    我头上冒出了些许冷汗,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想着它是怎么上去的,还有被谁杀死了,然后钉在上面的?

    这样无声无息的把猫杀死,又在我照镜子的时候搞到房顶上去,除了……

    我感觉自己瞳孔在放大,阵阵寒意从背脊上冒起,除了鬼还能有谁做得到?这个屋子即使有鬼,我们从来井水不犯河水,他不会无缘无故跟我开玩笑,那只有一种可能,白皮鞋追来了。

    一时间,感觉整个卫生间寂静异常,背后传来阵阵阴冷,如此熟悉。

    惊恐之中咬牙做出一个决定,跟她拼了!脑子了闪现着几种法术,虽然没有把握将她赶走,可是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已经别无选择。

    眼睛一闭转过身,汗,闭上眼睛还看个毛,都不知道白皮鞋在不在这里。那就把眼睛睁开条缝吧,我看到了,她在镜子里!

    心内一阵狂跳,双腿一软,我居然,居然坐在地上了。

    此时镜子里不但有白皮鞋,皮鞋上还有一具身躯,穿着白色的裙子,白色的上衣,脸也是煞白煞白。好吓人!

    她尽管脸色惨白的吓人,可是长相还蛮标致,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呃,我好像说的是废话。

    “哼,你很能跑。”女鬼说话了,阴冷的声音,听起来很生硬很阴森。

    “那个……不是我能跑,是,是你太笨了,没,没能追上。”脑子进浆糊了,心慌之下,居然说出会激怒对方的台词,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子。

    “不管你跑多远,都要死!”女鬼冰冷的语声在卫生间里回荡不绝,最后的那个死字仿佛无限循环,死……死……

    我感到全身一阵冰冷,不由自主的双臂紧紧抱在一起,牙齿相互撞击发出咯咯声响。我看着女鬼的双眉慢慢竖起,马上就要对我下手了,想起小猫的那种死法,魂都差点飞出去。

    此刻脑子里一片混乱,刚才还想到用某某办法,去跟女鬼拼斗,可是现在一种办法都想不起来了,真是够衰的。

    女鬼的眼珠突然掉了下来,两只黑洞血淋淋的,脸皮也脱落了,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整个上身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就像被车轮碾过一样。

    我的天,她,她真的就是那个社交好手说过的那个女鬼,是被旅行车轧死的。看着她复原当时惨死的情形,不由毛 骨 悚 然,全身僵直。

    就在女鬼上身血肉和器官散落一地后,整张镜子都变成了一片血色,一只手蓦地跳了起来,从血色中破出,冲着我抓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脑中忽地灵光闪现,捕捉到了一种法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腰杆一挺,竟然站了起来。

    迅速躲开她的鬼爪,抬起兀自颤抖不停的手指放进口中用力一咬,啊,好痛,鲜血从指尖汩汩冒出。

    然后伸指快速在镜子上写了几个字,最后在镜子中央写了一个大大的敕字。

    这几个字是远古道家的一种秘诀法咒,称为“血字咒”,没有达到某种修为境界的天师,是不敢甘冒奇险用此办法的。因为用血字咒修为不够的话,会伤及元气,轻则重伤,重则丧命,无疑是自杀。

    我到了这种危急关头,还管那么多,再说不知道茅山道术中的东西是否真的可靠,用一下只是权当死马当活马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