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547章 一号楼一层

第547章 一号楼一层

    说完后,陈歌就让许音将中年女人交给了红雨衣。
    “我等你的消息。”
    他没有在车站停留,带着许音回到了104路灵车上。
    车站传来那个女人的哀嚎,红色的雨衣下面渗出鲜血,好像一根根丝线勒入中年女人肉中。
    听着中年女人的求饶声,红雨衣并没有觉得很开心,她猩红的双眼望着灵车上的陈歌,其中飘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陈歌没有用中年女人做筹码,以此来要挟或者逼迫她去做某些事情,而是果断将中年女人交给红雨衣,这一举动让红雨衣对他的好感略有增加。
    104路灵车开出车站,直奔范聪住的家属院而去。
    外面雨势减弱,陈歌把电动车从公交车上搬下,推着它进入小区里。
    折腾了这么久,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陈歌担心打扰到范聪睡觉,先给对方发了条信息。
    没过多久,陈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范聪看到信息后,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
    “陈老板,你现在就在楼下?”
    “是啊,没有打扰到你吧?我猜你可能还没睡。”
    “外面下着雨啊!我马上下去接你。”
    “不用了,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问你一些东西。”
    电话挂断,陈歌将电瓶车放回原位,然后拿着钥匙进入楼道当中。
    来到顶楼,范聪家房门是开着的。
    “我哥在另一个屋睡觉,他明天还要上班。”范聪见到陈歌后显的很兴奋:“陈老板,我又玩出了好几个结局,那个游戏里还有隐藏的彩蛋。”
    “这回我过来不是为了游戏。”陈歌还没忘记在九江精神病院里发生的事情,他想要去姜龙在东郊的房子里看看。
    游戏里小布打开同学家壁橱后面的门后,整个游戏画风开始改变,如果小布的游戏在映射现实,那荔湾镇里失控的“门”很可能就在姜龙家中。
    陈歌很想看看失控的“门”和普通的门有何区别。
    “不是为了游戏?你大晚上跑这么远就为了还车?”范聪傻了眼。
    “还车只是一方面,走,进去说。”陈歌背着包站在楼道里,总感觉这楼梯上阴森森的,底层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偷听。
    房门关上后,范聪给陈歌拿来了毛巾:“你这都快湿透了,要不你先换我的衣服?”
    “不用了。”陈歌直接进入主题:“范聪,小布那个游戏你也玩过,你有没有发现小布同学家所在的那栋楼,很像是你们小区里的一号楼。”
    一开始范聪也没觉得很像,但是被陈歌这么一说,他眼睛慢慢睁大:“还真是,小布同学家住的小区跟我们整个小区整体布局差不多。”
    “我准备今晚去小布的同学家里看一看。”陈歌站在屋内,他衣服是湿的,所以没有随便乱坐。
    “去小布同学家?在现实里?”范聪还是跟不上陈歌的思路,弄不清楚陈歌想要干什么。
    “我已经跟警方的人联系过了,小布的那个同学现在就住在精神病院里,他家的具体位置我也弄清楚了。”
    陈歌一番话说得范聪更加迷糊:“陈老板,你不是开鬼屋的吗?怎么还跟警方联系上了?”
    “你放心,我没有透露任何一点关于游戏的信息,联系警方也是因为一起分尸案。”
    “分尸案?”范聪的脸白了一下。
    “对,就在距离你们这不远的明阳小区。”
    “就在我们附近?”
    “是啊,凶手至今没有抓住,不过我已经有了怀疑目标。”陈歌在交谈的时候没考虑范聪的感受,他忽略了凶杀、分尸这些字眼对普通人的冲击力。
    听到陈歌要去干这么大的事,范聪也紧张了起来:“那我要怎么配合?”
    “经过我的走访调查,确定小布同学家就在你们小区一号楼一单元一层,你和你哥在这里住了那么久,有没有发现过什么异常。”
    一号楼就在范聪住的那栋楼对面,他平时只要拉开窗帘就能看到。
    “我也没觉得对面有什么问题,你这说的我心里毛毛的。”范聪苦笑着回道。
    “不着急,慢慢想,等明天你哥起来了,你也可以问问他,或者问问小区里的其他老住户。”陈歌本来就没指望一来就能有所发现:“这是电瓶车钥匙,我给你放桌上了,今晚你这辆车可是立大功了。”
    范聪不知道陈歌在说什么,他思索了一会,朝陈歌招手:“你跟我来,我仔细想了想,对面那栋楼确实有点奇怪。”
    两人进入卧室,范聪拉开了窗帘。
    “荔湾镇在东郊最东边,交通不便,很多人都搬走了,我们住这小区里三分之二的房子都是空的。”范聪指着对面那栋楼:“我跟我哥刚搬过来的时候本来是准备选一号楼的,那栋楼房租比另外三栋楼便宜很多,但是我们现在住的这房子的户主给我说,一号楼不安生,住进去就会出事,这几年有好多人不明不白的就失踪了。”
    “失踪?”陈歌立刻想到了失控的“门”,他怀疑那些人估计是进入了“门”里。
    “对,就是看着人搬进去了,但从某一天开始就再也没见那户人家出来。也不知道是搬走了,还是怎么回事。”
    “你们没有人报警吗?”
    “报警也没用啊,东郊临近县区,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外地的,流动性很大。警察一般会过来确定是不是凶杀之类的恶性案件,发现住户家里没有搏斗痕迹,一切都很正常后,他们就离开了。久而久之,大家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事,反正都习惯了。”
    “除此之外,还发生过什么事情?”陈歌目光盯着一号楼一层,那一层的窗户上全都贴着封条:“那些封条是警察贴的吗?”
    “恩,以前一号楼一层还住有人,是个独居的老太太。她经常给人说自己晚上会看见一个小孩站在窗户外面,小区里的人见她不像是说谎,还专门组织人蹲守想要抓住那个小孩。”
    “结果呢?”陈歌有些好奇,提到孩子,他现在就会往冥胎那个任务上联想。
    范聪摇了摇头:“其实哪有什么孩子,应该是老人年龄大了,糊涂了。小区里的人守了整晚都没有看见小孩,最后进入老人房间检查过后才发现,老人家的那扇窗户外面满是油渍和泥污,站在房间里根本看不清窗外。”
    “看不清楚窗外?”陈歌想了一会:“会不会是那孩子一直站在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