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敕水咒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敕水咒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死玩意怎么来了,干嘛没在木屋里烧死呢?是啊,我问谁呢,没烧死它们,我们就惨了!

    “不好,有情况!”曲陌大叫一声,紧跟着在黑暗中依稀看到她在变身,弹出了一堆尾巴。

    庞富荣只顾关心女儿安危,对于曲陌的叫声充耳不闻,晃动着一条黑影往前狂奔去了。我不能再追过去,以防让他跟着遭殃。于是急忙刹住脚步,捏个法诀,张口就念解带咒。还是故技重施吧,吓走这死娘们。

    可是念了咒语,身后却发出一串阴冷的笑声,唰地围在腰上的衬衣给扯走了。忘了黑暗中曲陌是看不见的,一慌之下,赶紧用双手捂住裆部。跟着腰带猛地断成几截,裤子登时就掉了下来。

    我差点没晕倒,你玩就玩吧,可不带这么干的,士可杀不可辱,让我赤身裸体的死在这儿,那是奇耻大辱啊!草,管他奇不奇辱不辱,先逃命要紧。拉起裤子掉头往回跑,只要先保住小命,就能争取时间让曲陌回头来救我。跑动之中,把魅宝攥紧在手心里,唯恐跑掉了裤子,再丢了这件宝贝。

    你说村外这么大空地干嘛,连棵树都没有,我上哪儿躲去?眼前出现石拱桥的黑影,心说还是跳河里吧,万一这死娘们要是怕水,哥们就得救了。我想着美事往前奔跑,冷不防脚下一绊,来了个倒栽葱,脖子差点没折断,摔的七荤八素,五脏都移位了。还没爬起来,裤子哧地就脱下去,让我差点没哭出来,真打算让我光着腚进地府啊?

    顾不上去夺裤子,往前拼命跑几步,一个猛子往河里扎去。咦,怎么没进水,好像被谁给抱住了。感觉这个怀抱非常弱小,却又相当冰凉。啊,是死娘们抱着我!

    现在就是有心死也死不了,你说我堂堂鬼事传人,受这种窝囊气,又没半点辙,心里是又羞又气,一头撞在这死娘们身上,跟你拼了!

    “嘣”地一声,草他二大爷,死娘们撒手了,让我一头撞在石桥上,跟着噗通掉河里了。这下把我撞的,没痛晕过去,进水就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我心里这个气啊,以前虽然也狼狈过,可从来没被玩的这么狠。

    被河水一呛,脑子清醒了很多,急忙浮出水面,抹了把脸上水珠。

    刚睁开眼,觉得脑门上被人用手指弹了个脑崩。我勒个去的,正好弹在刚刚撞出的大包上,痛的全身一阵哆嗦,不由自主又沉下去了。

    我忍着脑袋上的疼痛,往一边游过去,心想老子不出去了,有种你下来。游了一会儿,死娘们倒是没下来,让我暂时松口气。

    刚才耗费了不少力气,现在魅宝攥在手里,没感到疲劳,反而精力充盈。本来在水底下有段时间了,早该憋不住气,可现在感觉胸口那儿气息充足,一点都不觉得气闷。正感觉畅快时,忽然间水中温度急剧下降,变得极其阴冷,死娘们可能下来了!

    以前虽然在水中试过血符驱鬼的法术,可是对这死玩意都是小儿科,估计没多大用处。有一种“敕水咒”,属高级法术,可在水中做法,诛灭一切妖邪。

    不过这种法术需要高深的修为,我自觉还达不到那种境界,在水下可不比在岸上,如果反受其害,立马会给淹死的,所以不敢滥用。现在也是bi到这份儿上,再加上有魅宝源源不断的补充能量,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敕水咒不用黄符,想用也用不上,只须以血画符,用道家纯正罡气,将血符凝聚不散,遇鬼杀鬼,遇妖截头,非常厉害的。

    刚咬破手指,一股水波涌动到胸口前,死娘们在前面,已经bi近到跟前。我慌忙伸指在眼前画出敕水咒,写下最后一句“急急如律令”时,死娘们的手又摸到了我脸上。草他二大爷的,我这张小脸就那么可爱,值得你摸了又摸。

    恰巧此刻敕水咒生威,血符在水中发出淡淡的红光,让我看到面前出现一条若隐若现的黑气,犹如墨汁般漂浮在水波中,不住随波浮动。我捏个法诀,提气指住血符,使它不能散开,这一散功夫可就白费了。

    摸在我脸上的小手触电般的快速缩回,紧跟着血符红光大盛,晃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符光瞬间往前蔓延,将黑气笼罩在其中。

    黑气一阵剧烈颤抖,缩成了一团,显然抵受不住敕水咒的打击。我心内一喜,原来法术对这死娘们还有效用,只不过得用高级的。当下催动法诀加大符光威力,让那团黑气不住颤抖,显得相当痛楚。

    黑气唰的又展开,我以为要跟我玩命,哪知是掉头往前奋力游走,很快逃出了符光笼罩范围。让你跑,我一咬牙再次催动法诀,乘胜追击,血符往前迅速推进,符光很快波及到黑气尾部。

    痛的它尾端往前一蜷,急速上升,看来要出水。

    我鼓起全身道气,法诀猛力往前一推,血符闪电般的追上它,眼前顿时引起一大片水流漩涡,将我往后涌出老远。这下也是使力过猛,加之高级法术最耗元气,感觉一阵窒息,身子跟散了架似的,急忙浮出水面。

    擦了把脸上的水,隐隐看见前面一片黑色的血水在慢慢荡漾开来,黑暗中的空气,感觉似乎净化了不少,非常清新,也察觉不到有阴冷的气息,估计死娘们被打跑了。最后被血符追上那下,打不死它,也让它脱层皮!

    我喘了一会儿气后,魅宝上的气息又让我逐渐恢复元气。这次元气耗费巨大,一时半会是不能完全恢复的。好在把死娘们打怕了,估计不敢再来,让我有喘气的机会。我刚爬上岸,忽然沉寂了很久的夜色里传来几声儿啼,我不禁皱眉,听起来跟在木屋中的哭声一样,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不祥预兆。

    站在岸上,闻听哭声远在天边,却又感觉很近,似是在东方,却又疑似在北面。我摸着鼻子寻思一会儿,觉得还是等曲陌回来再说,在水下能利用敕水咒退敌,在岸上光着身子,拿什么跟敌人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