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鬼书集 · 武侠小说
目录
位置:主页 > 武侠小说 > 七种武器-孔雀翎 >

第二章 浪子泪

    (一)
    夜,月夜。
    月色朦胧,高立依稀还可以看到小武的影子。
    他一向对自己的轻功很有自信,现在才发觉这少年的轻功竟也不在他之下。
    一重重屋脊在月色下看来,就象是排排野兽的肋骨。
    上弦的新月在屋脊上看来,近得就象是一伸手就可摘下。
    每个人岂非都有过要去摘星摘月的幻想,但每个人心里的月亮却都不同。
    高立心里的月亮是什么呢?只不过是平静的生活,只不过是一个温暖的家。
    但这在他说来,甚至比天上的月亮还遥远。
    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孤独的可怕。
    他决心要追上朋友。
    他实在太需要一个朋友——一个和他命运相同的朋友。
    一重重屋脊在他足下飞一般倒退,突然退尽。
    前面已是荒郊。
    荒郊的月夜更冷,小武的身形忽然慢了下来,象是在等他。
    他的身形也慢了下来,他并不急着追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地走着,越走越慢,天地间忽然已经没有别的声音,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
    远方有星升起,冷月不再寂寞。
    但人呢?
    前面有疏落的树枝。
    小武找了棵枝叶并不十分浓密的大树,跃上去,在校丫间坐下。
    高立也掠上一棵树,坐下来。
    天地寂寞,风吹过木叶,月光自树梢漏下静静地洒在他们身上。
    沉静并不是寂寞,因为现在己有人跟他一起分享这沉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立忽然笑了笑,道:“我本来以为百里长青已必定要死了。”
    小武道:“哦。”
    高立道:“我加入‘七月十五’已三年,到今天才知道他们根本从未信任过我。”
    小武道:“他们根本从未信任过任何人。”
    高立道:“我也从未想到过,你居然也会出手救他。”
    小武笑了笑,道:“也许连我自己都从未想到过。”
    高立道:“你认得他?”
    小武道:“不认得,你呢?”
    高立道:“他……他救过我。”
    小武道:“你去过辽东?”
    高立道:“嗯。”
    小武道:“去干什么?”
    高立道:“去采参,野山参。”
    他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充满了对往事的口忆和怀念,慢慢地接着道:“那也许就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虽然很冒险,但却是绝对值得的。”
    小武道:“值得?”
    高立微笑着,道:“你只要找到了一只成形的野参,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一年。”
    小武道:“你找到过?”
    高立道:“就因为我找到过,所以才险些死在那里。”
    小武道:“为什么?”。
    高立道:“野参本是无主的,谁第一个发现它,就是它的主人就可以在那里留下你的标志。”
    小武道:“为什么要在那里留下标志?为什么不采走?”
    高立道:“采参也和杀人一样,要等待时机,因为成形的野参有时几乎比人还有灵性,你若太急、太鲁莽,它就会走的。”
    小武道:“你说它会走?”
    高立笑了笑,道:“这种事你听起来也许会觉得太神秘,但却千真万确的事。”
    小武的确觉得很神秘,所以他在听。
    高立继续道:“我找到了一只成形的野参,留下了标志,但等再来时,才发现标志已换了别人的。”
    小武道:“你为什么要走?”
    高立道:“去找帮手。在山上采参的人,也有根多帮派,我们的一共有九个人。”
    小武道:“对方呢?”
    高立苦笑道:“他们既然敢做这种强横无耻的事,人手当然比们多,其中还有五个人,本就是辽东黑道上的高手,为了避仇才山的。”
    小武道:“你那时武功当然不如现在。”
    高立道:“所以我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
    小武道:“百里长青恰巧赶来救了你?”
    高立道:“不错。”
    小武道:“他怎会来得这么巧?”
    高立道:“只因他本就一直在追踪那五个黑道的高手。”
    天下本就没有侥幸凑巧的事。
    无论什么事,必定先有因,才有果。
    小武沉默着,忽又笑了笑,道:“你发现对方有五人是黑道高手时,一定觉得很倒霉。”
    高立点点头。
    小武道:“但若不是他们五人,百里长青也不会来救你了。”
    高立又点点头。
    小武也不再说什么,他相信他的意思高立必定已明白。
    世上本就没有真正幸运的事,也绝没有真正的不幸。
    幸与不幸之间的距离,本就很微妙。
    所以你若遇见一件不幸的事,千万不要埋怨,更不要气馁。
    就算你已被击倒也无妨,固为你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还有站起来的时候。
    夜更静。
    又过了很久,高立才问道:“他当然没有放过你?”
    小武道:“没有。”
    高立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小武道:“他救你的时候,你岂非也没有救过他?”
    高立道:”我没有。”
    小武道:“你若觉得应该去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去做,根本不必问别人曾经为你做过什么。”
    他目光凝视着远方,慢慢地接着说道:“汤野就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还是会杀他,百里长青就算是我的仇人,今天我也一样会救他,因为我党得非这么做不可。”他脸上仿佛在发光,也不知是月光还是他自己心里发出来的光。
    高立已感觉到这种光辉。
    他忽然发现这少年并不是他想象中那种浅薄懒散的人。
    小武又道:“中原和四大镖局若真的能够与长青联并,江湖中因此受益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我救他,为的是这些人,这件事,并不是为了他自己。”
    高立凝视着他,忍不住轻轻叹息,道:“你懂得的事好象不少。
    小武道:“也不大多。”
    高立道:“你剑法好象也并不比百里长青差多少。”
    小武道:“哦。”
    高立道:“百里长青多年前已是名满天下的七大剑客之一。”
    小武道:“他排名好象在第六。”
    高立道:“你呢?”
    小武笑了笑,答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
    高立道:“但剑法并不是天生就会的。”
    小武道:“当然不是。”
    高立道:“是谁教你的剑法?”
    小武道:“你在盘问我的来历?”
    高立道:“我的确对你这个人党得很好奇,”
    小武淡淡他说道:“我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好奇心。”
    他的确想不到。
    这组织中的人,非但已全无好奇心,也已完全没有感情。
    他们几乎每天相处在一起,但彼此间却从未问过对方的来历。
    他们也会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但彼此间却从来不是朋友,因为友情可以软化人心,他们的心却要硬,越硬越好。
    高立道:“我对你好奇,也许只因为我们现在已是朋友。”
    小武道:“有朋友的人死得早。”
    高立道:“没有朋友的人,活着岂非也和死了差不多。”
    小武又笑了,道:“像你这样的人:你不该在这组织里的。”
    高立道:“你觉得很奇怪?”
    小武道:“很奇怪。”
    高立也笑了笑,道:“我也正想问你、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入这组织的。”
    小武沉默着,似在沉思。
    高立目中也带着沉思的表情,忽又道:“我们住的地方并不好。”
    小武点点头。
    他们住的屋子简陋而冷清,除了一床一几外,几乎再也没有别的。
    因为任何一种物质上的享受,也都可能令人心软化。
    高立道:“但那地方至少是我们的,你无论在那里做什么,都没有人干涉你。”
    他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接着又道:“那至少可以让你感觉到,你总算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回去。”
    小武当然能了解他这种感觉。
    只有像他们这种没有根的浪子,才能了解到这种感觉是多么凄凉酸楚。
    高立道:“我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小武又点点头。
    那本是种看不见阳光的日子,没有欢笑,没有温暖,甚至没有享受。
    他们随时随地都在等待中,等待下一个命令。
    他们的精神永远无法松弛。
    小武记得了每次看见汤野的时候,汤野都在擦他的刀。
    高立黯然道:“但那种日子至少很安定,那至少可以让你感觉到,你每天都可以吃饱,每天都可以睡在不漏雨的床上。”
    小武道:“你加入他们,难道只因为你那时已无处可去?”
    高立笑得更凄凉,缓缓道:“我现在还是一样无处可去。”小武道:“你杀人难道只为了要找个可以栖身之地?”
    高立摇摇头。
    他说不出,也许只因为他自己也不忍说出来。
    他杀人只为了要使自己有种安全的感觉,只为了要保护自己。
    他杀人只因为他觉得世上大多数的人都亏负了他。
    小武忽然长叹了口气,道:“幸好我总算还有个地方可去。”
    高立道:“什么地方?”
    小武道:“有酒的地方。”
    你若认为酒只不过是种可以令人快乐的液体,你就错了。
    你若问我,酒是什么呢?
    那么我告诉你:
    酒是种壳子,就像是蜗牛背上的壳子,可以让你逃避进去。
    那么就算有别人要一脚踩下来,你也看不见了。
    (二)
    这地方不但有酒,还有女人。
    酒是好酒,女人也相当漂亮,至少在灯光下看来相当漂亮。
    “这地方你来过没有?”
    “没有。”
    “我也没有,”
    他们彼此问清楚了才进去,因为只有在他们都没有来过的地方才是比较安全的。
    “既然我们都没有来过,他们总不会很快找到这里来,”
    “但这些女人却好象认得你。”
    小武笑了笑道:“她们认得的不是我,是我的银子。”
    他一走进来,就将一大锭银子放到桌上。
    女人们已去张罗酒菜,重添脂粉:“今天不醉的是乌龟。”
    高立迟疑着,终于忍不住问道:“这里的酒贵不贵?”
    小武突然怔住。
    他实在觉得很吃惊,这种话本不是高立这种人应该问出来的。
    象他们这种流浪在天涯,随时以生命为赌注的浪子,几乎每个人都将钱财看得比粪土还轻。
    “七月十五”的管理虽严,但杀人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代价的,且代价通常都很高。
    所以他们每次行动后,都可以尽情去发泄两三天——花钱的本身就是种发泄。
    这也是组织允许的。
    但小武忽然想起,高立几乎从没有出去痛醉狂欢过一次。
    难道他竟是个视钱如命的人?
    高立当然已看出他在想什么,忽然笑了笑,道:“这地方的酒若大贵,就只有让你请我,你若不愿请我,我也可以在旁边看你一个人喝。”
    小武道:“你没有银子?”
    高立道:“因为我是个小气鬼。”
    小武忍不住笑了,道:“但你却跟别的小气鬼不同。”
    高立道:“有什么不同。”
    小武笑道:“你至少肯承认自己小气,就凭这一点,我就该请你。”
    高立也笑了道:“我跟别的小气鬼还有点不同。”
    小武道:“哦?”
    高立道:“我还是个酒鬼。”
    这世上小气的酒鬼的确很少见,但高立的确是个酒鬼。
    他喝起酒来简直就象是一匹马。
    “不花钱的酒,喝起来总是特别痛快的。”
    “花钱的酒呢?”
    “我很少喝,”
    “我忽然发觉你这人很坦白。”
    “除此之外,我别的好处并不多。”
    小武大笑、高立也大笑,因为两个人这时都已有些醉了。
    这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脸上虽在笑,但心里却笑不出来。
    刚才本来有五六个女人陪他们,现在却已只剩下两个。
    最老最丑的两个。
    喝醉酒的男人,本就不太受女人欢迎的,何况她们已渐渐发现,这两人中一个很小气,另一个也并不太阔。
    “冰冰呢?刚才有个叫冰冰的呢?”
    “她出去了,有位老客人来找她。”
    老客人的意思通常就是好客人,好客人的意思通常就是阔客人。
    “还有个香娃呢?”
    “也在陪客。”
    “啪”的一拍桌子,桌上的酒壶也翻了。
    “陪客?我们难道不是客人?”
    “波”的,酒杯也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忽然间,门口出现了三四个歪戴着帽子、半敞着衣襟的彪汉,瞪着他们。
    他们一个穿着道士的蓝袍,一个穿着苦力的破衣,当然不是好客人,也不是阔客人。
    这种客人多一个算多,少一个也不算少。
    大汉们冷笑:“两位是来喝酒的?还是来打架的?”
    小武看看高立,高立看看小武。
    两个突又大笑。
    大笑声中,“哗啦啦”一阵响,桌子已翻了。
    女人们惊呼着逃出去,大汉们怒喝着冲进来一当然很快下。
    他们虽然没练过少林的百步神拳,但拳头还是比这些歪戴着子的仁兄硬得多。
    两个人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打得这地方鸡飞蛋破,一塌糊然后他们就落荒而逃。
    其实后面根本就没有人追他们,但他们却还是逃得很快。
    他们觉得跑起来也很过瘾。
    逃着逃着,忽然逃入了二条死巷,两个人就停下来,开始笑,出了眼泪,笑得弯下了腰。
    谁也说不出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好笑,连他们自己也说不出也不知笑了多久,突然间就不笑了。
    小武看看高立,高立看看小武
    两个人忽然觉得想哭。
    你们这些没有根的浪子们,有谁能了解你们的情感,谁能知道你们的痛苦?
    除了偶然在窑子里痛醉一场,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发泄?
    幸好你们想笑的时候还能笑,想哭的时候还能哭。
    所以你们还活着。
    (三)
    夜已很深。
    高立已躺下去,就在死巷中的阴沟旁躺了下去。
    天上繁星灿烂。
    星光映在他眼睛里,他眼睛好黑、好深。
    小武倚着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同情?还是怜悯?
    也不知是在怜悯别人?还是怜悯自己。
    他忽然笑了笑,道:“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想不想听?”
    高立道:“想。”
    小武目光移向远方,缓缓道:“现在我也没地方可去了。”
    他还在笑,但笑得就象是冷巷中的夜色同样凄凉。
    也许他不笑反而好些。
    看见这种笑,高立只觉得仿佛有双看不见的手在用力拧绞着他的心,他的眼睛,想将他的眼泪和苦水一起拧出来。
    无家可归,无处可去。
    对他说来,这也不是秘密。
    他忽然也笑了笑,道:“你的这秘密一点也不好听。”
    小武道:“你难道有比较好听的秘密?”
    高立笑道:“只有一个。”
    他笑得也有些凄凉,却又有些神秘。
    小武立刻追问道:“你为什么不说?”
    高立道:“我说出来怕你吓一跳。”
    小武道:“你放心,我胆子一向不小。”
    高立道:“你真想听?”
    小武道:“真想。”
    高立道:“好,我告诉你,我有个女人。”
    小武好象真的吃了一惊,道:“你有个女人?什么样的女人?”
    高立道:“当然是个好女人。”
    好女人的意思,通常就是不要钱的女人。
    小武忍不住笑道:“她长得怎么样?”
    高立凝视着天上的繁星,目光忽然变得说不出的温柔,就仿佛己经将天上的星光,当做她的眼睛。
    小武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又忍不住问道:“她是不是很美?”
    高立终于点了点头,柔声道:“我保证你绝没有看过她那么美女人。”
    小武故意摇了摇头,道:“我不信。”
    高立又笑了,道:“你当然不信,因为你想激我带你去看她。”
    小武也笑了,道:“原来你也很聪明。”
    高立忽然跳起来,一把揪往他衣襟,道:“可是我警告你,你对她只要有一点点无礼,我就跟你拼命!”
    他们的精神突然振奋起来,因为他们总算又找到一个地方可去。
    一个奇妙的地方。
    一个奇妙的人。
    (四)
    清泉。
    清泉在四面青山合抱中。
    绿水从青山上倒挂下来,在这里汇集成一个水晶般的水池。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苍白的脸上却似已泛出红光。
    小武深深呼吸着木叶的芬芳,清水的清香,不知不觉间似已有些痴了。
    高立看着他的脸,忽然道:“跳下去。”
    小武笑了,道:“我还不想自杀,跳下去于什么?”
    高立道:“洗洗你的衣裳,也洗洗你自己,我不想让她嗅到你身的酒臭和血腥。”
    他自己先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小武看着他搁在在池畔的银枪,心里在叹息。
    酒臭可以洗清,血腥却是永远也洗不掉的。
    他忍不住道:“你为何不洗洗这两柄枪?”
    高立道:“枪比人干净。”
    小武道:“枪上没有血腥?”
    高立道:“没有,是人在杀人,不是枪。”
    他忽然一头钻入水底。
    小武也慢慢地解下剑,搁在山石上,只觉得嘴里又酸又苦。
    是人在杀人,不是剑,也不是枪。
    人为什么总是要杀人呢?
    他也一头跳入水里。
    鱼的世界,也比人的世界干净。
    泉水清澈冰冷。
    高立抱着块大石头,坐在水底,小武也学他抱起块石头坐在水底。
    他们虽然也知道在这里无论谁都坐不长、但只要能逃避片刻,也是好的。
    这里实在很美,很静。
    看着各式各样的鱼虾在自己面前悠闲地游过去,看着水草在砂石间袅娜起舞,这种感觉绝不是未曾经历此境的人所能领略得到的。
    只可惜他们不能象鱼一样在水中呼吸。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知道彼此都已支持不住了,正想一起上去。
    就在这时,他们看见水里垂下了两根钓丝。
    钓钩上没有鱼饵,但却系着一柄剑鞘、一卷红缨。
    小武剑上的鞘,高立枪上的红缨。
    这就是他们的饵。
    难道他们要钓的鱼,就是小武和高立。
    两个人的脚一蹬,已同时向后面窜出两丈,小武指指自己的脚。
    高立就游过来,托住他的脚,用力向上一托。
    小武的人就烟花火箭般窜了出去。
    水花四溅。
    小武已经窜出水面一丈,长长呼吸,突然伸手抄住了一根露出水面的树枝,将整个人吊在树枝上。
    池畔竟没有人。
    两根钓竿用石头压在池畔。
    大石头上还有块小石头,小石头上压着有一张纸。
    本来在石头上的枪和剑却已赫然不见了!
    小武的脸又变得苍白如纸。
    这时高立的头已悄悄在岸边伸出来,四下看了一眼,也不着色。
    “没有人?”
    “没有。”
    “纸上写着什么?”
    两个又对望了一眼,一左一右,包抄过去。
    四下静静的全无动静,风中还是流动着木叶的芬芳、水的清香。
    天地间还是如此美丽幽静。
    只有象他们这种随时都在以生命冒险的人,才能感觉到那种安详平静中的杀机。
    只有看不见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危险。
    他们终于走到那块石头旁,小武将石块弹出,高立拈起了那张纸。
    纸也是湿的,上面的字迹也已模糊不清,仿佛写的是:“小心……”
    他们只看出了这两个字,山壁上就有块巨石炸弹般向他们打下来。
    他们当然可以向旁边闪避。
    但他们没有。
    多年来,他们已玩惯了多种危险的把戏,但这种把戏并不危险。
    只要是个反应比较快的人,就可以将这块石块闪避开。
    “七月十五”当然不会真的认为这种把戏就可以杀得了他们。
    多年来出生人死的经验,已使他们感觉到把戏后面,必定还藏着危险可怕的阴谋。
    所以巨石打下来,他们非但没有向两旁闪避,反而迎了上去,在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从迎面落下的巨石旁边窜了上去,窜上了三丈。
    他们的手立刻抓住了山壁上的藤枝。
    然后他们就立即听到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大震。
    “七月十五”想必已将从“霹雳堂”买来的那批火药,全都绑在这块巨石上。
    他们若是向两旁闪避,此刻纵然没有被炸成碎片,也得被爆炸出的碎石打得稀烂。
    但他们现在还是完整的,这并不是侥幸,也不是运气。
    震声中,他们非但没有扭头向下来,甚至连身子都没有停顿,抓住藤枝的手一用力,脚尖向山壁上蹬,人又接着向上窜出。
    山壁峭立,高十余丈。
    他们接连三个起落,已窜了上去,直到这时,爆炸的声音还在山谷回响,碎石也刚刚象雨点般落入池水里。
    山壁上是个平台般的斜坡,“三个人正探着头向下看,其中一人正是丁干。
    他发现小武和高立忽然出现在山壁上时,脸上的表情,就如忽然被人掴了一巴掌。
    高立冷冷地看着他。
    小武却笑了笑,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没有死。”
    丁干深深呼吸一次,神色也恢复冷静,冷冷道:“想不到你也也没有死。”
    小武道:“就凭你们三个人,要杀我们只怕还不容易。”
    丁干铁青着脸,不能不承认。
    小武道:“但我们若要杀你?你看容易不容易?”
    丁干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小武道:“因为你要杀我们。”
    丁干道:“你们自己知道,要杀你们的并不是我。”
    小武点点头,也不能不承认。
    丁干道:“杀人既然是我们的职业,我们就不能无缘无故杀人。”
    小武道:“的确不能。”
    他转脸去看丁干旁边的两个人。
    这两人脸色蜡黄,满面病容,一双手却黝黑如铁。
    小武道:“想不到鹰爪队下的高手,居然也加入了七月十五。”
    这人冷笑道:“阁下好眼力。”
    小武道:“这一次想必是两位第一次出手,当然是不肯空手而回的了。”
    丁干道:“他们本就不会空手而回的。”
    他一双手本来抱在胸前,现在还是没有动。
    但忽然间,两柄弯刀已割入了这两人的咽喉,割得很深。
    没有惊呼,也没有挣扎,两个人忽然像是两块木头跌下山。
    丁干这才拍了拍手,淡淡道:“因为他们根本就回不去。”
    高立看着他,脸上全无表情。
    小武道:“他们一死,你就可以回去了。”
    丁干道:“杀了你们,我也可以回去,但杀他们比杀你们容易。”
    小武道:“他们至少不会防备你。”
    丁干道:“所以我选对了。”
    小武道:“他们却选错了!”
    丁干道:“哦。”
    小武道:“他们本不该跟你来的。”
    丁干道:“我还要活下去。”
    小武道:“你能活得下去。”
    丁干道:“他们既已死了,就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小武道:“所以你回去之后,随便怎么说都已没关系。”
    丁干道:“不过,我早已说过,绝不会无缘无故杀人的。”
    小武道:“你怎知我们会放你走?”
    丁干道:“因为你们杀了我,也没好处。”
    小武道:“哦!”
    丁于道:“我既已杀了他们,当然绝不会再泄露你们的行踪,否则七月十五日也一样饶不了我。”
    小武道:“不杀你又有什么好处?”
    丁干道:“我可以替你们将这两人毁尸灭迹,也可以回去说,你们根本没走这条路。”
    小武道:“你想得倒很周到。”
    丁于道:“干这行我已干了十年,若是想得不周到,怎么还能活着。”
    他死灰色的眼睛里,竟也露出一丝凄凉悲痛之色。
    世上很多人都在活着,但大多数人都不满足,有些人想要更多的财富,有些人想要更多的权力。
    可是在他们这些人说来,只要能活着,就已不容易。
    小武忽然叹息一声,道:“只要为了活着,你什么事都肯做!”
    丁干惊惶地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什么都肯做。”
    小武道:“好,我放你走。”
    丁干一句话都不再说,掉头就走。
    小武笑笑道:“等一等。”
    丁干就等。
    小武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走。”
    丁干摇摇头。
    小武道:“只因为你已不是个活人,你已经早就死了!”
    丁干已走了,高立象石头般站着,动也不动。
    然后他突然弯下腰来呕吐。
    小武看着他,等他吐完了,才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怕自己以后也会跟他一样。”
    高立脸上还带着痛苦之色,道:“也许我现在已经跟他一样。
    小武道:“你不同。”
    高立道:“但我若在这种情况下,说不定也会这么样做。”
    他用力握紧双拳,一字字道:“因为我也要活下去,非活下去不可。”
    小武道:“你怕死?”
    高立道:“我不怕死,可是我要活着。”小武道:“为了你那个女人活着?”
    高立突然转过头,去看天上的白云。
    小武看不见他的脸,但却可以看见他的手在发抖。
    过了很久,高立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想不到他们居然会追到这里来,而且这么快就追来了。”
    小武道:“你以前没有到这里来过?”
    高立道:“我来过,双双就住在这附近。”
    小武道:“双双?”
    高立道:“双双就是我的女人。”
    小武道:“你既已来过,这次就不该来,他们说不定也知道双的家在什么地方。”
    高立道:“也许。”
    小武道:“他们说不定已在那里布下了陷阱,正在等着你去。”
    高立道:“也许。”
    小武道:“可是你还是要去?”
    高立道:“一定要去。”
    小武道:“明知是陷饼也要跳下去。”
    高立道:“更要跳下去。”
    小武道:“为什么?”
    高立道:“因为我不能让双双一个人留在陷阱里。”
    小武不说话了,已不能再说。
    他忽然发觉这冷漠无情的刽子手,对双双竟有种令人完全想不到的感情。
    她当,然是个值得他这么做的女人。
    高立忽然转过头,凝视着他,道:“我去,你可以不必去。”
    小武点点头,道:“我的确可以不必去。”
    高立拍了拍他的肩,也不再说什么——也不能再说什么。
    可是他走的时候,小武却在后面跟着。
    他眼睛亮了,却故意板着脸,道:“你不必去,为什么又要去?”
    小武笑了笑,道:“我虽然不喜欢一个人往陷阱里跳,但若有朋友陪着,随便往哪里跳都没关系了。”

阅读分类

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