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小妖精

第八百六十五章 小妖精

    我得搞清楚这女孩怎么认识我的,因为让我想到,一个开好车的漂亮女人,怎么都不会无缘无故的跑火葬场前面吃碗牛肉面,那除非是极品。感觉她时冲我来的,汽车打不着火,也是故意引我过去的。

    跑动当中我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一,在饭店她就想把这张纸贴在我背后,可惜我提前离开了;二,她假装崴脚时,我距离太远,她贴不上;三,她故意把我叫到车头跟前,趁我往发动机下面探身的时候贴纸,谁知道我不解风情,转弯骂她一句扬长而去。

    最后她时借机跑过来拍我一下,纸终于贴上了。于是我叫习风这件事会被人看到,也就变成了人们眼中的神经病。一传十十传百,搞不好会被认识的人得知我在省城,草他二大爷的,这是挖坑要把我推下去。

    当我跑到饭店门口时,那辆小红车早不见踪影,我气的把纸揉成团,捏扁了也没舍得扔,上面还有我名字呢。当下装进口袋里,心说以后别被碰上你,否则肯定先xxoo,然后再ooxx了。

    到底xxoo怎么个回事,其实我这么纯洁的人始终也没搞明白。

    我回头看见饭店老板站在门口,心头一动就走过去问他:“刚才那个女孩,经常来这儿吃饭吗?”

    老板点点头,一脸垂涎欲滴的说:“这女孩每天都来这儿吃饭,小伙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你个老se情,看上去都快五十了吧,提起小姑娘就色迷迷的,哥们才不是那种人。

    “不是,她刚才借我一百块钱,我忘了问她姓名住址。”

    老se情哈哈乐的前仰后合,笑的我脸上一阵发热,他笑完了跟我说:“小伙子,没见过泡妞有你这样的,不问人姓名住址,人泡不上,钱也会黄的。”

    擦,你个老se情,跟我上起课来了。我摸着鼻子问他:“老板你知道她住哪儿?”

    “知道,经常来我这儿吃饭的客人,没有我不知道的。”老板得意的笑了笑,接着说:“这个女孩住在火葬场西边,刚出市区一个蔬菜批发市场内。看样子是菜老板的女儿,听说批发蔬菜的一个大户,身家都有上千万的。”

    管他菜老板还是米老板,哥们就像找到她问问,怎么知道我叫习风的。我总觉得,这件事如果不搞清楚,就再不能在省城住下去了。

    他说的那个批发市场我不知道在哪儿,转头看见饭店门口放着一辆摩托车,心说肯定是老板的。于是跟他说:“那你送我过去,给你十块路费。”

    老板脸一沉:“我这事挺多的,没工夫啊。”

    “五十……”

    “呃,我忽然想起来,正好要去菜市场买点黄瓜,就带你一程吧。”

    二大爷,不但是老se情,还是老财迷!

    于是老板骑着摩托车,把我送到了菜市场,他哪是买黄瓜,为的就是挣这五十块钱。接了钱立马掉头回饭店了。我四处瞅瞅,这地方偏离公路往南有四五百米米,路边往东不多远就是谭青那个道家小店了。刚才经过那个店铺时,大门紧锁,招牌也拆了。

    批发蔬菜市场,最忙碌的是天亮之前,卖菜小商贩会来这里进货,然后带到城里摆摊。所以这里的货吞吐量是比较大的,要说最大户身家上千万,那绝对不夸张。现在市场内静悄悄的,只有几个门面开着,那是为附近居民开的。

    我转了一圈,很快就看到那辆红色的小车了,停在市场西南角一座三层小楼下。我摸着鼻子琢磨片刻,心想就这么贸然闯进去,说不好会被对方家人以外是流氓打出来。知己知彼,再做定夺。

    先走进一家卖菜店铺,有个四十岁左右妇女,穿着围裙,正在摆弄蔬菜。见我进来以为要买菜,就笑道:“黄瓜西红柿还有豆角,都是今天新到的货,挺鲜的……”

    “我是来打听一个人……”

    老板娘顿时拉长了脸说:“肯定又是打听那个小妖精的,我不知道。”

    汗,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看来这个小妖精树大招风,没少招惹男人过来打听的,把老板娘都给问烦了。不过,她肯定不会烦钞票。拿出一张大红钞递过去,跟她笑道:“我买根黄瓜吃,不用找钱了。”

    老板娘顿时眼珠一亮,接过钱笑道:“你这个年轻人懂事,只该怎么打听人。你是不是要问开红车穿红裙子的那个小……小姑娘吧?”

    “对,对,我就是问她的。”我拿起一根黄瓜,用手擦了擦,咬了一口。

    “你都想问什么,说吧。”老板娘得了钱,倒是挺爽快。

    “她叫什么名字,家里都有什么人?”我嚼着黄瓜问。

    老板娘说:“她叫小洁,姓什么我不知道。她是雷老万的新认的干女儿,雷老万家里就有个儿子,今年考上大学走了,老婆又得了脑溢血,下肢瘫痪不能下床。他们这对父女,爸爸不像爸爸,女儿不像女儿的,看着恶心。呸!”说着朝小红车方向直翻白眼,吐了一口。

    老板娘又跟我说,这雷老万是东北人,在这儿市场上是最大一个批发商,家里可有钱了。听说这个小洁也是东北过来的,不知道怎么傍上雷老万,就认他当干爹了。说我要是有心去他们家找小洁,现在正是时候,雷老万每天上午都会去菜农那儿转转,下午才回来。

    我谢了老板娘两句出了这个店铺,直奔那座小楼。家里就两个女人,一个是卧床不起的我怕什么。刚走到跟前,谁知三楼一个窗子打开,小洁从里面探出头,冲我嗨了一声。

    她脸上满是甜甜的笑意,跟早上遇到那种表情有着天壤之别,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门没锁,自己上来吧。”她得意的说完,把头缩回去了。

    靠,感觉这是鸿门宴,是不是这小妖精又挖好坑,在等着我踏进去的吧?我冷笑一下,管他什么宴,还没有哥们不敢去的地方。伸手一推,果然门虚掩着,进去是一间阔气的客厅,左边就是楼梯,于是走过去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