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立儿姑娘
星辰变 - 我吃西红柿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羽渐渐地感受到了身体的存在,秦羽动了动手指,只过了一会儿,完全掌控身体的感觉再次回来了,秦羽嘴角不由有了一丝笑意。
    睁开眼睛,应入眼帘的却是竹子构成的屋顶。
    “不是珊瑚山!”
    秦羽脸色大变,当即猛地起身坐了起来,眼中精光暴闪,霎那目光便环顾四周,一下子将周围一切情况都把握在心。这是一个很幽静的竹屋内屋,并无任何一人。
    原本秦羽可是藏在珊瑚山之内,可是醒来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竹屋中,秦羽如何不震惊?秦羽当即灵识观察自身状态,包括灵魂以及丹田之内。
    察觉自己身体并无任何不适,秦羽暗自松了一口气。
    处于流行泪修复状态的时候,秦羽可是任何杀剐,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现在看来,将自己弄到这里的人并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紧制伤害。
    秦羽看了看屋外,惊讶的发现这竹屋之外便是无尽的海水,显然这竹屋外有着禁止,直接屏蔽了所有的海水,让这作竹屋不受丝毫影响,秦羽灵识展开。
    竹屋前三间,后三间,中央是一个庭院。在这竹屋庭院范围内并没有丝毫海水,在竹屋之外便是无尽的涛浪,而稀客这竹屋庭院中惊叹没有一人。
    “这里的主人是谁?”秦羽下了床铺走出了房间,就在秦羽刚刚下床的霎那,秦羽的灵识便感应到竹屋庭院之外走来一人,秦羽当即两步出了房间。
    成稳!
    看到眼前的男人,秦羽的第一感觉就是眼前人的成稳,那双平静的眼睛似乎可以霎那看穿人地灵魂一般。眼前男人面貌相当于凡人四十岁模样。
    “小兄弟,你醒了?”这男人微笑着说道。
    秦羽心中有着警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救回来了。如果自己刚刚受伤就被救回来,对方肯定知道自己伤势是多么的重,脾碎裂,肝脏巨大损伤,腹部一个巨大的洞。这绝对是必死无疑的。
    现在自己又活了过来,如果是一般人肯定回惊讶。
    “在下流星,不知道先生你……啊,你是人类!”秦羽大吃一惊,他刚才灵识一扫发现眼前人竟然没有丝毫妖气,而且秦羽根本无法发现人地功利修为。
    根据秦羽所知,自己的灵识至少可以发现元婴前期。眼前男人至少是元婴中期。
    “你可以称我澜叔,对。我的确是人类,恩……你可以认为我是修仙者。”澜叔淡定一笑道。
    秦羽心中吃惊的很,一个修仙者胆敢进入海底,这可是随时有着生命危险。及时功力高的人,也不感长时间待在海底,毕竟海底修妖者高手还是很多的。
    “澜叔。你是修仙者,怎么在海底?”秦羽疑惑道。
    秦羽却没有主义到澜叔刚才的话“你可以认为我是修仙者”,如果真是真地修仙者,又怎么可能会如此说,只是此刻的秦羽担心自己流星泪秘密被人发现,又惊讶澜叔是人类,自然没有注意到这点破绽。
    “我在海底,是因为立耳她喜欢这里地环境。所以我就带她在这了。”澜叔仿佛对秦羽印象不错,微笑着解释道。
    “立儿?”秦羽心中一动。
    “就是立儿救你回来的。不过她现在出去了,来,尝尝我准备的茶。”澜叔热情地说道,而后便直接将秦羽带到了中央庭院中,二人对面而坐。
    澜叔泡了两杯茶,秦羽便和澜叔彼此闲聊了起来。
    虽然聊的很轻松。但是秦羽心底却一直担心自己秘密是不是被人发现了,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没有死,如果是正常地修真者又岂能会不惊讶不好奇?
    “澜叔。”
    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秦羽掉头看去。
    漆黑如墨,亮可鉴人的一头长发倾泻而下,那双眼睛给人以宁静的感觉,整个人皮肤晶莹如玉,那青衫宽松的很,一根白色腰带将腰勒的有些细。
    她的左手拿着一竹篮,里面有着一些芝草。
    “流星,这位便是立儿,是她救你回来的。”澜叔微笑着说道。
    秦羽看着眼前地立儿姑娘,秦羽当初可是王府世子,家里的丫鬟一般都属于美女了。而眼前的立儿姑娘……说石化,立儿姑娘虽然皮肤精英如玉,气质高雅,然而脸蛋长的只能算是中上。
    “立儿姑娘,谢谢救命之恩。”秦羽略微躬身道。
    然而此刻秦羽心中却是警惕的很,他不知道眼前的立儿姑娘到底是什么时候救自己回来的,如果立儿姑娘救自己地时候,自己伤势恢复大半,立儿没有发现自己的致命伤势,那就好了。
    “流星先生,不用感谢我,虽然我带你到我这,不过即使我不出手,你也可以自行痊愈的。”立儿姑娘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秦羽,那宁静的眼眸中罕见的有了一丝好奇。
    秦羽忽然眉头一皱。
    秦羽发现,过去正常情况下,流行泪不过发出一丝热流滋润灵魂而已,而如今发出的热流量是过去的两三倍,不知道为何,准确来说就是立儿姑娘出现的时候,秦羽的流星泪发出的热流就增多了。
    “流星先生和澜叔在这聊把,我这便回屋了。”立儿姑娘微微示意,而后便朝竹屋后面三间走过去,直接进入了其中的一间物资。这竹屋前三间是立儿姑娘的。而澜叔便是在前三间。
    秦羽如今占据其中一间。
    “澜叔,立儿姑娘似乎功力不高,你怎么放心她独自一人在海底修妖者世界闲逛呢?”秦羽喝着茶微笑着说道,刚才他灵识一扫,变发现这立儿姑娘竟然只有金丹前期的实力。
    金丹前期。而且还是人类修仙者。这点实力在海底修妖者世界还真的危险的很。
    澜叔闭眼享受了茶的滋味,而后,笑道:“立儿她有一些特殊技能,虽然敌不过其他修妖者,但是在海底修妖者世界自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特殊技能?”秦羽心中暗自记住了。
    刚才见到那立儿姑娘,秦羽还是有着一丝好感地。
    忽然——
    清幽的琴声响起。仿佛泉水叮咚,高山流水,一片清新宁静的很,秦羽不自觉地放下了酒杯,仔细地闭眼感受起这琴声。而一旁的澜叔和秦羽一般。
    琴声而后上扬了起来,仿佛大海中的涛浪,一阵阵袭来。过了许久琴声再变。犹如天边地林海,松涛阵阵。最后随着一声琴声。秦羽整个人仿佛都进入了雪域。
    仿佛漫天满地皆是一片雪白。
    琴声停,许久秦羽才缓过来。
    秦羽睁开眼睛,心中一片宁静。自从贸然进入海底修妖者世界,秦羽便遭受了苦果被那桑墨追杀,甚至于和一条赤血蟒蛇大战,这一路下来秦羽可没有消停过。
    此刻在这,秦羽的心却罕见的宁静下来。
    “立儿姑娘的琴艺绝对是大师水准。”秦羽由心地赞叹道。秦羽也曾经在王府中听过所谓的厉害的琴师表演,然而和这立儿姑娘一比,秦羽赶根本是两个层次。
    仅仅听过这一渠,秦羽的心境仿佛被洗条过一般。这段时间来的杀戮曾经让秦羽的心境有着残酷凶狠,冉而仅仅这一曲就让秦羽的心境受到了升华一般。
    “立儿姑娘的琴艺。也从一个侧面代表了她地心境修为。我感觉立儿姑娘心境修为似乎高的很。”秦羽疑惑道。
    单单那琴声中的大气磅礴,那清新幽静,甚至于秦羽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达到如此技艺,心境的修为又怎么可能低,可是如此人物,功力仅仅金丹前期?
    澜叔一笑:“立儿她对修炼没有新区,虽然天姿了得。如果她要修炼早早便可以超过我了,可是她却不想修炼,所以修为才会如此慢了许多。”
    秦羽这才了然。
    灵识不会欺骗人,立儿姑娘的确只是金丹前期。
    “立儿姐姐。”
    随着一声大吼,一个猿猴从外面冲了进来,秦羽只觉得金光一闪,一只站立的猿猴便出现在眼前。秦羽灵识一扫便是心中一惊,眼前地猿猴竟然达到了元婴中期。
    此刻秦羽才确信一点,自己的灵识应该和元婴中期相当。在秦羽主义那猿猴的时候,那猿猴也扫了秦羽一眼。
    “嘎嘎……这位就是立儿姐姐带回来的受伤人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侯费,嘎嘎……实力嘛,比你高!”说到这,这猿猴挠了淖脑袋,嘎嘎笑了起来。
    澜叔蓦然喝道:“毛猴,对客人礼貌点。”
    猿猴一听刚才地桀骜之气就立即收敛了,道:”师尊啊,这山谷中很少有什么高手,虽然眼前的人功利不算高,可是也可以和我打上一通啊,鼓里其他的妖兽都不敢跟我交手了。”
    秦羽心中暗惊。
    原来这个元婴中期的猿猴竟然是澜叔的徒弟,如弟都达到了元婴中期,那澜叔实力到底多强呢?至少秦羽看不透,也无法准确说来。
    “整天只知道打闹,给我安静点。”澜叔严肃喝道,那侯费当即站在一旁乖巧地不说话了。
    澜叔微笑看向秦羽道:“流星,你别看侯费他如此玩闹西皮地很,不过他可是神兽“或睛水猿”,现在海底修妖者世界估计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秦羽心中暗子吃惊的很。
    神兽,而且是什么火睛水猿,秦羽的秘籍之中也讲述过一些神兽,然而其中并没有什么所谓火睛水猿。但是秦羽根本不怀疑澜叔说的话。
    “嘎嘎,本神兽可是独一无二的,可是师尊就是不让我离开谷中,说我功力太低,哼哼。”侯费站在一旁哼哼道。
    秦羽却是心中一突。
    功力不够》?达到元婴中期的神兽都不允许出谷,这个澜叔对弟子的要求还真是够高。毕竟神兽可不能用境界来判断,他们一般要比同级的高手强上十倍不止。
    元婴中期的神兽,是可以和洞虚境界的修妖者一比的。
    ……
    在着竹屋庭院内,秦羽和澜叔闲聊的许久,不知道为何,这澜叔仿佛对秦羽很有兴趣,他呢么一个高手懒得和自己弟子侯费聊天,却和秦羽聊了大半天。
    那侯费也被澜叔逼者叫秦羽“大哥”。就和当初侯费别逼着叫立儿姑娘“姐姐”一样。
    秦羽所在的屋子中,秦羽交代了澜叔不要让人进入自己的房间,自己要修炼,那澜叔二话不说,直接在屋子四周布置了禁制,秦羽却是不受任何影响进出。
    “和侯费一比,自己实力实在差的很,更别说和澜叔相比了。”秦羽感觉到了差距,便决定炼化了那赤血水蟒的元婴。
    秦羽灵识进入空间戒指之中,空中戒指那庞大的空间捏,正有一条巨大的赤血水漭尸体,秦羽心中一动,一团迷蒙的紫光出现在秦羽的掌心中。紫光中是一个元婴,灵魂消失,这元婴仿佛能量晶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