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铁笔春秋 > 第十六章 恶魔再现

第十六章 恶魔再现

古浪及桑鲁歌,在“合川”县境、嘉陵江之畔,与石怀沙及谷小良二人争战。
    古浪与谷小良杀在一处,由于谷小良轻敌,不料古浪使出了哈门陀及阿难子所传的奇技,一阵厮杀下来,竟使得谷小良乱了手脚。
    不但如此,古浪更以奇妙的招式,将谷小良双腰剪破,使这个江湖老人挂了彩!
    这时谷小良不禁面无人色,惊恐羞愧交加,狂叫道:“好小子!看我不废了你……”
    古浪微微含笑,说道:“来吧!看谁把谁废掉!”
    谷小良一声怪吼!身如脱弦之箭,向古浪扑了过去。
    他两个人再次打在一起。两岸观战的人越来越多,发出了很大的叫好之声。
    石怀沙正与桑鲁歌交手,因此不免分了很多心,他万料不到谷小良竟会在古浪掌下吃亏。
    桑鲁歌却是一言不发,全神贯注。
    他知道与自己动手的人不是易与之辈,所以全心全意,把桑九娘所传的一套奇妙的掌法,尽数地施展出来。
    谷小良那边受了伤,桑鲁歌更是精神一震,拳脚齐施,使得石怀沙亦不得不全力以赴。
    石怀沙一面过招,一面问道:“小子!你到底是哪一路的?”
    桑鲁歌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懂!”
    一语甫毕,双掌如电一般,向石怀沙面门砍到,石怀沙心内好不吃惊,忖道:“怪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吗?”
    他们这两对打得沙飞石走,山河变色,好不惊人。
    四面拥观的乡民竟是越来越多,差不多在千人以上,拥前拥后。
    谷小良等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形下动过手。
    加上他挂了彩,羞愤涌集,弄得更是心神不宁,进退之间不无影响。
    古浪是沉心应战,他决心要以自己的全部精神和武功,把这个不可一世的老人挫于掌下!
    所以他起落之间,显得威猛而又稳重,一如以往他专心习武一般。
    由于这个原故,古浪进退自如,拳脚之间绝无漏洞,相反的,那个功力深厚的老人,由于性情的影响,不时地露出破绽。
    但古浪并不急于求胜,所以他放过了这些破绽,好似根本没有发现一般。
    一时之间,又是十余招过去,这两个老人,竟是一些不能占先,不由变得越发地急怒起来。
    古浪偷眼向旁望了一眼,见桑鲁歌居然能够应付下来,心中更是大为安心。
    他心中暗暗忖道:“想不到桑鲁歌居然挺下来,真是不简单!”
    经过这半天的打斗,四人之中,以谷小良败得最狼狈,头发零乱,满身汗水,双腰虽然只是皮肉之伤,但是也不住地渗出鲜血。
    古浪却是越战越勇,精神大振,拳脚之间,锐不可当。
    谷小良心中震惊万分,忖道:“妈的!难道我竟会败在这个娃娃手里?”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谷小良绝不相信,便咬紧了牙关,厉声道:“娃娃!我胜不了你,也就用不着混了!”
    古浪冷笑一声,说道:“面前就是大江,你可以蹈江而死!”
    这一句话把谷小良气得面无人色,暴喝一声,用变了调的嗓子叫道:“反了!反了!”
    随着这声怒喝,他球一般的身子,向古浪拚命冲过来,又短又粗的两只肥掌,用尽平生之力,向古浪的前胸推到!
    古浪见他在愤怒之下,这双掌用尽了全力,自然不宜硬接。
    但是也不宜闪避得太早,以免谷小良有换招的时间。
    所以,直到谷小良的双掌,离自己还在半尺时,已经感到力逾山岳,逼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心中不禁暗惊。
    谷小良见古浪还不躲让,心中暗喜,猛然大喝一声,双掌更为神速地推压过去!
    这一式来得惊天动地,谷小良有必成之意,但是当他奋力运掌之际,面前轻风一阵,古浪已经失去了踪迹!
    谷小良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万料不到,古浪能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闪躲开自己的双掌!
    由于他出力太猛,而对方突然消失,整个身子像悬崖坠车般向前冲去。
    这时古浪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但是他并没有立时动手,因为他有更正确的判断!
    果然,谷小良扑空之下,为了防备古浪在背后动手,他百急之中,猛然的踢出了右腿,足尖带起一股莫大的劲力,向身后踢来。
    幸亏古浪没有下手,否则两下急迫,万难逃过他这一足。
    谷小良一足踢空,不禁面色大变,心中叫道:“罢了!我谷小良休矣!”
    一念未毕,突觉腰间一麻,古浪闪电般的,出双指点在了他的后腰上!
    古浪这一式奇招,总算是成功,立刻便见谷小良身子一冲,翻倒在地。
    古浪心中大喜,但是紧接着“噗”的一声轻响,只听谷小良一声惨哼,苍苍白发之间,已是一片殷红,血流遍地,顿时身亡!
    这突然发生的奇事,不禁使古浪大为惊骇,他怔怔地站在谷小良的尸体之旁,竟不知如何是好!
    围观的数千乡民,见到这边已出了命案,不禁立时喧哗起来,有那胆小的,都纷纷地避了开去。
    这种情形,立时惊动了石怀沙和桑鲁歌,他们同时向倒卧在地的谷小良看去。
    当他们的目光接触到地上大片鲜血时,不禁同时地惊出了声。
    他们立时停止了打斗,石怀沙如箭一般飞了过去,由地上扶起了谷小良的头”略一察看,面色越发难看起来。
    在惊吓愤怒之下,石怀沙的脸上,表现出一种无尽的伤感,他把谷小良的头,缓缓地放了下去,自语说道:“死了!死了……”
    当石怀沙把谷小良的头扶起来时,古浪和桑鲁歌看得清清楚楚,一根细长的竹签,由谷小良的左太阳穴打进,右太阳穴透出,竹签还陷在脑内!
    他死得极惨,古浪及桑鲁歌看到这种情形,心中各自吃惊。
    桑鲁歌低声对古浪道:“古浪,好厉害的暗器!”
    古浪摇摇头,低声道:“不是我……”
    桑鲁歌惊异地望着他,说道:“怎么……”
    这时石怀沙已经缓缓地走了过来,铁青着脸,用一种令人恐怖的声音说道:“好古浪!这一下你可扬名天下啦!”
    古浪要想说明并非自己把谷小良置于死地,但是转念一想,石怀沙绝不会相信,再说自己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只得冷笑一声,说道:“哼!这是他咎由自取,怪得谁来!”
    石怀沙气得面色铁青,大袖一摆,说道:“好狂的小辈,我倒要试试你的竹签打穴!”
    说着便要向古浪冲来,古浪连忙举掌迎敌,这时突听一声大喝道:“且慢!”
    众人一惊,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只灰色的人影,如同大鹏掠空一般,由众人头顶上飞落而下!
    他来得好不惊人,真如天马行空,惹得众乡民一片大哗。
    这突然发生的事,也使得石怀沙、古浪等一齐发了怔。当那怪鸟般的不速之客落下之后,才看清了,竟是哈门陀。
    古浪心中一惊,暗道:“苦也!我是怎么也避不过他的!”
    石怀沙见哈门陀身手过于惊人,也不禁大为吃惊,他怔怔地望着那突来的怪人。
    哈门陀径自走到谷小良的尸体之旁,低头看了看,面上挂了一丝笑容。
    古浪心中一震,忖道:“啊!原来是他杀的……那么哈门陀已经大开杀戒了!”
    由于弄不清哈门陀是敌是友,石怀沙便拱手道:“这位师父是何方高人?”
    哈门陀冷冷望了他一眼,说道:“老衲法号门陀!”
    古浪心中忖道:“他还在冒充出家人……”
    想到这里,石怀沙已经问道:“老师父突然光临,有何见教?”
    哈门陀冷笑一声,说道:“这谷小良是我和尚杀死的,与古浪无关,有什么事找我好了!”
    哈门陀此言一出,石怀沙面色大变,忖道:“不妙!碰到这等人物,只怕是凶多吉少,我还是立时走开的好!”
    想到这里,开口问道:“大师父与古浪是何关系?”
    哈门陀冷冷道:“非亲非故!”
    石怀沙早已由古浪眼中看出,他与哈门陀必然有些瓜葛。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么大师父与谷老师有何仇恨?”
    哈门陀仍然哈哈地说道:“无怨无仇!”
    石怀沙虽然内心愤恨已极,但是他却不敢招惹这么厉害的人物,强笑道:“江湖之中,事端极多,既然事不关己,自无过问必要,恕我先行告退!”
    说罢向哈门陀拱了拱手,便要离去。
    哈门陀凛然道:“施主留步!”
    石怀沙无奈,硬着头皮转过身子,含笑道:“大师父还有什么事?”
    哈门陀望了古浪一眼,说道:“古浪乃是江湖晚辈,你与谷小良均是成名人物,为何与他动起手来?”
    石怀沙眉头一皱,忖道:“看样子他是成心找事,只怕今天不能善罢了!”
    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说道:“一些私人纠纷,与大师父不相干。”
    哈门陀面色一沉,说道:“施主怎么知道与我无关?”
    这句话把石怀沙问得哑口无言,他虽然心讳哈门陀武功神奇,但是他自己也算江湖成名人物,在这种情形下,实在忍不下去,说道:“大师父如有所教,尚请明言,我石怀沙绝不装傻!”
    哈门陀微笑道:“好!好得很!我和尚做事向来无理,所以别想由我口中说出理来。”
    石怀沙白眉微扬,怒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哈门陀道:“我不拦你,只要你走得出去,但请自便!”
    石怀沙大怒,喝道:“和尚,你真小看我了!”
    哈门陀寒着脸,说道:“你若不信就试试看,走得掉尽管走,走不掉那就是与我和尚有缘了!”
    石怀沙已然气得面无人色,狠狠地咬着牙,顿足道:“好和尚!你也太狂了!老子如果不是有要务在身,一定与你争个是非长短!”
    哈门陀阴阴一笑说道:“既有要务,你就请便吧!”
    古浪听哈门陀如此说,便知道石怀沙绝不会逃出哈门陀之手了!
    这时围观之人,虽然上千,但是自从哈门陀露面之后,都变得鸦雀无声,被哈门陀那种怪异的行径所震慑住了。
    桑鲁歌凑在古浪的耳旁低声说道:“你看石怀沙的机会如何?”
    古浪摇了摇头,低声道:“凶多吉少!”
    正说之际,便听石怀沙大声叫道:“后会有期,我走了!”
    一语甫毕,身如旋风一般,在地面打了一个转,蓦地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巨鸟一般,惹得众人大哗!
    但是,就在他身起两丈余高之时,突然,好似有一股突来的外力吸引着他,使得他不但不能继续升高,反而落了下来!
    一般围观的乡民,不知道怎么回事,忍不住又是一阵喧哗。
    再看石怀沙时,已然是面无人色,双目发直。
    古浪及桑鲁歌自然明白,哈门陀是以惊人的内功,把石怀沙由半空中吸了回来!
    这等功夫简直是太惊人了,古浪及桑鲁歌不禁瞠目以对,暗自惊心!
    石怀沙更是惊恐万分,忖道:“我的天!我行走江湖数十年,还没有遇见这么厉害的人物,只怕……”
    他的目光,扫在了谷小良的尸体上,只觉一阵冷颤,头上冒出了汗水。
    哈门陀含笑道:“石老师,怎么又回来了?”
    石怀沙目射奇光,狠狠地咬着牙,说道:“好和尚!能够遇见高人,我死也甘心!”
    哈门陀哈哈笑了起来,说道:“石老师果然是快人……”
    话未说完,石怀沙已然叱道:“和尚!你不必奚落我,胜负立时便知!”
    他说罢,狠狠地跺了一脚,双袖一拂,身子同离弦之箭一般,猛然而起。
    这一次他起得更高、更远,但是当他身在半空之丈余高时,那股奇怪的劲力,又吸了过来。
    石怀沙身在半空,突觉一股莫大的劲力,使得自己的身子向下坠去。
    这一次他已然有了准备,强压惊怖之心,大袖向下一拂,发出了一记十成火候的掌力!只听得“砰”的一声大震,两股劲力已然接触,石怀沙借着这一震之力,急如飞弦一般,向左面飞了过去。
    哈门陀微微一笑,说道:“回来!”
    只见他用手一招,石怀沙去得不算不快,但是不过才出去不到一丈,便如断线风筝一般,又由半空坠了下来!
    古浪见哈门陀隔空功力如此深厚,心中好不惊恐,忖道:“江湖之上,能敌得过他的,恐怕寥寥无几了!”
    石怀沙第二次被哈门陀吸了下来,已是心胆俱碎,忖道:“看样子今天是遇见魔星了!”
    哈门陀向前走了两步,含笑自若地说道:“石老师,你好厉害的掌力!”
    石怀沙面色铁青,半晌才道:“和尚,你到底是何居心,明白地告诉我!”
    哈门陀笑道:“石老师,你自己走不出去,怪得谁来?”
    石怀沙气得双目圆瞪,叱道:“和尚!我石怀沙也是个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你可不能戏耍我!”
    哈门陀冷笑道:“哼!在我眼中,从无成名人物!你既然如此说,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成名的!”
    石怀沙知道自己今天是不容易摆脱,便把心一横,说道:“好!我舍出这条老命来陪你!”
    说罢之后,缓缓地走着圈子,双目注定了哈门陀的一举一动。
    哈门陀仍然是含笑吟吟,双手套在袖筒内,若无其事,只有当石怀沙走得过远时,他才稍微移动一下,保持着双方的距离。
    这时的空气,显得非常紧张,潜伏着莫大的危机,四下围观的群众,也是一个个噤若寒蝉,连大气也不敢出。
    古浪早已看准了,低声对桑鲁歌说道:“哈门陀存心不良,看样子要大开杀戒了!”
    这种情形,桑鲁歌也看得很明白,答道:“哈门陀收拾完了石怀沙,不知要对我们如何?”
    古浪心中一惊,低声道:“在没有得到‘春秋笔’的下落前,他至多把我掳去……”
    桑鲁歌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可不成!我是来负责接待你的!”
    古浪回头望着他,见他一双英俊的目中,射出了惊人的光芒,不禁握住他的手臂,说道:“鲁歌!哈门陀绝非易与之辈,你千万不可冒失,现在他对我们并无加害之意,如果他强要把我带走,你只有赶快去找丁老,若是你轻举妄动,反而误事!”
    桑鲁歌听古浪这么说,便不再言语,古浪深恐他冒里冒失,为自己送了性命,所以再三地告诫,直到他答应为止。
    这时石怀沙已经走了大半个圈子,但是哈门陀仍然没有行动。
    哈门陀几乎是连看他也不看,双手套在肥大的袖子中,眼皮半搭着,好似在打盹一般。
    石怀沙则是全神贯注,双目睁圆,注视着哈门陀的一举一动。
    像这种情形,一直继续了半盏茶的时间,那些围观的乡民已有些不耐烦了,开始吵了起来。
    石怀沙与哈门陀之间,相距约有五六丈远,这时他走到了哈门陀的背后。
    石怀沙心中忖道:“成败在此一举了!”
    一念甫毕,陡地大喝一声,双掌齐出,一股惊天动地的掌力,直向哈门陀背后涌撞过来!这两掌之力,雷霆万钧,以不可抑止之势,击向哈门陀的背后。
    就在这两掌发出之后,石怀沙拼命地提足了力气,足尖一点,一如飞鸟临空,向人群之中飞去。
    想不到这石怀沙竟有着一连串的动作,在他身起半空之际,双袖一拂,大片银星,如狂风暴雨一般,向哈门陀停身之处潮涌而来!
    这突如其来的奇招绝技,真个是惊人欲绝,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古浪及石怀沙也不禁为哈门陀捏了一把冷汗。
    再看哈门陀,在石怀沙发出第一招时,他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身子突然向左一晃,已然飘出了一丈多远,身法之快、姿态之美令人拍案称奇!
    石怀沙那凌厉的两掌,打了个空,接着而来的是大批狠毒的暗器,散布的面积约有一丈方圆,哈门陀整个的身子,都在暗器的范围之中。
    只见哈门陀一声惊喝道:“匹夫!看家本领使出来了……”
    他一双大袖,向前一扑,古浪等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呼”的一声巨响。
    便见那大片寒星,如同是狂风中的败絮一般,四下飞溅,落了一地。
    这种凌厉狠毒的暗器,竟没有伤着他分毫!
    这时石怀沙已经逃出了十余丈之外,正准备由众人头顶掠过,见哈门陀不费吹灰之力,破了自己的暗器,不禁大惊失色!
    他拼命地提了一口气,双臂一振,发出了一声长啸,人如破空大雁,平地拔起了四丈余高,由围观众人的头顶掠过。
    那围观的上千乡众,不禁又是一阵大乱。
    这时哈门陀早已来到石怀沙的身下,微微一笑,向空招了招手,说道:“石老师,给我回来吧!”
    说也奇怪,石怀沙好似受了一股绝大的吸力,身不由主地坠了下来。
    当他离地面还有三尺时,连忙打了一个大旋,才平稳地落了下来。
    这一来,可把石怀沙惊得面无人色,心胆俱寒,怔怔地望着哈门陀。
    哈门陀笑道:“怎么样,我说的话不假吧?”
    两下相距约有一丈左右,石怀沙望着这个古怪的老人,不禁心胆俱碎。
    他心中忖道:“罢了!今天是劫日了!”
    桑鲁歌在一边也不禁为他担心,低声对古浪道:“他可是要杀害石怀沙?”
    这种情形,古浪已经有所了解,他点了点头,低声答道:“看样子右怀沙是难逃一死了,哈门陀的脾气就是这个样子,杀起人来毫不留情。”桑鲁歌心中一惊,又道:
    “我们还是走吧!少时他会来找我们……”
    古浪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走是走不掉的,少时我们背对而立,必要的时候,我只有取出‘春秋笔’与他一拚了!”
    因为“春秋笔”的招式是天下无敌的,所以桑鲁歌闻言略为放心。
    这时石怀沙已稍为镇定下来,壮着胆,用微颤的声音说道:“和尚!你到底留我在此做什么?”
    哈门陀笑道:“我并未拉住你……”
    话未说完,石怀沙一声大喝:“我与你拚了!”
    他拚命向哈门陀冲来,但二人才一接触,石怀沙已发出一声狂喊,摔到一旁。
    古浪看时,他血流满面,额角插着一枝竹签,已然惨死在地!
    石怀沙向哈门陀动手,竟连一招也未递上,立时尸横于地,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古怪的老人,蓦然现身,举手之间,连取了谷小良和石怀沙两人的性命。
    石、谷二人,虽不是江湖中顶天立地的人物,可也算得是一流高手,想不到哈门陀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他们解决了!
    古浪及桑鲁歌不禁被他吓昏了头,怔怔地望着那两具惨死的尸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围观的众人,见又是一条人命,吓得一个个面无人色,有那胆小而多事的人,纷纷跑去通知官府了。
    哈门陀低头望了望这两具尸体,缓缓地向古浪及桑鲁歌走了过来。
    四下围观的人,立时紧张起来,纷纷叫道:“啊!他又要杀这两个孩子了!”
    “不!他绝不敢杀桑少爷……”
    “桑少爷,小心!”
    古浪及桑鲁歌被惊动了,古浪当先一步,走到了桑鲁歌的身前,意思是要承当一切。
    桑鲁歌则抢着站在古浪的身前,哈门陀看着他们这种情形,不禁笑了起来,说道:
    “你们不必争先恐后,我向来是不向晚辈动手的,再说古浪与我还有一段缘分,不必害怕!”
    古浪及桑鲁歌脸上同时一红,古浪冷冷说道:“我并不害怕!”
    哈门陀虽然是江湖一代大魔,但当他看到古浪俊目扬辉,气宇昂然,丝毫不惧的神态时,也不禁暗暗心惊。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是个杰出的少年!只可惜我们的缘分竟是这么短暂,落得这步田地!”
    由哈门陀的语气听来,他是真正地感到有些痛心,并不是做出来的。
    古浪心中虽然有些惭愧,但是想到自己如果不趁早脱离哈门陀的话,只怕将来也会变成江湖恶魔了!
    所以他一言不发,哈门陀又接着说道:“孩子,你再考虑考虑……”
    古浪心中一惊,抬目望着他,望着这个狠毒、冷漠的老人。
    他似乎对任何人都是没有感情的,但是对古浪,却显著地有些不同。
    他那双冷漠的眼睛,蕴藏着一种慈爱——虽然很有距离——这种情形出现在哈门陀的脸上,却是非常难能的。
    古浪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忖道:“他为什么对我如此关爱?”
    哈门陀又道:“我是不愿伤害你的,你自己应该知道!”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你对我的爱护,我自会记在心中,以后会报答你,可是我不再跟你走了。”
    哈门陀面色一变,说道:“古浪!你到底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地方,硬要与我作对?”
    古浪摇头道:“我只是要过自己的生活,绝不受任何人的摆布,怎能说与你作对?”
    哈门陀冷冷说道:“好!既然如此,我就爽快地告诉你,天下之大,没有一个人能背叛我的!”
    他的语气斩铁断钢,具有无上权威。
    古浪不曾接口,哈门陀把声音提高了些,接着说道:“我现在不伤害你们分毫,可是我要告诉你,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眼睛,我要看看,看你葫芦中卖的什么药!”
    哈门陀的话说得古浪阵阵惊心,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他的。
    所以古浪仍然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桑鲁歌虽然很气,但是他眼见哈门陀的厉害,也是不敢发作。
    哈门陀望了桑鲁歌一眼,接口道:“还有你!如果过分多事,只会给你自己带来恶运!”
    桑鲁歌气得扭过了头,一言不发。
    哈门陀回头望了一下,见围观众人,仍然没有散去,皱了皱眉头,说道:“讨厌的东西!”
    他望着古浪,沉默了片刻,似乎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古浪和桑鲁歌仍是一言不发。
    哈门陀咬了咬嘴唇,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古浪摇摇头,说道:“没有!”
    哈门陀忍着气,又道:“你可愿意再与我长谈一下?”
    古浪仍然摇头道:“不必了!”
    哈门陀冷笑一声,说道:“好吧!我们就此散席,省得乡役地保来了找麻烦!”
    他说罢之后,大袖一扬,人如巨鸟般,已经飞出了十丈左右,一连几个起落,已经由那片人群头顶掠过,不知去向。
    这一群人不禁大乱,把哈门陀当作了天人一般,纷纷向空膜拜。
    古浪及桑鲁歌见哈门陀来得惊人,去得更惊人,心中好不惊吓。
    他们发了一阵怔,桑鲁歌说道:“我们也走吧,少时乡役地保来了,又是一阵扯不清的麻烦!”
    古浪望了望谷小良及石怀沙的尸体,说道:“可是……这两具尸体呢?”
    桑鲁歌接道:“自然会有人收拾,好在又不是我们杀死的!”
    事到如今,古浪也无别的办法,只得随在桑鲁歌身后,向酒店走去。
    桑鲁歌扯高了声音道:“借光!请让一条路!”
    那围观诸人,没等他话说完,便纷纷让开了一条路,一个个雅雀无声,看着古浪及桑鲁歌通过。
    古浪及桑鲁歌二人一阵疾行,来到了先前的酒楼,取了骏马,向河边奔去。
    古浪问道:“我们可是要雇船?”
    桑鲁歌接口道:“不用雇!我有船在等着!”
    古浪果然看见一条大船泊在码头,这时他突然想起了童石红,不禁急道:“糟!石红不知怎么样了!”
    桑鲁歌接口道:“现在我们没有时间再等她了,好在她与况红居是骨肉之亲,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古浪虽然焦急,但是也无可奈何,二人一阵急驰,来到了码头,立时上船,几个小伙子,扯帆操桨,很快地驶了出去。
    桑鲁歌交待了几句,对古浪道:“我们进舱吧!但愿路上不要有什么变化,能够早些到达家中。”
    二人走进了舱中,只见一个青衣的女子,坐在舱中,清丽可人,正是童石红!
    古浪不禁又惊又喜,急步赶了过去,拉住了童石红的手,笑道:“啊呀!石红,我正在为你担心!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况红居呢?”
    不知何时,古浪对童石红的感情已然大增,这时竟在不自觉中表露了出来。
    童石红面上一红,把他的手推开,低声道:“还有外人……”
    古浪这才惊觉,回头看时,桑鲁歌带着微笑,正在望着他们。
    古浪虽然是少年奇侠,也不禁弄得满面通红,显得异常尴尬。
    所幸童石红接着说道:“我没往远处跑,她当我跑远了,现在说不定追出了好几十里呢!”
    古浪高兴得很,连声说道:“你真聪明!”
    童石红见古浪回心转意,一片关爱之情,溢于言表,芳心大慰。
    桑鲁歌在一旁看得清楚,不禁暗暗皱眉,他想到自己的妹妹,陷入了这个感情的圈子里,如果不能及早自拔的话,恐怕就是一个悲剧。
    他们落座之后,古浪才问道:“鲁歌,你是由哪里来的?”
    桑鲁歌笑道:“我沿江而来,见到了大船,想不到你已经下船了!”
    古浪想起自己与桑燕不愉快的事,不禁面上一红,岔开道:“丁老还在船上吗?”
    桑鲁歌点点头,说道:“这位老爷子,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古浪接口道:“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见九娘呢?”
    桑鲁歌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每次问姑婆,总是挨一顿骂,看来他们好像有仇似的。”
    古浪道:“据我看不似有仇,早年他们必定是很亲密的朋友,不知为什么闹翻了。”
    他们谈了一阵,彼此心里都明白,必然是与感情有关的事。
    船行甚远,三人闲谈着,倒也愉快。
    这一次航行,竟是毫无风险,直抵“南岸”——重庆对江。
    “南岸”虽然是一个小村镇,但是山灵水秀,景色非常。
    由于山水的雄奇,当地的人看来都有几分灵气,活泼而强壮。
    古浪在船上看见这一片青葱山岭,心中好不欢娱,击掌道:“九娘果然不是凡人,选得这一片好所在,真个是人间仙境了!”
    桑鲁歌笑道:“当你住久之后,你就会觉得没有意思了!”
    古浪摇头笑道:“不会……”
    才说到这里,便听童石红叫道:“那是来接你的吗?”
    二人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码头上站着一些人,其中有焦、盂两位大娘。
    桑鲁歌笑道:“他们的消息倒很灵通呢!”
    船慢慢地靠近了码头,焦、孟大娘及一群年轻人拥了上来,古浪及桑鲁歌含笑与他们打招呼。
    孟、焦两位大娘,似乎也高兴得很,但是当他们看到了童石红时,面上的笑容立时消失了。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这样看来,石红于我是一种阻力了!”
    船靠了岸,舟子立时搭上了跳板,古浪等鱼贯而下,这一带渔民,对桑鲁歌极为友善,纷纷含笑招呼着,亲切异常。
    古浪忖道:“如此看来,桑家倒是一个行善之家。”
    这时桑鲁歌已问道:“妹妹呢?”
    焦大娘望了童石红一眼,说道:“小姐回来了,可是突然又骑马离去,我们也在奇怪呢!”
    古浪很明白,是由于童石红的关系。
    古浪假作没听见,心中却寻思道:“我虽是有求于他们,但也不能限制我的交游呀!”
    这时划船的舟子,已经把古浪的骏马牵了下来,古浪若无其事地笑道:“焦大娘,我们这就走吗?”
    焦大娘怔怔地望了他一阵,摇了摇头,古浪弄得莫名其妙。
    桑鲁歌在旁接口道:“这附近有家‘青山店’,设备很是不错,我带你们歇息去。”
    古浪大讶,说道:“你们桑家堡不是在这里吗?为什么还要去住店?”
    桑鲁歌苦笑道:“啊呀!老兄,哪有你想得这么轻松,现在九娘见不见你还成问题呢!”
    古浪大为惊奇,说道:“怎么,她不是还派人沿途接引我吗?”
    桑鲁歌停顿了一下,费力地说道:“她老人家脾气很怪,不过此事与她切身有关,我想总会见你,只是时间关系,既然到了这里,你也不必过于焦急了。”
    古浪默想:“阿难子及丁老的话果然不错,要想见她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古浪才想到这里,突听桑鲁歌问道:“童姑娘,你怎么打算呢?”
    童石红突然被问,玉面一红,望了望古浪,嚅嚅说道:“我……我到……”
    古浪连忙抢了过来,说道:“石红与我在一起,事完之后,我们再一同离去。”
    孟大娘在一旁冷笑一声道:“有她跟着你,九娘更不会见你了,再说童姑娘还带着一身恩怨呢!”
    古浪被她说得面上一红,不悦道:“她与此事无关,自然不会进桑家堡去,至于她本身的纠纷,我们自会合力解决,不劳费心了!”
    孟大娘碰了一鼻子灰,气得一言不发,桑鲁歌在一旁很快地接口道:“好!我们到‘青山店’去吧!”
    他说着,回头又对焦大娘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安置好他们就来!”
    焦大娘答应一声,率着那一群人走了。
    古浪牵着马,与桑鲁歌及童石红边谈边行,他们沿着土坡向上爬来。
    川境多山,“南岸”地势更高,青山高耸,景色如绘。
    “青山店”靠着山边,青树红楼,气派非凡,古浪诧道:“想不到这里竟有这么好的旅店!”
    桑鲁歌笑道:“全四川的旅店中,我最喜欢这一家!”
    说话之际,已经有两三个小伙子走了过来,为首之人笑道:“大少爷,好久不见你了!”
    桑鲁歌回头对古浪笑道:“我平常没事的时候,就到这来住两三天,所以跟他们熟得很。”
    这时那小二已跑到面前,笑道:“大少爷,你那间厢房我一直为你留着呢!”
    桑鲁歌笑道:“今天我不住店,我有两个朋友要住!”
    他说着指着古浪等道:“这是古少爷和童姑娘。”
    小二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把古浪的马接了过来,拍了拍马颈,说道:“格老子,好高的马!”
    惹得古浪等都笑了起来,他赶紧牵着马跑了。
    桑鲁歌把古浪等送到了店前,笑道:“我有事要先走一步,我每天会来看你一次,有什么事再联络吧!”
    古浪有很多话想问他,但是有童石红在旁,关于“春秋笔”的事无法开口,只得说道:“晚上你是否可来一晤?”
    桑鲁歌略为沉吟,笑道:“可以!回头见!”
    他说罢转身而去,这时小二已来请古浪上楼。
    古浪打量这家旅店,靠山面水,全部是巨木建成,涂以红楼,青山红楼,悦目赏心。
    在旅店的正门,挂着一块黑底朱字的大招牌,“青山红楼”四个大颜字,颇具功力。
    古浪忍不住赞道:“我行走江湖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旅店呢!”
    小二似乎很骄傲,说道:“古少爷请里面看吧,里面更好!”
    古浪答应一声,与童石红同时上了楼,在东北角上有两间客房,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
    古浪心中很是高兴,忖道:“这伙计倒会办事,连我都没想到这点……”
    他面上微红,望了童石红一眼,童石红面上也有些羞涩和不自然。
    古浪入房之后,只见明窗净几,古朴有趣,凭窗而立,青山在侧,绿水在前,相映成趣。
    童石红和古浪看着这旁景致,不觉都是高兴非凡,连声赞赏。
    少时小二开上了饭,用罢之后,古浪对童石红道:“你也休息休息吧!”
    童石红点头答应,古浪回到自己房中,这几日来舟车劳顿,也感到疲倦异常。
    他随着小二,到了浴室,只见是用白石砌成的一个大池,虽然有不少人在沐浴,但都是用小盆冲洗,所以池中之水清澈见底。
    古浪痛快地洗了个澡,小二早把他换下的脏衣洗净,古浪心中忖道:“他们的服务真好!”
    回到房中,凭窗而坐,只见青山蔚蔚,山顶覆有白雪,青白相间,益发悦目。
    江水平静,渔船点点,撒网垂钓,各成布局,偶尔有一两只寒鸦,由舟顶掠过,投入青山。
    古浪不禁看得入了迷,此时此境,他想到自己流落江湖,一事无成,不禁颇为感伤。
    古浪这时虽然才不到二十岁,可是他早入江湖,历尽沧桑,这时看到这片胜景,不禁想道:“但愿有一天,我能归隐此地!”
    他痴想了一阵,又回到了现实,于是他站起了身子,扶窗打量这一带地势。
    这间旅店的形势颇为幽深,背面的高大树木,虽居隆冬,但枝叶仍然茂盛,密密麻麻。古浪正在打量,见小二由房外走过,便唤道:“小哥,你过来一下!”
    小二含笑入内,说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古浪笑道:“最近你们店里生意如何?”
    小二笑道:“我们店是全四川最好的,不管哪一家都比不过我们!”
    古浪笑道:“好得很!最近都有些什么客人?”
    小二一怔,说道:“客人可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古浪把声音放低了一些,问道:“我是说有没有跑江湖的?会武功的人,尤其是老年人?”
    小二略为思索说道:“西厢房住了好几拨客人,有些老头子,精神很好,不知道会不会武功。”
    古浪紧接着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小二接道:“昨天才住进来!”
    古浪心中一惊,忖道:“这些老家伙果然厉害!”
    小二又问道:“怎么,少爷与他们有仇吗?”
    古浪作色道:“别胡说!你出去吧!”
    小二吐了一下舌头,很快地走了出去。
    古浪本来有些睡意,这时也消失了,忖道:“我且出去看看!”
    他合上了门,出得店来,沿着一条石阶,向店房之后走来。
    山风凛冽,吹得古浪遍体生寒,他倒背着手,在后园散步,猜想着是些什么人追了下来。
    想到石怀沙及谷小良都已经死了,总算去了两个劲敌。
    但是他也联想到,哈门陀武功之高,手段之毒,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他坐在了一块扫净的大石上,忖道;“桑九娘不知是什么样的人物,要想见她恐怕还有很多困难呢!”
    才想到这里,突听有脚步声,古浪回头望时,竟是焦大娘。
    古浪心中虽然讨厌,仍不得不站起身来,拱手道:“焦大娘!”
    焦大娘打扮成乡妇一般,除了她身躯显得健壮些,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焦大娘笑着还礼,说道;“古少爷,你一个人在此吗?”
    古浪笑道:“是呀!心中烦闷得很,出来散散心!你可是来找我的吗?”
    焦大娘也坐在石头上,说道:“也可以这么说,我也是闲着没事,从此经过,来看你和童姑娘……”
    她说到这里,抬头望了望楼上的窗户,说道:“童姑娘呢?”
    古浪答道:“大概还在睡觉吧!”
    二人沉默了一下,古浪心中有很多话要问,却不知由何问起。
    焦大娘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了一阵,说道:“古少爷,我们小姐来过没有?”
    古浪心中一惊,摇头道:“没有!我不曾看见她,她可是住到这边来了?”
    焦大娘连忙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停歇了一下,她又接着问道:“听我们少爷说,你与童姑娘……”
    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古浪紧接着问道:“我与重姑娘怎么样?”
    焦大娘傻笑了一声,说道:“听说你与童姑娘订了终身,此事可是真的?”
    古浪面上一红,事实上他与童石红并无名分,当时只是同情她的遭遇才如此说,到了现在想要否认也不行了。
    他只得硬着头皮道:“这是我个人的事,不知焦大娘为何以此相询?”
    焦大娘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还是老实地告诉我好。”
    古浪弄得莫名其妙,可是看焦大娘的表情,又是毫无恶意。
    他心中忖道:“看来此事好像与我有很大关系似的。”
    焦大娘又在催问着,古浪只得说道:“是的!我们已有了口头之约!”
    焦大娘脸色一变,说道:“古少爷,此番桑家堡你进不去了!”
    古浪一惊,正色道:“焦大娘此言何意?”
    焦大娘皱了皱眉头道:“古少爷,老实告诉你,我是偷偷来的,若是让九娘及小姐知道,只怕就是场祸事!”
    听她这么说,古浪更感到诧异,追问道:“焦大娘,你到这里来看我,必是有所暗示,还请你明言的好。”
    焦大娘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其实这也不怪你,只怪九娘脾气大怪,再说少爷小姐又没有把详情告诉你……”
    古浪着急地道:“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呀!”
    焦大娘接道:“那是关于我们小姐终身的事!”
    古浪心中一惊,故作不解道:“你们小姐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焦大娘接道:“唉,因为我们小姐出身、人品、武功无一不是上乘,所以九娘对她的终身极为谨慎,曾经到处物色,但始终找不着合意的人……”
    古浪心中忖道:“莫非与我有关?”
    想到这里,他不禁吓了一跳,一双俊目怔怔地望着焦大娘。
    焦大娘又道:“于是九娘想个办法,说下一次‘春秋笔’的得主,如果是年轻人的话,必然是江湖上杰出的人物,也就是我们小姐的理想的对象了!”
    古浪听到这里,心中很不是味道,忖道:“这真是一厢情愿了。”
    焦大娘干咬了一声,又道:“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困难,譬如说‘春秋笔’的得主样样都好,若是我们小姐看不上,还是不行……”
    听她的口气,就如同桑燕是公主,要得天下俊才选为驸马似的。
    古浪心中很是不悦,但是他并未开口,只是静静地听着。
    焦大娘停顿了一下,又道:“可是……古少爷,你已经是‘春秋笔’的得主了,我们小姐与你见过了面……事情就是这样的。”
    她语焉不详,但是古浪听明白了,就是说桑燕对自己满意,那么自己便应作她的夫婿了。
    古浪思索了一下,问道:“听你的意思,似要我接受九娘的意思,可是否?”
    焦大娘笑道:“古少爷是聪明人,就不必我多说了!”
    古浪忍着心中的怒火,很平静地说道:“那么就是说,如果谁得了‘春秋笔’,只要被桑姑娘看中,就一定要与她成亲?”
    他的口气不善,焦大娘面上微红,停了一下,说道:“当然这种事还要看缘分,但不知古少爷对我们小姐的看法如何?”
    听她这么一问,古浪实在有些难于回答,他站起了身子,来回地走动着。
    焦大娘也不催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她此来负有任务,所以静心地等待结果。
    古浪思虑了一阵,正色道:“桑姑娘天姿国色,豪爽正直……”
    焦大娘听到这里,不禁大为高兴,但是古浪紧接着又说道:“不过,正如你刚才所说,这种事是要靠缘分的,只怕我没有这么大福分吧!”
    听到这里,焦大娘的喜悦尽失。她也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道:“古少爷!我知道小姐在船上做错了一件事情,不过她并非有心,你是聪明人,想一想就该明白了。”
    在这种情形下,就算古浪对桑燕怀有深情,也不能如此吐出,再说他的心房,已经渐渐地被童石红所占据了。
    他摇了摇头,毅然说道:“焦大娘,我谢谢你的这番好意,不过与童姑娘有约在先,实不容再作非分之想,否则我古浪岂不为江湖所唾骂,又怎配作‘春秋笔’的主人?”
    古浪的话,说得焦大娘一阵面红,她不住地点着头,说道:“古少侠,我佩服你这种君子作风,不过这件事对你入桑家堡有很大影响呢!”
    古浪面色一变,说道:“此言何意?”
    焦大娘道:“古少爷,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生气,你快说明。”
    焦大娘这才接道:“自从你入川之后,九娘就派人暗中接应、维护,并且由回报之中,知道你的品貌和才识,她老人家很是高兴,认为她的想法是对的……”
    古浪忖道:“啊!原来他们竟有此深心!”
    焦大娘接道:“可是这件事是关于小姐终身的大事,非同小可,所以九娘特别命少爷小姐亲自出马接你,就是要他们自己去看一看……”
    古浪恍然大悟,说道:“啊!原来如此!”
    焦大娘道:“不瞒你说,我们小姐很是喜爱你的才德品貌,这消息传到九娘耳中,她老人家更是高兴非凡,认为是千里姻缘呢!”
    古浪苦笑一下,并未接口,焦大娘又道:“可是,不料半途起风波,小姐含恨回来,九娘知道以后,很是愤怒。”
    古浪知道她说的是关于船上那件事,不禁面上一红,俊目闪闪地说道:“我已经说过,我与童姑娘有约在先,为了此事,她与况红居还闹了不愉快呢!”
    焦大娘似乎有些失望,说道:“这……如果你们真的有婚约,那可就不好办了!”
    古浪紧接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请你爽快地告诉我!”
    焦大娘这才说道:“如果这样的话,只怕你很难见到九娘了!”
    古浪心中一惊,也很气愤,剑眉飞扬,说道:“我千里跋涉,来此晋见,只因先恩师留有遗言,若是九娘以此为要挟,我又有何说的?”
    焦大娘道:“九娘实际上是爱护你的,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接见任何人,就是阿难子老师来,也要事先约定才能见面,可是你一入川,她就派人照顾下来了。”
    古浪心中怒气难消,说道:“我很感谢她这番情意,不过她总不能强迫我应允婚事呀!”
    焦大娘道:“不错,她不能强迫你允婚,可是你也不能强迫她一定要见你呀!”
    古浪闻言一怔,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真正地接触到难题了,如果见不着桑九娘,自己不但空怀旷世珍宝,并且还辜负了阿难子一番爱才之意!
    他垂首无言,心中紊乱异常。
    焦大娘见状说道:“古少爷,我此来是私下相告,还希望你多考虑考虑……”
    古浪打断了她的话,说道:“焦大娘,以你的意思,是想要我怎么做?”
    焦大娘被他问得有些尴尬,说道:“这……我并不是要你做背信负恩之人,只是希望你做个准备,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古浪点头道:“谢谢你!我会想的。”
    焦大娘向四下望了望,说道:“我该走了……你最好与丁老爷子商量商量,看他有没有办法。”
    古浪诧道:“连他自己还见不着九娘,如何为我设法?”
    焦大娘点头道:“他老人家要见九娘诚然很难,可是如果他见着了就有办法!”
    古浪心中一动,正要相询,焦大娘已匆匆说道:“我出来很久了,回头见!”
    她说罢此话便很快地沿阶而下,向店外走去。
    古浪望着她的背影消失之后,心中混乱到了极点,真有些不知所从。
    至于他与童石红的事情,他自己也想不到发展得这么快。
    “一切都是命运吧!”
    他才想到这里,突听童石红的声音由背后传来,说道:“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古浪慌忙回过头去,见童石红由树丛之中走了出来,神态颓然。
    看见童石红这等神情,古浪不自觉地生出了一股怜惜之情,他走了过去,说道:
    “你……你没有睡觉?什么时候来的?”
    童石红摇了摇头,说道:“我来很久了。”
    古浪心中一急,问道:“那么刚才我与焦大娘的谈话,你都听见了?”
    童石红点点头,一言不发。
    古浪笑着安慰她道:“不要为我的事发愁,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童石红抬起了眼睛,很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不过我不愿意为了我,耽误你这么重要的事……”
    古浪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不必说这种话,在我没到此以前,我就知道事情很困难,不过我一定会克服的。”
    童石红道:“还是我离开这里好……”
    古浪不悦道:“不行!你不能离开我……”
    童石红问道:“为什么?”
    古浪俊目一红,星目闪出了光辉,说道:“因为……我爱你,我们已经有了婚约了!”
    尽管古浪是江湖男儿,到底他才十八岁,一生从没有说过这些话,所以俊面通红。
    童石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双秀目中闪着泪光,深情而又感激地望着古浪。
    古浪有一种莫大的冲动,他情不自禁地把童石红揽在怀中。
    这两个年轻人,这一刻都深深地陶醉在爱情之中,彼此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是紧紧地拥在一起,享受着对方的温情……
    突然,一声尖锐的冷笑,把他们吓得立时分开来,惊慌地望去。
    又是那个美丽的魔鬼!
    桑燕穿着一身劲装,铁青着脸,怒火在燃烧着她,使得她美丽的脸看来越发恐怖。
    古浪及童石红羞怒交集,一言不发地望着她。
    桑燕张口欲语,但是她也未能说出一个字来。
    古浪冷静下来,先开口道:“姑娘有什么见教吗?”
    桑燕的秀目转动了一下,说道:“真是不巧,又被我撞着了!”
    她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古浪和童石红,但又偏偏无话可说。
    桑燕冷笑一声,又道:“这才真是倒霉,白天晚上都遇见鬼!”
    古浪再也不能忍耐了,喝道:“姑娘!你休要出言不逊!”
    桑燕大怒,叫道:“你们大白天做这种事,不是鬼是什么?”
    古浪大怒,喝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关你屁事!”
    这句话如火上加油,桑燕一步跨了过来,指着古浪的鼻子道:“不要脸!不要脸!”
    古浪气得头发昏,极力地忍着说道:“姑娘,我已经再三忍让,你不要再逼我了!”
    桑燕又指着童石红大骂:“不要脸!臭女人!”
    古浪热血上翻,再也忍耐不住,翻起一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桑燕指着童石红的那只手臂,已经被古浪打下来了。
    这一下不得了,桑燕发狂了一般,跳起叫道:“不要脸!你们这对狗男女!”
    她双掌如电,向古浪的胸前推来,手法快得出奇,劲力也是非凡。
    古浪虽然在盛怒之下,但总是有些顾虑,闪身让开,大叫道:“姑娘!你再不住手,我可要无礼了!”
    可是桑燕哪里肯听,换掌如电,怒骂不已,声音传出了老远。
    立时惊动了很多人,都纷纷跑了出来,团团围观,急得桑燕连连顿脚。
    桑燕虽然身手不凡,又是盛怒之下,但是她的武功到底与古浪相差很远。
    古浪虽然也是怒不可遏,但是他终是投鼠忌器,有所顾虑。
    桑燕急得不住地顿脚,偏又是没有办法。
    正在这时,突听一声大喝道:“燕妹住手!”
    桑燕双掌一收,闪开在一旁,指着古浪道:“你别想进我们家门!”
    古浪怒道:“我就要进去!”
    桑燕冷笑道:“走着瞧吧!”
    她很快地跑下了石阶,对着围观的众人叫道:“滚!滚!有什么好看的!”
    那些人许是知道桑家小姐的厉害,立时纷纷跑了开去。
    古浪见桑燕如此失常和暴虐,真是大出意料,心中的气愤更不用说了。
    刚才喝止桑燕的,正是桑鲁歌,他扶着古浪的肩头道:“我们回房再谈吧!”
    面对着桑鲁歌,古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叹了一口气,对童石红道:“我们上楼去!”
    他们一同上了楼,进入古浪的房中,桑鲁歌把门掩上后,说道:“舍妹太任性,刚才多有得罪,还请两位多加谅解!”
    古浪叹了一口气道:“唉,都是我不好,致令弄得如此不欢,实在愧憾之至!”
    桑鲁歌摇手道:“此事绝不能怪你,舍妹一向冷静温淑,最近不知怎么变了性子,真是教人费解!”
    古浪面上一红,心中的话却说不出来。
    桑鲁歌又道:“不知这个丫头在姑婆面前说了什么话,我姑婆最是疼爱她……只怕你要见她老人家不太容易呢!”
    古浪点头道:“我知道!此来已然历尽千辛万苦,但求能尽力而为,无愧于先师惜爱之恩便是功德无量了。”
    桑鲁歌点头道:“古浪,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姑婆她老人家脾气太怪,所以事情到现在很难说……”
    古浪见他说话时剑眉紧皱,这才知道自己想见桑九娘,果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但是事到如今自己也绝无退缩之理,苦笑了一下,对桑鲁歌道:“我尽我的力量就是了!”
    桑鲁歌接口道:“我一定尽力协助!”
    古浪感激地拉着他的手,说道:“鲁歌,你我萍水相逢,难得你古道热肠,一片友爱,我也说不出什么感激的话来!”
    桑鲁歌摇头笑道:“不必说了!我总不能看着这群江湖恶魔对付你一个人吧!”
    他说到这里,站起了身子,说道:“现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做,等我回去以后,看看情形再说吧!”
    古浪送他到门口,说道:“我以后一定设法改善我与令妹的关系,决不再开罪她了!”
    桑鲁歌一笑道:“我回去也要教训她!好了,回头见!”
    等桑鲁歌去后,古浪及童石红一同回房。
    为了避免闲言,古浪便把房门大开,二人商谈着桑家堡的事。
    古浪说道:“桑九娘怪癖是意料中的事,不过师父命我前来,一定是事有可为,否则他老人家洞悉前因,是不会如此吩咐的。”
    童石红道:“我看我暂时离开一下,或许桑九娘会让你进去也不一定。”
    古浪摇头道:“你走了也是一样!”
    童石红着急道:“那么我们怎么办呢?”
    古浪思忖了一下,毅然道:“我想今天晚上去探一探桑家堡!”
    童石红闻言不禁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