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曾国藩 > 第一部 血祭 第四章 天王定都

第一部 血祭 第四章 天王定都

一、洪秀全江宁称王

正当曾国藩带着满弟国葆、康福、王荆七与郭嵩焘一起离开群山环抱的荷叶塘,向长沙走去的时候,百万太平军将士正在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的指挥下,借攻克武昌的巨大军威,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浮江东下,相继拿下九江、湖口、安庆、芜湖等沿江两岸重镇,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得江宁。两江总督陆建瀛被杀,江宁将军祥厚战死。小天堂敞开大门,准备迎接两年来浴血奋战、劳苦功高的天国将士。

江宁,古称金陵,清代置两江总督衙门于此,乾隆二十五年,又增设江宁布政使司,是仅次于北京的重要城市。北王韦昌辉率部最先进城,第二天,东王、翼王也进来了。在三王指挥下,江宁城内的善后事宜进展得迅速而有条不紊。积尸清除了,大火扑灭了,街道清洗了。为防止向荣和琦善南北夹攻的队伍攻城报复,江宁十三道城门和破损的城墙也奇迹般地恢复了。只是城里人口大大减少,老百姓纷纷迁徙城外躲避战火,百万多人出走十之八九,只剩下十多万了。

两江总督衙门被定为天王宫,这两天也略加修饰。清妖的一切仪仗、匾额、字画全部焚烧,从大门口一直到天王殿,所有门墙都用黄纸裱糊。将士们清扫庭院,张灯结彩,以便恭迎天王驾到。

咸丰三年正月二十日,虽然天气清冷,却阳光灿烂。对于江宁百姓来说,这是个冬天里的好日子。一旦战火熄灭,这个六朝古都,便又显现出它气概非凡的本色来。紫金山雄踞城外,犹如一个儒雅的将军,仗剑守卫着东大门。山脚下玄武湖波光粼粼,晶莹透亮,好比一块明丽的妆镜,将紫金山的英姿尽摄镜里。小小的圆菱湖羞涩地躲在西南脚,那正是持镜美人的笑靥。长江是一匹浅黄色的练带,弯弯曲曲地铺在城北,停泊在江面上的大小战船,如同练带上镶嵌的一颗颗珍珠,熠熠闪光。练带上有一根乳白色的丝绦,蜿蜒穿过城南。这丝绦便是胭脂金粉秦淮河。从古到今,它载过多少梦幻般的画舫,水中混杂过多少公子王孙的绿酒、商女村姑的清泪!那清凉山、幕府山、雨花台、燕子矶,那莫愁湖、胜棋楼、鸡鸣寺、夫子庙,每一处风景、每一座建筑,都有着一段神奇的传说、一个动人的故事,引起人们对这个古都的无限缅怀和神往。金陵,你真是中国城市中的瑰宝,人人向往的小天堂。今天,你千年史册又揭开了新的一页。

从清晨开始,原来的两江总督衙门到仪凤门这段街道,便全部由两广过来的老兄弟刀枪森严地警卫着。天王就要率领天朝的文武百官进小天堂了!

留在城中的十万百姓,出于好奇、仰慕、看热闹等各色心情,吃过早饭后,全部都来到这段街道,以先睹天王威仪为快,把两旁的小街小巷堵得水泄不通。

忽然,一道严厉冷酷的命令传过来:“全体原地跪下,不得走动,低头看地,不准仰视,违者斩首!”十万百姓颤颤抖抖地遵命跪下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膝前的那块小黑土,年长体弱的后悔不该来。但已迟了,来了就不能走,“违者斩首”。跪在人群中的年轻人,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了那强大的诱惑,趁着警卫兵士不注意,常常偷眼向街中心望去。

来了!眼前是一片数不清的红、黄、白、黑、蓝军旗,从仪凤门那边走过来,尘土飞扬,旌旗蔽空。不见天王,先见一副威严不可抗拒的气派向跪在地上的百姓头上压来。长长的军旗队伍过后,接下来的是一批佩剑武官,一色的高头大马,五人一排,足足有一百排,红色褂子的前面均绣着“两司马”“卒长”等黑字。跟着马队而来的是一座六十四人抬的大黄轿,轿身四面绣着四条或腾云驾雾或翻江倒海的巨龙,轿顶上有五只用丝线、竹骨扎成的仰头朝天的丹顶仙鹤。卫兵和轿夫一色的黄风帽。轿后是十六对吹鼓手,十六对铜鼓手,有节奏地吹吹打打。偷看的老百姓心中揣测:这轿里坐的怕就是天王了。

是的,轿里坐的正是洪秀全。这几日,是他出生四十年来最痛快的日子。从岳州以来,千里长驱,势如破竹,自己几乎没有亲临过战场,没有指挥过一场战斗,小天堂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到手了。他起先还有点感到意外,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应该的事。自己是天父的次子、天兄的亲弟,有万能的天父天兄帮助,世上哪里还有敌手呢?他坚定不移地相信,在他挥手之间,北京就可以拿下,咸丰妖头就得让位,中国的一统江山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昨天,他登高眺望六朝胜地,心里涌现出一股难以抑制的志得意满的情绪。这个广东花县的落选童生,长期看到的只是田园阡陌、寒山僻水,从未见过如此壮丽的江山。钟山龙盘,石城虎踞,的确名不虚传!他想起幼时读过的李后主词,看过的孔尚任《桃花扇》。这个金粉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再也不是想象中虚无缥缈的仙境,而是实实在在已属于自己了。黄龙轿里的天王,决定从此卸甲下鞍,好好地享受、加倍地享受这人世间的幸福,方不辜负天父之子的身份,不委屈自己十多年来提着头颅传教造反的艰难岁月,以至于补足过去整整四十年的亏欠。

黄龙轿后,一匹装扮得华丽考究的白马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孩子。这孩子身着滚龙绣袍,并排的是另一匹同样装扮的枣红马。那上面也坐着一个女人,怀里同样抱着一个孩子。这孩子大概尚不满周岁,用一条黄色绣龙围巾包着。

这两匹马后,是一队花花绿绿的女人,一共三十六位,全部骑马。这些女人大部分都在二十岁上下,身穿短衣长裤,不着裙,一双大脚格外显眼。每个女人后面紧跟着一个女仆。女仆手撑一把色彩艳丽的日照伞。日照伞上分别写着“赖王娘”“谢王娘”“韦王娘”,等等。跪在地上的百姓心中明白,这是天王的后妃们。对于天王有三十六个娘娘的事,他们不感到惊讶,都认为这并不算多。住在北京紫禁城里的皇爷,据说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比天王的老婆多多了。尤其令他们钦佩的是,天王的妃子个个能骑马打仗,就凭这一点,足可称巾帼英雄。天王的老婆们尚且如此,天王的本领就可想而知了。这三十六个女人过后,接下来的又是数百名步行的士兵。从天王的开路旗手算起,一直到最后一个士兵走过,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这位开创新国的天王是多么有气派!老百姓个个钦佩万分,以前看到总督出巡,以为是大开眼界,现在跟天王的仪仗比起来,真个是小巫见大巫。

跟在天王后面的是幼西王、幼南王,接下去是天、地、冬、夏、春、秋正(又正)副(又副)二十四丞相,再接下去是检点、指挥、将军、总制、监军等,最后是一支英姿飒爽的女兵。女兵们身着戎装,腰佩刀剑,背后背着一张花弓。举止之英武,是江宁城百姓所从未见过的。一直到日落西山,队伍才过完。老百姓也在地上整整跪了三个时辰。但他们都不觉得累,反而得到极大的满足。原先后悔想走的也庆幸没有走,因为到后来,大家都抬起头来观望,也没有哪个警卫认真地执行命令,有的警卫还和百姓笑嘻嘻地说几句话,露出得意的神色。

二、天王开国的三件事:定都、朝拜、开科取士

一进天王府,洪秀全想到有几件大事,必须在近期内由他出面定下来:一是定都,二是朝拜,三是开科取士。至于稳定局面、巩固政权、管理百姓、建设小天堂乃至北征西征等军国要事,他都全部委托东王去办理。他自己要静下心来,把生平所作的诗文,尤其是关于拜上帝会的宣传文字好好整理下,选最好的刻手,用最精美的纸刻印出来,拜上帝会成员人手一册。洪秀全认为这才是教化万民、惠泽子孙的千秋伟业,今后自己就将会和文、武、周公、孔、孟、天父、天兄一样,世世代代被人们捧为圣人,至于攻城略地、建设国家,毕竟是形而下之器,它是永远不能跟形而上之道相比的。“器”的事,就让清胞、昌胞、达胞他们干吧!

定都,毫无疑问就定在金陵。这在天王看来,是天经地义之事,东王、北王也拥护。天王没有料到,临在武昌出兵时,翼王却对此发表了不同看法。翼王认为应改变永安既定方针,北进河南,再渡黄河直捣幽燕。尤其是部将罗大纲,反对定都金陵最为激烈。天王记得,罗大纲当面对他说过:“翼王北进中州之策为上策。上策若不行,可用中策,即先定南方九省,然后分三路出师:一出湘楚,一出汉中,一出淮扬,三路会合,共猎燕都。定都金陵,诚为下策。天下未定,欲安居金陵,岂能长久!”

罗大纲的主张,无疑最具眼光。可惜,天王早已渴望进小天堂享福,他听不进纲胞这番还要他亲冒矢石的话。为了统一思想、坚定信心,在向金陵进军的船上,天王出了一道题目,叫作《建天京于金陵论》,吩咐何震川让随军文人每人写一篇论文。昨夜何震川呈上一沓论文,同时又向天王建议,应该贬斥直隶和北京。洪秀全将论文数了数,共四十一篇。就像当年教私塾时批阅学生作业一样,他把每篇论文都细细审读一遍。文章都写得短而有力,道理也说得扼要透彻,甚得天王之意。或许因为喜欢何震川的缘故,天王把四十一篇论文比来比去,总觉得何震川那篇写得最好,很有韩愈碑铭文的派头。他拿起何震川的论文,饶有兴致地轻声念道:

欲创非常之业,必得非常之人;欲立永久之基,必得至当之地。斯能立久而不易,亘古而常尊者也。溯自天父上帝自造天地以来,其间窃号流传,未尝不代有其人。究之人非天命之人,国非天命之国,所以弑夺频仍,纷更不一,以至于今。

惟我天王承帝命,永掌山河。金田起义,用肇方刚之旅;金陵定鼎,平成永固之基。京曰天京,一一悉准乎天命;国为天国,在在悉简乎帝心。迄今建都既成,天下大定,天王降诏,咨于群臣。诏于是,爰为之论曰:穆穆皇皇,赫赫我王,奄有四海,抚绥万方。恩覃普宇,德遍要荒,遐迩壹体,率宾归王。宜乎永奠千百代无疆之福,肇基亿万年有道之长。

“这样的满腹经纶,绝大手笔,居然连个举人都得不到。若不是天国承运而起,岂不埋没了这个人才!”洪秀全为何震川先前的怀才不遇,大大感到不平。何震川是广西象州人,秀才出身。金田起义时,全家投军,战争中他一家死了二十二人,现仅剩一弟一侄和他自己三人,是一个为天国事业满门尽忠的功臣。天王立即封何震川为恩赏丞相,调来天王府掌文书承宣事宜。何震川的建议很好。金陵既定为天京,北京和直隶就应该贬斥。天王略为思考一下,亲手写了一道诏书。

诏曰:有功当封,有罪当贬。今朕既贬北燕为妖穴,是因妖现秽其地。妖有罪,地亦因之有罪,故并贬直隶省为罪隶省。天下万廓,帝无二,京亦无二。天京而外,皆不得僭称京。故特诏清,速行告谕守城出军所有兵将,共知朕现贬北燕为妖穴,俟灭妖后方复其名为北燕。并知朕现贬直隶省为罪隶省,俟此省知悔罪,敬拜天父上帝,然后更罪隶之名为迁善省,庶俾天下万国同知妖胡为天父上帝所深谴所必诛之罪人。钦此。

建天京于金陵,看来是众望所归。天王想,幸亏当初采纳东王等人的意见,没有用罗大纲的上策、中策。不然,小天堂一下子还进不来,建都登基之事就得推迟。都城已定,下一步是群臣如何朝拜天子了。天王爱读史书,知道汉高祖得天下后,第一次在长安宫殿里大宴群臣,那些臣子是和高祖一起,身经百战艰苦打天下的功臣,他们自恃有功,酒席之间,还和战争年代一样,一点不讲礼节,有时甚至直呼高祖之名,提起高祖过去一些脸红的事,弄得高祖很不愉快。后来,叔孙通制定礼仪,群臣朝见高祖时,依职位高低排列,跪拜行礼,山呼万岁,再也不敢大声喧闹越次行动。高祖大喜,算是真正过了皇帝的瘾。还是在由安庆往金陵的船上,天王又把这段史事温习了一遍,心里非常佩服叔孙通的学问。是的,只有礼仪立,才能名位正,名位正了,权威也就建立起来了,今后谁也不能再起歹心,觊觎天王宝位,自己的子子孙孙就能无穷尽地传下去,坐稳铁打的江山。

天王设计了一幅朝拜图。

金龙殿里,自己坐在大殿台上正中。台左边空一个位子,是天父耶和华的宝座。台右边空一个位子,是天兄耶稣的宝座。台下左边摆一个矮几,是幼西王之几。台下右边同样摆一个矮几,是幼南王之几。幼西王、幼南王年纪都小,不要他们朝拜,但为他们留两个位子,表示对为天国捐躯的西王和南王的尊崇。每当想起在最艰难的年代,南王冯云山和西王萧朝贵与自己同甘共苦的情景,天王便黯然神伤,心里很是感激这两个既忠诚又有才干的兄弟。因此决定把这两个幼王的座位摆在最前面。靠着幼西王后面的,依次为东王、翼王,天、地、春、夏、秋、冬各位正丞相,又正丞相;靠着幼南王后面的依次是北王,天、地、春、夏、秋、冬各位副丞相,又副丞相。这之后,按官职大小,两边依次排着检点、指挥、将军,等等。设计好后,天王亲自绘出一幅天国朝主图。他对这幅图很满意。

再就是开科取士。一提起考试,天王就有一股冲天怒气,有时这种怒气发作起来,他恨不得杀尽天下考官。偶尔夜深人静,他想起自己为何扯旗造反,走上与大清王朝作对这条路,说到底,怕就是考场上屡屡受挫的缘故吧!倘若那时府试、乡试、会试节节顺利,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天王了。即使做了万民之主的天王,洪秀全一想起那些伤心失意的往事,心里仍然会浮起一种因为被人瞧不起而产生的悲哀——

洪秀全出生在广东花县官禄布一个农民家里,父兄都以耕田为业,全家省吃俭用,供洪秀全读书。秀全从小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因家贫,十六岁辍学,助父兄耕田。十八岁受聘为本村塾师,第二年,他到广州参加府试,但没有考取。二十五岁那年,又去广州参加秀才考试。在广州,他认识了一个名叫梁发的传教士。梁发给他一本《劝世良言》。他回到寓所细细读了一遍,觉得很有趣味。但那时他并不想洗礼做教徒,他要做孔孟的信徒,通过科举爬上去,最后当尚书,当大学士。谁知榜发再次落选。这个打击非同小可,他当时昏厥在地。被同乡送回家后,在床上足足躺了四十天,成天发高烧讲胡话。家里为他准备好了棺材,只是还有一口气,不忍心装进去。第四十一天早上,他醒过来了。二十八岁那年和三十二岁那年,他又两次到广州应试,两次皆报罢。待到第四次名落孙山时,心高气傲的洪秀全气得脸发白、唇发紫。他当天就烧掉家藏的全部“四书”“五经”和诸如《闱墨观止》之类的书,愤然地对族弟洪仁玕说:“满洲人主持的考试我再也不参加了,日后我要自己开科取士,气死那些混账东西!”后来,他索性连孔子的牌位也砸掉,出走到广西贵平一带,和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五人结为异姓兄弟,将梁发送的《劝世良言》加以发挥,在广西紫荆山组织拜上帝会,发展会众,积极筹备起义。那时,六兄弟对着天父天兄起誓,日后成功了,六人坐江山,都称王。洪秀全还特别提出,每年于各人生日那天开科取士,在天下读书人面前出这口怨气……

“今日成功了,六人共坐江山的誓言可以不必兑现,但开科取士,则非实行不可!”天王在心里狠狠地说。

连日来,金陵城里摆开成千上万桌庆功酒。拜上帝会的人们在尽情享受小天堂的幸福,虔诚感激天父天兄的恩赐。天王宫金龙殿里,天王也摆了二十桌酒,把他当年广西传道时最亲密的袍泽和这两年劳苦功高的高级将领们请来,他要亲自犒劳这批兄弟,并向他们宣布几项重大国策。

这批兄弟暂时还不需要山珍海味,他们最喜欢吃什么,天王清楚。每个桌上,天王特赐三大碗菜:一大碗油焖狗肉,一大碗爆炒狗内脏,一大碗狗肉炖萝卜汤。果然,入席者人人称赞天王知心贴己。山呼万岁后,便大嚼大喝起来。酒过三巡,一个个都微有醉意了。天王站起,几句祝酒词说过后,庄严宣告:“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将都城天京定在金陵。”全体起立,高声拥护,纷纷举杯庆祝,齐声称赞天王英明。接着天王命人将天国朝主图悬挂起来,定于二月初一按此朝拜。金龙殿里醉醺醺的功臣们,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它一眼,又一齐起立,高呼万岁,狂欢通过。最后,天王以洪亮的声音郑重宣告:“从今年起,天国将在天京和各省开科取士。科试分天试、东试、北试和翼试。每年开四科,每科分别取状元、榜眼、探花一名和进士若干名,为国选贤,让天下有真才实学的读书人,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又是一阵欢呼声。在醉眼蒙眬的酒席桌上,天王的三大国策,像春风吹过秧田一样,畅行无阻地通过了。天王醉了,功臣们醉了,整个金龙殿都醉了。没醉的人只有两个:一是东王,一是翼王。

三、东王揽权,翼王献策

由江宁将军衙门改建的东王府,是太平天国实际上的最高权力机关。天国大大小小的政令均由这里发出。各处禀报、奏本也都递往这里。东王杨秀清事事躬亲,日理万机。

杨秀清五岁丧母,九岁丧父,由伯父杨庆善收留,十二岁便在平隘山上烧炭糊口,是太平军诸王中出身最贫苦的人。他从小聪明过人,精力充沛。十年的传道、建会及战争生涯,磨炼出他极为强悍的性格,培养出他非凡的组织才能,锻炼出他指挥打仗、处理政事的杰出本领,也赋予他机巧权变的出众聪明。他虽不识字,但身边有十多个承宣为他服务:阅读报告、汇报情况、传达命令、起草文件。所有该办的事,他都以极高的效率处理得有条不紊。

这些日子以来,杨秀清主要办了这样几件大事。第一件事,是定下天王宫及东、北、翼和幼南、幼西各王府的建制。第二件事,是安置随军进入天京的眷属和留在城内未走的十余万百姓。东王在原来男营、女营的基础上设置男馆、女馆。每馆二十五人,设馆长一人。十馆为一卒,设卒长一人。十卒为一旅,设旅长一人。十旅为一师,设师帅一人。另设童子馆、残废馆、敬老馆,安置小孩及老弱病残。按馆分配劳作,发放口粮。天王在武昌许下的进了小天堂就夫妻团聚的诺言,暂时不能兑现。许多人虽有不满,但一时只得遵守。因为东王的禁令很严,自从杀了几对偷偷聚会的夫妻后,大家都害怕,只得忍受着。第三件事,是建立各种为王宫王府、军队和百姓服务的工商衙门,如圣库、圣粮仓、铅码衙、弓箭衙、红粉衙、豆腐衙、茶心衙、竖斩衙、提报衙、人医衙、兽医衙、织染衙,等等。这些衙门全由东王府直接掌管,归天国所有,任何人不得开办。

这几件大事办好后,天京城便纳入了正轨,刚进城时的混乱局面已不复存在。人人无失业,个个有衣食,各级官员的意图,都能在所辖区内得到有效的贯彻。阖城都听东王的号令,万众齐心,犹如一人。不久,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等人又克复镇江、扬州。喜讯传来,人心振奋。天国的事业在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杨秀清心里很明白,天国不能只局限于一隅之地,它要发展到全国去。当天京城内部署已定的时候,对外的征战,便应该在议事的日程中占第一位了,北征和西征的决策必须立即定下来。

杨秀清和洪秀全不同。他的心灵深处,从来就没有天父天兄的位置。他不相信真的有什么天父天兄,也不相信洪秀全是天父的次子,自己是天父的四子这一类无稽之谈。他参加拜上帝会,信仰天父上帝,只不过是利用他们而已。要办大事,就得有很多人,人多了,就要有组织;维系这个组织,就要有信仰。至于这个信仰是真理还是谬误,暂时可不管,只要大家相信就可以了。杨秀清拜上帝,其实不过如此而已。他也知道,诸王中,除冯云山以外,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也和自己差不多,都明白神道设教的作用。不过,他也从不点破。杨秀清表面上显得比天王的信仰还要虔诚,以至于天父对他的宠爱,似乎超过了天王。他几次装扮成天父下凡的附身,居然使天王完全相信。想到这里,他不禁冷笑起来。

北征和西征是天国成立后最大的军事决策。东王清楚,北征是对清妖的犁庭扫穴之举,按道理应该是天王御驾亲征。但是,天王已在王宫里安富尊荣,再也不想亲冒矢石了。东王不去劝天王,他心里正是希望天王不出征。他知道,天王之所以能进小天堂,完全是自己的功劳。论功行赏,自己才最有资格坐在金龙殿里,接受群臣的山呼万岁。不过,他也知道,天王毕竟是拜上帝会的创始人,两广老兄弟对他的崇拜超过了自己。眼下若抢着坐金龙殿,老兄弟们是绝不会答应的。如果天王这次御驾亲自北征,成功后,威望就会更高,今生今世自己就将永远坐不了金龙殿。天王提出让林凤祥、李开芳带人马从扬州出发,北上幽燕,东王完全赞同。林、李一直是萧朝贵的部下,不是自己的嫡系,正好让他们出去。杨秀清料定北征不会顺利,一万人也太少了。过段时期,待天京城内各方经营妥帖,将天王完全架空后,自己再指挥大军渡江北上,拿下北京。到那时,不怕洪秀全不让位。

连日来,翼王石达开很忧虑。北征西征,这个保卫胜利成果、发展天国事业的头号决策,天王似乎并没有把它摆在重要的位置。据说北征的是林凤祥、李开芳,西征的事还没有消息。他两次到天王宫去晋谒天王,但都被挡了回来。天王因身体不适,所有人都不见。今天,翼王第三次来到天王宫。天王宫门口已新竖起一块高大的石碑,上刻四行字:“大小众臣工,到此止行踪。有诏方准进,否则云雪中。”太平天国把刀叫作“云中雪”。此处的“云雪中”,似为押韵而改。他感到惊诧,但不得不停步。自己并非奉诏,如何能见到天王呢?正在思忖中,一个女承宣过来。见是翼王,忙下跪拜见。翼王要她回宫代请诏命,说有要事禀告。女承宣去后不久,王宫传命,天王诏命翼王进宫。

自进入天王宫后,东王、北王又相继送来十二名美女,全是江南娇娃。天王大喜,都封为王娘。自此天天锦衣玉食,夜夜洞房新婚,耳中笙歌如天上仙乐,眼前曼舞似杨柳曳枝。

天王对这种生活已十分满足了,他的脚步再也不迈出天王宫一步,怕刺客暗杀。昔日铁马金戈的岁月,已成为十分遥远的记忆。洪秀全知道达胞这是第三次来天王宫,不知他有何事,若再阻挡,又恐伤了兄弟间的和气,他无可奈何地传旨召见。

“达胞,你有何事,这般急着要进宫?”

“二兄,北征的阵营要加强,最好二兄亲征。”石达开开门见山,直陈来意。

洪秀全心里不大高兴,慢慢地说:“北征已决定由林凤祥、李开芳带一万人马,阵营已不弱了。当年我们在金田起义时,才不过几千人。有天父天兄的庇佑,不用我亲自出马也会胜利的。”

“二兄,北伐幽燕,比不得浮江而下,清妖重心向来在北方,长江以北,必定防守森严,且兄弟们都是两广、两湖一带人,不服水土,林、李此行困难会不小。倘若北征有个三长两短,定会长清妖之志气,而灭我天国之威风。”石达开忧心忡忡地说。

“哈哈哈!”天王一阵大笑,“达胞,你过虑了。从岳州到天京,时间不过三个月,大军发展到两百万之众,所过城池,望风归附,旌旗指处,江山易主,所仗者何?难道是我们自己的力量吗?这是天父天兄的旨意!凤祥、开芳必然旗开得胜,一路凯歌。达胞,你就等着看捷报吧!”

翼王见天王如此迷信天父的力量,深感不安,但他又不能直率指出,沉吟片刻,说:“二兄,既然你不亲征,就让我代二兄往北边走一趟吧!”

天王关切地对翼王说:“达胞,这几年来你也太辛苦了,休息几个月吧!王府里侍候的人不够,朕再给你挑几个送过去。”

达开摆摆手,说:“二兄,西征之事也要早议了。芜湖、安庆、九江都是长江重镇,担负着屏蔽天京的大任。我们走后清妖又把这些城池占去了,得马上再收回来。”

秀全说:“西征一事,我早就考虑了,叫胡以晃、赖汉英和令兄祥祯率领水师五千、陆师一万前去。以晃智勇双全,汉英老成持重,祥祯勇猛善战,他们三人会合作得很好,你就放心吧!”

对于西征的安排,达开略为满意,就是兵力还欠弱了点,至少应增加一倍。这段路曾经是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再收回来,把握也较大。达开点点头,对秀全说:“二兄,据情报说,咸丰妖头已任命前礼部侍郎曾国藩为湖南团练大臣,正在长沙大办团练。我们起义以来,长沙是一颗顽固的钉子,围攻八十多天不能拿下。现在曾国藩又在训练新的军队,我们要多多留心才是。”

秀全笑道:“我们在长沙打了几场猛仗,贵胞也牺牲在那里,没有攻下,那不是因为他们强,而是我们主动放弃。这也是天父天兄的旨意。倘若当初不接受天父天兄的旨意主动放弃,我们就不能赢得战机,顺利进入小天堂。曾国藩不过一书生罢了,不足为虑。他长期在朝廷做官,既不谙民情,又不懂军事,成得了什么气候?团练乃乌合之众,哪能称为军队?这一点更不必挂心。天色已晚,六弟,你今晚就不要回府了。清胞昨日送来一对熊掌,今天炖了大半天,已经炖烂了。朕今夜和你再来个一醉方休!”说罢,亲热地拉着石达开的手,向花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