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鬼书集 · 武侠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武侠小说 > 七种武器-孔雀翎 >

第四章 命运

    (一)
    刀法、剑法的名家,常常会认为用双刀双剑是很愚蠢。
    在枪法的名家眼中看来,双枪简直就不能算是一种枪。
    因为武功也正如世上很多别的事一样,多,并不一定就是好。
    一个手上长着七根指头的人,并不见得能比只有五根指头的人更精于点穴。
    真正精于点穴的人,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已足够了。
    可是用双刀双剑的人,也有他们的道理。
    "人明明有两只手,为什么只用一件武器?"
    无论哪种道理比较正确,现在却绝不会有人认为高立是可笑的。
    他的双枪就像是毒龙的角,飞鹰的翼。
    他从西门玉面前冲了出去,他的枪已飞出,这一枪飞出,就表示血战已开始☆但秋风梧还是没有动。因为西门玉也没有动,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高立一眼。
    他眼睛一直盯着秋风梧的手,握剑的手。
    秋风梧已可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渗着冷汗。西门玉忽然笑了笑,道:"我若是你,现在就已将这柄剑放下来。"秋风梧道:"哦。"西门玉道:"因为你若放下这柄剑,也许还有活厂去的机会。"秋风梧道:"有多少机会?"
    西门五道:"并不多,但至少总比完全没有机会好些。"秋风梧道:"高立已完全没有机会。"西门玉道:"他枪法不错,在用好枪的高手中,他几乎已可算是最好的一个。"秋风梧道:"你说得很公平。"西门玉道:"我看过他的枪法,也看过他杀人,世上绝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武功。"秋风梧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注意他。"
    西门玉道:"我也很了解毛战和丁干。"
    秋风梧道:"你认为他们已足够对付高立。"
    西门玉道:"至少已差不多。"
    秋风梧道:"我呢。"
    西门玉道:"我当然很了解你。"秋风梧道:"你和麻锋已足够对付我。"西门玉微笑道:"已嫌多。"秋风梧道:"你算准了才来的。"西门玉道:"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若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我怎么会来。"秋风梧突然长长吐出口气,就好象一个漂流在大海上,已经快要淹死的人,突然发现了陆地一样。
    "十拿九稳的西门玉毕竟还算错了一次。"
    他没有将金开甲算进去。
    他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昔年威镇天下的大雷神也在这里。
    "无论是多与少的错误,都可能会是致命的错误。"他这次犯的错误可真大得要命。秋风梧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你的确算得很准,他们四个人的确已是足够对付我们两个。"现在他们虽然没有看见金开甲,但他却知道金开甲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
    他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双枪飞舞。闪动银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看来从未如此轻松过。
    西门玉盯着他的脸。忽又笑了笑,道:"我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秋风梧道:"你知道?"
    西门玉谈淡地道:"所以我们来的人也不止四个。"秋风梧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没看见,但总算早已想到了。"西门玉道:"哦。"
    飞舞的刀和枪就在他的身后,距离他还不及两尺。
    刀枪相击,不时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凛测的刀风,已使他的发鬃散乱。
    但是他脸上却连一根肌肉都没有颤动。
    秋风梧也不能不佩服,他也从来未见过如此镇静的人。
    他也笑了笑,道:"还有别的人呢?是不是在后面准备放火?"西门玉道:"是。"
    秋风梧道:"先放火隔断我的退路,再绕到前面和你们前后夹山人,"西门玉道:"你好象很了解我。"
    秋风梧道:"我学得快。"
    西门五叹道:"你本来的确可以做我的好帮手的。"他目光忽然从秋风梧的身上移开,移到双双身上。
    双双还站在门口,站在阳光厂。
    她纤细瘦弱的手扶着门,仿佛随时都可能倒厂去。
    可是她没有倒下去。
    她身子似已完全僵硬,脸上也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她虽然没有倒下去,但她整个人却似已完全崩溃。你永远无法想象到那是种多么无法形容的姿势和表情。
    秋风梧不忍回头去看她,忽又笑了笑,道:"火起了么?"西门玉道:"还没有。"
    秋风梧道:"为什么还没有?
    西门玉道:"你在替我着急。"
    秋风梧道:"我只怕他们不会放火。"
    西门玉道:"谁都会放火。"
    秋风梧道:"只有一种人不会。"
    西门玉道:"死人。"
    秋风梧笑了。
    就在这时,西门玉已从他身穷冲过去,冲向双双,一直躺在树下的麻锋,也突然掠起,惨碧色的剑光一闪,急刺秋风梧的脖子。
    但也就在这时,屋背后突然飞过来两条人影"砰"的,跌在地西门玉没有看这两个人,因为他早已算准他们已经是死人已看出自己算错了一着。
    现在他的目标是双双。他也看得出高立对双双的感情。只要能将双双挟持,这一战纵不能胜,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双双没有动,没有闪避。
    但她身后却已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天神般的巨人。
    金开甲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站在门口,仿佛完全没有丝毫戒备。
    但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要击倒他绝不是件容易事。
    他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一双死灰色的睁子,冷冷地看着西门,他并没有出手拦阻,但西门玉的身法却突然停顿,就象是突然到一面看不见的石墙上。
    这既无表情、也没有戒备的独臂人,身上竟似带着种说不出的西门玉眼角的肌肉似已抽紧,盯着他,一字字道:"阁下尊姓?"金开甲道:"金。"
    西门玉道:"金,黄金的金?"
    他忽然发现这独臂人严里的铁斧,他整个人似也已僵硬。
    "大雷神"
    金开甲道:"你想不到?"
    西门玉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算错了,我本不该来的。"金开甲道:"你已来了。"
    西门玉道:"现在我还能不能走?"
    金开甲道:"不能。"
    西门玉道:"我可以留厂一只手。"
    金开甲道:"-只手不够。"
    西门玉道:"你还要什么?"
    金开甲道:"要你的命。"
    西门玉道:"没有交易?"
    金开甲道:"没有。"
    西门玉长长叹口气,道:"好。"
    他突然出手,他的目标还是双双。
    保护别人,总比保护自己困难,也许双双才是金开甲唯一的弱点,唯一的空门。
    金开甲没有保护双双。
    他知道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
    他的王千挥,铁斧劈厂。
    这一斧简单、单纯、没有变化,没有后着这-斧已用不着任何变化后着。
    铁斧直劈,中是武功中最简单的一种拍式。
    但这一招却是经过厂干百次变化之后,再变回来的。
    这一斧返埃归真,已接近完全。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斧那种奇异也没有人能了解。
    甚至连西门玉自己都不能。
    他看见铁斧劈下来时,已可感觉到冰冷锐利的斧头砍在自己身他听见铁斧风声时,同时也已听见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几乎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死,怎么会是这么样一件虚幻的事?既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
    他还没有认真想到死这件事的时候,突然间,死亡已将他生命攫取。
    然后就是一阵永无止境的黑暗。
    双双还是没有动,但泪珠已慢慢从脸亡流下来……
    突然间,又是一阵惨呼。
    秋风梧正觉得麻锋是个很可怕的对内时,麻锋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他挥剑太高,下腹露出了空门。
    秋风梧连想都没有去想,剑锋已刺芽厂他的肚子。
    麻锋的人在剑上一跳,就象是钓钩七的鱼。
    他身子跌下时,鲜血才流出,恰巧就落在他自己身上。他死得也很快。
    毛战似已完全疯狂。
    因为他已嗅到了血腥气,他疯狂得就橡只嗅到皿腥的饥饿野白自这种疯狂本已接近死亡。
    他已看不见别的人,只看得见高立手段q舞着的剑招。
    丁干已在一步步向后退,突然转身,又怔伎。
    秋风梧正等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冷冷道:"你又想走?"丁干溉了激发干的嘴唇,道:"我说过,我还想活下去。"秋风梧道:"你也说过,为了活下去,你什么事都肯做。"丁干道:"我说过。"
    秋风梧道:"现在你可以为我做一件事。"
    丁干目中又露出盼望之色,立刻问道:"什么事?"秋风梧道:"毛战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丁干道:"我没有朋友。"
    秋风梧道"好,你杀了他,我就不杀你中
    丁干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手已扬起。
    三柄弯刀闪电般飞出,三柄弯刀全都盯入了毛战的左胸。
    毛战狂吼一声,霍然回头。
    他已看不见高立,看不见那飞舞的银枪。
    银枪已顿住。
    他盯着丁干一步步往前走,胸膛上的鲜血不停地往下流。
    丁干面上已经全无血色,一步步往后退嘎声道:"你不能怪我,我就算陪你死,也没什么好处。"毛战咬着牙,嘴角也已有鲜血渗出。丁干突然冷笑,道:"但你也莫要以为我怕你,现在我要杀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他的手又扬起。
    然后他脸色突然惨变,因为他发现自己双臂已被人握住。
    毛战还是在一步步地往前走。
    丁干却已无法再动,无法再退。
    秋风梧的手就是两道铁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臂。
    丁干面无人色,颤声道:"放过我,你答应过我,放我走的。"秋风梧淡淡道:"我绝不杀你。"
    丁干道:"可是他………"
    秋风梧淡然道:"他若要杀你,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丁干突然放声惨呼,就象是一只落入陷陇的野兽。
    然后他连呼吸声也停顿了。
    毛战已到了他面前,慢慢地拔出一柄弯刀,慢慢地刺人了他胸膛三柄弯刀全都刺人他胸膛后,他还在惨呼,惨呼着倒了下去。
    毛战看着他倒了下去,突然转身,向秋风梧深深一揖。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用自己手里的刀,割断了自己的咽喉。
    没有人动,没有声音。
    鲜血慢慢地渗入阳光普照的大地,死人的尸体似已开始干瘪。
    双双终于倒了下去。
    秋风梧看着她,就象是在看着一朵鲜花渐渐枯萎……
    (二)
    阳光普照大地。
    金开甲挥起铁斧,重重地砍了下去。仿佛想将心里的悲愤,发泄在大地里。
    大地无语。
    它不但能孕育生命,也同样能接受死亡。
    鲜花在地上开放时,说不走也正是尸体在地下腐烂的时候。
    坟已挖好。
    金开甲提起西门玉的尸体,抛了下去。
    一个人的快乐和希望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容易埋葬呢?
    他只知道双双的快乐和希望已被埋葬了,现在他只有眼见着它在地下腐烂。
    你夺去一个人的生命,有时反而比夺去他的希望仁慈些。
    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已完全没有希望的人,怎么还能活得下他自己还活着,就因为他虽然没有快乐,却还有希望。
    双双呢?
    他从未流泪,绝不流泪。
    但只要一想起双双那本来充满了欢愉和自信的脸,他心里就象有针在刺着。
    现在他只希望那两个青年人能安慰她,能让她活下去。
    他自己已老了。
    安慰女人,却是年青人的事,老人已只能为死人挖掘坟墓。
    他走过去,弯腰提起了麻锋的尸体。
    麻锋的尸体竟然复活!
    麻锋并没有死。
    腹部并不是人的要害,大多数的腹部被刺穿,却还可以活下去。
    认为腹部是要害的人,只不过是种错觉。
    麻锋就利用了这种错觉,故意挨了秋风悟的一剑。
    金开甲刚提起了他,他的剑已刺入了金开甲的腰,直没至剑柄。
    (三)
    剑还在金开甲身上,麻锋却已逃了。
    他把握住最好的机会逃了。
    因为他知道高立和秋风梧一定会先想法子救人,再去追他的。
    所以他并没有要金开甲定刻死。
    高立和秋风梧赶出来时,金并甲巳倒了下去。
    现在他仰躺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嘎声问道:"双双呢?"现在他关心的还是别人。
    高立勉强忍耐着心里的悲痛,道:"她身子太弱,还没有醒。"金开甲道:"你应该让她多睡些时候,等她醒来时,就说我已走。"他剧烈地咳嗽着,又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她我已经死厂,千万不要……"高立道:"你还没有死,你绝不会死的。"金开甲勉强笑了笑,说道:"死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们何必作出这种样子来,让我看了难受。"秋风梧也勉强笑了笑,想说几句开心些的话,却又偏偏说不出来。
    金开甲道:"现在这地方你们已绝不能再留下去,越快走越好。"秋风悟道:"是。"
    金开甲道:"高立一定要带着双双走。"
    秋风梧道:"你放心好了,他绝不会抛下双双的。"金开甲道:"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秋风梧道:"什么事?"
    金开甲道:"回去,我要你回去。"
    秋风梧咬了咬牙,道:"为什么要我回去?"
    金开甲喘息道:"你回去了,他们就绝不会再找到你,因为谁也想不到你会是孔雀山庄的少主人。"秋风悟道:"可是……"
    金开甲道:"他们找不到你,也就找不到高立,所以为了高立,你也该回去。"秋风梧沉默了半晌,忽然道:"我可以带他们一起回去。"金开甲道:"不可以。"
    秋风悟道:"为什么?"金开甲道:"孔雀山庄的人很多,嘴也多,看到你带着这样两个人回去,消息迟早一定会走漏出来的。"秋风梧说道:"我不信他们真敢找上孔雀山庄去。"金开甲道:"我知道你不怕麻烦,但我也知道高立的脾气。"他又咳嗽了好一阵子,才接着道:"他一向是个不愿为朋友惹麻烦的人,你若真是他的朋友,就应该让他带着双双,平平静静地去过他们的下半辈子。"秋风悟道:"可是他……"
    金开甲道:"他若真的到了孔雀山庄,你们一定全都会后悔。"秋风梧道:"为什么?"
    金开甲道:"你不必问我为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挣扎着,连喘息都似已无法喘息。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若不肯答应我,我死也不会限目的。"秋风梧握紧双拳,道:"好,我答应你,只有你活着,我们才能对付青龙会。"他咬着牙,接着道:"只有等到青龙会瓦解的那一天,我们大家才能过好日子。"金开甲道:"你们会有好日子过,但却用不着我。"他又勉强笑了笑,接着道:"你最好记住,要打倒青龙会,绝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就连孔雀绷的主人都不行。"秋风梧道:"你……"
    金开甲道:"我更不行,要打倒青龙会,只有记住四个字。"秋风梧道:"哪四个字?"
    金开甲道:"同心合力。"
    "同心合力。"
    这四个字就是这纵横一世的武林巨人,最后留下的教训。
    他自己独来独往,纵横天下,但他到了临死时,所留的却是这四个字。
    因为这时他才真正了解,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比得上"同心合力"的。
    现在他已说出了他要说的话。
    他知道他的死已有价值。
    要活得有价值固然困难,要死得有价值更不容易。
    (四)
    黄昏。
    夕阳从窗外照进来,照在屋角。
    两只老鼠从屋角钻出来,大摇大摆,因为它们以为屋里已没有人,屋里有人,有三个人。
    高立和秋风梧笔直地站在床前,看着犹在沉睡的双双。
    老鼠从他们脚下窜过,又窜回。
    他们没有动,也没有坐下。
    他们仿佛在惩罚自己。
    所有的不幸,岂非全都是他们两个人造成的?
    看着泥土覆盖到金开甲身上时,他们并没有流泪,因为他们已记住金开甲的话。
    "死,并不是件了不起的事。"
    的确不是。
    因为有些人虽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却还是永远活着的。
    活在人心里。
    所以死,并不痛苦,痛苦的是一定要活下去的人。
    现在他们看着双双,眼泪反而忍不住的要流下来。
    双双已醒了。
    她一醒过来,就立刻呼唤高立的名字。
    高立即刻拉伎了她的手,柔声道:"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双双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绝不会留下我一个人走的。"高立道:"我……我还要你明白一件事。"
    双双道:"我已经明白了。,
    她脸上忽然又露出鲜花般的微笑,接着道:"我知道你要告诉我,我是天下最美的女人,那些人说的话,全是故意气我的。"高立道:"他们根本不能算是人,说的也完全不是人话。"双双道:"我明白。"
    她拾起手,轻抚着高立的脸。
    她自己脸上充满了温柔与怜惜,轻轻接着道:"我也知道你怕我担心,其实我早已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根本就用不着他们来告诉我。
    高立的心突然抽紧,勉强笑道:"但他们说的话,没有一个宇是真的。"双双柔声道:"你以为我真的还是个孩☆产?你以为我连别人说的话是真是假都分不出。"高立只觉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几乎沉到足底。双双道:"可是你也用不着怕我伤心,更用不着为我伤心,因为很多年以前,我已经知道我是个又丑又怪的小瞎子。"她的声音还是很平静,脸上也丝毫没有悲伤自怜的神色。
    她轻轻地接着说下去,道:"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也很难受,很伤心,但后来我也想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所以每个人也都应该接受他自己的命运,好好地活下去。"她轻抚着高立的脸,声音更温柔☆
    "我虽然长得比别人丑些,可是我并不怨天尤人,因为我还是比很多人幸运,我不但有仁慈的父母,而且还有你。"秋风梧在旁边听着,喉头也似已睫咽。
    他看着双双的时候,目中已不再有怜悯同情之色,反而充满了钦佩和尊敬。
    他实在想不到这么样一个纤弱畸形的躯壳里,竟会有这么样一颗坚强伟大的心。
    高立凄然道:"你既然早已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双双道:"我是为了你。"
    高立道:"为我?"双双道:"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希望你在我这里,能得到快乐,但我若说了出来,你就会为我伤心难受了。"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这么对我,我怎么能让你难受呢?"高立看着她,泪已流下。
    他忽然发现他自己才是他们之间比较懦弱,比较自私的一个人。
    他照顾她、保护她,也许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快乐,为了要使自己有个赎罪的机会,为了要使自己的心灵平静。
    他一直希望能在她的笑容中,洗清自己手上的血腥。
    他一直都在回避、逃避别人,逃避自己,逃避那种负罪的感觉。
    只有在她这儿,他才能获得片刻休息。
    双双柔声道:"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为我伤心,因为我自己从来就没有为自己伤心过,只要我们在一起时真的很快乐,无论我长得是什么样子都没关系。"这些话本该是他说的,她自己反而说出来。
    他忽然发觉这些年来,都是她在照顾着他,保护着他。
    若没有她,他也许早已发疯,早已崩溃。
    双双继续道:"现在你是不是已明白了我的意思?"高立没有再说什么。
    他跪了下去,诚心诚意地跪了下去。
    秋风梧看着他们,热泪也已忍不住夺眶而出。
    他忽然也发现了一件事。
    上天永远是公平的。
    它虽然没有给双双一个美丽的躯壳,却给了她一颗美丽的心。
    新坟。
    事实上,根本没有坟。
    泥土已拍紧,而且还从远处移来一片长草,铺在上面。
    现在谁也看不出这块土地下曾经埋葬过一位绝代奇侠的尸体。
    这是高立和秋风梧共同的意思,他们不愿再有任何人来打扰他地下的英魂。
    也没有墓碑,墓碑在他们心里:"他不是神,是人。"一个伟大的人,一个伟大的朋友。
    他那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功,也许会被人忘怀,但他为他们所做的那些事,却一定会永远留在他们心里。
    黄昏时他们又带着酒到这里来。
    整整一大坛酒。
    他们轮流喝着这坛酒,然后就将剩下来的,全部洒在这块土地高立和双双并肩跪了下去。
    "这是我们的喜酒中
    "我知道你一直想喝我们的喜酒。"
    "我一定会带着她走,好好照顾她,无论到哪里,都绝不再离开她。""我一定会要她好好地活着中
    他们知道他一定希望他们好好活着,世交已没有任何事能比这件事更能表示出他们对死者的诚意和尊敬。
    然后双双就悄悄地退到一旁,让这两个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互道珍重。
    暮色更浓,归鸦在风林中哀鸣,似乎也在悲伤着人间的离别。
    秋风梧看着高立。
    高立看着秋风梧,世上又有什么样的言词能叙述出离别的情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秋风梧终于勉强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多么有福气的人!"高立也勉强笑了笑,道:"我知道。"
    秋风梧道:"现在你已用不着我来陪你。"
    高立道:"你要回去了?"
    秋风梧道:"我答应过,我一定要回去。"
    高立道:"我明白。"
    秋风梧道:"你们呢?"
    高立道:"我也答应过,我们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秋风梧道:"你们准备去哪里?"
    高立道:"天下这么大,我们总有地方可以去的。"秋风梧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但无论你们在哪里,以后一定要去找我。"高立道:"一定。"
    秋风梧道:"带着她一起来。"
    高立道:"当然。"
    秋风梧忽然伸出手,紧紧握住了高立的手,道:"我还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高立道:"你说。"秋风梧道:"以后无论你们有了什么困难,你一定要去找我。"夜色已临。
    秋风梧孤独瘦削的人影,已消失在夜色里。
    高立轻轻拥佳了双双,只觉得心里又是幸福,又是酸楚。
    双双柔声道:"你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高立点点头。
    双双道:"很少有人能交到他这样的朋友。"高立俯下头,轻吻她的发脚,柔声道:"很少有人能娶到你这样的妻子中他的确很幸福。
    他有个好朋友,也有个好妻子。
    无论对什么样的人说来,这都已足够。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心里竟充满了悲伤和恐惧,一种对未来的悲伤和恐惧。
    因为他实在没有把握,是不是真能好好活下去。
    双双抬起头,忽又道:"你是不是在害怕?"
    高立勉强笑道:"我害怕?伯什么?"双双道:"怕我们没法子好好地活下去,怕那些人再找来,怕我们没有谋生之道中高立沉默。
    他一向很了解,生活是副多么沉重的担子。双双道:"其实你不该害怕,一个人只要有决心,总有法子能活下去。"高立道:"可是……"双双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不怕吃苦,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吃些苦,也是快乐的。"高立道":可是我要好好照顾你,我要你过好日子。"双双道:"过什么样的日子,才能算是好日子呢?"高立没有回答。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答。
    双双道:"能吃得好,穿得好,并不能算是过好口子,最重要的是,要看你心里是不是快乐,只要能心里快乐,别的事我全不在乎。"她温柔的脸上,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的勇气和决心。
    高立慢慢挺起了胸,拉起她的手。
    他心里忽然也充满了决心和勇气。
    他知道现在世上已绝没有任何事,能令他悲伤畏惧的了。
    因为他已不再孤独。
    不再孤独只有曾经真正孤独的人,才知道这是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五)
    他们并没有到深山中去,也没有到边外去。
    他们找了个安静和平的村庄住下来,镇上的人善良而淳朴。
    一个辛勤的佃户,和一个病弱的妻子,在这里是绝不会引起别人闲话的。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们过的日子平静而甜蜜。
    只可惜这并不是我们故事的结束。
    高立回来了。
    带着一身泥土和疲劳回来了。
    双双已用她纤弱柔和的手,为他炒好了两样菜,温热了一壶酒。这屋里的每样东西她都已熟悉,她渐渐已可用她的手代替眼睛。
    现在她已远比以前健康得多。
    甜蜜快乐的生活,无论对什么样的病人来说,都无疑是一副良药高立看着桌上的酒菜,笑得就象个孩子:"今天晚上居然有酒。"双双甜甜地笑着,道:"这几天你实在太累,我应该好好稿赏稿赏你。"高立坐下来,先喝了口酒,才笑道:"我只希望今天交过租后,能多剩下几担谷子,去替你换些好玩的东两来。"双双就象被宠坏了的孩子,坐到他膝亡,眨着眼睛道:"我只想要一样东西。"高立道:"你要什么?"
    双双道:"你。"
    她用她纤弱的小手,捏佐了他的鼻子。
    他张大嘴,假装喘不过气来。
    她吃吃地笑着,将一杯酒倒下去,他拿起筷子,挟了块排骨,要塞进她的嘴。
    突然,他的筷子掉了下来。
    他的手已冰冷。
    筷子挟的不是排骨,是条娱蚁。
    七寸长的娱蚣。
    双双道:"什么事?"
    高立脸色也变了,还是勉强笑道:"没什么,只不过菜里有条娱蚁,一定是刚从屋顶上掉下来的,看样子今天晚上这糖醋排骨我已吃不到嘴了。"双双沉默了很久,终于也勉强笑了笑,道:"幸好厨房里还有蛋,我们煎蛋吃。"她一站起来,高立也立刻站起来,道:"我陪你去。"双双道:"我去,你坐在这里喝酒。"
    高立道:"我要陪你去,我喜欢看你煎蛋的样子。"双双笑道:"煎蛋的样子有什么好看?"
    高立笑道:"我偏偏就喜欢看。"
    两个人虽然还是在笑着,但心里却突然蒙上了一层阴影。
    厨房里很干净。
    你绝对想不到象双双这么样一个女人,也能将厨房收拾得这么干净。
    爱的力量实在奇妙得很,它几乎可以做得出任何事,几乎可以造成奇迹。
    双双走进去,高立也走进去,双双去拿蛋,高立也跟着去拿蛋。
    他跟着她,简直已寸步不离。
    双双开了炉门,高立煽了煽火,双双拿起锅摆上去,高立掀起了锅盖。
    突然,锅盖从他的手里掉了下去。
    他的手更冷,心也更冷。
    锅并不是空的,锅里有两个纸人。
    用纸剪成的人,没有头的人。
    头已被撕裂,脖子上已被鲜血染红。
    炉火很旺,纸人被烤热,突然开始扭曲变形,看来更是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双双的脸色苍白,似乎已将晕过去,她有种奇妙的第六感,可以感觉到高立的恐惧。
    她没有晕过去,因为她知道这时候他们已一定要想法子坚强起来。她忽然柔声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说老实话了?"高立握紧双拳道:"是。"双双道:"娱蚁不是从屋顶上掉下来的,这里绝不会有娱蚁。"高立点点头,面上充满了痛苦之色。
    因为他知道他们平静甜蜜的生活,现在已结柬了!
    要承认这件事,的确实在太痛苦。
    但双双却反而很镇静,握紧了他的手,道:"我们早巳知道他们迟早总会找来的,是不是?"高立道:"是。"
    双双道:"所以你用不着为我担心,因为我早已有了准备。"她的声音更温柔,接着道:"我女]总算已过了两年好日子,就算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何况,我们还未必会死。"高立挺起胸,大声道:"你以为我会怕他们?"
    双双道:"你当然不怕,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会怕那些鬼鬼祟祟的小人。"她脸上发出了光,因为她本就一直在为他而骄傲。
    高立忽然又有了勇气。
    你若也爱过人,你就会知道这种勇气来得多么奇妙。
    双双道:"现在你老实告诉我,锅里究竟有什么东西?"高立呐呐道:"只不过……只不过是两个纸人而已。"双双道:"纸人?"
    高立冷笑道:"他们想吓我们,却不知我们是永远吓不倒的。"死娱蚁和纸人当然要不了任何人的命,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这只不过是种威胁,是种警告。
    他们显然并不想要他死得太快。双双咬着嘴唇,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洗洗锅,我替你煮蛋吃,煮六个,你吃四个大的,我吃两个。"高立道:"你……你还吃得下?"双双道:"为什么吃不下?吃不下就表示怕了他们,我们非但要吃,而且还要多吃些。"高立大笑道:"对,我吃四个,你吃两个。"也只有连壳煮的蛋,才是最安全的。
    于是开始吃蛋。
    双双道:"这蛋真好吃。"
    高立道:"比排骨好吃多了。"
    双双道:"他们若敢象个男人般堂堂正正走进来,我可以请他们吃两个蛋的。"只可惜他们不敢,那种人只敢鬼鬼祟祟地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突然间,窗外也有人冷笑。
    高立霍然长身而立,道:"什么人?"
    没有回应,当然没有回应。高立想追出去,却又慢慢地坐下来,淡淡道:"果然又是个见不得人的。"双双道:"你知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对付他们这种人最好?"高立道:"你说什么法子?"
    双双道:"就是不理他们。"高立大笑道:"对,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这的确是个好法子。"他笑的声音很大,可是他真的在笑么?
    窗外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黑暗中也不知隐藏着多少可怕的事,多少可怕的人?
    屋子里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小的一间屋子,小小的两个人,外面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恐惧,已完全包围佳他们。
    他真的能不怕?
    银枪已从床下取出来。
    枪上积满了灰尘,但却没有生锈。
    有些事是永远不会生锈的,有些回忆也一样。
    高立想起了秋风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找着了他?
    他希望没有。
    这件事,他希望就在这里结束,就在他身上结柬。
    他唯一放不下的,只是双双。
    如果他不在了,双双会怎么样?
    他连想都不想。
    双双好象也没有想,似已睡着。
    她实在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坚强得多,勇敢得多,但在睡着的时候,她看来还是个孩子。
    他怎么能忍心抛下她?他怎么能死?
    窗外风在呼啸,夜更黑暗。
    他紧紧握着他的枪,他用尽所有的力量,不让眼泪流下来。
    可是他泪已流下。
    双双翻了一个身,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还不睡?"原来她也没有睡着。
    高立道:"我……我还不想睡。"
    双双道:"莫忘了你明天还要早起下田去。"
    高立勉强笑了笑,道:"明天我可不可以偷一次懒?"双双道:"当然可以,只不过,后天呢?……大后天呢?"她叹了一声,接着道:"他们若一直不出现,难道你就一直在这里陪着我?……难道你能在这小屋里陪我一辈子?"高立道:"为什么不能?"
    双双道:"就算你能,这样子我又能持续到几时?"高立道:"维持到他们出现的时候,等着他们来找我,总比我去找他们好。"双双道:"但他们几时才来找你呢?"
    高立肯定道:"他们既已来了,就绝不会等太久的?"双双道:"他们这样做,也许就是要将你困死在这屋子里,要等你精疲力竭的时候才出现;"高立苦笑道:"可是他们不必等,他们根本没有这种必要。"双双道:"为什么?"
    高立缀然道:"现在是不是已到了应该说老实话的时候?"双双道:"是。"
    高立接着道:"那么我只希望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双双道:"什么事?"
    高立轻抚着她的脸,柔声道:"我要你答应,无论我出了什么事你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双双道:"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立凄然道:"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双双道:"你怕他们?"
    高立道:"我不能不怕。"
    双双道:"为什么?"
    高立的脸已因痛苦而扭曲,道:"你永远么可怕的,这次他们既然又找来了,就一定已经有十分的把握。"双双沉默着。
    她仿佛忽然变得很冷静,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他们若真的已经有十分的把握,为什么不立刻下手呢?"高立道:"因为他们故意要让我痛苦。"
    双双道:"但他们下手捉佐你之后,岂非还是一样可以令你痛苦?"高立怔住。
    然后他眼睛渐渐发亮,突然跳起来,道:"我想通了。"双双道:"你想通了什么?"
    高立道:"青龙会的人并没有来。"
    双双道:"来的是什么人?"
    高立道:"来的只有一个人,所以他才要这么样做,要逼得我精疲力竭,逼得我发疯,然后他才好慢慢地收拾我。"双双道:"你知道这人是谁?"
    高立道:"麻锋,一定是麻锋。"
    麻锋很少杀人。
    但他若要杀人,就从不失手。
    他杀人很慢,慢得可怕。
    "你若要杀一个人,就得要他变做鬼之后,都不敢找你报复。"高立的脸已因兴奋而发红,道:"我知道他迟早一定会来的,我知道。"双双道:"为什么?"
    高立道:"他要来报复。"
    双双道:"报复?"
    高立道:"有些人可以自己做一万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但别人却不能做一件对不起他的事,否则他就一定要亲手来报复。"他咬着牙,一宇宇道:"他却忘了,我也正在找他!"他当然永远忘不了谁杀了金开甲。
    双双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带青龙会的人来?"高立道:"他绝不会。"
    双双道:"为什么?"
    高立道:"因为报复是种享受,杀人也是,他绝不会要别人来分享的。"双双紧握住他的手,道:"他……他一定是个很可怕的人。"高立冷笑着说道:"他的确是,但是我并不怕他。"他声音突然停顿,外面竟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声音很轻、很慢。每一下仿佛敲在他们心上。
    高立几乎连呼吸都已停止。
    他忽然发现自己并不如他自己想象中那么有把握。
    这两年来,他拿的是锄头,不是枪。
    敲门声还在继续着,轻轻的,慢慢的,一声又一声……
    双双的手好冷。
    他忽然发现她也并不如他自己想象中胆子那么大。
    双双终于忍不住地说道:"外面好象有人在敲门。"高立道:"我听见了。"
    双双道:"你不去开门?"
    高立冷笑道:"他若要进来,用不着我去开门,他也一样能进来。"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只不过是种藉口。
    他的确是在畏惧。
    因为他不能死,所以他怕死。
    怕死并不是件可耻的事,绝不是!
    你若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有双双这么一个爱你的女人需要你照顾,你也会怕死的。
    双双的心仿佛在被针刺着。
    她当然了解他,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
    她空洞灰暗的眼睛里,忽然泉水般涌出了一连中晶莹的泪珠。
    高立道:"你……你在哭?"
    双双点点头,道:"你知道我一直在为你而骄傲的。"高立道:"我知道。"双双道:"但现在——现在我却没有这种感觉了。"高立垂下头。
    他当然也了解双双的心情。
    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是懦夫,更没有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在面对困难和危险的时候畏惧逃避。
    双双凄然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但我却不愿你为了我这么样做,因为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因为你本不是懦夫。"高立道:"可是你……"
    双双道:"你用不着为我担心,无论我怎么样,只要是你应该去做的事,你还是一定要去做的,否则我也许会比你更痛苦。
    高立看着她,只有真正的女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忽然发现自己在为她而骄傲。
    他俯下身,轻吻她面颊上的泪珠,然后就转身走丁出去。
    她伏在枕上,数着他的脚步声。
    每天早上,她都在数他的脚步声,从床边只要走十三步,就可以走到外面的门。
    一步、两步……四步、五步……
    这一去他是不是还能回来呢?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就算她明知他这一去水不复返,也同样不会拦阻他,因为这件事是他非解决不可的。
    他已不能逃避。

阅读分类

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