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斗法(一)

第八百五十四章 斗法(一)

    这位陆先生顿时气的脸色铁青,狠狠瞪我一眼,跟站在身边像孙子一样的龚潮使个眼色。

    龚潮立马叫道:“大家都别笑了,还有你这个赵成实的表弟,给我滚出去吧。”

    沈冰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终于爆发:“你让我们滚,我们就滚啊?我告诉你们,你们请阴阳先生,把人囚禁坟丘,还绑架孩子,都是非法的,告到警局,一个都跑不了!”

    龚潮一听这话,耷拉下脑袋,没了刚才那股气焰,偷偷瞅向陆先生。

    这小子嘿嘿一声冷笑道:“什么囚禁坟丘,绑架孩子,都是他们自愿的,你想告就去告吧,我们不拦着。”说完后,又诡异一笑,跟龚潮说:“赵成实长子自己过来谢罪来了,让他进门!”

    我心头一惊,什吗情况?

    龚潮点下头走到门口,把人群往两边分开,果然赵晓生已经来了,站在人群外头,眼神呆滞,看上去跟块木头一样。

    陆先生冲我得意的笑了笑,右手法诀朝赵晓生一点,然后往回一勾,就跟太监用兰花指那模样差不多,咋看咋像东方不败。

    赵晓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迈步走进来,从我们身前经过,噗通跪在钢丝床跟前。正哭的跟泪人似的两个女人忽然抬起头,一个是中年妇女,貌似是孩子的母亲,另一个是老太太,可能是孩子的奶奶。

    老太太不知骂了一声什么,中年妇女一把扭住赵晓生的耳朵,一脸凶相的骂道:“你个xx生的畜生,这要把我们家都害死啊,我也不活了,跟你拼了……”说着又伸出另一只手,劈头盖脸的对赵晓生就是一通猛打。

    赵晓生顿时鼻子嘴巴往外流血,半边脸也肿了起来,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可是这村妇撒泼,老爷们过去拦架恐怕不妥,就跟沈冰使个眼色。她正等着呢,一个箭步冲上去,挥手打开中年妇女的手,把赵晓生救过来。

    哪知这孩子又像邪祟附身一样,不但不感激沈冰,反而张嘴在她手上咬了一口,痛的沈冰急忙放开他。这孩子怨毒的瞪了她一眼,又跪在地上挪到钢丝床前面。

    陆先生大声喝道:“五通神犯煞童子已到,神灵将降,闲杂人等不许留在屋内,请出去!”

    草他二大爷的,闲杂人等都在屋外,他这分明是冲我们说的。龚潮走过来就要推我们出门,我一把反而将他推出了门口。

    “什么叫五通神犯煞童子?如果真正犯了五通神,恐怕整个村子都要变成坟地!”我盯着这小子大声叫道。

    外面众人一听,全都发出一片惊呼声。

    陆先生嘿嘿冷笑道:“就是因为赵成实一家犯了五通神邪煞,才害龚家姑娘,将其骨灰藏于棺材里,破坏整个赵庄风水,让煞气蔓延。要不是赵成实妻子封在坟丘内,赵庄村这几天里恐怕要死很多人了!”

    院子里顿时炸开锅,惊呼声中夹杂着骂声,矛头都指向了赵成实一家,骂的那个难听,那个恶毒,我都佩服他们能骂出这么多花样来。

    其实我觉得挺纳闷,省城周边的村子,觉悟和素质应该是很高的,不会像贫穷落后的山村百姓一样容易被骗上当。可是现在看来都一样。就连省城市民,有的嘴上反迷信,其实骨子里还是很相信神鬼的,要不然省城八大家,也不会混的风生水起,像陆飞不过在省城待了不到两年,就买上汽车了。

    这一涉及到他们亲身利益,尤其是性命攸关的问题,那压根就失去了法制观念,阴阳先生就是神,他说什么,就跟着做什么。而阴阳先生也正利用了他们迷信的弱点,洗脑式的就把他们全体拿下了。

    我摸着鼻子说:“赵成实死了有半年多了吧,为什么你这几天才发现有他们一家犯了五通神邪煞?半年之中,村子里怎么就没事,等你来了之后事就多了呢?”我这言下之意很明白,这分明就是你小子搞的鬼,跟五通神没半点关系。

    陆先生顿时语塞,但跑江湖的哪有不机灵的,立马转着眼珠说:“无论什么邪煞都有因果时间才会爆发,就如河图洛书所示一样,灾祸并不是马上来到,而是随着数数之年降临。赵成实将骨灰放在坟中,那如同坛骨沉水,应洛书一六水位,那会在第一年和第六年发生灾祸。而这第一年中,随时都可能出事,消静半年,那是很正常的事。”

    他这番话说的也不无道理,外人绝对听不出毛病,可是哥们却知道这纯属放狗屁。什么骨灰放在坟中就是坛骨沉水了?这种说法应该是骨灰不小心埋在了积水地,那才是这种解法。就算说的对,也跟五通神扯不上半点关系。压根就是生搬硬套,糊弄老百姓的。

    此刻龚潮又跟两个人来拉我,却被陆先生挥挥手阻止住了,这小子似乎要在众多村民跟前让我彻底服气。

    我一笑说:“坛骨沉水,那要看坛中骨灰是谁,如果是女人,必克婆婆,若是未嫁,就会克母,绝不会克兄弟克家中男丁。龚家男孩中邪,可是于此无关哪!”

    陆先生一听我说出了行家话,顿时就怔住,可能没想到我一个火葬场看尸体,无非就读读聊斋上上网的小子,居然懂风水,还是比较深入的知识。

    “正因为是赵成实犯了五通神邪煞,才会易水为火,冲克家中男丁。而龚思齐命中属火,正好被克。他这若被克死,那接下来他会克死父母,父母再克死全家以及近亲。之后就跟瘟疫散播,永无休止,直到整个村子人死光!”

    大家一听我们斗嘴,说的都有理,外面叫骂声逐渐平息,一时屋里屋外鸦雀无声,就连孩子的母亲和奶奶都止住了哭声,听得入神了。

    我摸着鼻子摇摇头说:“陆先生,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的,五通神乃是邪之神,要祸害首先找女人下手,不会犯童子的。如果真是犯了这种恶煞,遭殃的应该是龚家女人。”

    “你一个火葬场看尸体的,怎么会知道五通神不犯童子?现在小齐身上中的就是五通神煞气,你能看得出来吗?”陆先生被我逼的开始强词夺理了。

    我淡淡一笑说:“我看得出来,他身上附的是一只邪精!”

    此话一出口,这小子立马脸色大变,瞪着眼珠看着我,那副表情就像刚吃了一条大青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