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风雨燕双飞 > 第九章 纵马逃亡急 投仇忆旧悲

第九章 纵马逃亡急 投仇忆旧悲

江浪因身子有伤,再加上手脚不便,由墙上摔下来的势子过于急猛,一时爬不起来。
    夏侯芬原已飞纵而出,见状只得折回来,快疾地把他由地上拖起来。
    “你怎么啦?”她焦急地扯着他,无可奈何地咬着牙道,“好吧,我背着你就是了!”
    说完,也不管江浪愿不愿意,宝剑交到了左手,右手托着他两手当中的锁链向上一伸,已把江浪六尺许的壮大躯体背在背上。接着足下就势加劲,飞也似的纵身扑出人群!
    他二人刚刚扑出不远,以丁七为首的七名大汉,也相继跃出墙外。
    但见几名煞神般的恶汉,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闪身让路。
    七名大汉一路吆喝着,舞刀挥剑,直循着夏侯芬逃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等到他们消失之后,才见大群官兵从提督衙门里纷纷奔出。另有一队快马,在一名武弁的指挥下,由侧门驰出,循着人们手指处追了过去,可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了!
    在一阵急剧猛烈的快马奔驰之后,夏侯芬徐徐勒住了马缰。
    胯下的这匹“卷毛青”一个劲儿地打着噗嗜,在一处偏僻的水塘青草地上停了下来。
    活这么大,像这样抱着个大男人,骑在一匹马上跑,还是第一次!
    先时还不觉得,可是现在一旦突然想到,她可就有些害臊了!
    江浪由马背上跃下来,锁链子哗啦一响,他差点坐了个屁股蹲儿。
    夏侯芬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却又绷住了脸。她一个人转过身子来,走到水塘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那匹马自动地走到池边喝水。
    江浪怔了一下,还拿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便讪讪地走了过去。
    夏侯芬回过身子来,道:
    “你也太不小心了!以你这身本事,怎么会落在他们手里,要不是我今天早晨得着消息快马赶来,再晚上一步,你这条命可就完了!”
    江浪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不想多说什么。
    夏侯芬道:“那位裘兄呢?”
    江浪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问你话呢,怎么低着头不吱声!”
    江浪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死了!”
    “死了?”夏侯芬怔了一下道,“你是说哪个人死了?”
    “裘拜弟!”
    “裘方?你是说跟你在一块儿的那位裘兄?”
    “就是他。”江浪惨笑了一下,又缓缓地垂下了头。
    “对不起!”夏侯芬面现伤感地道,“我不是故意提起他要你难受,只是这件事……
    唉!是谁下的毒手?”
    “铁崇琦!”
    “你是说铁王爷?”
    “不错!”
    夏侯芬呆了一下,苦笑道:“你可是真把我弄糊涂了!”
    江浪只是深深地垂着头,摇个不停。
    夏侯芬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却能体会出这种近乎于窒息的沉痛。
    两个人谁也不再说一句话。
    夏侯芬静静地观察着江浪,发觉有几滴泪水由他垂着的头影里落下来——男儿有泪不轻流,只因未到伤心时罢了!
    她假作没有看见,站起来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啊,还好!”
    江浪站起来走向一边,用力地挣着手里的铁链子;链子太粗了,哪里挣得开?
    夏侯芬走过来道:“来,我帮你了!”
    她抓着他两只手用力地往外一挣,二人合力之下,只听得“哗啦”一声,小手臂粗细的一截链子,竟然从中而断!
    江浪道:“谢谢你。”
    夏侯芬道:“还有脚上的这副呢!”
    江浪道:“这一副太粗了,只怕挣不开!”
    夏侯芬道:“我带来一把小锉,给你慢慢地挫吧!”
    说完,由身上取出来了三棱小钢挫。
    江浪道:“谢谢!”
    他接过了锉子,就在足踝铁链上锉了起来。
    夏侯芬回头向来路上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盾道:
    “奇怪,他们怎么还不来,大概走岔了,走上另一条路去了;要不,当中一个叫夏威的,能开各样的锁,有他在就好了!”
    江浪一面挫脚上链子,一商道:“姑娘是从哪里来的,这些好汉又是些什么人?”
    夏侯芬一笑道:“我们是由阿巴噶左翼旗来的,远得很呢!”
    江浪喃喃道:“阿巴噶左翼旗?”
    夏侯芬道:“金沙郡你可听说过?”
    “金沙……郡?”他显然是吃了一惊,“你是说金沙王褚……”夏侯芬一笑道:
    “对了,金沙王就是我义父!”
    “啊……”江浪呆了一下。
    “怎么,你认识我义父?”
    “不,”江浪苦笑了一下道,“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大名罢了!”
    他说完,又垂下头来,继续铿着锁链。
    夏侯芬一笑,道:“他倒很想见见你呢!”
    “见我?”江浪冷笑了一下。
    他实在不愿意让夏侯芬看出自己脸上的不自然,遂低下头继续锉着。
    “自从上次你和裘兄救了我,他就对你们心怀感激,就派人到处找你们,可一直找不着!”
    “他找我们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夏侯芬微笑着道:“当然是想谢谢你们啦!”
    江浪只觉得心头热血沸腾,一声不哼,只把闷积在内心的无边怒火发泄在那把小钢锉上,用力地锉着。
    新仇未消,又兴起了旧仇千缕!
    如果仅仅就“仇恨”二字来说,目前的铁崇琦不过是加诸江浪、裘方的刻骨仇恨,而“独眼金睛”褚天戈却是加诸在他们父母叔伯,以及由内陆转迁来的全体族人身上的血海深仇。两相比较之下,后者令自己深恶痛绝的分量显然较前者重得多。
    对于夏侯芬目前的身世,他已由那两粒金珠猜测到,她可能与褚天戈有什么关联,这一点,现在已得到了证实。
    他们之间竟是父女关系——昔日那个“金沙郡”杀人魔褚天戈,竟是她的义父!
    多少个年月,多少个日子,他与裘方都在哀告着上苍,祈求着有一天,能够手刃此人,以告慰死去的父母,以及全体族人。
    所以,他二人为此苦练绝技,痛下决心。然而对手褚天戈实在太强了,不要说他本人一身武功了得,就是手底下那一伙子人,也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他与裘方虽曾数度出手,却未能手诛元凶。这件事江浪一直怀恨在心,现在他乍然听见了对方的消息,自然内心有说不出的激动:
    所幸,他不是一个遇事冲动的人。
    是以,这件事在他脑子里一再推敲之后,他决定将计就计,不再把仇恨现在脸上。
    他忽然发觉到,这是一条与仇人接近的最好途径。他脸上的一番怒容,顷刻间消失了。
    “我义父听说你们两个武功很好,很想见见你们,而且希望你们能够留下来帮他处理一些事情,不知你是否愿意?”
    江浪一笑道:“久闻你义父的大名,他手底下猛将如云,怎么能在乎我这个人?”
    夏侯芬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不答应?”
    江浪已经锉开了一只脚链,抬头道:“我答应!”
    夏侯芬脸上顿时一喜,道:“真的?”
    “承蒙褚大王看得起我!”江浪微微一笑,“我岂能不识抬举。”
    夏侯芬高兴地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江浪道:“不过,你那义父要给我一份什么差事,我是否能够胜任还不知道呢!”
    夏侯芬一笑道:“还会有什么干不了的?不过是‘武教头’职位罢了!”
    “武教头?”
    “就是武术教师!”夏侯芬说道,“我义父最看重这个职位,目前我们金沙郡一共有十位武术教师,可是,真正使他老人家满意的,只有两个人!”
    江浪心中一动,老实说这才是他最关心的细节。
    “你们为什么要聘请武术教师?”
    “当然是教授人们武功!”
    “为什么要教他们武功?”
    “这……”夏侯芬一笑道,“你问得多滑稽!”
    “不滑稽!””江浪一面说,一面继续锉着链子,他尽量作出一种旁观者的样子。
    “你们要人们会武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抵御外侮,还是抵御官兵?”
    江浪的话,倒把夏侯芬问得怔住了,一时难以作答。
    江浪笑了一下,又道:
    “要说抵御外侮,据我所知,尊老大爷如今声威远震,昔日沙漠里的一些强汉豪客,不是望风披靡,即已俯首称臣,金沙郡方圆数百里早是老太爷的天下,那么他又防些什么?”
    夏侯芬尴尬地笑了一下,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江浪一笑道:“我猜想是抵御官兵!”
    “抵御官兵?”夏侯芬皱了一下眉,“为什么?”
    “因为尊老太爷早年出身不正!”
    夏侯芬秀眉一挑,道:“你胡说!”
    她蓦地站起身子来,大有一言不合,即将动武的姿态。
    江浪苦笑道:“姑娘不要动怒,尊老太爷其实一直是我们这群流浪汉心中的英雄!”
    夏侯芬的气好像消了一点,微嗔道:“那你干嘛说他出身不正?”
    ”我说的是事实!”
    夏侯芬道:“好汉不怕出身低,历史上有多少地痞流氓,甚至杀人放火的强盗,都还当了皇帝呢!”
    “不错,所以尊老太爷也就效法他们的作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浪微微笑道:“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的话,尊老太爷的最后目标就是称帝边陲!”
    “啊……”夏侯芬怔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想?”
    “因为小小的金沙郡,已经不能满足像他这种有野心抱负的人。他所以要属下居民会武,正是为着那一天到来,以备宏图大展!”
    夏侯芬听后没有说话。
    她静静地坐在石头上,把下已支持在膝盖上,心里不禁想到:这可能是真的,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想过这些呢?
    义父褚天戈早年的作为,她实在不清楚。她懂事的那一年,正是父亲遭受部将曹金虎陷害的时节。
    她还记得,乳母方氏带领着她骑着一匹马,在全家人相继被下旨擒交的那一夜,落荒于沙漠,亡命地疾奔狂驰。
    毫无目的地奔驰着!
    那一年她大概只有九岁,方氏带着她狂奔一夜之后,直到拂晓时分,才发现当地仅有的一个蒙古包。
    方氏带着她上门求救,才知道蒙古包里居住的竟是汉人。她还记得一共是七个人—
    —七个彪形大汉。
    七个人对于方氏的来临似乎很欢迎,他们殷勤地招待二人吃喝,却想不到就在方氏入睡之后,他们现出了狰狞面目,竟然像野兽那样,放纵地轮番对方氏施暴奸淫!
    夏侯芬紧紧地咬着牙,直到今日为止,她每一想起那件事来,还心有余悸。
    对于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来说,目睹着那般比野兽还暴虐、无耻的行径,她的惊吓情形是可想而知的了。
    她犹自记得,那个漂亮而年轻的奶妈方氏被他们轮番施暴、痛加蹂躏的情形。
    直到方氏痛苦凄惨的尖叫声惊动了过路人,那件卑鄙绝伦的无耻行径,才为之中止。
    那个过路的人就是在这荒凉地方令人闻名丧胆的黑道魁首——“独眼金睛”褚天戈。
    当时情形是这样的:
    褚天戈正单骑路过,为的是追寻七名叛离他卷银而逃的手下!
    那七个卷银而逃的手下,不用问就可想到,正是眼前这七名恶汉。
    “独眼金睛”褚天戈愤怒之下,施展出巨灵金刚掌力,当场将七名叛徒震毙掌下,方氏含羞自戕,褚天戈便把那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夏侯芬救回金沙郡。
    夏侯芬的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很快得到了褚天戈的眷爱。他老年无子,把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视同己出,遂将一身武技倾囊相授。
    就这样,这个将门虎女一变而为沙漠称王的褚天戈膝下爱女。
    她十五岁那年,褚天戈自封为金沙郡王。他正式收她为义女,夏侯芬也就成了金沙郡王的美丽公主。
    她丽质天生,又承褚夭戈传授了一身武功,是以在金沙郡声名大噪。于是,人人都知道这位金沙公主是金沙郡第一美人,也都知道这位公主武功了得,更得褚天戈的百般疼爱,哪一个不仰慕她如当空的明星一般?
    夏侯芬却有一份属于她自己的悲哀!
    随着年岁的渐长,她也就不再天真烂漫,开始想到她的身世,自然也就想到了仇恨。
    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褚天戈全力帮助下,为她查访到了曹金虎的热河之行,于是有了那一夜手刃元凶的复仇行动。
    这一切,像是一丝轻烟,由眼前掠过。
    在一阵抽筋似的感伤之后,夏侯芬从回忆过去的思潮里回到了眼前的现实!
    这时,江浪已把足铐全锉断了,开始锉紧紧箍在他两只手腕上的铁箍。
    夏侯芬默默地打量着他。
    自从那一夜,他由赤峰大牢里把她救出来,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在她心里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一夜,在墓园与他比划了一下功夫,证实了他不凡的身手,对他的良好印象更加深了。
    以后的日子,她虽然返回到金沙郡,却常常想到他,心里开始不再安宁。这一切,也就是激发她今天有勇气大劫法场的原动力。
    ——他似乎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能够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她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除了他丰逸的神采以外,那种忧郁和较为含蓄的性格,也是金沙郡的男人身上所不具备的。
    江浪锉开了手上的一只铁箍,只剩下最后一只了!
    夏侯芬静静地看着他,道:“你一直是住在热河?”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
    他微微笑了一下,给人一种爽朗的感觉。
    夏侯芬道:“这是说,你一直居住在热河附近?”
    “对了!”他抬了一下眼睛,道。“跟姑娘一样,我一直住在察哈尔!”
    “那你一定去过金沙郡,是不是?”
    “没有!”他笑了笑道,“那里的人都很厉害,我可不敢去!”
    夏侯芬颇似不悦地脸着他,道:“你干嘛要这么说?”
    江浪一笑,为了让对方认为他的话不是由衷之词,于是说道:
    “是人家这么说的。”
    “他们说什么?”
    “说是早年来自鲁省的一批垦荒者,辛辛苦苦地开垦出来了的一片田地、花园,竟被尊太爷所率领的一干马贼强占了去,人也全被杀光了……”
    “有这种事?”
    夏侯芬显然吃了一惊!
    她想着,摇了一下头道:“不会的,我义父不会是这种人。”
    她脑子里立刻联想到两件事:
    金沙郡有一位鲁省垦荒时候来的老太太,无依无靠,据说她的丈夫儿子都死于马贼的侵害。她一直忘不了这件事,脑子里一想到昔年事,就会状似疯狂、语无伦次,很多人讨厌她,要把她赶出金沙郡去。但是,义父褚天戈独排众议,亲自把这个老太太接到家里奉养,晨昏亲侍,看待她有如自己母亲一样。
    第二件事是义父褚天戈路过盘石沟,忽然发现了露出上面的大堆人骨。
    经他查问之下,始知是当年一批垦荒者遗下的尸骨。他老人家伤心之余,特别拨了钱购买棺木,埋葬了这些野道白骨……
    这两件事,得到了整个金沙郡的赞扬!
    以此为证,义父褚天戈怎会是江浪嘴里所说的杀人者?
    她顿时否定了心里的疑惑。
    江浪也并不坚持自己的话,他只是淡淡一笑道:“这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姑娘不必认真!”
    夏侯芬笑道:“我才不会呢,倒是我义父如果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很生气。”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郡里那些早年来自山东的垦荒者,我义父都待他们很好——正好与你听到的相反。你想想,他怎么会不生气?”
    江浪陡然一惊!
    “姑娘你说金沙郡里,目前还有当年到这里垦荒的人?他们还没死?”
    夏侯芬点点头道:“据我所知,至少还有三个人。”
    江浪心里一喜,正想开口询问,可是话到唇边又忍住了。
    因为这样问下去太露骨了!
    他不希望自己一上来就让对方把自己的底细摸清楚,所以采取了旁敲侧击的问话方式。
    “这三个人,一定都很老了吧?”
    “不!”夏侯芬道:“两个老的,一个年轻的。”
    “怎么会有年轻的?”
    夏侯芬道:“她父母兄弟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活着。唉!他的确怪可怜的,一个女孩子孤苦无依……”
    夏侯芬由这个女孩子,联想到自己的身世,脸上呈现出一片伤感与同情。
    江浪一怔道:“这个人是个女的?”
    “不错,我们很要好,她名字叫小苓。”
    “小苓?”江浪像触了电似的,惊了一下!
    这个名字,他是记得的——她梳着两根小辫子,前面老爱围个圆兜儿,有一对大眼睛……她是郭大爷的女儿。郭大爷一直住在自己家隔壁,过去在老家是如此,到了察哈尔开垦的时候也是如此。
    “老天!”他心里叫道,“她居然还活着!”
    这真是出乎意料的一件事。
    江浪很久很久没说话——最后的一只手铐也锉开了。
    他舒展了一下身子,顿时有一种舒畅的感觉。
    夏侯芬站起来道:“总算松开了,走吧,该回去了!”
    江浪却坐下来,喘了一口气,道:“如果姑娘不介意,我想再休息一会儿,”
    夏侯芬道:“可是你身上还有伤,前面不远是郭家屯儿,那里有我们的一个马场子,我想丁老七他们一定都到了。你可以到那里先歇些日子,等把伤养好了再去金沙郡,好不好?”
    当然是好,但是江浪心里已激起了轩然大波——在沉默了将近十六年之久的岁月之后,第一次听到了有关家乡族人的消息,并且听到儿时的玩侣至今还活着的消息,他哪能不惊?哪能不产生悲凄感触?哪能不心血潮激荡?
    但是这一切,他都不希望让对方看出来。
    他站起来,走到池塘边。
    池水如镜,映出了他昂然的身影,身上的衣服都破了,染满了一块块血渍!
    他弯下身子来,掬着池子里的水,好好地洗了个脸。
    夏侯芬见他洗得舒服,也走过来洗了洗手脸。
    江浪洗去了各处的血污,觉得身上清爽多了!
    夏侯芬回眸打量着他道:“你伤在哪里啦?”
    江浪撩开上衣小褂,现出了右面肋后的一处刀伤。血还没干,伤处大概有半尺长,肉都翻了出来。
    “哎呀!这么重!我还以为伤得不厉害呢!”
    “这不算什么!”当然比起。“杀家之痛”差远了,江浪现在所感觉到的也只是“杀家之痛”!肉体上的任何痛苦,好像没什么关系了。
    夏侯芬匆匆找出了一包刀伤药,把一块洗得很干净的头巾撕开,为他裹伤。
    江浪轻叹了一声道:“姑娘这般待我,真不知如何来报答你才好!”
    夏侯芬笑了一下,脸上略略飞红,道:“哪一个要你报答!”
    她一面说,一面把刀伤药细细往伤口上敷。那伤处原经江浪将附近穴道封闭,所以并不见多少血溢出来。
    江浪趁机重拾起刚才的活题道:“姑娘说到那个叫小苓的姑娘,她也会武功么?”
    夏侯芬点点头道:“岂止会,功夫好极了,也是我义父教她的!”
    江浪愣了一下,心里忖道:“褚老儿明明知道与她有杀家之仇,何以还要这般待她?”
    可是,他马上就想到了所以如此的原因。
    这个原因是褚天戈晚年对于当年所作所为,或许已经心生忏悔,这么做一来能收买人心,再者是求取自己心灵上的安慰!
    有了这一层原因,他才会这么做。
    夏侯芬一面为他身上缠着布带,一面道:“小苓这个人很怪!”
    “怎么怪法?”
    “她呀……”夏侯芬看了他一眼,接着道:
    “等你见了她以后就知道了,她最不爱跟人说话,一天到晚板着一张脸,脸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她说到这里笑了笑,道:“大概全郡上下,只有我一个人跟她处得来,别人她都不爱搭理!”
    “你义父呢?”江浪道,“莫非连你义父也不搭理?”
    “真的,你信不信,有时候我义父跟她讲话,她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她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夏侯芬道,“她脑子里只是拼命的想过去的事……想那些杀害她父母的人,每一次她想到这些的时候,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她还不知道仇人是谁?”
    夏侯芬道:“她怎么会知道,那时候她才四岁!”
    “这就不错了!”江浪心里想道,“郭小苓,一定是她!”
    夏侯芬道:“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关系,她脑子里一直忘不了杀她家里的那些土匪马贼!”
    江浪道:“难道她一点也想不起仇人的样子?”
    “她想得起一点点。”夏侯芬一只手掌搓着下颚,眼睛微微眯着道:
    “好像她只记得那个为首的马贼头子,头上裹着一块银色的头巾,一脸大黑胡子,用的是一种奇怪兵器……”
    “褚天戈!”江浪差点喊了出来。
    他当然不会真叫出来,只是心里面这么想而已。这个显明的印象,非但那个叫“小苓”的姑娘记得,就是江浪,也是清清楚楚的!
    不过,江浪到底比那个叫小苓的姑娘大上好几岁,所以他不但记得这些,而且连褚天戈的模样,至今也没忘记!
    小苓所说的那个奇怪的兵刃,不用说就能想出来,那是褚天戈所用的兵器“独脚铜人”。想来,褚天戈早已不用了,大黑胡子如今也变成了大白胡子,这些自然再也勾不起小苓的回忆了。
    所以她是那么的痛苦,日夕沉缅于不可解脱的痛苦幻想之中。
    对于这件事,江浪心里已经有了主见,不必再多提,于是又转了另一个话题。
    “你刚才说,一共有三个人,除了小苓以外,应该还有两个。”
    “那两个都是老人,两个人差不多都疯了!”
    “是疯子?”
    夏侯芬道:“一个姓乔的老太大,一个姓洪的老头子。乔老太大一天到晚吃斋念佛,姓洪的老头子则是一个残废,断了一只手,两个耳朵也被人割了,唉,真可怜!”
    “乔老太大……洪老头……”江浪心里低低地叨念着,却想不起这两个人的样子来了。
    夏侯芬似同情地道:
    “这两个人,本来可以帮助小苓想起仇人来的,只是……那件事对于他们太残酷了。
    每一次想起来,这两个老人家就会像疯子一样,语无伦次地乱说一通!”
    江浪的眼泪几乎要滴了出来。
    他强自忍着,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站起来道:“姑娘,我们走吧!”
    夏侯芬忽然想了起来,道:“光顾说话,把时间都给忘了,赶快走吧!”
    她说完,就急忙走过去牵那匹“卷毛青”。
    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马上只有一副鞍子。
    鞍辔整理好了,夏侯芬羞涩地道:“你一个人骑吧!”
    江浪道:“姑娘,还是你骑吧!”
    “不,你骑,你受了伤,还是你骑好了!”
    江浪道:“如果姑娘不介意,我们俩人一块儿骑吧!”
    夏侯芬微微一笑,道:“好是好,就是难为我这匹马了!”
    说完,她掠了一下长发,很大方地上了马鞍子。
    江浪一笑道:“我可以坐后。”
    他边说边飞身上马,跨骑在坐鞍后面马股之上。夏侯芬一抖缰索,这匹卷毛青即扬开四蹄,飞也似的向前奔驰而去!
    月上中天的时候,二人来到了“郭家屯”。只见静静的一弯河水,在月色之下泛着一片银色……
    这时候,尚有一大群牲口在河边饮水。
    放牧的孩子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中拿着一根短笛,有声无韵地信口吹着。
    夏侯芬勒住了马,舒了一口气,道:“我很少在夜里骑马,你看看这附近风景多美呀!”
    那匹马缓缓走过去喝水,月亮把他们骑在马上的影子映在了水面上。
    不知什么时候,江浪发觉到夏侯芬的身子已经自然地倚在他的怀里。
    她全然不自觉。
    他却是心里有数!
    事实上,他早已承担了她全部的重量,如果这时候他猛然闪开身子,她必然会因为重心骤失从马背上掉下来。
    对于江浪来说,这还是生平第一次与女孩子这样相处。当然,像这种“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滋味,更不曾感受过。
    河水湍急,水面上跳动着万道银蛇,小鱼儿不时地蹿着波儿,气氛显得那么宁静!
    江浪首先打破了沉默。
    姑娘说的马场到了没有?
    “晤!”夏侯芬忽然警觉地坐正了身子,道:“到了,你看,那就是!”
    顺着她手指处,江浪看见江水对岸,有一大片高高围墙的影子,看见一些零散的灯光透了出来!
    江浪翻身下马,夏侯芬也跟着下来。
    “这是滦河最宽的一段。”夏侯芬说道,“以前我义父常常在这里教我练习轻功!”
    “这么说,姑娘轻功已达到‘登萍渡水’的境界了!”
    “不,你太把我看高了,这门功夫我只学成了一半。”
    “为什么不继续学下去?”
    夏侯芬微微一笑,道:“义父说女孩子能有这种成就已经够用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她笑了一下,转过脸来看着江浪道:
    “我义父说我剑技领悟力强,适宜在剑道上发展,而小苓身子轻,适宜在轻功上发展,所以如果以轻功来说,小苓比我强多了……”
    江浪心里愕然一动!
    他静静地打量着眼前辽阔的河水,思忖道:“这条河最少有六七丈宽,而江水湍急,势如奔马,凭自己的轻功造诣,或许能渡完全程,不过会很吃力的,难道褚天戈那个老儿也会有此功力不成?”
    “你义父轻功怎么样?”他指着水面道,“我是说这道河水他能不能渡过?”
    “他老人家可以不换气地一去一回!”
    “你是说来回各一次?”
    “嗯!”夏侯芬点着头道,“最多也只能这样,有一次他坚持要想再来回一次,却不慎失足坠水,全身都湿了。”
    江浪呆了一下,半天没有说话。
    不须动手相搏,仅仅从夏侯芬的口气里就可以知道,如以轻功而论,自己是低于褚天戈一筹的!
    一瞬间,他心里产生了无限的懊丧。
    夏侯芬道:“在我们郡里,能够施展轻功渡过这条河的只有三个半人!”
    “三个半……人?”
    夏侯芬道:“三个人是我义父、小苓和崔平,那半个人即是我。因为我只能渡过一大半,所以只能称半个!”
    “崔平是谁?”
    “这个人你不认识。”夏侯芬哈哈笑道,“是我们郡里的一个武教头!”
    提起崔平这个人,她脸上现出很是不屑的样子,便冷冷地道:
    “这个人最讨厌,但是武功好,我义父很喜欢他;就因为这样,他就自以为了不起了!”
    顿了一下,她又道:“这一次你来了,也许可以挫一下他的威风,要不然他真美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水面上亮起了一道灯光。
    夏侯芬笑道:“人来了!”
    果然,水面上起伏着一个大木筏子,操筏的一个大汉老远就高声喧叫道:“是大小姐吧?我是马场的老猷!”
    名唤老猷的,甩出来的绳套不偏不倚地套落在对岸边上一块凸出的石头上,顿时系得结结实实的。老猷连忙两手交替着,一阵子快抓,已把木筏子拉到了岸边。
    老猷由笺子上纵身上岸,大步走过来。
    “大小姐好。”
    他抱着拳向夏侯芬揖了一下,又转向江浪抱拳道:“这位是江爷吧?我听丁爷说起过……”
    江浪抱拳还礼,老猷走过来由夏侯芬手里接过马来。
    夏侯芬问道:“丁老七他们回来了?”
    老猷道:“早回来了,因为不放心小姐和江爷,刚才带着马顺河边找二位去啦!”
    三个人带着马匹都上了筏子,老猷收回了绳子,用长篙撑动了筏子。河水汹涌,整个木筏动荡得厉害,惊得筏子上那匹卷毛青不时希聿聿地长嘶着,浪花打上来,把每个人的脚都弄湿了。
    老猷说:“傍晚的时候,苓姑娘来啦,说是老王爷惦记着小姐,要小姐快些回去呢!”
    江浪顿时心中一惊!
    夏侯芬笑道:“刚说到她,她就来了。”
    说时她回过头来,看着江浪道:“小苓来了,我义父也真是,只要几天不在家,他就不放心!”
    话声才住,即见对岸河边上跃起了一条窈窕的影子。
    夏侯芬喜叫道:“小苓!”
    江浪因知小苓这个姑娘轻功好,所以在对方甫一现身的当儿,就已垒留意到了她的身手。只见她跃起来的身影,轻轻在水面沾了一下,随着张开的两只手向外一分,娇躯再次腾起来,活像一只大鸟,飞也似的来到了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