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三章 曙光
星辰变 - 我吃西红柿

    无边洪荒,内崇山峻岭、丛林无边,妖兽深藏于中,洪荒的面积之大,根本无人能够知道,东域三郡对外宣称共有六十万大军,其中有四十万在驻扎在洪荒边上。
    还有二十万大军在黑水山脉之外,黑水山脉中有山贼近乎二十万,为天下第一山贼之所,因为这些山贼十分熟悉黑水山脉地形,占有地利,所以镇东王所控制的二十万大军一直驻扎在黑水山脉外,震慑黑水山贼。
    洪荒边上铁锋城,一森严府邸的房间中,此刻镇东王秦德正捧着一本书,静静地看着。
    “王爷。”赵云兴站在门外躬身道。
    “云兴,你进来吧。”秦德根本不抬头,直接说道,赵云兴便躬身走入了房间之中,站在房间一边静静等候着秦德发话,对于镇东王秦德,赵云兴心中有的只是崇敬。
    秦德放下手中书,抬头看向赵云兴,微微一笑道:“云兴啊,你教导羽儿也有一年了,说给我听听,羽儿他在外功一道上有没有前途。”
    “王爷,三殿下他非常刻苦,非常努力,毅力之坚许多成年人都不及。”赵云兴当即说道,秦德脸上微微有了一丝笑容,赵云兴继续道,“不过三殿下天生资质只能算是中上,历来外功要修炼到极致,大多数都是天生资质极高之人。可有了云雾山庄温泉滋养,以及经常服用珍贵药膳,三殿下还是有希望达到外功极致的。”
    外功极致,便是后天极致,接近于先天境界。外功修炼到如此地步,即使对上内功先天前期高手也能够拼上一番。
    “需要多少年?”秦德反问道。
    赵云兴思虑了片刻,道:“估计需要三十年的时间。这还是三殿下必须一直坚持。外功一道,越是到了后期就越是难以进步,比如力气,三殿下修炼个十几年到单手三四百斤没有问题。可是外功极致,应该达到单手七八百斤,越是往后越难。三十年,差不多了。”
    秦德摇头叹了一口气:“三十年太久了,不过十几年能够有自保之力也勉强算是不错了。”
    “好了,云兴你先回去吧。”秦德一笑说道,赵云兴立即躬身道:“属下告退。”随后赵云兴离开了这房间,只留得秦德一人在其中,许久之后,房间中响起一阵低沉的叹息……
    ******
    瀑布冲击而下,秦羽扎着马步,硬是在瀑布下的青石上坚持着。
    感受着瀑布那冲击力,秦羽心中暗自庆幸,幸亏一开始锻炼的时候,赵云兴便注重于身体抗击打能力,还经常用药酒涂满全身,这让秦羽抗击打能力不小,否则根本受不了瀑布的冲击力。
    “坚持。”
    秦羽不断在心中要求自己,赵云兴已经不在,没有人要求他了,秦羽心中也曾经有过偷懒的念头,毕竟就他一个人独自训练,他偷懒也没有人训斥。而且他还是孩子。
    不过……那个念头一起,就被他扼杀了。
    自己的大哥,自己的二哥,甚至于自己的父亲,没有一个是懒惰的,没有一个是弱者。
    他身为秦家子孙,身为镇东王秦德的儿子,自然也不会是弱者。
    努力!
    “坚持,坚持!”感到腿部发软,秦羽不断心中为自己打气,他甚至于感受到腿部肌肉的颤动,每一次坚持久了,肌肉深处都会再次涌出力量。
    陡然——
    腿部一麻,秦羽便被“蓬”的一声冲进了湖水之中。
    ……
    练功场,倒挂着一个个沙袋,一共六个沙袋,秦羽便静静站在其中。
    “喝!”
    秦羽一声大喝,猛地一拳砸在一沙袋上,几乎在霎那,秦羽同时砸了三四个沙袋,那些沙袋一晃悠,便碰到别的沙袋,顿时整个沙袋群都动荡了起来。
    毫无轨迹,一沙袋原本是朝前方冲来,可是和另外一个沙袋一碰,却又是另外的轨迹了。
    “蓬!”“蓬!”“蓬!”“蓬!”“蓬!”
    秦羽双眼发出精芒,双手快速地击向每一个冲击而来的沙袋,这是训练反应速度的,反应速度和手臂肌肉有关,同时还和个人反应有关,反应经过训练,也是可以提高的。
    高手之战,生死之间,反应快上霎那便可以夺人性命。
    随着秦羽地快速击打,那些沙袋晃荡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秦羽一时间也感到压力大了起来,陡然后背一撞,秦羽便不由自主的身形一乱,顿时同时三四个沙袋砸在了他身上。
    “蓬!”
    秦羽顿时跌到在地,一骨碌他又爬了起来。
    “嘶~~~”秦羽倒抽了一口凉气,便朝膝盖看去,膝盖此刻已经完全被摩擦破了,鲜血渗出,而地面之上则是有着一些沙石,显然就是跌到的时候膝盖撞击到这些沙石了。
    “竟然没有打扫干净。”秦羽无奈,在训练之前,他自己可是打扫过一遍了,谁想竟然没有打扫干净。
    “继续。”
    也不顾这点伤势,秦羽将这些沙石远远扫开,而后又冲入了沙袋中央,再次进行反应训练了起来。
    ……
    仅仅穿着裤衩躺在椅子上,秦羽全身涂抹着药酒在院落中央手中拿着书,此刻院落中有数个灯笼亮着,秦羽在一灯笼旁,清晰可见书籍上的字迹。
    虽然老师赵云兴回去了,可是秦羽并不没有降低丝毫要求,甚至于更加严厉,每日训练一整天,晚上到半夜是在温泉中吸收温泉中的滋养,让身体恢复,同时也是秦羽的睡觉时间。
    而此刻刚刚在翁闲那涂抹了药酒后,就是看书时间了。
    “已经很久没有去山顶看星星了。”秦羽仰头看着漫天的星辰,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不过在院中看星星也还不错,小黑,你说是吧?哎,小黑,我说你还是不是鹰啊,怎么长的这么慢,头顶还长金毛?”
    秦羽说着摸了摸一旁的‘小黑’。
    小黑两眼隐现光芒,还连连扇动翅膀,似乎不允许秦羽摸他的脑袋,而后还得意昂着了头颅,显得很是高傲。
    秦羽顿时笑了起来。
    “算了,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要认真看书了,明天还要继续训练呢。”秦羽当即看起手中的线状书籍,那是一本医道书籍,秦羽可记得清楚,当初赵云兴说过,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外功高手,必须精通医道。
    在院落门旁,连言正藏在阴影处,慈祥看着秦羽。
    特别是听到秦羽说不浪费时间和黑鹰玩闹,连言心中更是涌出一阵疼惜,秦羽才九岁,却不浪费一天中任何时间,每一分时间秦羽都计划的好好的。一切都是为了苦苦锻炼,然而这一切为了什么呢?
    秦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云雾山庄了。
    看着书籍,不知不觉中天就亮了,秦羽椅子旁的一些糕点等等在不知不觉中也被秦羽吃光了。
    秦羽放下手中书籍,抬头看了看,很是痛快的伸了个懒腰,满脸笑容灿烂道:“一天之际在于晨,新的一天又到了,秦羽,努力!努力你就会成功。”
    温泉中,秦羽眼神坚定正站于其中。
    千万别以为秦羽是在泡温泉,他是在进行水中有阻力的爆发性训练。水中有阻力爆发性训练,这对身体爆发力有帮助。与其在其他湖水中锻炼,还不如就在温泉中锻炼,温泉中一来水一样有阻力,二来还可以不断滋养身体,一举两得。
    出拳!收拳!
    出腿!收腿!
    秦羽在水中极速地出拳踢腿,每一次秦羽都爆发出最强力量,让自己的速度达到最快,秦羽马步一扎,在水中也不晃荡,这也是马步修炼许久才有的功力。
    水流滚滚,有其特有的轨迹,秦羽每一次都让自己的拳头腿脚速度更加快,很是自然的开始拳头或者腿部轨迹开始变化。出拳应该是什么轨迹呢?
    直线?
    曲线?
    都不对!凡事不可绝对,直线曲线相互糅合,一切都是为了让出拳更快,力量更大,受到的阻力更加小,一切追求的更强的力量,更快的速度,秦羽不停地攻击着。
    此刻秦羽手臂和腿上还绑缚有小小的铁块……
    ……
    练功场上,秦羽仅仅穿着裤衩,扎着马步,一旁正有一名护卫大汉,大汉手上正有一木棒,此刻秦羽正在进行抗击打训练,身体只有不断进行排打,吸收药酒,才能让身体愈加结实强悍,训练到极致,甚至于可以抵挡刀枪。
    “杨叔,力量大点啊。”秦羽很是不满意地对身旁的大汉杨山说道。
    杨山连忙劝说道:“三殿下,差不多了,排打可以结束了。”杨山看着秦羽身上一条条红色痕迹,再看看秦羽稚嫩的脸上满不在乎的表情,就感到一阵心疼,秦羽六岁那年,杨山他们是一同来云雾山庄的,这三年多来,他们可是都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谁舍得打这个孩子呢?
    但是杨山却被迫必须打,因为这是外功训练的抗击打训练。
    “我让你打就打,算了,我自己来打吧。”秦羽摇头一笑,说着便要拿过木棒。
    杨山一看,连忙一个飞退,硬是不让秦羽自己拿木棒,慌忙道:“好,好,我继续打,力量大点是吧,我知道了。”杨山可不敢给秦羽自己打,秦羽打自己,那可是完全朝极限打,杨山还记得那日秦羽身上甚至都被打破了。
    “啪!”“啪!”“啪!”“啪!”……
    木棒一次次拍打在秦羽的身上,秦羽扎着马步,抿着嘴,硬是扛着,一声不出,条条红色痕迹出现在秦羽的身体上,这让杨山心中感到一阵难受,他虽然现在当兵,可是九岁的时候,还在家放牛呢。可是身为镇东王王府三殿下的秦羽却是不浪费任何时间,不断锻炼,要达到人体极限。
    秦羽眼睛犹如星辰一样,从目光中就可以判断出秦羽的决心,那是泰山般不可撼移。
    ……
    “小羽啊,今天的训练量过了点,明天稍微减少一点训练量。”
    秦羽正躺在穿上,满头白发的老者一遍为秦羽按摩一遍对秦羽关切说着,这老者正是翁闲,是一个医道高手,在镇东王王府中也数一数二的医道高手,秦德当初将翁闲派到云雾山庄,还曾经让王府中人惊讶王爷怎么舍得将一个医道高手派到一山庄呢。
    “没事,翁爷爷你这么独特的手法按摩一遍,加上药酒,第二天我一点事都没有。”秦羽撇了撇嘴,丝毫不在意。
    翁闲双手动作不快,可是却有着规律,或拍打,或按揉,或点,或抚,各种手法皆是不同,而且翁闲的手上还是涂抹有药酒,随着他的独特按摩秘法,这些药酒的药效极速的融入秦羽的体内。
    看到秦羽不在乎的模样,翁闲笑着摇了摇头,同时不自禁地将体内真气也融入了按摩秘法中。
    “好爽啊。”秦羽感到身体一阵阵温热,不自禁的舒坦的叫了起来。
    翁闲笑了笑,如果不是他愿意,外人即使身份再高,他也不会如此尽全力的,连体内内力也不吝啬丝毫,而对于秦羽,翁闲却很是关心,毕竟看到一个孩童每日那么的锻炼,他又怎么心软心疼么?
    “好了,小羽啊,以后训练的时候不要太拼命了,那赵云兴也是的,什么极限训练法,如果不是这云雾山庄的温泉还有我每日帮你疏通经络,融入药酒药效进入你身体,你一个孩子怎么吃得消啊!”翁闲叹气道,显然对于赵云兴很是不满。
    秦羽对着翁闲灿烂一笑,道:“知道啦,翁爷爷你最好了。翁爷爷早点睡吧,再见!”翁闲顿时笑着点了点头,也嘱托了秦羽一番,秦羽便离开了翁闲的住所。
    今夜,漫天繁星,璀璨之极。
    “老师走了,随着每日训练,我的身体也将越来越强,训练量必须增加,而且……还应该增加其他一些训练方法。”秦羽看着天空星星,心中暗道。
    随后秦羽直接走入北苑地下密室群中,各种机关开启的方法秦羽都是烂熟于胸。
    进入存放有秘籍的密室之中,长桌之上正摆放着一本本秘籍,这些秘籍秦羽都没有收起,毕竟这个密室开启方法只有他和连言才知道,秦羽当即看向二十八本外功秘籍。
    这些外功秘籍上有各种锻炼方法,秦羽想这里面找出一些适合自己的办法来。
    忽然,秦羽的目光不自觉被秘籍中唯一一抹金色所吸引,九十六本秘籍,其中只有一本是金纸构成的,闪发着闪闪金光,自然醒目无比,正是《祖龙诀》。
    一个念头陡然出现在秦羽的脑海中。
    “当初我修炼内功不成,但是我现在锻炼身体也有一年多了,比过去强了许多,说不定的丹田问题自动消失呢。”秦羽心中如此想到,毕竟一般身体有病的人,修炼功夫后,一般病会自动消失。
    可是秦羽却忘记了,他的丹田和常人不同,那并不是病。而是天生的。
    可秦羽还是孩子,而且也一直希望自己实力快速增加,有此念头也是正常。
    “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再说,反正也浪费不了几个时间。”秦羽当即盘膝坐在床上,拿过《祖龙诀》就按照第一篇的内容开始修炼了起来,心灵一片空灵,入冥冥飘渺之中……
    仅仅片刻,秦羽便感受到了天地灵气被吸入了体内成为了一股热流,而且比一年多前那次热流要大上不少。
    “果然,身体强悍,吸收天地灵气都快上不少。开始运转周天。”秦羽立即意念控制那群热流在体内运转,按照《祖龙诀》小周天的轨迹,热流不断的转变,而后便被融入丹田之中。
    秦羽心中激动,仔细的感受着这一小股内力会不会被散掉。
    “一定不要散啊,一定不要。”秦羽心中期待,注意力则是更加集中,所有精神完全感受着这一小股内力。极限训练,最锻炼人精神,秦羽这么长时间的锻炼,精神力量则是比常人强上许多,也比当初第一次修炼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他清晰的感受到那些内力在丹田中缓缓散开,而后朝四面八方沿着四肢百骸散走开去。
    “唉,又失败了。”秦羽心中叹息。
    陡然——
    “不对!”秦羽仿佛发现惊天大秘密一样,所有的精神完全集中在那些散开的内力中,那些内力虽然大多从四肢百骸散入空间中,可是竟然还有部分竟然融入了身体肌肉骨胳之中。
    准确说,秦羽的肌肉骨胳犹如沙土一样,那些内力是犹如水流,水流从沙土上流走,却依旧被吸收了一部分水。这是一个道理,内力虽然流走进入外界,可是依旧有部分内力能量被吸收了。
    秦羽顿时眼睛发亮。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秦羽激动的全身发颤,“吸收药酒药效,虽然让身体肌肉得到补充,可是怎么能够和内力相比呢?我无法积蓄内力,却是肌肉却能够吸收内力能量,让肌肉更强,让外功修炼的更加快,更加迅速!”
    秦羽此刻激动非常,他甚至都听到心脏地激烈跳动。
    “父王,我一定会成功的。”秦羽眼中散发出灼灼光辉,从来没有一刻,秦羽是如此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