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五十五章 斗法(二)

第八百五十五章 斗法(二)

    邪精这个词在民间知道的人是很少的,五通神在北方也是鲜有所闻,就连吃阴阳先生这口饭行当的,对邪精所知少之又少。除非是经验丰厚的天师,或是名门弟子(嘿嘿,哥们不是自吹自擂,习家那真是名门传人)才知道一些,其中也只是为数不多遇到过这玩意。

    看姓陆的这副表情,那肯定是知道邪精的底细,让我一下确定,坟丘活人和钉死坟引邪精的事,都是这小子精心设计出来的。

    “邪精什么东西,我从来没听说过,你不要这儿胡说八道。”这小子慌忙掩饰。

    沈冰鄙视的说道:“做阴阳先生的,都没听说过邪精,那你还出来混什么?搞出那么多邪术,把大嫂活活囚禁在坟丘里,还引邪精害赵家孩子。”

    这小子一听这话就急了:“什么邪术,我用的可是正宗道家法术。你没见赵家孩子自己乖乖来谢罪吗,那就说明他们一家犯了五通神煞气!”

    这倒是事实,大伙儿亲眼看着,不容易反驳。我摸着鼻子说:“你非要说是犯了五通神煞气,我也不跟你争辩了。但我在小人书里曾经看到过一种破解邪精的法术,不用赵晓生谢罪,就能把龚家孩子救活。”

    这小子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喷,他还没说话,外面众人立马就滚开锅了。我这小人书里看到的玩意,那不是瞎扯的吗,于是响起一片骂声。我装作没听见,当他们唱歌呢。无非北方的民歌,没南方山歌好听,丫的还爆粗口。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小人书里的法术怎么救活龚家童子。”姓陆的挥挥手,示意你来,看样子是让我出丑出到家后,才好把我治死。

    我淡淡一笑,看着躺在钢丝床上的孩子,心说这死玩意肯定是附在赵晓生身上的那个,再用昨晚那几句,恐怕让这玩意有抗药性,最好弄两句新鲜的。摸着鼻子一想,诶,有了。记得小时候,有些老房子特别是残破废弃的房屋墙壁上,还隐隐留着革命标语。我跟二毛他们经常去破房子里玩泥人,对于墙上的标语背的是滚瓜烂熟,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想到这儿,往前踏上一步,抬起右手臂一曲,做个革命动作,大声念道:“挖不完的敌人,清不完的队;做不完的检讨,请不完的罪!”

    我这儿正念着,外面就又是一阵躁动。这样的口号,现在年轻人肯定是没印象了,应该说是不知道的,生下来就没见过。但老一辈人当中,那都是轻身经历过的,外面这些人我觉得肯定有不少当过造反派,批斗过人的。

    他们一听我念这口号,顿时又是一片骂声,就差没人丢西瓜皮了。

    姓陆的这小子是一脸的不屑和鄙视,看样子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丑。

    但口号一念完,躺在钢丝床是的小齐,立马就有了反应,猛地坐起来。一股黑气从他脑门上飘出,迅速就窜到了房梁上。我现在阴阳眼早失去了效力,能看到这情形,那门里门外的估计都能看得到。

    骂声消失了,换上了惊呼声,姓陆的这小子也张大嘴巴,能塞下只特大号茄子。

    小齐睁开眼看着中年妇女叫了一声“妈”后,随即眼睛一闭,又晕倒在床上,可把他妈妈和老太太吓坏了,又哭天喊地的叫起来。

    我顾不上这些,而是眼睛一直盯着那条黑气。这死玩意胆子很小,尤其是在白天,更是害怕见到光,一定会找个宿身躲避的。我们几个男人阳气旺盛,又有两个道气充盈的阴阳先生,他不敢冲我们来,那赵晓生和两个女人就是他的目标了。

    所以我见黑气绕着房梁盘旋几匝,猛地冲着钢丝床往下扑过来,就心知不妙。伸手在包里摸出几张符,也不管是啥符了,飞快冲上前,一人脑门上贴了一张。黑气冲到跟前,就跟遇到洪水猛兽似的,陡然间掉头又窜回房梁去了。

    姓陆的一看我拿出了黄符,脸上闪现着惊讶的神色,嘿嘿冷笑道:“看不出你是同道中人。不过你插科打诨,故意捣乱,使五通神邪气受惊,这会让龚家满门遭到血光之灾的!”

    龚潮一听此话,吓得咕咚跪在门口,急忙求道:“陆先生,你快想个法子,破解这个灾祸。”两个女人也抬起头顾不上哭了,傻呆呆的看着姓陆的,脑门上的黄符一飘一飘的,活脱两个女僵尸。

    “唯一的解法是让这股邪气冲了赵成实表弟,才能算完!”姓陆的阴狠的说的。

    我才要开口反驳,就听院子里有人叫道:“这哪来的混蛋,把他拖出去打扁了。”立刻一阵脚步声就要冲进门。

    草他二大爷的,你们这帮脑残,我气的一个转身,大声喝道:“现在屋子里到处是邪气,谁进来谁就会沾上。”

    本来有三四个人都挤到门口里了,结果给我一吓,一个个慌忙把脚收回来,退了回去。就连跪在门口的龚潮,也无耻的往后挪了出去。

    姓陆的一声冷笑,我心知不好,赶紧转回身,见他咬破右手指,捏个法诀,冲房梁上的黑气一点念道:“吾佩帝敕,斩敕万神。元益将帅,速现威灵。随吾符去,追摄万神。敢有违令,罪准天刑。急急如律令!”咒语念罢,左手扬出一张符,在半空中呼地燃着,笔直的朝房梁飞过去。

    靠,这是“召小翻山咒”,乃是驱使邪祟用的邪术,这下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原来是个术人!

    我心说你以为这种雕虫小技就能把哥们干倒?也未免太小看我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呃,马王爷到底几只眼了,三只还是四只?

    眼看着符火飞到房梁下熄灭,符灰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那条黑气跟着往下来了,方向正是我的脑门,草,你把这儿当你家门口了吧?

    我从口袋里迅速摸出一枚铜钱,往后退了一步,快速念道:“太上有敕,五方使者,六天之上,敕法速去。急急如律令!”

    咒语一毕,刚好黑气到了眼前,我鼓起一口气,举起这枚铜钱,从方孔内吹出去。这股黑气就跟受惊的小鸟一样,掉头往姓陆的扑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