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六十四章 艳遇

第八百六十四章 艳遇

    早上还没吃饭呢,看到那个曾经跟赵成实相遇之处的小饭店,肚子就咕噜噜的在抗议了。

    进饭店里要了一碗牛肉面,外加两颗咸鸡蛋。面刚上来要吃的时候,一辆汽车停在了饭店门口,从上面下来一位全身大红衣裙的美女。美女就够惹眼了,又是穿着这么惹眼的服色,更何况是开着车来的。

    香车美女,那是最诱人的,我都忘了吃面,目光跟着这位美女一扭一扭的美臀就走了。并且心跳也在跟着富有节奏的高跟鞋声,在上下跳动。

    不可否认这女人太漂亮了,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裸露的粉肩上,配上那张白皙而又明艳的脸孔,简直太美了,美的恰到好处。身材也是相当的棒,韵致的曲线,前凸后翘,刚好这身短裙笼罩住美臀,把一双毫无瑕疵的美腿暴露无遗,并且穿着薄如蝉翼的肉丝,散发着无穷的诱惑,让我一时都感到心跳加快,有些窒息。

    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了,除了以前那次在雅雪家门外见到沈冰性感的装扮时才有过。

    美女看上去有二十三四岁,斜挎着一只白色的包包,脸上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略有几分得意而又嘲弄的神色,来回斜乜着饭店里的客人,走向最里面一张饭桌。

    呃,其实饭店里,只有我一个客人。

    美女也要了一碗牛肉面,这是这个小饭店的特色主食。

    现在感觉心情大好,大早上能吃上香喷喷的牛肉面,又遇到一位性感的美女,眼跟肚子都享福了,看来今天做什么都会一帆风顺。我拿起筷子吃起来,这顿饭真是吃的酣畅淋漓,那叫一个美。

    虽然美女坐在后面,我看不到,心里还在暗恨坐反了方向,但心情是十分的舒畅。看不到她的人,就时不时抬头看下外面的车,心里yy一下。车子也是大红色的,跟人一样的漂亮,只是我对车脑残,什么牌子的搞不清楚。

    这碗面快吃完了,我脑子才清净下来,想到火葬场这片非常荒凉,一个美女干嘛开车到这儿吃早餐?就算喜欢这里的牛肉面,可是在火葬场前面吃饭,就不觉得晦气么?

    这真是世界大了无奇不有,林子大了,聚集了各种各样的鸟。

    我吃完了面,喝了几口汤,感觉浑身舒坦,一时懒得起身。就眯缝着眼睛想跟哪儿找个没人地方,用罗盘搜搜准确位置。正在这时,美女高跟鞋声响起了,我心说我也走吧,别让人家以为我等在在看美女,面子上多挂不住。

    所以起身往外走,刻意走在前头。哪知刚出门,就听身后美女“哎呦”一声,我马上回头就问:“怎么了?”

    美女弯腰捂着脚踝,一脸痛苦的神色,好像崴脚了。但听到我的问话,立刻直起腰,恢复了迷人的表情,冷冰冰的说:“没什么。”嘎达嘎达的往前走了。

    我盯着她动人的背影,心说骄傲个屁,我家沈冰比你还美上三分,以为我这土包子没见过美女还是咋地?心里骂归骂,但还是把她目送上了车,这才肯转过头。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反正又不花钱。

    往火葬场方向看了看,当时记得殡仪馆后头有片僻静的荒地,那儿一般是没人去的,我不如去那边做搜魂大法。刚要走,就听美女在那边叫:“那个谁,你过来一下。”

    我转回头,见他正站在车头前面,支起了引擎盖,好像汽车出了故障。我怀疑她不是叫我,万一表错情,那可是非常丢脸的事儿。我左右看看,没人了,就我一个。

    “就说你呢,看什么看?”美女脾气还挺不好。

    我点点头,屁颠屁颠就过去了。要说这男人啊,吃不到葡萄的时候,那肯定是酸的,并且是烂的。如果一旦到嘴边,感觉那比蜜都甜。我是男人,我当然也不例外。

    “怎么了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拿出了军人风度,这玩意绅士也比不了的。

    “我不是小姐,我可是正经女孩。”

    呃,这姑娘挺较真,我急忙点头:“啊,那个你说怎么了?”

    “车子打不着火了,你会不会修车啊?是男人一般都懂这个的,你帮我看看。”美女指着发动机说。

    我眨巴眨巴眼,心说你损不损,是男人都懂这个,不懂这个就不是男人了?说实话哥们还真不懂,我看半天,才回过头跟她说:“我不懂。”

    美女立刻就怔住了,没好气的说:“你不懂又不早说,跟这儿瞎看什么呢?”

    嘿,她比沈冰说话都要冲,要知道哥们最不怕跟美女过招,当年把沈冰都收拾的服服帖帖。

    我一甩头:“因为我觉得发动机比你好看,所以就多看了几眼。”然后微微一笑,跟她道声拜拜,掉头就走。

    “你站住……”美女气的发飙了。

    肯站住的是傻瓜,我连理都不理的,接着往前走。

    这位美女气的嘎达嘎达踏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就追上我了,伸手在我肩膀上一拍,嗔怒道:“你转弯抹角骂我还不如发动机好看是吧?”

    “这个是根据个人口味不同,在我眼里,汽车发动机比任何人都好看。”我赶紧给她个台阶吧,哥们还有正经事要办呢,没空跟她墨迹。

    “变态!”美女扬起一只玉手,骂我一句然后又嘎达嘎达的往回走了。

    我苦笑摇摇头,这美女够火辣的,也是位无理取闹的主儿。只不过沈冰那种无理取闹是可爱型的,她却是让人厌烦型的。我继续往前走到殡仪馆前面,里面正有丧事,外面停满了车,有不少人站在外面。当我转身要绕到殡仪馆喉头时,眼角瞥到那些人都在我后面指指点点的,似乎在议论我。

    什么意思,我后面难道开花了,让大家这么新奇。这时正巧有两个女人跟我擦肩走过,在后面嘀咕道:“这人是不是神经病,还有说自己是王八蛋的……”

    我勒个去的,突然间明白怎么回事了,伸手在肩头上一摸,果然有张纸。揭下来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习风是王八蛋!”

    刚开始我挺气愤,这肯定是那个美女追上我拍我肩膀时贴上的,但随即想到她怎么会知道我叫习风?要知道哥们现在正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一个陌生的女孩怎么认识我的?

    我吃惊的转回身,就朝饭店门口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