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八十章 僵尸变腐尸

第八百八十章 僵尸变腐尸

    我和沈冰同时转头,叫声似乎是来自大嫂坟丘方向。我心下吃惊,不知道是粽子跑到那儿还是邪精害人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邪精这死玩意让哥们非常头痛,也只有这种死玩意的阴气,灌入死粽子嘴里,才让他复苏出土的。

    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钉死坟这种只准出不许回的恶毒风水局,让邪精变得更加疯狂,无疑是另一种凶灵。

    当下只有先跑出村子,奔向坟丘。就见几条黑影在手电光芒晃动下,正迎面朝我们奔过来。因为我们手电光没对方明亮,晃的眼睛看不清他们都是谁。不过到了跟前,首先看到了陈敬波。

    这混蛋小子,看到他心里就来气,脚下一伸,这混蛋立马被绊倒在地上。后面跟着的几个,有一个被他绊倒,其余从两侧绕过,抱头逃回村子。

    我们一看,后来绊倒的这人竟然是龚潮,我一把将他揪起来,这家伙还正全身哆嗦,压根没看清我是谁。

    但嘴里还语无伦次的叫道:“有鬼,有鬼,会吃人,会吃人……”

    陈敬波翻身从地上起来,就要朝一边逃走,被沈冰来个扫堂腿,立刻又趴在地上,啃了一嘴泥。

    我用手电往坟丘方向照了照,现在开了阴阳眼,在朦胧雨帘中,看不到任何鬼影。于是抹了一把脸上雨水,问龚潮:“到底发生了什么?”

    龚潮听到我声音,这才抬头看清楚是谁,顿时如获救星,喜出望外道:“大兄弟原来是你啊,我和几位亲戚正在砌坟丘,下雨后准备收工回村,却遇到一只蹦跳的僵尸,跟电影里的那模样差不多,咬死了我表哥……”这小子一脸雨水,眼睛中充满了无限恐惧,说到这儿,身子一抖,再也说不下去了,似乎那种情形太过恐怖,把他吓破了胆。

    草他二大爷的,死粽子跑这儿来了,还咬死了一个人。不过倒是省了我找他,当下跟龚潮说:“杀你女儿的凶手是陈敬波,把这小子看好了等我回来。”

    “啥?”龚潮一听,瞪圆眼珠,转头看向陈敬波。

    “他胡说,我怎么害死若若……”陈敬波一脸无辜的叫道。

    沈冰抬脚踢中他的嘴巴,让这小子闭嘴,冷哼一声说:“都是你小子干的坏事,还不承认。要不是你藏了若若脚骨灰,还把她魂魄拘到这儿,她也不可能变凶灵。”

    龚潮其他听不懂,但脚骨灰的事还是明白的,从地上一下扑到陈敬波身上,抡巴掌就打。

    “你个畜生,为什么要害我女儿,为什么……”

    我跟沈冰使个眼色,让龚潮揍这王八蛋吧,我们去找死粽子。两个人在泥泞的荒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到坟丘跟前,发现死粽子不在这里,只有一具死尸横在坟丘前面,手里还握着一把瓦刀。这估计是龚潮表哥了。

    沈冰用手电照在他身上,只见鲜血冲他脖子上不住涌出,又即被雨水冲刷掉,四周水洼里的雨水全是血红一片。我弯腰在这人鼻子下探了探,已经没呼吸了。

    我从沈冰手里夺过手电,跪在泥地上,趴下身子从下面口子往里照看,大嫂在里面,脸孔朝外蜷伏在地上,散乱的头发披散开,遮住了半个面孔。额头上脓血在不住的往外流淌,将禁闭的眼皮都染红了,在光芒映照下,显得相当凄惨和恐怖。

    从眉心浓厚的黑气上看,邪精应该还附在身上。这种玩意因为胆子小,一旦上身,一般是不会离开这个宿体。之前在这儿见到了有两个邪精现身,一只从她身上转到赵晓声身上,然后带到村子里,被我赶跑后又被姓陆的故意赶到龚潮儿子身上,后来上了姓陆的身子,在玉米地里被赶走后不知所踪。现在大嫂身上的这只邪精,应该是第二个出现的那只,一直都没离开过她,为死粽子灌阴风的,也是这死玩意。

    “大嫂怎么样?”沈冰在后边问。

    “暂时没危险,我们先追死粽子吧。”我站起身,用手电在泥泞的地面上查找脚印。

    死粽子脚印是很好找到的,一下在坟丘附近找了几对并排并且深陷泥中的脚印。一路往南找过去,看样子是上了那条乡间道路。我心头一动,陈敬波是往村子里跑的,而死粽子往南去的,他们似乎没啥关系啊。

    心里带着这个疑问,很快到了那条道近前,发现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路边,一条跳动的黑影蹦上路面。运气不错,死粽子刚跑到这儿,还有时间。目测跟它距离大概也就十七八米的样子,一边往前跑,一边拧开了那个塑料壶,当接近到十米左右时,双手用力往前一抖,射出一条水箭,穿过雨帘,正射中死粽子后脑勺。

    这死玩意“嗬嗬”闷叫两声,扑地趴倒。车门这时打开,从上面跳下一个黑衣人,跑到路边去接应死粽子。被我发出两枚铜钱镖,打中这家伙头部,痛的这家伙掉头就跑,车都顾不上,顺着这条道,一路往东急奔,瞬间隐没在苍茫雨夜里。

    我们跑上路,死粽子喉咙里还发出诡异的“嗬嗬”声,身子不住颤动,看样子想要挺起来。我索性把塑料壶口朝下,把剩下的半壶糯米水,全浇在这死玩意脑袋上了。

    “嗬嗬……嗬嗬……”

    死粽子一对灰扑扑的爪子,用力的在地面上抓挠,把坚硬的泊油路面挠出了两条尺许长半尺多深的沟壑。我们俩不由相顾失色,这要是抓在我们身上,估计连骨头都给抓出来了。

    它一边叫着,一边背部往上猛力拱了几下,最终嘴巴里冒出一股黑气,那是僵尸煞气,也是它的元气。散完之后,它就彻底玩完。随着黑气股股冒出,死粽子身体逐渐往下干瘪,灰扑扑的皮肤开始腐烂,等黑气散尽,它也消停下来,趴在那儿一动不动。整个身子变成了黑色,就跟涂了墨汁一样,从腐烂的创口中,不住的爬出蛆虫,看上去既恐怖又恶心。

    沈冰一下捂住嘴巴,赶紧转开头。

    死粽子是搞定了,我转头看着那个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心想这人是谁?难道陈敬波还有同伙吗?想起赵诚实说的,要死粽子的人,应该不会是陈敬波吧?

    正在这时,蓦地听到汽车内响起一阵咕咚咕咚的声音,动静挺大,把我和沈冰吓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