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88章 让我,为你作画

第888章 让我,为你作画

    就算是在门后世界,像画家这么疯狂的厉鬼也很少。
    他和其他的怪物不同,无法用善恶好坏来评价,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红衣非常恐怖,为达目的,可以说是不择手段。
    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没有道德约束,他去做的所有事情,完全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做。
    这样的人非常可怕,血雾中的男人也明白这一点。
    带着腥味的风扫过天空,惨叫声响彻校园,但不管是恶还是画家,没有任何一方有所动摇。
    恶死死咬住画家的手臂,他的肚子被撑大,猪脸上冒出黑色的血管,身体逐渐变得不协调起来。
    画家的情况也不是太好,他把自己的身体当做载体,将东西校区积攒的所有罪孽全部引向恶的嘴巴。
    他想要撑死恶,顺便处理掉鬼校当中积攒的罪孽。
    想法很好,可问题是充当导管的人是他,所有的罪孽都会先注入画家的身体,然后再进入恶的嘴巴。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谁先承受不住,谁的下场就会无比凄惨。
    脸部浮现一条条黑色的血管,血管当中仿佛有毒蛇在游动,不断跳动,随时可能崩裂。
    在这种情况下,画家看向了血雾中的男人。
    层层浓雾阻挡,那个男人知道画家看不见自己,可还是感到一丝心虚,他十分忌惮画家的能力。
    “那座城里的脏东西难道都和你们一样吗?”画家的表情非常可怕,狰狞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只会躲在大雾之中,连直面自己欲望的勇气都没有吗?”
    “你的话变多了,说明你变得虚弱了。”血雾里的男人根本不在乎画家说了什么,他操纵血雾遮住身体:“我只要那扇门……”
    “你永远找不到那扇门的,就算那扇门在你的眼前,你也看不见。”画家说话似乎是为了让自己保持理智,他的脸已经彻底变形扭曲,此时的他比他画过的任何一个怪物都要可怕。
    无尽的罪孽和负面情绪冲入体内,所有鬼校学生遭遇过的痛苦在他脑海中重现,生活中总有很多东西能够刺痛人心,可能是一句话,也可能是一件事,它们像是钉子扎进了心里。
    表面上仍旧露着笑脸,但是只要心脏还在跳动,伤口就会被牵动,时不时还会流出黑色的血。
    想要拔去扎在心里的钉子不难,可就算真的释怀,钉子拔出以后,仍会留下一个丑陋的伤口。
    刺的越痛,伤口就越深,画家也没办法抹平每一个人心中的伤口,所以他只能先将钉子拔出,然后抹去孩子们相关的记忆。
    不去想就不会疼,画家帮助了东西校区里的每一个孩子,只把美好留给他们,那些象征苦痛的钉子则被放入了垃圾中转站。
    越是不堪回首的记忆,就埋藏在越深的地方。
    这些钉子不会因为主人遗忘就消失,归根结底,它们也是记忆的一部分,因为有苦痛和难过,人生才算完整。
    画家一直没有想好如何去处理这些“垃圾”,在这时候,恶出现了。
    “我似乎一直弄错了一件事,天堂并非没有罪恶,阳光落下,注定会有阴影的存在,也许我可以搭建一个黑夜中的天堂。”画家在喃喃自语,似乎只有不断思考,才不会迷失。
    他现在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当初高医生承受了三星场景门后的罪孽,以顶级红衣的实力还是差点崩溃,此时画家正在承受的可是四星场景的灾厄,能够撑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画家处在发疯的边缘,恶的情况也并不好。
    他能够吞食负面情绪,汲取灾厄和不幸,但转化需要一个时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在画家之前,也从来没有人会花费数年的时间去剥离一个四星场景内的全部罪孽。
    恶胃口很大,但他还吞不下整所鬼校的不幸。
    血色城市的怪物低估了通灵鬼校,就算这里没有完整的红衣之上存在,但也是黑色手机评定的四星场景!
    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恶念注入画家的身体,然后被他全部送入恶的嘴中。
    时间在门后失去了意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恶的身体开始变形,他的猪脸面具被撑开,整个身体胀大了几倍。
    “那张嘴不是终点,你们想要自由,那就自己去争取吧。撑破它,你们可以获得想要的一切。”画家清楚自己在垃圾中转站里关了什么东西,那是这所鬼校最黑暗的一面。
    恶承受的压力要比画家大太多了,它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肚子里的罪孽还未消化,更多阴暗绝望凝结成的恶灵就钻进了嘴巴。
    猪脸面具下的眼珠子不安的转动,他喉咙里发出难听的声响,就像是喜欢吃鱼的人被鱼刺卡住了嗓子。
    血雾中的男人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他必须要出手,为恶来争取消化的时间。
    “你这个门后的异端。”男人终于决定动手,血雾化作红色的风暴,男人就站在风暴中心:“我来告诉你,在地狱里搭建天堂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为首的男人刚有动作,画家立刻做出反应,他背后的另一条手臂伸向林思思所在的寝室楼。
    镜子那一边,林思思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寝室,悄然离开。
    手臂划破镜面,第二个支点被破坏,无数由记忆和梦组成的镜子碎片掉落下来,每一片镜子上都映照着画家的身影。
    他身上的伤口被撕裂,那些从裂口中伸出的手臂沾着黑血,缓缓挥动:“这里的每一片镜子都是我的眼睛,只要让我看到你,你的一切就会被我剥夺。”
    画家根本没有怕过任何人,他的疯狂也超出了包括陈歌在内所有人的预料。
    一条条手臂抓住了恶,刺入恶胀大的身体,画家没有去管血雾中的男人,而是全力将鬼校当中的灾厄和罪孽塞进恶的身体。
    黑色瀑布激荡,恶的身体在胀大到极限之后,终于炸裂开!
    无数的凶灵从恶的身体中钻出,整所鬼校都被负面情绪笼罩。
    压抑,阴暗,满身黑血的画家扔掉了恶的残躯,他站立在鬼校正中央。
    “我毁掉了善,扔掉了恶,现在就剩你一个了,来吧,让我,为你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