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打开坟丘救大嫂

第八百八十一章 打开坟丘救大嫂

    我和沈冰面面相觑,车里还藏着什么玩意?不会是另一只邪精吧?我们都抹了抹脸上雨水,惊诧的盯着这辆越野车。

    要说沈冰挺果断,跟我一甩头,从我手上夺过手电照向车门上说:“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冲她皱皱鼻子,右手攥了铜钱,走到车门前,伸左手猛地把车门拉开,同时右手做好了撒铜钱阵的准备。结果没看到有鬼气涌出,这才松口气。慢慢探进脑袋看了看,车里空无一人,草他二大爷的,这什么东西在作怪?

    “咕咚咕咚”又是一阵动静,车子微微晃动几下,我眨巴眨巴眼,车上没人也没鬼,什吗东西在搞车震呢?

    “笨蛋,后备箱……”沈冰在后面骂道。

    汗,你聪明你自己去看啊,光说不练,还骂哥们是笨蛋。我回头瞪她一眼,伸手在车门一侧拉开后备箱开关,我还没直起腰,就听沈冰惊呼一声。我急忙转身过来,顺着手电光芒,看到后备箱里伸出一只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脑袋,我勒个去,这跟咒怨里那只往外爬的女鬼一个模样,相当之阴森诡异,吓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定睛仔细一瞅,不是鬼是个人,从眼神上看,似乎是小妖精。好像还是神智不清,脸上的血,应该是在后备箱里撞出来的。她探出脑袋看了看,嗖地跳出后备箱,冲着沈冰猛扑过去。

    沈冰一时不敢接招,迅速跑到我身后,大声叫道:“有本事找他玩。”

    小妖精果然目光瞄上我,瞪着眼珠子,在雨夜中显得特别狰狞。我伸手在包里摸出唯一一块灵信香方,现在都被雨淋成了一堆渣,吞进嘴里感觉像一坨烂屎一样。靠,哥们又没吃过屎,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在她向我扑过来之际,一口灵信香方喷出去,夹带着雨点,全都糊到小妖精脸上,给你一脸烂狗屎。

    别说,这一喷居然管用,小妖精顿时往后躺倒,眼睛一闭,跟旁边那具腐烂的尸体一样安静,不动了。我心说可能这会儿龚潮正在跟陈敬波打架,那小子顾不上施法,三邪归阴就轻而易举的破解了。

    可是心底隐隐觉得这想法不对,特别的矛盾,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

    沈冰从我身后探出头,看着静静躺在雨地里的小妖精,惊骇的问道:“她不会被你喷死了吧?”

    “死没死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总是让我打头阵,你就不能自力更生一回?”我没好气的说。

    “切,姐是给你面子,是叫你是男人。”沈冰总是有理,冲我皱皱鼻子,拿着手电,一步步往前试探着走过去,那模样唯恐踩到地雷一样。

    刚走到跟前,小妖精突然睁开眼,吓得沈冰“嗷”一声尖叫,又哧溜一下跑回我身后了。

    “她,她,她又活了。”

    我一笑:“她又不是鬼,你怕个毛?”说着往前走过去。

    沈冰跟在后面咕哝:“正因为不是鬼才害怕,是鬼一剑……诶,我铜钱剑呢?”

    小妖精是彻底苏醒过来,身上三邪归阴术破解了,扑棱一下头脸上的雨水,茫然看看四周,又看看我们问:“我在哪儿,这是什么地方?”

    我还没说话,沈冰发现她已经不是“危险动物”,一把将我拉到后面说:“这是赵庄,你被术人拐到这儿了,幸亏姐救了你。”她不提我,看来要把我雪藏起来,不想让小妖精再对我产生任何好感。

    “哦,谢谢。”小妖精看着她身后的我,还是一脸的迷茫,似乎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让她开车先回家,她说什么都不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害怕在路上犯病,开车撞死了咋办。没办法我们只能带着她回坟丘那边,一边往回走,一边心里觉得蹊跷,感觉陈敬波跟开车的黑衣人不是一伙儿的,可是为毛又要监工修坟丘呢?而这辆车里,为毛又要装着小妖精?

    到了坟丘跟前,小妖精因为穿的比较少,冻浑身发抖,又见到坟丘,直接躲到沈冰后头。走过去把新砌好砖扒开,现在不用顾忌龚潮,可以把大嫂救出来,钉死坟的毒局后果,只能回去慢慢想办法破解。

    沈冰也走过来帮忙,刚把坟丘顶部打开一个口子,忽然眼角瞥见一丛雨水向横着飞出,心说不好,拉着沈冰蹲在地上。抬头一看,有两只手臂从后面伸过来。这后面除了小妖精还有谁,肯定是又被术人控制了,刚才没用红绳和咒符把她身上这种邪咒完全破解了,灵信香方只不过是暂时让她清醒一时。

    沈冰一见小妖精在后面搞突然袭击,立刻就火了,回身一个扫堂腿,小妖精侧身摔倒。不等我们站起身,小妖精翻身跳起来,“啊啊啊”的怪叫着,一路往村子方向跑了,速度之快,让我们咋舌,都赶上火箭了。

    “先别管她,把大嫂救回家再说。”我叫住沈冰,接着把坟丘顶部的砖头全部扒开。

    大嫂在手电光芒下,蜷缩在里面一动不动,看着十分凄凉和可怜。我心头一酸,抬手攥着铜钱,对着大嫂念了两句当年的口号,附在她身上这只,还没听到我念过呢,应该抗药性不足。

    果然她额头上冒起一股黑气,窜出坟丘,我以防会扑到我们身上,迅速撒出铜钱,布成铜钱阵。这条黑气,被铜钱阵一挡,向旁边飘离。我让沈冰抱出昏迷不醒的大嫂,自己拿出一张辟邪符,垫在手心里,将坟丘周围四个桩全数拔掉。

    我把四根铁条放在一块,然后冲着在附近游离不走的黑气大声说道:“告诉你的同伴,现在你们家门户打开,都回去吧。不然,我斗死你们这些牛鬼蛇神。”

    这死玩意应该听明白了,黑气在雨中抖动几下,往东飘走,估计是找同伴了。

    我把大嫂背起来,沈冰在后面打着手电,回到赵诚实家。谁知一进门,听到龚潮在屋子里大声喝骂,还传来踢打的声音。草他二大爷的,这家伙怎么把陈敬波带赵诚实家里了,跟美国差不多,不在自己地盘上开战,把战场开在别人家。

    我们进到屋子里,发现完全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