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第八十六章 噬心魔,尘缘俗世且勘破

第八十六章 噬心魔,尘缘俗世且勘破

    噬心魔完全不去管自己身后大军溃败的局势,如同主人一般地招呼着大家,而随后,他看向了叶傅国。
    一直在奋力挥舞着万魔旗的叶傅国被他盯了这么一眼,身子顿时就僵住了,脸色也有些难看,而就在这时,噬心魔伸出了右手来,轻轻一钩,那万魔旗立刻脱离了叶傅国的掌控,下一秒,出现在了噬心魔的跟前来。
    他抓在手中,往地上随意一掷,那旗帜扎在了泥土里,而随后,原本疯狂反水的变异夜行者,突然间变得无比的平静。
    它们都跪倒在了地上,将血肉模糊的额头贴在了泥土上,朝着噬心魔顶礼膜拜起来。
    它们知道,自己的王回来了。
    远处仿佛溃败的局势,也戛然而止。
    那八位不同属相的轿夫立刻朝着噬心魔围了过来,剩余的内廷高手们,也都朝着这边集结而来。
    噬心魔完全不去理会这儿,而是望向了远处的叶傅国,微笑着说道:“我听过你。”
    叶傅国显然是第一次与噬心魔正面相对,面对着这个名震天下的大魔头,尽管他强作镇定,但脸色却还是显得有些僵硬,不过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并不愿意跌掉面子,所以咬着牙说道:“哦,是么?”
    噬心魔从銮驾之上缓缓走了下来,他踩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脚下不沾染一点儿尘埃与鲜血。
    它是如此的轻松自在,仿佛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一般,然后对叶傅国说道:“对的,我不但知道你,而且还听过你许多的事情。坦白讲,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出身和经历都很像的缘故,我对你的印象其实并不坏,甚至对于你做的一些事情,还是很赞赏的,你我都是那种为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所以尽管你是游侠联盟那几个老家伙选出来对付我的人,但我对你,其实并无敌意——毕竟,翱翔于天空之上的苍鹰,又怎么可能会对地上的蝼蚁,有什么想法呢?”
    听到噬心魔的评语,叶傅国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咬牙说道:“你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么?”
    噬心魔哈哈大笑,说道:“你的问话,很有水平——天下,天下,天之下……与你们不同,我从踏入这个行当以来,认定的对手,就不是凡人,也不是什么神仙皇帝,而是那贼老天,是道,是这世界的意志。我要做的,并不是做什么天下第一,而是要取代这天,成为这道……”
    它高举双手,有点儿陶醉地仰首,深吸了一口血腥之气后,方才缓缓说道:“这么说,你懂了么?”
    它朝着叶傅国缓步而走,看上去仿佛风轻云淡,然而叶傅国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他忍不住地往后退开,一边退,一边说道:“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他说着话,居然朝着后方疾退而去。
    他居然跑了?
    瞧见叶傅国这般怂的表现,噬心魔先是一阵错愕,随后笑了起来。
    它并没有去追,而是转过头来,看向了我这边。
    我在噬心魔出现之后,就尽可能地将气息收敛起来,试图不让这家伙注意到我,但它最终还是瞧见了我。
    又或者,我从始至终,都在它的视野里。
    只不过,它刚才对叶傅国的兴趣更加大一些而已。
    噬心魔没有再走动,而是朝着我望了过来,然后说道:“侯漠,讲真的,我离开之后,这帮蠢材做了无数的腌臜事——有的半路跑了,有的出工不出力,有的傻乎乎乱冲,有的简直就是在作死,但最让我失望的人,莫过于你啦……”
    我即便是在刚才的佛光普照中获得了新生一般的力量,但在噬心魔面前,也没有任何的脾气,只有在那儿赔着笑说道:“大人,我已经很努力了啊,先前福临大总管执意要闯阵的时候,我也是和其他人拼命阻拦的,后来我又一路奋战,流血又流汗啊,我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我瞧见噬心魔刚刚到,猜测它未必知晓这边的情形,所以硬着头皮编故事。
    然而噬心魔听我说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然后饶有兴致地说道:“是么?”
    它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的确是有够努力的,让我猜猜,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些什么——啊,羊王德福特、凶鳄噬灭普,我在黄泉引最得力的干将们,都惨死在了你的手上;还有禺狨王,没想到啊,这样的老牌妖王,我之前弄起来都有些费劲儿的家伙,都给你干掉了?哇,啧啧啧,你是真的有够厉害的,连我的副手,都死在你手里了……看来我真的不应该把金箍棒还给你啊,那玩意对他的克制力,超出了我的想象……”
    噬心魔每念一个名字,我的心中就“咯噔”响一下。
    这家伙,还真的是没办法瞒过去啊。
    事实上,我并不指望能够瞒过它,毕竟像它这样境界的存在,对于我身上的气息,几乎是一眼就能够看透,想要蒙骗过他,简直难如登天。
    我刚才下意识地去撒谎,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当被噬心魔给点破之后,我顿时就有一种被脱光了,扔雪地里的痛苦感觉。
    哎……
    终究还是瞒不过的。
    我低下了头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噬心魔却并没有念响紧箍咒,而是问我道:“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抛弃我,而去选择这帮一看就知道毫无胜算的人么?”
    面对着噬心魔的质问,我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终于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我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想法,因为被揭穿之后的我,接下来的命运,就是被噬心魔给活活箍死,而且我连着斩杀了噬心魔这么多的大将,即便是委屈求全,也很难活下来。
    既如此,我反而多了几分毫无顾忌的胆气,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此刻,战场之中的敌我双方,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我的身上来。
    我接下来的这一段话,将会作为我的墓志铭,流传下去。
    所以大笑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噬心魔说道:“因为你在说谎。”
    噬心魔愣了一下,说道:“啊?”
    我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整个人却是彻底放松了,我将那金箍棒收了起来,整了整残破的衣服,然后缓步上前。
    我高声说道:“你总跟追随者宣扬,说什么带你装逼带你飞,但事实上,像你这样一个对于死亡和生命毫无敬畏之心的人,对待任何人,都如同蝼蚁一样,你将自己比喻成与‘道’一般的存在,行的却是灭世的那一套,还说什么‘人人如龙’,你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毫不在乎,怎么可能带领这个世界,走向辉煌的未来呢?”
    说完这些,我做出了定论:“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你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所有追随你的人,最终都会被你抛弃,你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自私鬼,这样的你,怎么可能值得人去追随呢?我侯漠对你,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听到我字字诛心的话语,噬心魔的面沉如水,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你,讲完了?”
    我哈哈大笑,视死如归地说道:“对的,我说完了,来吧,杀了我吧,念起你的紧箍咒,杀了你爷爷,我告诉你,死了我一个侯漠,还会有无数的候漠,而就算你将天下人都给杀了,你终究还是赢不了它,你赢不了这个世界的意志,因为你,也只是它的一部分,哈哈哈……”
    我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豁出去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负担。
    不过是死而已,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然而……
    面对着我疯狂的嘲讽,噬心魔居然笑了。
    他笑得很灿烂,坦白讲,他长得细皮嫩肉的,容貌雌雄莫辨,而气质又十分超然,所以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我,然后摇头说道:“侯漠啊侯漠,我的斗战胜佛,看起来你还是没有参悟透啊,不过也难怪,你啊你,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尘缘沾染太深的缘故,没办法超脱于俗世……”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噬心魔朝着我诡异地笑了一下,然后转头,仿佛在找寻着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知道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最主要的,是因为你的尘缘未了,而我,可以帮你超脱,可能你现在会暂时很痛苦,但此事过后,你会感谢我的……”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下意识地喊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噬心魔突然消失了。
    紧接着,我听到了噼里啪啦一阵响动,紧接着一阵尖叫声出现,以及好几声的喊叫,下一秒,噬心魔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左前方。
    而他的身前,则抓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
    我看向了那人,却是李安安。
    留着长发,脸颊变得有些削瘦的李安安,此刻落在了噬心魔的手中,而它则冲着我残忍地笑了笑,然后高高地扬起了手来。
    而李安安仿佛也感觉到了,她却是冲着我高声喊道:“侯漠,别看……”