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都市鬼奇谈 > 第5章 阴阳眼

第5章 阴阳眼

    我又醒过来了,看到了美女,她正睁着一双美目看着我,心底感受的了一种温暖。随着意识和视线的逐渐清晰,美女的脸慢慢在变形,由瓜子脸变成了鹅蛋脸,眼睛也小了很多。尽管她很漂亮,可是与我生死患难的“战友”大不相同。

    心头猛地收缩,大吃了一惊。

    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可能又回到了阴间,这个M M会不会是白皮鞋?

    正在惊慌失措之余,听到M M温柔恬静的语声,才使我消除了疑虑。

    “你醒了?我去叫医生。”M M甜甜的微笑,就像一股暖流在我心里淌过,倍感温馨。

    原来她是一个美女护士。

    我此时才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暖暖的令人非常舒服,心里的那股阴影随之消散。

    美女呢,怎么没见到她?

    我还正在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进来了一群医生护士,他们围在我的床前,每个人脸上都闪现着既惊且喜的神色。从他们的表情里,我知道自己没事了。

    经过医生各种检查测试,得知我的生命体征正常,只是脑部还有水肿,是车祸中猛烈撞击的原因造成的,在医学上来讲,应该是严重的脑震荡。不过我现在的表现却没有头晕、恶心、耳鸣以及失忆等激烈反应,只不过有点头痛而已。这也是他们出乎意料,感到惊讶的地方。还有我的双腿软组织严重受到损伤,竟然能够狂奔了半夜,简直是个奇迹。

    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任谁屁股后面跟着一个猛鬼,就算断了腿估计都能跑出几十公里没问题。

    接下来医生讨论对我的治疗方案,由于看我临床表现很稳定,所以决定不对我进行脑部手术,尽管水肿量很大,观察几天看是否能够慢慢吸收。

    他们刚走,马上进来几个警察,对我进行笔录口供。因为在这起车祸和汽车爆炸灾难中,我和那个美女是幸存者,尽管我的病情相当严重,不过醒过来了,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要搞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从警察的口中得知,我足足昏迷了三天,那天晚上在场所有警察和医生护士全部丧生,没有一个存活下来,加上旅行车上的32人一共死了50人。听到这个数字,我心里蓦地一痛,太残酷了,这么多生命就这样在一夜之间从人间消失,让人难以接受,尤其那些天真烂漫的小孩,还有那些被活活烧死的人。

    我有种罪恶感,为什么当时在车上我想到了祖传的秘法,却不懂的使用?在发生汽车爆炸的时候,只顾自己逃生,没有勇敢留下来,去帮助那些陷身火海的人?

    警察走了,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是活下来了,能够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死里逃生应该值得高兴,但我此时没有半点愉悦之感,反而心中深深沉痛,为那些死难者感到难过。

    幸亏有这个漂亮的护士M M陪我聊天,才使我逐渐从这种阴影中走出去,心里开始慢慢轻松起来。

    护士M M告诉我,我和那个美女是被山村里的好心人送到这个县城医院的。美女伤情较轻,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擦点药水休息了一天就没事了。她在接受完警察调查后,就被送上了回家的火车,而我还在昏迷之中。

    不过,那个美女倒还是蛮有良心的,临走之前,在我床前足足守候了半个小时,护士M M还看到她一直在哭泣。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既感高兴又极为失落。高兴的是她会为我哭泣,不过我明白,那是感激的泪水,但美女肯为我流泪,就值得高兴。失落当然不用多做解释,我连她的名字和家庭住址都不知道,估计以后是后会无期了。

    失落之余,我在被子上发现了几根长长的头发,护士M M留的是短发,这一定是美女的。当下我珍而重之,就像收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把它轻轻卷起来放进口袋里。发挥一下YY意念,就当是美女贴身陪着我。

    护士M M陪我说了一会儿话后就离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病房里。说实话,现在单独待着,我心里有点怕怕。脑子里无时无刻闪现着那双白皮鞋,我知道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还会来找我。因为从她的杀人手段和凶猛程度来看,是一只相当难缠的厉鬼,所以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

    奶奶曾经说过,鬼虽然有很多种,但总的归纳来说只有两种,一种是害人的,一种是不害人的。一般普通鬼魂没有什么法术,死后会接受阴司安排,挂号投胎。有时在地下待的气闷出来逛逛街溜溜弯什么的,偶尔跟你开个玩笑,吓你半死,不过不会害人。

    而厉鬼就不同了,凡是枉死造成怨念深积的鬼魂,都有可能成为一只厉鬼。并且驻留在死亡地点不肯离开,也不接受阴司安排去投胎,以杀人报复来发泄心中怨恨。他们吸食人的阳精和鲜血,再加上多少吸取点天地灵气,就会变得很强大,拥有厉害的鬼术,还有可能成为厉鬼中的猛鬼。

    白皮鞋能够杀人之后使人马上腐烂,还用鬼术把汽车引爆,这么残忍的杀人手段和超强的鬼术,我想应该是厉鬼中的猛鬼那种。

    好在医院里担惊受怕了十多天,白皮鞋没有出现。我的病情恢复的异常的快,医生根本不能置信,像我这种危重病人,这么短时间就会康复,那种眼神,跟我见到鬼的时候差不多。

    我虽然也感到奇怪,但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解释,我是死而复生的人,应该与众不同。呃,这个理由好像狗屁不通。

    尽管这个理由狗屁不通,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明白绝对与此有关。

    十多天里跟护士M M混的相当熟悉,关系也非常融洽,要不是有那个美女在我心里作祟,说不定我就把这个护士M M给搞定了。

    我出院的时候,护士M M有种难舍难分恋恋不舍的神情(纯属猜测),送我走出医院。

    在走廊里昏暗的灯光下,我突然发现有两个脸色惨白没有双脚的病人,从身边飘过,居然回头一笑,那种阴森的笑容,差点让我没坐到地上。而护士M M依旧一脸笑容,似是根本没看到他们。

    是鬼,他们绝对是鬼。

    不会是白皮鞋找鬼来干掉我的吧?不会,我马上否定了这个答案。白皮鞋有能力杀死那么多人,怎么会去请别的鬼来杀我?

    那是什么原因,让我看到了鬼?曾曾祖父传下的秘诀里,提到过关于看到鬼的问题,一则是鬼故意让人看到他,二则就是你有阴阳眼,才会发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鬼要是让人看见,那所有人都会见到,不会只限于我。

    我是不是有了阴阳眼?咕嘟吞下口口水,太阳的,如果真是这样,老子以后岂不是天天会见到鬼,还让不让人活了?

    果不其然,再走几步,又见到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女孩走过来,同样没有双脚。他们起初没有发现我在盯着他们,后来发现了这件事后,老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急匆匆的拉着小女孩从一条门缝钻进去就不见了。

    我全身不由起了层鸡皮疙瘩,双腿有点发软。提心吊胆的走出医院大门,再没遇到状况,这才放心。

    “你是不是经常头晕目眩,胸闷烦躁?”我临走的时候,忍不住问护士M M。

    “咦,你怎么知道的?”护士M M漂亮的双眸中尽是疑问。

    “而且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对不对?”我不理她的反问,继续问下去。

    “对,你真是神了,怎么对我的事这么了解?”

    面对护士M M惊佩的目光,我只是微微一笑,我不只了解她一个人,在这儿上班所有女人,估计都这毛病。因为这个医院鬼非常多,造成鬼气深重,男人有阳气抵御,还不如何。而女人就惨了,本身阴气加上鬼气入侵,应该不止是我说的那几样毛病,还会有更多。要不是她们工作服上的红十字阻止了鬼的近身,恐怕不出一年,都会阴气过盛而死掉。

    “你的毛病没什么大不了,不用吃药。买点黄符纸,每天上班的时候烧成灰,放在水里喝下去。很快你的毛病就会好。”

    “啊,这会管用吗?”护士M M还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没说话,只是冲她一笑,转身走出了医院大门。曾曾祖父传下的秘诀既然能猜中她的毛病,我想这种办法也一定能够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