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嫂的另一只皮鞋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嫂的另一只皮鞋

    雷老万父女一听我答应了,喜出望外,看看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就拉着我要去酒店吃饭。我说饭就免了,我先借用一下洗手间。把洗手间门反锁,拿出罗盘又做了一次搜魂大法,发现脚骨灰的落点就据此不远,在菜市场西南方。

    于是把这张显露出准确路线的纸折好装进口袋,出去跟他们父女告辞。雷老万是苦苦挽留,我坚定不移的拒绝了,指着西南方向说,去那边办点事。

    他们父女立刻脸上变色,说陈敬波就住在那边,莫非我要去夺纸人?我一愣,还真没想到这小子,原来一切都是他在捣鬼。那我更要去看看了,如果可能的话,顺便把三邪归阴的那张纸人夺过来,也省了晚上再来做法破解,能不见这小妖精还是不见的好,看见她实在心烦。

    雷老万父女把我送出门,恰巧那帮小伙子又叫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帮手过来,雷老万一皱眉说:“这是我的女婿,刚才他们小两口闹玩着玩的,大家不必当真,都回吧。”

    我勒个去的,我啥时候答应当你女婿了,都明说哥们有老婆的。不过这么一说,那伙人也就泄气了,没再追究挨打的事。

    从菜市场出来,沿着一条水泥路,往西南走了大概一公里左右,看到一片低矮的民房,雷老万说这些民房大部分都出租给了从农村来打工的人,跟陆飞租住屋那边情况是一样的。从西往东数第三户,就是陈敬波租住的地方。

    站在门外,我对这个家伙挺感兴趣。一个保洁工,还是来自农村,居然前后勾搭上两个富家小姐,还为此杀死了前女友。心狠手辣不说,要知道能勾引到白富美,那应该是绝对有魅力的男人。

    轻轻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也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心想可能他们都出去工作了,现在都不在。我在门口徘徊了几分钟,见四处非常寂静,很久不见有人在出现,估计住在这儿的民工白天都在市内干活,晚上才回来。正好趁机摸进去找东西,省了很多麻烦。

    做贼总是心虚的,这句一点都不假,一边拿出身份证从门缝捅暗锁,一边不住的转头看着四周。一般民工的住所没有贵重物品,所以在防盗上也不上心,再说再好的锁,还不都是锁好人的吗,贼要偷你,无论你什吗防盗锁,统统有办法打开。他们用的钥匙,比你原配的都好使。

    身份证插进门缝捅了几下,咔哒一声门锁就给捅开了。我急忙闪进去,把门关上。这个房子太简陋了,居然没有窗户,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空气质量也相当的不好,非常潮湿,也充满了难闻的气味。

    霉腐和脚臭的气味里,混搅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因为搅和在一起,变得特别古怪,感觉熟悉,又说不出在哪里闻到过。

    打开小手电,在门口处就看到了脏乱的地面上,有一串泥脚印。要说这个地方虽然有点偏僻,可是门外修了一条水泥路,一直通到马路上,按说不应该出现泥巴的,显然住在这屋子里的人,曾经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走过。

    我心头一动,难道陈敬波这小子就是劫走大嫂然后又在玉米地毁尸灭迹的那个人?想到这儿,当即顺着这串泥脚印,往里面照看。屋子里有四张床铺,几乎占据了整个屋子的空间,脏兮兮的很凌乱,裤子、裤头和臭袜子丢的到处都是。一看这四个人全是邋遢的家伙,平时不喜欢收拾东西。

    这串泥脚印通到最里端左侧一张床前,一双沾满了泥水的运动鞋引起了我的注意。快步走到跟前,鞋子还是湿的,说明昨天下雨的时候,这人穿着这双鞋去过泥泞的地方。还有床头上搭着一身没有完全干透的衣服,我忽然闻到了一股汽油味,哦,我说怎么会有种熟悉的味道,原来是这种气味搅和在臭气里,那就变得很古怪了。

    我不由点点头,基本上确定,毁尸灭迹的是这人了。又在衣服口袋里翻了翻,掏出两张潮湿的黄符,一看就是邪派的咒符。还找到了一张身份证,上面名字就是陈敬波。从照片上看,这小子长的的确有点帅。

    揭起床铺找了找,没别的惹眼东西,又在床底下看看,发现了一只女人皮鞋。看到这只鞋,我后背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是大嫂的。与坟丘南边找到那一只,正好是一对。在鞋子一侧,有一只皮箱,拉出来打开,一堆衣物中,藏着一只用邪符封口的小瓷罐。揭开一看,里面有少许骨灰。

    草他二大爷的,已经不用再想了,一切都是这小子干的!

    我又接连搜遍了另外三张床底,也没见到大嫂,可能人没藏在这儿。她已经变得很邪异,这屋子还有三个室友,藏在这儿肯定露馅,并且搞不好大嫂还会害死人的。

    然后又找了半天,再没找到有用的东西,也没找到毒害小妖精的那张纸人。我怕在这里待久了,会被人发现,就赶紧溜出去把门重新锁上。一边往马路上走,一边想着这些事。陈敬波起初杀死若若,唯恐她知道了这件事找他算账,可能去找赵成实帮忙,正巧这杂碎要用鬼找魅宝,顺手收了,把骨灰给扣住。

    不过这其中显得很矛盾,一,陈敬波怎么会知道赵成实会法术?二,按照现在的情形看,陈敬波邪术功力一点都不逊色于赵成实,为毛要找他帮忙呢?三,如果说他们是一伙儿的,可为什么现在陈敬波要害死赵成实全家?

    还有,赵成实床底下那根死人腿骨怎么解释?

    正往前走着,蓦地瞥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跟我迎面匆匆走过来。当我们擦肩而过时,看清了这人相貌,让我心头就打了个突,这不是陈敬波吗?不会错,照片上下巴上有个黑痣,这人也有,那绝对是他!

    我立刻停下脚步,左右看看四周没人,心想要不要就地把他拿下?

    正在踟蹰之中,迎面又跑过来一个人,大声叫着:“敬波,你等等我。”

    草,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