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七十章 狗腿灰

第八百七十章 狗腿灰

    我假装蹲下系鞋带,等这人从我身边跑过去,偷偷回头去看。陈敬波停下脚步,等那人跟上,两个人不知道唧唧咕咕说了什么,慢慢走回住处。我就躲在路边一棵大树后面看着,等了一会儿,见他们俩从屋子里出来,也没发现到我,径直往前上了马路,正好过来一辆公交车上去开走了。

    草他二大爷的,咋不知道公交车还通到这么偏远的郊区。人跟丢了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现在发现自己一身衣服皱巴巴的,满是泥污,想起跟小妖精那么漂亮的美女站一块,当时怎么就没有丝毫自惭形秽的感觉呢?难怪陈敬波这两个人遇到我都没多看一眼,估计拿哥们也当民工兄弟了。不行,我得先回去换身衣服去。

    上了马路拦住一辆出租回到家。一进门,老妈看到我这身打扮,是一脸的心疼,赶紧问我吃了午饭没有,我说还没呢,就让我先去洗澡,她马上下厨去做饭。我跟沈冰吐吐舌头,急忙钻进卫生间去了。

    洗完澡出来,问沈冰赵晓生呢,她冲老妈卧室努努嘴,说这孩子回来后心事重重,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出来。我推开房门,见晓生正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呆呆出神。现在也没找大嫂在哪儿,觉得还是别跟他打招呼了,以免他再问这个问题让我无法回答,于是又把门轻轻关上。

    老妈这时做好了饭,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他们都吃过了。但老妈和沈冰还是陪着我坐在餐桌前,老妈沉下脸,却始终没说什么。我当然更不敢开口,闷头吃饭。

    吃过饭,老妈收拾碗筷时才摇着头说:“以后别再让我担心了,快去睡一会儿。”

    我吓得低下头,没敢出声。

    沈冰跟我使个眼色:“过来帮我挪下床头。”

    我哦了一声跟她去了卧室,心说床头好好的挪什么,应该是问我为什么在火葬场下车吧?果然,沈冰把我拉到床头跟前,这个视角,从门外看不到。她在我耳朵边低声问这件事。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因为脚骨灰才在那儿下车,然后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妖精,被她给引到菜市场的事,又在陈敬波租住屋发现的一切,源源本本的说出来。只不过雷老万那句女婿的话,是打死都不能说的。

    沈冰一愣,没想到这一上午,发生了这么多事。眨巴眨巴眼,一把揪住我胸口问:“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小妖精了?”

    我苦笑道:“论漂亮她不如你,论无理取闹她不是你对手,论一根筋,她估计就半根……”

    “死土包子,你拐弯抹角骂我无理取闹和一根筋。”沈冰气的咬牙切齿,说话声音就大了。

    老妈在门外问:“小冰,你们咋了,小风又欺负你了?”

    “呃……没有,我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沈冰急忙编个谎话。

    我忍住笑,一板脸说:“做事总是这么马虎,说多少都记不住,让我说你什么好?”

    沈冰顿时气的翘了辫子,我指指外面示意接着演下去。沈冰瞪圆了眼珠,那副有气没地撒的模样,跟小妖精特别相似,让我忍笑忍的肚子疼。

    “我记住了!”她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既然答应了雷老万父女,我今晚就得帮他们破解三邪归阴的邪术。破解这玩意其实挺容易,需要灵信香方,再加一条红绳和一张破邪符就可以了,灵信香方以前做的还剩下两块,省了很多麻烦。

    到了晚上,我跟沈冰悄悄商量怎么偷偷溜出去,沈冰一听是去帮小妖精作法事的,打死不同意帮忙,要去一块去,明摆着不放心我跟小妖精在一块。没办法,只有等晚点老妈睡了之后再说。

    吃晚饭时,晓生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想问我找到妈妈了没有,但当着老妈的面,始终没说出口。我对他笑笑,传达了一个好消息的信号,让这孩子顿时兴奋起来,本来一碗饭半天都没吃两口,现在一口气就吃光了。

    吃过饭,这住宿问题,要重新分配,老妈说她跟沈冰一起睡,晓生是客人,住老妈这间房,我还是睡沙发。这下我跟沈冰就傻眼了,老妈跟她一块住,那她想半夜溜出去就做不到了,而她走不了,那我也休想出去。我怕这丫头会向老妈打小报告,咋办呢?

    他们都睡后,我坐在沙发上发愁,看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这再晚点,恐怕就打不上车,徒步去菜市场,那得累死。这时忽然想起了死耗子,说不定它能帮我想个主意。拿着铜镜跑卫生间,小声把死耗子叫出来。它还没开口,我这儿先堵住它嘴巴,把这事说了。

    “这事容易办,只不过,老人家这几天没吃烧鸡……”死耗子捋着小鼠须开始要挟上我了。

    “好好好,明天给你买两只。”我不耐烦的说。

    死耗子砸吧着小嘴狠命吞了两口口水,就吹了两口气,笑道:“他们三个包管天亮之前谁都不会醒。”

    我一听,连沈冰都睡过去了,那可不行,急忙要它把沈冰弄醒。死耗子一扁嘴:“你不早说,你以为我这法术是随便用的吗?”

    “别唧唧歪歪的,否则明天不买烧鸡了。”

    我这一威胁,死耗子乖乖就范,把沈冰弄醒,我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她还迷迷糊糊不知道要干嘛。

    等她换好衣服走出门,才完全醒清楚。但走到公园时,又看见老太太坐在那张石凳上等着。我也正好要找她,于是走过去把小瓷罐拿出来,揭掉那张符递过去。

    老太太立刻高兴的眉花眼笑,跟我不住口道谢:“谢谢大侄子了,这真是太好了,今晚就能让若若进地府。”说着揭开盖子一看,立刻脸色大变,抬头说:“这不是若若脚骨灰。”

    我一怔,觉得不可能,就问她:“你老人家怎么看出不是的?”

    “我们做鬼的连什么尸骨分不出来还叫鬼吗?”老太太沉着脸说,“尸骨化成灰,我们也能看得出是什么。这其中有一点点脚骨碎渣,但大部分是一只狗腿。”

    我不由愣住,老太太这话我信,鬼眼的确能分辨骨灰是何种生物,人就没这本事了。难道是陈敬波这小子故布疑阵,用一点脚骨灰掺入够腿骨灰中,这样也是能用搜魂大法找到的。

    草他二大爷的,看来今晚必须要再去一趟陈敬波的狗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