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二章 小蕾的陈述

第七百八十二章 小蕾的陈述

    想到这儿,我赶紧摸了摸内裤,还好,这东西挺完整,没被那把火烧出窟窿来。坐在桥头上等候曲陌回来,孩子的哭声大约维持了半个多小时后,沉寂下来。到了天蒙蒙亮时,曲陌仍然不见人影,我在桥上坐不住,就来回溜达,竟然找到被死娘们剥下的衬衣和裤子。

    刚好穿上衣服后,曲陌从东边飞奔过来,一眼看到我,立刻露出放心的神色,一句话没说,坐在地上不住喘息,看样子是奔跑了半夜没停,累的够呛,衣服都湿透贴在身上。她这傲人的曲线也就展露无疑,非常的迷人啊。

    等她缓过气跟我说,那只死鬼好像有意在耍她,一直就在附近兜圈子,始终不走也不停下来跟她过招。她猜到是调虎离山,让那只女鬼对我下手,便放弃它往回赶,谁知那只死鬼又缠上她,把灵狐给逗急了,曲陌也控制不住,于是就兜了半夜的圈子,灵狐都累的筋疲力尽。直到天亮前,那只死鬼才去了。

    她问我什么情况,我就把在水下打跑死娘们的事说了,她点点头,这果然是调虎离山计,把她引开,好让女鬼杀死我。

    我摇摇头说:“他们的目的好像不是意在杀人,而是夺走魅宝,以及拖住我们,好让他们不受干扰的去做什么坏事。”

    曲陌一怔:“你指的是什么坏事?”

    “很有可能是去偷小五小六,总感觉他们已经得手了。你手机能不能用,跟沈冰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我深有忧虑的跟她说。

    “手机昨晚丢在山里了。”曲陌不好意思的说。

    我不由皱起眉头,没法跟家里取得联系,不但得不到小五小六他们的信息,也不知道老妈和沈冰该担心成什么样子。

    “那我们还是先找到庞富荣吧。”

    “好。”曲陌跟着我走向村子,一边走一边又诧异的问我:“你怎么不把衬衣穿上?”

    “这个,我觉得这样造型很酷……前面来人了。”我慌忙转移话题,其实前面来的不过是两个村民,对我们只是好奇的看了两眼就擦身而去。

    村子小街上逐渐人多起来,但却显得很平静,似乎这村子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在村民奇异的目光下,走到庞富荣家门口,大门依然敞开着,里面一片寂静。左右看看没人了急忙溜进去,心惊肉跳的慢慢走到屋门口,往里探头看瞧看。

    屋里没人,尸体也不见了,房梁上唯有留下一个空空的绳套垂在那儿。我们俩面面相觑,是有人放下了尸体,还是她自个跑了?深吸一口气,才壮着胆子进门,搜遍了整个屋子,没找到尸体,也没看到庞富荣的身影。

    我感觉相当纳闷,难道是庞富荣把老婆尸体带走了?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我看走了眼,这小子始终在我们面前演戏,为的是把我们引到桥南村。正在想着,忽然从门口看见庞富荣抱着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蹒跚走进大门。

    我们迎着他跑进院子,发现他怀抱里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此刻眼睛紧闭着,脸色很苍白。他只是眼神呆滞的望我们一眼,然后什么都没说,又继续像个僵尸一样,机械的走进屋子。

    这个女孩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他女儿小蕾,刚才观察她虽然气色不是很好,但还活着,我们也就松了口气。跟进屋子里,庞富荣已经把女儿放在床上,呆呆的抬头看了一眼房梁上的绳套,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随即又恢复了一抹悲伤。

    他颓丧的坐在床上,双手捂住脸说:“小蕾还活着,但受到惊吓,不知道会不会清醒过来。

    我现在很同情他,情人被杀,老婆上吊,女儿又遭遇惊吓,相比我这种受到天谴的情形,那要残酷的多。我走到床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小蕾,印堂隐隐发黑,肯定是受到母亲煞气侵染,才导致神志不安。于是让他拿来黄纸和朱砂,画了一道净身符烧了,让小蕾喝下符水。

    过了一会儿,小蕾悠悠醒过来。父女俩抱头痛哭,场面催人泪下,让我和曲陌感到心里一阵酸楚。小蕾哭了一会儿,情绪逐渐稳定,才说起昨天母亲上吊的事。

    首先听到她说母亲自从前天晚上到昨天下午,一直都没离开家门,让我们都感到无比惊疑。这么说杀死安黛云的不是淑珍,那庞富荣怎么算到凶手是自己老婆呢?是他算错了,还是故意安排的一个假象,迷惑我们的?

    庞富荣从我们怀疑的眼神里猜到我们是怎么想的,神情悲痛的说:“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们。”

    从他这一句简单的解释看得出是真心话,他没理由杀死情人再害死老婆,从我一直对他细微的观察上来看,无论从表情和语气,都没有任何漏洞。一个凶手杀人后,无论掩藏的再好,总会有破绽可寻,但他没有。

    我点点头示意相信他,让小蕾继续讲下去。据小蕾说,母亲昨天一天就表现的心神不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总也坐不下来。到了下午,忽然让她去小卖铺买元宝蜡烛。这东西一般是祭祀先人用的,怎么无缘无故的要买这些。小蕾就奇怪的问她为什么,结果被痛骂一顿,只要按照她的意思去小卖铺。

    不过十分钟回到家,发现母亲上吊了。她赶紧把绳子松开,让母亲落地,可是已经人已经死透。她趴在母亲尸体上痛哭了半天,才要出去喊人,谁知母亲突然睁开眼,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小蕾差点没吓死,好在农村的姑娘体格比较健壮,用力挣脱了母亲的手。可是尸体却跳起来,一把扯住她,让她跑不出屋门。挣扎了几下,急中生智,就扯住了绳子跟我一样聪明,把尸体又重新吊回去,才算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村南一个废弃的砖瓦窑内,极度受惊之下,又剧烈运动让她昏迷过去。

    庞富荣又接着说,他是找遍村里村外,早上才在那儿找到女儿的。当初以为女儿死了,恨不得也跟着撞死,幸好发现女儿还有呼吸,才抱着她走回来。

    正在这时,就听一个人在院子里喊道:“老庞,你们家出什么事了,昨晚上大呼小叫的?”可能是邻居,说着话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屋门口,接着又说:“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看见你老婆蹦蹦跳跳的出了家门,一路往东去了,差点没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