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周郎作品列表

周郎作品集

周郎作品集,周郎写的小说,周郎的书.

周郎,中国武侠文学会签约作者。在首届中华武侠小说大赛上,周郎作品《鸳鸯血》与港台名家于东楼先生的《短刀行》、温瑞安先生的《温柔一刀》一起,荣获首届中华武侠小说创作大奖赛最高奖――银剑奖。是大陆诸多参赛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惟一获得此项殊荣的作者。

显示更多
苦情玄铁剑

苦情玄铁剑

惊呼、利箭、呵斥和各种大大小小的数百件暗器,也没能阻住一匹马。一匹血一般红、光一般亮的骏马。这匹马离大门还有五六里时,门楼上的哨丁就已发现,离吊桥二十文处时,哨丁们已开

天香血染衣

天香血染衣

宋捉鬼是个很有名气的人,同时也是个很奇怪的人。名人大多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毛病,这也无可厚非。可毛病多如宋捉鬼这样的名人,恐怕满世界也找不出几个来。宋捉鬼是南阳人,一口南阳

横刀万里行

横刀万里行

“你准备去哪里?”“江南。扬州。”“你去扬州做什么?”“去做刺客。”葫芦水边鸳鸯口的一家客栈里,一个须眉皆白的老人正和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对坐饮酒。他们在谈心,谈少年的前

灵蝠魔箫

灵蝠魔箫

乐漫天做梦也想不到,竟会在这里、在此时看见那个人。他正在酒楼上饮酒,他的心情坏透了。他坐在那里已小半个时辰了,居然连朝窗外望一眼的兴致都提不起来。可他偏偏在此时扭头看

燕歌行

燕歌行

他写这首诗的目的,倒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博闻强识,而是为了讽谏当今的天子,永乐皇帝朱棣。严子乔斜签着坐在锦墩上,紧紧盯着面前的棋盘,双眉紧皱,似乎是碰上了难解的局面,可

楚叛儿

楚叛儿

春天本来就是个神奇的季节,春天里总是充满了神奇。当你一大早打开门,发现门前那片草坪已在一夜之间由枯黄干涩变成嫩绿晶莹,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份神奇?当你察觉脚下的土地突然间

孽海佛光

孽海佛光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小了。他看着右掌心里托着的一粒朱红色药丸,心里一阵阵发冷。这巳是他四粒保命神丹中的最后一粒了,而现在正竭尽全力抵挡追兵的,是他的贴身卫队“龙虎营”中

野王旗

野王旗

"敝姓朱,嘿嘿,朱争,你们听说过没有?"朱争笑嘻嘻地冲他碰到的一群行人打招呼,亲亲热热的。可那群人却都跟见了鬼似地侧身躲开他,一声不吭地绕道而行,把手里的包袱什物夹得紧紧的。朱

风雷鼓

风雷鼓

“嘭、嘭、嘭!”好威风的鼓声,好雄壮的鼓声。鼓声激越昂扬,每一声都像是一把无形的铁锤,重重击打着听者的心。这是什么鼓?这是谁在击鼓?世上还有谁,能击出如此震撼人心的鼓声?没有人

红蔷薇

红蔷薇

“我说苏三,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臭嘎子一生起气来,那模样真能吓死人,说的话一般也很不好听,很呛人。苏三瞟着坐在一边微笑的陈良,笑眯眯地道:“臭嘎子,你很难得,很难得哟!”臭嘎子的

震天弓

震天弓

江南两个暗器天才任独立和燕双飞要一决高低,名义上是江南太小,容不下两只虎,实则是因为一种神奇的武器“震天弓”。明艳无俦的罗敷全家死于震天弓下,她听信任独立,认为燕双飞是凶

美人拳

美人拳

质朴纯真但又喜欢出口伤人的孙山听信苏三的玩笑话,导致“龙凤双剑”张辟邪和李青青一对爱侣反目成仇,孙山深以为疚,苏三却一力撮合孙山和李青青,闹得不可开交。张辟邪来到歙州,是

金花鞭

金花鞭

马老白的私生女野丫头找陈良报仇,却错将臭嘎子左右军追得满天飞。臭嘎子被身负血仇而又风流嗜杀的任莲下了毒,被迫去杀任莲的仇人——武林奇人石不语。石不语和阮郎是一对孪生

九合掌

九合掌

“边澄这小子,真他妈不是东西。”陈良气愤愤地自言自语。本来么,二人说好一起出来游历中州的,没想到边澄中途钻进了少林寺,撇下他陈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多没意思。更可气的是,边澄

合欢梳

合欢梳

方向天风流自赏,并将其成名兵刃——两柄“合欢梳”送给了两个情人钱玉如和丁若琳。方妻西门飞燕是神秘组织血鸳鸯令的令主,她杀死了方向天和丁若琳,并将钱玉如卖进了烟花巷。钱

星星索

星星索

静极了的春夜。玉一般深碧的天空上缀满了星星。有人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一颗流星落了,相对应的那个人也就死了。也有人说,趁着流星的光还没有在夜空消失,赶紧在衣带上打个结

香木剑

香木剑

“枪王,枪王!”满街一片嘈杂的喊声,喊的都是这两个字,仿佛这两个字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可以使人着魔。满街的人都涌向一个地方,他们都在狂喊着,像一群疯子。尤其是那些少女和少妇们,更

离魂伞

离魂伞

郭镰回头大声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他的拳头已经捏紧了。小戏子显然是要气死他。雨本来就大得吓人,在哗哗啦啦的雨声中小声哼哼,不是存心要人听不见吗?跟在身后的小戏子却

黑月亮

黑月亮

郭镰回头大声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他的拳头已经捏紧了。小戏子显然是要气死他。雨本来就大得吓人,在哗哗啦啦的雨声中小声哼哼,不是存心要人听不见吗?跟在身后的小戏子却

胭脂扣

胭脂扣

李同春的女儿李锦文病了,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实际上一个人生病是很正常的事,应该是不值得人们如此传扬的。但李家不同一般,李同春是武林大宗师,而且精通歧黄之术。所以么,名医自己

蝴蝶戟

蝴蝶戟

初秋的风温温柔柔的,初秋的风清清爽爽的。初秋的风中,已没有炎夏的炽热,却多了许多妩媚的凉爽。篱笆上打碗花悄悄地开着,红蜻蜓紫蜻蜓在款款地飞着,蝴蝶在翩翩起舞,似是想极力留住

织心拐

织心拐

“嗬!华山掌门白思俭白大侠也来了!”“走在他旁边的便是他的大弟子,人称‘飞天剑’的司文涛。”“那小子手底下有两下子。”“可不是只有两下子,人家那一手华山剑法,当真是出神入

白雪刀

白雪刀

正月十五,风雪满长安。灞桥边的枯柳已蒙上了晶莹的白雪。肖无濑抱着剑,端坐在桥头,宛如一尊肃穆的石像。狂风如刀,似要割裂他的脸。白雪如沙,似要将他湮没。肖无濑没有动,他已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